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七五四章 爱要要,不要滚!

第一七五四章 爱要要,不要滚!

  “首先一点,我们要全面废除以贵国为首的北约对我国的制裁和禁运;第二个,全面的、永久性的给予共和国最惠国待遇,停止目前一年一谈的状态;第三……”

  林鸿飞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斯通.塞弗给打断了,虽然现在波音在共和国的市场份额受到了很大的威胁,但现在的斯通.塞弗依旧傲气的很,很有几分用鼻孔看人的味道,“林先生,我们谈的只是一桩生意,和政治无关。”

  “是吗?”林鸿飞也不着恼,笑眯眯的望着斯通.塞弗,“既然塞弗先生认为这只是一桩普通的生意,那没什么好谈的了,你们波音能够向我国航空企业提供的,我们中航工业第二集团也能够提供,还能够做到质优价廉……塞弗先生,要不要我现在就帮你们订机票?”

  到现在了还玩这一招?林鸿飞心中冷冷一笑,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波音公司和政治不沾边?开什么玩笑!

  没想到林鸿飞居然这么强势,斯通.塞弗不由得哑然,但面对林鸿飞手中的北郡100和北郡200a/b这三张底牌,斯通.塞弗这才颓然的发现,面对这个实力不强的对手,自己还真牛气不起来。

  “林,只是个玩笑,我们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你不会当真了吧?”斯通.塞弗一脸的“愕然”,向林鸿飞埋怨着,“妄自我还把你当成朋友。”

  “当然,我们一直都是朋友。”林鸿飞毫不犹豫的点头。

  斯通.塞弗立刻露出一抹笑容,但还没等他笑容展开,林鸿飞紧接着就道,“但是我的朋友,现在我们在谈公事。按照你们美国人的说法,交易归交易,利益归利益,是这样的没错吧?”

  “真见鬼,林,你一点也不像是个中国人,你简直和华尔街的那些该死的吸血鬼一模一样!”林鸿飞的完全不买账让斯通.塞弗很是有些恼火,“你们中国人对朋友都是很照顾的。”

  “可我若是照顾了你,我自己就有麻烦了,”林鸿飞毫不客气。“既然我们代表了各自的企业,就把我们之间的友谊放在一边吧……当然,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在谈判结束后请你喝一杯。”

  你是在向我炫耀吗?听明白了林鸿飞这番话里面意思的斯通.塞弗,眼珠子都差点儿瞪出来。恶狠狠的望着林鸿飞,那目光。简直恨不得直接将林鸿飞给生吞活剥了。

  林鸿飞却不管那么多。毫不客气的瞪回去,对斯通.塞弗,同时也是对所有波音的人。以及混在在波音公司的美国几大智囊以及cia的人说道,“这里不是新闻发布会,我们要的不是文雅,波音公司想要得到我们的订单?很简单。美国政府承诺在在今后一个月里就开始讨论取消对我国的制裁、给予我国终身最惠国待遇并支持我国加入wto,只要美方能够答应我们的条件,我方可以将每年新采购飞机数量的20%交给波音。”

  “20%?你怎么不去死?”没想到中国人的条件竟然这么苛刻,斯通.塞弗仿佛屁股被扎了一锥子般的跳起来。“70%我们还可以考虑……”

  “70%?你做梦呢?”林鸿飞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冷笑着道,“塞弗,你当我们的航空市场是专门给你们美国人开的啊,20%,爱要要,不要滚!”

  斯通.塞弗确实滚了,林鸿飞、或者说共和国开出来的条件根本是波音公司无法接受的,兼并了麦道之后的波音公司随着自己成为世界第一大飞机制造厂而自信心膨胀了不少,在波音看来,应该是像以前那样,中国人抱着自己的大腿哭着喊着、求着自己把飞机卖给他们才对,竟然只给20%的市场份额?你们打发叫花子呢?

  更何况在美国看来“巴统”对共和国的制裁、入wto问题更以及永久性最惠国待遇问题是好不容易才给中国人戴上的紧箍咒,哪有这么容易就松下来?

  但美国人绝对不会想到,这次的谈判一结束,下次再谈判的时候就到了98年年的年末……98年上半年共和国表示除非美方答应我们的条件,否则没有会谈的基础,到了夏季时大家都在忙着应付那场百年不遇的洪水了,秋季更是要做好灾民安置以及灾后重建工作,谁有功夫招呼你们美国人?等到98年年底好不容易开始再次会谈的时候,另外一件事发生了:鉴于南斯拉夫的不听话,美国人决定教训教训这个小家伙。

  鉴于共和国在这场战争当中所持的立场,共和国政府毫不犹豫的宣布,暂停与波音公司的谈判,也是在这个时候,林鸿飞的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开始疯狂的开动起来。

  “你说什么?我们能够趁着这个机会浑水摸鱼?”特意来向林鸿飞了解情况的丁科学听完了林鸿飞的想法,嘴巴张的如同河马一般大!

  “是,”林鸿飞点点头,表情很是严肃,“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91年的那场海湾战争是最后一次工业化时代的战争,那么我认为这场马上就会打起来的战争则可以被称为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信息化时代的战争,近距离观察这场战争,无论是对我**事现代化的建设,还是对我们新军事装备的研发,亦或者是对确定我们未来军事发展的走向都有着巨大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你真的这么认为?”丁科学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没想到林鸿飞竟然给这场还没有打起来的战争这么高的评价,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但下一刻,想到这些年来林鸿飞在大战略方面的远见卓识,丁科学再也不敢马虎了,皱了皱眉,又问道,“你确定?”

  “你看,我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南斯拉夫了,您还有什么怀疑的?”林鸿飞两手一摊,道,“或者历史会证明我的判断出现了错误,但最起码我自己看来是这样的……嗯,说不定这次我们还能捡块肉吃吃?”

  “嗯?”丁科学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他绝不认为林鸿飞的这话是随便乱说的,“鸿飞,你有把握?”

  “把握?当然是有,”林鸿飞并不否认这一点,但他同时也强调,“好处不是这么好拿的,有时候需要流血乃至于……死人。”

  “流血死人不怕,只要能够付出的和得到的能够相符,我们不怕牺牲,”丁科学死死的盯着林鸿飞,仿佛要看透到林鸿飞的心里去,“可是你有多大的把握?”

  “……三成吧。”林鸿飞犹豫了一下,给出了一个比较保守的数字。

  但出乎林鸿飞意料的是,对于自己给出的这个数字,丁科学竟然瞬间就接受了,“真的有三成?”

  “有。”

  “好,”重重的一拍桌子,丁科学猛地站起来,“需要怎么做,赶紧做个资料送上来。”

  林鸿飞的眼眶登时有些湿润。

  …………………………………………

  3月24日,绝对称得上是万众瞩目之下,科索沃战争爆发了。

  在战争爆发前的一个月,林鸿飞已经带着200多名从各种渠道秘密来到南斯拉夫的专家们秘密的潜伏在了事先准备好的各个潜伏点,以自己的视角观察着这场战争,并如同一条条潜伏在黑暗中的毒蛇一般,准备伺机咬下来一块肉。

  一切一如历史上发生的那样,当地图出现了错误之后,成千上万的国民走上了街头,用砖头和烂番茄、臭鸡蛋将美国驻共和国的各个使领馆挨个问候了一遍,为了替美国人解决他们使领馆在设计上的先天缺陷:通风不畅的问题,还帮他们开了很多通风管道。

  当群情激奋的时候,共和国仅有的三艘最安静的、可以执行林鸿飞这一计划的基洛级潜艇,历时两个多月,从国内某潜艇基地出发,以全程低速潜航、只能在夜晚依靠中远等国家大型海运企业航行在各大洋上的货运船只进行接力补给的方式,秘密抵达亚得里亚海的某制定的接应点,在中远的一艘集装箱货轮的掩护下装上了“货物”之后,再次历时两个月,再次以接力补给的方式,终于安全的抵达共和国海域。

  两个月后,某位于海边山腹的某海军潜艇基地里,这艘基洛级潜艇缓缓上浮,当一脸胡子拉碴、眼睛血红的林鸿飞从潜艇里钻出来的那一刻,早就在岸边等候的华清将军、丁科学将军等人,望着依次从潜艇里出来的人,无比凝重的、缓缓的向他们敬了一记沉甸甸的军礼:“同志们,你们辛苦了,感谢你们为国家的付出,国家永远都记得你们为国家所做的这一切,敬礼!”

  没有香槟,没有美酒,只有一片将星在闪烁。

  “呜呜呜……”回想起这几个月来如同从地狱里走了一遍的经历,好多专家嚎啕大哭起来。

  没有人嘲笑他们,相反,所有人都在以无比敬佩的目光望着这些嚎啕大哭的人,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就是这群胡子拉碴的人,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做了些什么,他们所做的这些事,又对共和国的复兴有着多么巨大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