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妖姬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处理

第五百四十五章 处理

  晚些替换

  之前的之前,血妖姬古老记忆曾被那句遗弃之地触动过言匙,虽然是白高兴一场,但也让她们对这里更加感兴趣了;

  而在之后,众神的遗弃,竟是真正开启了言匙;而开启的过程就是现在的四魂也不甚了解,而正是这些不了解,才导致了言匙开启时,本应有些配合的三魂成了围观的酱油党,而在外面掌控的流墨墨更是杯具了;

  本应是七魂三魄一同出手,本应是顺理成章,耗费些许时间和力量就能开启的古老记忆;却是因为只有一魂在外承受的缘故,竟是变成了惨不忍睹的折腾~!

  流墨墨,可以说是杯具中的杯具,本来在沉睡中的她,应该是自然苏醒,但却因为言匙的动静提前醒来;虽然恢复的**不离十,但究根到底也不是完全彻底;而刚苏醒的她杯具的被颜洛儿直接丢了出来~!

  而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直接泪流满面的升级成了餐具~!

  言匙开启,第一时间中招的流墨墨,那猛然从她眼眸中喷薄而出的绚丽符文,不是其他,正是她,不对,应该说是四魂共同拥有的本源之力~!

  那本源之力杯具的被言匙开启的古老记忆的波动波及,不完整的本源之力竟是第一时间就被那纯正的记忆在复苏的过程中毫不留情的开始驱逐~!

  首当其害的就是流墨墨,虽然四魂都被同时流失本源。但身为在外的她,却是在流失过程中还额外承当着损失力量的所有痛苦,以及古老记忆对所有分魂的冲击~!

  而在流墨墨承受这那些痛苦的时候。在神魂碎片中的三魂却是比她的情况好些,不过虽然痛苦被流墨墨挡住,但疯狂被‘自己’剥离驱逐出去本源力量,而且是在这般近距离,也好不到哪儿去。

  言匙,古老记忆,众神之遗弃。血妖姬的一段记忆,林林总总,均在四魂的痛苦和注目中。随着那些碎成渣渣,还残缺不全的记忆残片被言匙之力凝聚融合;那层代表着言匙强度的淡金光芒,终于彻底清晰起来~!

  现在的生物,无论是哪一界。或者说哪一种;就算是世界树万族的遗蜕。那些几近于纯血的存在,他们神魂中的也均是大同小异,都是类晶体状的记忆碎片;就算是流墨墨她们四魂,也是这般;但,被言匙激发开启,融合出来的血妖姬的古老记忆,却是截然不同的模样~!

  在那神魂碎片深处,血妖姬们收藏保护着的记忆残片堆上。一枚只有一截手指长,极细。闪烁着纯正血色,却好像被老鼠啃过,断断续续,凹凸不平,被一层温润无比的淡金光芒包裹着的,感觉像是丝线,却又飘忽的好像不存在,好像随时会消散的东西,在其中沉浮着。

  “...那就是..言匙开启的,那段古老的记忆?!”颜洛儿脸色惨白,无力的坐在神魂碎片上,声音虚弱,满是惊异的说道;

  “嗯,应该,已经完全开启,本源剥离停止了,流墨墨的,情况不太妙,她之前,就没有完全恢复,现在,又一人承当,几乎所有;我的本源流失太多,魂体,已有崩溃趋势,你们,去帮流墨墨先...”

  血姬冷原本已经趋近与实体状的魂体,却是因为这次的意外事件,被剥离驱散的本源能量,让她的魂体几乎崩溃,满目血色只能勉强保持着人形,好像一滩半凝聚的粘稠血浆般;几乎艰难的说完话后,她就直接流进了神魂碎片中,直接进入了深度沉睡中开始温养修复起来。

  颜洛儿那本就惨白的脸色看着血姬冷的情况,愈发难看起来;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若非到妖界后斩断了羁绊,蜕变了容器,还晋级了;恐怕这个情况之后,她会直接被青璃妖的容器排斥,在失去本源后更可能失去容器~!

  “你..如何?”颜洛儿虽然瞬息就想到那些可能性,不过那些没发生的事,也就想过就罢;她转眸看向莫崎问道。

  “本源流失太多,这个容器本就只是普通凡人界的异能者,未完全蜕变,只是暂时无法使用血妖姬之力;”莫崎淡淡说道,颜洛儿一怔,目光带着复杂意味看着她。

  “还是这般冷漠,不能使用血妖姬之力?若非你这具容器是婴生,恐怕你现在比血姬冷的情况还惨;只能使用异能,本源流失太过,你,罢了,没了血妖姬之力的防护,外面守地虽然之前感应不到守的力量;但血妖姬暂时闭合,几乎是人族的你,或许是送死;你盯着这里,我去处理流墨墨。”

  颜洛儿说完看着依旧没有丝毫波动的莫崎,不由叹了口气,然后又扫了一眼神魂碎片深处的那端惹眼的记忆;站起身咻的冲了出去。

  嗤嗤——嗯...

  外界,守地,被雪如楼天蓝域严密包裹的中间,那被无数散逸而趋于平稳的血妖姬本源自动凝结而成的绚丽符文,牢牢的把流墨墨遮掩起来;

  在这片半球型的空间中,那充塞的满满的本源符文中,流墨墨虚弱至极的躺在早已看不清原本面目,全是绚丽斑斓的地面上;

  而那些绚丽符文,就是现在也依旧从她死死捂着双眸的指缝中出来,不过看情况已经好多了,那些本源符文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恐怖是喷薄而出,已经转为了流淌。

  啵——满目绚丽中,流墨墨的胸口颤了颤,一道气息虚弱,却比她的情况好太多的高挑身影窜了出来;在完全脱离她身体,显露出真身后;颜洛儿第一时间就被周围的情况弄的尖叫起来,

  “.我靠!我的本源~!!竟没有消散~!...”那声音既有肉疼,但更多的是惊喜;但,却是华丽丽的因为面前满目的绚丽直接把流墨墨给‘暂时性遗忘’了...

  “....”流墨墨捂住双眸的双手上同时暴起青筋,若非这样能稍微阻挡一些本源流失,若非她现在被‘自己’折腾的半死不活,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动弹,甚至说话都没了力气;她一定会蹦起来削颜洛儿~!

  特么的!你出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应该救我?!你出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应该先阻止我们,不对,我的本源的流失吗!你丫看着那些流逸出去的本源符文激动个毛毛啊!!再不管我!喵蛋,又得是要沉睡的节奏喵..!!

  流墨墨听到颜洛儿的话后心中直接就一大波羊驼驼奔腾而过,强忍着蛋疼和想掐死颜洛儿的冲动;艰难的探出灵觉,挣扎的感应着周围,然后在发现颜洛儿的举动后,直接怒了~!

  特喵的!!你丫居然已经在回收本源了?!这是绝壁把我忘了的节奏!!!颜洛儿!你大爷!!!

  “...呀!”不知是流墨墨的灵觉触角让动作飞快,满脸焦急和肉疼回收着本源符文的颜洛儿发现了;还是流墨墨的怒意和怨念太过强烈,终于让颜洛儿后知后觉的想起了流墨墨;

  “嘶!——竟还在流失!!!我靠!你丫不会吱一声啊!就由着我先去回收?!你以为你是莫崎啊!!”

  “...”被捂着的眼眸上方,白嫩的额头蹭蹭蹭立马又鼓起青筋;

  喵蛋的!!现在才发现我的本源还在流失!你还好意思说!!吱声?!你大爷的!!我要能吱声!还这样干吗!!

  “..居然没反应!喂喂!眼睛,本源符文怎么会一直从眸中流出?!应该是眉心啊!...喂喂,把你手放开啦,捂那么紧!”

  “...”原本力量都快成负数的娇小身影,竟是突然抖了抖;不是恢复了些力量,完全是被颜洛儿那突然抽筋玩不靠谱的家伙给气的~!

  喵了个咪的!!你特么敢联通神魂共享嘛!!你特么敢主动联通我的神魂吗!!!这混蛋是颜洛儿吧?!特么的她不是喜怒之魂!是幸灾乐祸,抽筋不靠谱之魂吧!!!

  “...”这次绝壁是流墨墨的怨念盛的实质化了~!原本还处于间歇性逗比状态的颜洛儿突然住了嘴,看着流墨墨青筋暴起的额头和手背终于醒悟过来;没有丝毫犹豫就连通了流墨墨的神魂共享,然后;

  颜洛儿你特喵的!!你丫故意的吧!!你丫是准备坑死自己?!特么的!!绝壁不能忍了!!身为喜怒之魂你居然还有隐藏的逗比属性!!你...

  “...”颜洛儿抽搐的扶额,然后看着小宇宙爆发,在神魂共享中越吼越来劲的流墨墨;吸了口气幽幽说道。

  “我觉得你要是再不收起你那隐藏的吐槽话唠属性,你真的可以死了。”

  “....”世界安静了,不过只是一息,紧接着流墨墨几乎是咆哮的声音炸在颜洛儿神魂中。

  “那你还听我说个蛋啊!!快帮我!!”

  “...”特么的,你个话唠疯子;

  “...”间歇性逗比的闭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