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八二一章 授衔

第一八二一章 授衔

  但是还没等林鸿飞回答,将军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当头一架“炸弹火车”的机头和机尾部位,有些诧异,“嗯?怎么还有机炮塔?”

  “主要是对某些不怀疑好意的靠近目标进行警告的,”林鸿飞笑道,“空军的惯例嘛。”

  “明白了。”将军立刻了然的点点头。

  在非战争条件下,世界各国之间确实形成了这么一整套的“规范”,当有不怀好意、不受欢迎的外国飞机靠近本国或者本机的时候,轻晃两下翅膀、从对方机头前方绕过、发射红外诱饵弹等都是从轻到重不等的警告性动作,当对方不听劝阻依旧坚持之前的动作的话,最后一次警告就是用自带的机炮对目标斜前方进行警告性射击,这个动作是用来告诉对方:你他娘的赶紧给老子滚,再不滚老子就真的不客气了!

  一旦一方用机炮进行最后的警告性射击了,除非对方想要引发战争,否则基本上都会乖乖的离去,从这个角度来说,配备机炮还是很有必要的:不指望这东西能够在近身空中格斗中发挥什么作用,能发挥对对方的最后警告作用就可以了……你丫再不走,我就发射导弹将你击落了啊!

  “炸弹火车”不愧是“炸弹火车”,虽然使用运输机改装的一个重型空中精确打击平台,但仅仅是用于自卫的空空导弹就带了8枚,哪怕是重型战斗机执行对空作战,携带空空导弹的数量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至于那三架,”林鸿飞指了指那三架深灰色涂装。如果忽略这货头顶上那几只多出来的细小的天线的话,看起来和普通运20完全没什么区别的家伙,压低了声音,“这是核导弹型号,是高新机系列当中的‘特种电子侦察机’,可搭载装载核弹头的长剑—10,至于装备给哪个部队我也不知道。”

  这架飞机也是国家的高新机计划当中的型号。不过是其中最特别的一个型号,按照国家的计划,是在运20的基础上,发展三架“炸弹火车”和三架“特种电子侦察机”,谁能想象得到这架飞在天空中的、看起来和普通运20没有任何不同的“特种电子侦察机”上面携带着20枚、总计60颗20瓦吨当量的核弹头呢?

  将军已经傻了:长剑—10的核弹头型号他是知道的。一只导弹就携带3枚20万吨当量的热核弹头,一架飞机携带20枚导弹,那就是60枚核弹头……这货哪里是什么高新机,压根就是天空中的核导弹潜艇啊!

  “这东西……”将军摇了摇头,“太可怕啊,谁想出来的?”

  “这我怎么知道?”林铮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多次和将军打交道,就他问的这个问题,林鸿飞就能怀疑一下。“我们就是接到命令之后,按照上面给出的标准就行改装,至于哪里来的命令,您觉得我敢问?”

  “失言失言……”将军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些不该问的话。连忙住口。

  林鸿飞却很有些感慨,“十几年前,谁能想到会出现这么一个怪物?”

  “是啊,用大型运输机改成重型空中精确打击平台?这在10几年前咱们根本想都不敢想,”对林鸿飞的话,将军阁下深为赞同,“那个时候咱们仅有的几十架大型运输机还是从老毛子那里买来的。不熟悉飞机的结构,就算让咱们改咱们也不敢改啊。”

  “就他们给咱们图纸和资料让咱们改,也没有人肯改吧?”林鸿飞补充了一句,“在很多人看来,这东西上了天,不就是天上的活靶子么!”

  “就像历史上热兵器取代冷兵器和武术一样,当热兵器出现之后,近身格斗的技巧就被无限的削弱了。”将军对林鸿飞的话格外赞同,“这个近身格斗,换到空战上面,就是战斗机,如今咱们的大家伙不跟战斗机玩什么近身格斗了,直接隔着上千公里远远的一枚导弹过去,甚至都不给战斗机发现的机会……”

  将军的言语中,带着惆怅,也带着欣慰,他明白,这是世界军事装备的发展也遵循着这个规律,就像是从最早的风帆战列舰到后来的钢铁火炮护卫舰、驱逐舰一直发展到排水量数万吨的超大型战列舰一样,但发展到后来,大家发现似乎哪怕排水量六七万吨的战列舰的作用还是不够用,精确打击的能力不够,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咱们干脆再造的大一点,搞一个能在海上移动的停机场好了,用飞机来进行俯冲轰炸这样的“精确打击”总比火炮几十公里的射程要准的多了吧?

  至于因此而导致航空母舰的身材比战列舰大了很多,嗯,综合比较起来,还是航母的作战威力更大一些,就它了!

  这三架“炸弹火车”同样是遵循着这个发展思路,和轰炸机相比,运输机在在战斗机面前同样上没有任何机动优势,但两者的飞行速度差不多、机动性能差不多,可同等动力系统的运输机的运载能力却比轰炸机大的多了,反正现在谁也不指望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让慢吞吞的轰炸机去玩什么地毯式轰炸,大家现在玩的都是高精度斩首打击,那就将载弹量更大的喷气式大型运输机改装为高性能空中精确打击平台好了。

  之所以只有三架“炸弹火车”,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三架“炸弹火车”是属于性能评估的实验性质的,和改革开放时开放的“试验田”差不多,如果效果理想,那就视情况决定再造几架,如果效果并没有想象当中的好,也没浪费多少钱。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拉出来试试真正的作战效果。”将军摸着下巴,一脸的遐思。

  ————————————————————————

  12月30日,在首都八一大楼隆重举行晋升上将军衔警衔仪式,最高首长向晋升上将军衔警衔的同志颁发命令状。

  上午9时30分,晋升仪式在庄严的国歌声中开始,接班人宣读了12月28日由最高首长签署的晋升上将军衔命令和政府最高领导、军方最高领导签署的晋升武警上将警衔命令。

  军方第二顺位的首长吴副主席主持了晋衔仪式,此次晋升上将军衔警衔的共计有6位高级军官警官,在和平时期,上将乃是一名军人的最高荣耀,望着主席台上几位首长面前的托盘中放着的代表着上将军衔警衔的肩章,6个人的眼中俱皆是充满了热切的光芒。

  晋升上将军衔警衔的6位高级军官警官军容严整、精神抖擞地列队主席台前,最高首长首先走到站在第一位的林卫国同志的跟前,向林卫国同志颁发了命令状,与林卫国同志亲切握手,并亲自为林卫国更换了军衔肩章,“林卫国同志,感谢你这些年来为守护国家安全所做出的贡献,d和人民希望你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继续努力,承担起更大的责任,我在此向你表示祝贺。”

  这一刻璀璨的金质将星闪耀。

  林卫国激动的满脸通红,庄重的向最高首长敬了一记庄严的军礼,“请首长放心,请全国人民放心,从今以后,我一定更加努力的工作,不负d和人民的重托,坚决完成d和人民赋予我的使命!”

  “很好!”最高首长就高兴的拍了拍林卫国的肩膀。

  “林卫国同志,祝贺你。”紧随最高首长之后,接班人也来到林卫国面前,国字脸上严肃中不乏宽厚温和,让人在望而生畏的同时,也由衷的升起敬重感。

  已经接掌了军权的接班人,明年就将正式执掌整个国家,这一次的授衔仪式,也有为接班人培养军方核心班底的意味在内。

  “谢谢首长的关心!”林卫国同样知道这一层因素,双脚一并,再次向面前的这位执掌共和国未来10年的领导人重重的敬了一记军礼。

  “好好干,以后努力加油!”

  “是!我一定牢记首长的教诲!”

  ……………………

  授衔完毕后,佩带了上将军衔警衔肩章的6位高级军官警官向出席授衔仪式的领导同志们敬礼,向参加仪式的全体同志敬礼,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此次授衔仪式,林鸿飞作为对国家和国防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也同样被邀请参加此次的授衔仪式的观礼,也有着一层荣耀加身的意思。

  看着自己老爹佩戴着上将军衔那意气风发的样子,林鸿飞的眼中,热泪忍不住就滚滚流了下来,心中默念着:老爸,这一辈子的您,终于实现了您身为一名军人的最高愿望了吧?祝贺您!

  此次授衔仪式后,不管老王家是否情愿,一个不容改变的事实是,不论是最高层还是林家,都不被允许继续成为合作的弱势一方,从此之后,林家终于可以在与老王家的合作当中公平以待,林家,终于从一颗小幼苗成长为了一颗参天大树,地底下的根系盘根错节。

  林家,终于有了一个豪门世家的样子了,尽管人口单薄了些。

  ————————————————————————

  ps:明天就是最终的大结局了,有些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