笔趣阁 > 血妖姬 > 第1848章 琴怼怼
  受到惊吓的阿红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琴瑟色看她神色虽然依旧很是难看,但是被惊吓的那股劲儿却是散了不少,冷静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但是,谢甲似乎受惊的不轻,双手微颤的拎着那张人皮,好半天都没有动静;弄的琴瑟色都想过去看看他的脸色了;

  不过还好,在又过了一阵后,谢甲猛然吐出一大口气,把人皮放到了桌上,然后又立即拿起,笨拙的把人皮胡乱放回了盒子里;塞的鼓鼓囊囊的,即使是他把盖子盖上也压不下去。

  不过他也没有再管,拉上盖子后他就没有再去看那个盒子,只扭头看向其他四个盒子;

  只打开一个木盒就让他受到不小的冲击,让他在面对这些木盒的时候都不知道还要不要打开了;

  而在犹豫好一阵后,谢甲还是选择打开;毕竟他来这儿的目的,一直都是为了这几个老巫王留下,却被黄心巨人王弄走的盒子。

  谢甲开始开第二个盒子,解锁之后却是下意识的仰起头,不敢立即去看,让距离有点远并不能看到盒子里的琴瑟色不由撇嘴;

  这什么胆子啊。

  而谢甲僵了一下才低下头,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不由一愣,那种担心又会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的紧张直接消散,只一脸莫名的看了几眼,然后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第二个盒子里东西是一串被细细的皮绳串在一起,五颜六色的牌子,牌子上满是各种各样的浮雕花纹,看的琴瑟色惊诧不已;

  那些,似乎都是能力证明啊,除了没有缀着艳丽的羽毛,和她手里的那块火焰能力证明完全就是一种东西~!

  不过,怎么那些牌子的名字是空白的,连个未鉴定都没有??

  琴瑟色神色惊疑不定,这种没有名字的东西,先前在森林中她在子的黄房子里就见到过,那时她以为那是因为她不通文字的缘故,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东西特殊的缘故。

  琴瑟色忍不住仔细打量那些牌子,不过谢甲在一一翻看过那些牌子之后,就暂时失去兴趣,把牌子放回了木盒中,只看向第三个盒子;

  第二个盒子里属于正常范畴的能力证明牌子,让原本还担心会有太刺激的东西让他承受不了而提着的心也落回去了一点,然后打开了第三个盒子;

  第三个盒子里是一块折叠的整整齐齐,抖开是一大块灰色半透明的方形布料,看的谢甲一脸懵逼,不过琴瑟色却是盯着上面的名字眸光微闪;

  ‘隐身布/可使用’

  虽然对于她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不可否认那是个好东西;

  不过,琴瑟色能看的游戏数据化的名字知道那是什么,不代表谢甲也能,他在翻来覆去看了扯了半天后,依旧没看出那布料有什么特别的,只随手就把隐身布放到了桌上,然后看向第四个盒子;

  第四个木盒里,是满满一盒子剔透而漂亮的卡片,木盒打开那些卡片就直接涌了出来,哗哗落到桌上,发出咔咔的清脆声音,明显不是什么牢固的东西;

  琴瑟色看着那些卡片上面悬浮的‘晶卡’字样不由疑惑,而谢甲在看到盒子里是一大盒的晶卡后就直接移开了目光,只看向第五个木盒。

  晶卡是什么东西?看谢甲的样子直接无视了,是没什么价值么?

  琴瑟色狐疑的看了看谢甲,然后就见他打开了第五个盒子;

  第五个盒子里是一团卷成一捆,被皮绳捆住,看上去像是一卷细细的绳索,整体艳红光滑,名字是‘游星的须’的东西。

  游星的须名字并没有后缀,琴瑟色皱眉看了半天并没有看出那是什么,不过谢甲却是在拿出东西后就惊呆了,然后在琴瑟色打量的那几息猛然大笑起来,嘴里只嚷嚷着找到了~!

  所以,谢甲折腾这么半天,目的就是这个啊。

  琴瑟色挑眉,一旁沉默了半天的阿红瞅着谢甲那大笑高兴的模样,只忍不住出声道;

  “他的目的就是那个么?那是什么东西啊?”

  “··你问他啊。”琴瑟色转头看了阿红一眼说道,阿红一噎,然后闭上了嘴;

  怎么这方婆婆总是怼她··

  “他要的东西找到了,现在又派手下从这儿下去追杀那些巨人,看来要在这儿等上些时候了。”琴瑟色说道,阿红不由说道,

  “啊,不走了么··”

  “··他还没从你身上试验出怎么缩小变成正常体型,怎么走?”琴瑟色嗤鼻说道,阿红瞬间僵硬,看的琴瑟色不由一乐,只笑眯眯的开口继续说道,

  “你也不用太紧张,他之前说不会弄死我们,我看的出来是实话,不过要是他的试验真出什么毛病,死不至于,被弄残了倒是有可能。”

  “··婆婆,咱们能不能好好聊天···”被琴瑟色的话给弄的整个人都觉得不好的阿红心塞的瞅着琴瑟色幽怨说道,琴瑟色朝她耸耸肩,并不以为意;让阿红愈觉心塞。

  这方婆婆到底是怎么了,之前不是还挺好交流的,怎么突然就变了,也没发生什么事儿,她是受啥刺激了??

  阿红心塞又无语,琴瑟色其实并没有真的对她怎么,但是这种张嘴就让人心梗的糟心情况,她好像也没得罪她啊···

  看着阿红糟心蛋疼的模样,琴瑟色只心情愉快的收回了目光;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怼人还是挺好玩的,尤其是在她感觉到,这具身体已经差不多,可能下一刻就会撑不住突然死去而心情烦躁,没有任何收获的时候;

  她不想直接莫名其妙的大吵大闹或者揍人一顿发泄,总觉得那像是死前的发疯,但是没有收获的憋屈狂躁总是要发泄出来,不想弄那些恶意,那么恶劣一下也是好的。

  于是,在谢甲心情愉悦鼓捣手里游星的须的时候,阿红被琴瑟色一阵一阵莫名又扎心的怼差点弄崩溃了~!

  要不是谢甲终于过了那兴奋的劲儿想起来两人过来柜子这边,阿红觉得自己真得跪了,嗯,不是嗝屁,是崩溃跪了··

  “咦?刚才发生了什么?阿红你怎么了??”而走近之后,谢甲看着整个人都萎靡的阿红和神色正常,还带着一抹愉快笑意的琴瑟色,不由诧异开口;

  “···”不过,琴瑟色顺口说的话和阿红糟心嘟囔的话,落入谢甲耳中只有嗡嗡仿佛蚊子叫的声音,让他不由无奈;

  “算了,不说这个了,我要的东西已经找到了,等他们回来之后,我们就离开王城。”谢甲说道,两女都是一怔,下意识张嘴想问,但是想起问了他也听不清,不由又闭上了嘴;

  “那那些呢??”不过,虽然知道现在说话,说了也是白说,但琴瑟色还是张口问道,同时伸手指着桌子;

  “什么??你指着那边是要想说什么??”谢甲疑惑问道,琴瑟色也没有乱比划,只依旧指着桌子,在谢甲好奇的一次次猜测中弄懂了琴瑟色的意思;

  “你要看那些东西啊?··咦,这次对了,那就看吧。”谢甲把琴瑟色和阿红拿了起来走过去放到了桌上;

  “这些东西···”把她们放到桌上后谢甲就要说话,然后下一刻他就看到琴瑟色招呼阿红一起把第一个木盒的盖子给掀了,露出了里面被随意塞进去,挤压在一起,最上面的头部被弄的变了形好像怪物的人皮;

  “··你,你们要干嘛啊??”谢甲浑身僵硬,只在看了一眼那扭曲变形的人皮一眼后就立即移开的目光,磕磕绊绊的开口说道;

  琴瑟色没搭理他,只让阿红帮忙把她托到木盒的边缘上,然后她抓紧人皮上的白发在阿红的帮助下下了木盒,拽着白发把人皮的头部拉了出来;

  “欸~!你这是做什么?!”而随着人皮的头被扯出来半截,即使谢甲刻意不去看也注意到了,目光一落上去眼角立即抽了抽,只惊炸出声;

  “欸,你和他废话干嘛?说了他也听不见,行了,把人皮完全拉出去,拽着往前跑,小心点别冲到桌子外面去了~!”

  “知道了。”阿红张了张嘴,想说她又不是傻的,怎么会冲到桌子外面;但是一想到阿红笑眯眯的怼她,句句话戳她心窝子,即使她对自己说就当她是空气,不去管她说什么了,也被那些话给怼的差点没原地爆炸~!

  而经过被连环怼之后,再次面对琴瑟色笑眯眯的看向自己,阿红就下意识的避开她的目光,都特喵的被怼出下意识的反应动作了,然而在琴瑟色笑眯眯让她做什么的时候,明明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年纪大了需要人帮忙之类的话,她也会被她那模样弄的下意识的就应承了下来,弄的阿红在回过神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受虐倾向了~!

  不过,虽然心里糟心吐槽,但是应下的事阿红也不会马虎应付,虽然拽着雪白的头发手感还不错,但是一想到这白发是连着什么的,阿红就觉得手快不是自己的,想丢。

  琴瑟色看着阿红那僵硬的模样不由催促了一声,带着凉飕飕的笑意,让阿红立即像是兔子一样受惊蹦起,然后下一息还是猛然冲了出去!

  ··总觉得,阿红好像变了说;不会是因为她发泄情绪的时候把阿红怼的三观都崩塌了吧?不是吧,那阿红··她也没想这样啊···

  琴瑟色无辜的眨巴着眼睛,直到阿红把人皮全部拉扯了出去,同时摆放好四肢手脚回到她身旁,脸色僵硬;

  “你到底打算做什么?”而站在一旁围观半天的谢甲见状不由好奇问道,不过琴瑟色并没有搭理他,只走向人皮,伸手摸了摸后,只顺着人皮往前走,眼眸迅速在上面打量,弄的谢甲愈发感兴趣了。

  琴瑟色一路走一路看,在看了一圈后,她在头部站定,然后只示意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阿红撑起人皮的眼睛位置,她则弯腰钻了进去,看的阿红张大了嘴,谢甲也是一脸惊异;

  琴瑟色这是要干嘛?!

  琴瑟色双手顶起人皮,一点点往前走,没多会就走到了头顶的位置,然后看着头顶位置,那些外面是雪白头发,里面是雪白发茬的面前,只顿了一下,然后就走上前去,伸手抓住了一撮发茬;

  “··果然。”下一刻,琴瑟色就直接把那撮白发抽了出来,在原来的位置留下了几个对于现在的琴瑟色来说,足有指头大的小孔来;

  唔,这头发制作的也太不牢固了···

  琴瑟色抓着几根头发转身盯着立体地图从眼眶的位置走了出来,在外面等着的阿红和谢甲看到她手里的头发都是惊愕,阿红是惊愕于琴瑟色竟然去扯人皮的头发,而谢甲却是神色微凝,盯着那几根白发脸色都不太对了;

  “你看着;”而琴瑟色只看谢甲的模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对此不由翻了个白眼,她钻人皮是为了谁呀?!

  然后下一刻,她拿着一根白发,把其他几根丢到脚边,然后在两人都盯过来的时候,琴瑟色突然低头凑近那根白发看了看,然后直接用抠了抠边缘,刷的一下就撕下来了一条,让围观的两人都霍然瞪大了眼睛,那是什么玩意儿?!

  刷刷刷——

  琴瑟色没有去管他们的反应,只像是剥甘蔗皮一眼迅速把头发的外皮剥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模样;

  “咦?!这是这是细芯草~!!”下一刻,还不等琴瑟色继续往下撕,谢甲就突然惊异出声,只伸手直接拿起那根头皮,不信邪的凑到眼皮子底下仔细看了看,然后完全确定。

  “怎么会是细芯草,这是头发啊··”谢甲喃喃说着,目光落在人皮上面,琴瑟色见状只走到头顶位置,然后伸手抓住几根白发,用力一扯;

  然后下一刻,头发被扯出来了,而原本头发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很小的缺口,琴瑟色走到缺口面前,朝两人招招手,又指了指缺口出;

  阿红立即会意过去,谢甲狐疑看她,见琴瑟色又示意他看那个缺口,谢甲一边嘀咕看什么啊,一边把凑近过去,然后下一刻他就轻咦出声,皱眉伸手拿起了人皮;

  如果他没看错,人皮的头上,那些孔分明是假的,根本就不是头发毛孔的样子~!

  头发拨开是细芯草在里面,头皮的孔是假的,那么,这个人皮,还会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