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妖姬 > 第1110章 追与不追

第1110章 追与不追

  在冰乾竹筒倒豆子的详尽的把他所知道的关于雪白大帝的一切信息都说完后,血妖姬们的脸色却是都不大好了;尤其是流墨墨。

  雪白大帝,不愧是统治着冰雪天地这么久的存在;不说她先前被镇压在这儿是怎么回事;单单是她能从必死的局面,直接从流墨墨手里逃走;再加上冰乾所说的那些;

  流墨墨之前能抓住她,也是幸运的;而现在她跑了,完全感知不到她的去向,还有她那仅知道就颇为棘手的能力;

  让流墨墨也不由忿忿起自己之前干嘛说那么多话,直接捏死她不就好了~!

  “··那估计是不可能的,”对于流墨墨的后悔,冰乾却是摇了摇头;

  “她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使用的是与你本尊一般的外形而不是她的本尊,其实,她就已经做好了退路了;”

  “你是说,在她才到世界树树冠上觊觎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准备的?!”流墨墨瞪圆了眼睛,其他三人也是愕然;

  “唔,怎么说呢,是她的习惯吧;即使是我,她的本尊我亲眼见过的次数两个巴掌就数的过来;哦,这是加上之前她被镇压的时候的一次。”冰乾无奈说道,血妖姬们不由默然;

  这特喵一个跑路厉害,能力诡异,而且走一步看三步的家伙,要把必然会刻意躲避,甚至是躲起来的她找出来怎么觉得愈发的渺茫了啊···

  “··所以,那个小是其实算是她的分身??”流墨墨脸色不佳的说道,冰乾微楞,而后点点头;

  “差不多,不过细究起来,按照你描述的那样;我想应该不是真正的分身;不然若是真的,即使是被你捏爆了她本尊不会死,但是,真正的分身死亡是会影响到她的本源的。”

  “哦,那这个能力就正常点儿了,分身··差不多呢··”流墨墨扬眉,对于这个情况也是了然;这种分身,其实不止她,就是其他几魂,雪如楼,甚至是她的宠物们都能做到;不过区别与雪白大帝的这种天生的能力,他们使用的话,后天的毕竟会差上一筹;

  不过那些差距也只是能力之一和技能之一的区别,并不能影响到什么;

  唔,不过倒是坑了流墨墨一把···

  “欸,对了,你刚刚说,她的本源?我都差点忘了~!她不是冰雪生命吗?!怎么先前,看上去完全是血肉生命啊?!而且那不是应该是‘核’,怎么会是本源?!”

  因着冰乾的话,流墨墨猛然想起了一茬,只迅速问了起来;而冰乾闻言却是一怔,并没有立即回答,反而神色微凝的沉默了,让流墨墨诧异不已;

  “怎么?不能说?还是不愿说?”血妖姬们在盯着沉默的冰乾一会儿后,他却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流墨墨那血红色的大脸愈发沉了,而莫崎却是微眯起眼,声音中透出了冷意说道;

  “··都不是··”而一直沉默的冰乾,不知是不是感受到莫崎那透出的冰冷和血妖姬们的虎视眈眈,只抬眸看向他们,然后有些僵硬的扯动嘴角说道;

  “···只是,这事关最终,我···”冰乾看着板起脸的流墨墨和站在她肩上三只冷冷看着他的血妖姬,只觉得快连话都不会说了;

  “事关最终?就是你一直提及的,雪白大帝引导你的那条路??”一直安静的雪如楼突然出声说道,让他身旁的莫崎和颜洛儿都是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他,就是流墨墨也是微微偏头撇了一眼;

  “···没错。”而相比与血妖姬们对于雪如楼那突然一脸平静的话语的惊讶,冰乾却是没心思去关注血妖姬们的表现,只是在雪如楼说话后,神色就是一震,而后满脸苦涩的应道;

  “雪白大帝引导你的最终,她那血肉生命···难不成你也是想成为血肉生命?!”已经说的很白了,血妖姬们的注意力也从雪如楼身上刷的转移到了冰乾身上;

  那雪白大帝本尊的那巨型血肉女性的模样,联系到她的从前是纯粹的意志生命,在冰乾说她竟然是有门道的把自己弄成血肉生命后,血妖姬们如何能不惊~!

  什么时候不同类别的生命都能变成其他类别的生命了?!

  不说流墨墨把雪如楼重生,那雪如楼的前身也是血肉生命啊~!

  但是,现在雪白大帝这种情况,那就完全等同于把一盆水,生生做成了一块石头~!

  完全,彻底的改变了根本~!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那条路,是怎样的?”对于血妖姬们都震惊到的情况,冰乾脸上苦笑愈浓;这一条路不仅是匪夷所思,也是无比艰难的一条路啊;而在他暗叹的时候,雪如楼却是看着他,再次出声说道,而这次,血妖姬们看向他的目光已然不同,就是流墨墨也在诧异之外,多了许多疑问;

  “··付出不能付出的代价,换取可能是地狱的回报,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条,无数冰雪生命走过,却只有她真正的跨出了最后的那一步的不归路~!”

  冰乾淡金眸子敛起,声音愈发的幽深起来;那听着明显说等于没怎么说的囫囵话语,让血妖姬们心惊之余,对于那条路,或者说对于关乎这条路的一切多众,皆是惊忌;

  只有雪白大帝成功了的路?即使是冰乾也是一副愁苦,那么,那条路上,恐怕已经不止是困难,而是满目的梦魇吧~!

  “她并没有成功。”而在血妖姬们因为冰乾所说的那条路而震惊到的时候,冰乾却是突然看向血妖姬们,神色却是你之前还严峻了太多;

  “她只是跨了一只脚进去,但是,也足以碾压所有人了。”

  冰乾补充了一句,让血妖姬们默然,随即却是感觉心情更加沉重了;

  那之前被流墨墨抓住,果然是因为不是本尊的缘故么;那么,冰乾也半熟不熟的雪白大帝,还有只是看见本尊,接触的却是连分身都算不上的存在;

  那么,他们原本还想要去抓到她的决定,是不是也是被那以为她的弱小才有的错误决定呢?!

  血妖姬们不知道,或者说是不想去想这个明显是必然的答案了;但是··这种事,即使不想去想,但却不代表不需要去面对;

  追和不追,是个问题;

  一个是坚持到底,去面对明显已经不是知晓的档次的敌人,尽管血妖姬,或者说流墨墨的最初目的,仅仅是觉得雪白大帝本身散发的气息味道很不错,从而顺便打着替正牌的万族解决假货的‘正当’理由,想把她‘正常’的给吃了··╮(╯﹏╰)╭··

  而另一个,虽然不用去冒险,或者说不用去多生波折,从而也可以闪人了;但是,明明已经是到嘴的鸭子却金蝉早脱壳的溜号了,让已经把她划入食谱的流墨墨怎么能忍~!尤其是在这种无限需求能量的时期~!

  当然,流墨墨是不会承认‘吃货’这个原因的,毕竟有着颜洛儿那夸张无比在妖界都折腾出‘吃魔’的名号,吃货什么的,总觉得掉档次啊啊喂~!

  唔,好像想偏了···

  流墨墨眨了眨眼,有点跑偏的思绪掰了回来;而后却是感觉到了肩膀上三人的强烈注视,在狐疑的偏头瞟了一眼后,却也明白了那仨齐刷刷的小眼神是想做啥;

  “额,我是无所谓的啦,追不追都成,你们决定啦~~”流墨墨转过头,而后意识体窜进了神魂共享中,一脸正色的打着太极道;让其他三人的意识体都是一呆,而后面色均是有点儿古怪起来;

  “唔,你确定你是‘无所谓’?”颜洛儿的意识体脸色怪怪的看着流墨墨,似是重复又问了一遍;

  “··你傻呀,我不是都说了随便么··”流墨墨诧异的看向颜洛儿,而后扭了扭眉毛吐槽道;而颜洛儿得到流墨墨的确认后,面上的古怪却是更浓了;

  不过她倒没有再盯着流墨墨,反而扭头和莫崎看了个对眼儿,而后又立即移开目光,看向雪如楼;

  “··你们同心没解除?”颜洛儿惊疑问道,流墨墨和雪如楼都是一愣,然后都无奈了;

  “不解除你以为我会还有心情和你啰嗦?”流墨墨翻了个白眼,雪如楼却是有些恍然,也有些好笑;

  “这叫默契,叫心有灵犀;等你···唔,到时候就知道了。”雪如楼笑眯眯的说道,然后颜洛儿黑了脸,就是莫崎也滞了滞,只流墨墨反而眸带有神的看向雪如楼;

  “···算你们狠~!莫崎,你选择什么?”对于流墨墨反而幸有容焉的模样,虽然早已预料到,但是心里也颇为不爽,只突然转过头,追问起莫崎来;

  “你不知道?”对于颜洛儿那明显的故意的追问,莫崎也是无奈,只抽搐一下嘴角后,却是不配合了;

  “你···”而一看莫崎的表情就知道她不配合,颜洛儿愈觉不爽,不过,也仅此而已;在莫崎正色起来,面对着流墨墨狐疑不定的目光的时候,她也知道这事儿是不好闹腾下去了;

  “三比一,那就决定了,不用去追雪白大帝了;”莫崎看着流墨墨正色说道,那话却是让流墨墨一愣;三比一?卧槽,这结果是怎么出来的?!她怎么不知道?!

  “唔,就是在刚刚··”而看到流墨墨那一脸懵逼的脸庞后,雪如楼会意的解释了一下;

  却原来就是在刚刚流墨墨想那些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商议了;不过在商议卡壳在追捕或是放弃的时候,他们出现了分歧,而这一点,很快就有了决定;

  当然,就是把最终的决定丢到了流墨墨头上,众人齐刷刷的等待着;

  结果出来了,票数还真是对比十足啊;

  三比一,好嘛,终于可以不用再纠结了;只是···

  “额,等一下,就这样决定我是没什么意见的,但是,接下来呢?咱们就这么走了?”流墨墨忍不住说道,结果换来了莫崎和颜洛儿的诧异注目;

  “当然,不然你还留这儿干嘛?当时从商修者的大本营出来后,若非出了意外,你也偷偷的和冰乾搞什么约定,我们早就走了好吧~!”颜洛儿无语的瞪着流墨墨说道,她可是相当在意这些墨迹的;

  先前是莫崎的羁绊和血脉问题没解决掉,那是正事儿,自然是正常的;但是后来,流墨墨的自封,他们被带到冰下世界,还有这些时日发生的事,不就是因为流墨墨和冰乾那莫名其妙的约定嘛~!

  看着颜洛儿的理所当然,流墨墨却是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这丫是多想走了啊?怎么竟是连世界树枝桠都丢之脑后了么~!

  “所以,你觉得这根世界树枝桠也没必要深究了?可以闪人了??”流墨墨无奈说道,颜洛儿却是一噎,而后恍然的拍拍脑门,她竟是真忘了的样子,让流墨墨和其他两人都是无奈;

  “额,真一时忘了的说··”颜洛儿尴尬说道,她还是倡议着尽快离开的主儿,这次真是尴尬了;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忘了”

  “罢了,反正刚才也只是说说;不过,既然大家都决定好了,那也到时也不用再纠结一圈儿了;”莫崎打了个圆场说道,颜洛儿微讪的看着她,流墨墨虽然觉得颜洛儿竟然忘了世界树而觉得她非常的似乎不太对劲,但是,这些细节不是现在深究的时候。

  “那,去和冰乾摊牌?说是我们改变主意了,不去追了,让他自己玩儿去??”见流墨墨不深究了莫崎也松了口气,这自己和自己怄气什么的,果然很麻烦呐~!

  “当然,这事儿得说清楚;而且,我和他的约定,也得理清了,不然估计会被坑啊···”流墨墨点点头说道,

  “那就这样吧,出去与他细说;”莫崎说了一声,然后意识体就迅速淡化,却是退出了神魂共享;

  而见莫崎退出去了,颜洛儿看了流墨墨他们一眼,也直接退了出去,而剩下的流墨墨和雪如楼却并没有退出,反而对视一眼后会心一笑;

  “··没有同心,始终不方便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