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七二零章 诡异的安排

第一七二零章 诡异的安排

  苦笑归苦笑,可既然连首相大人都亲自做了批示,林鸿飞怎么可能还敢在这里拖延?就算林鸿飞敢拖延,奉天军区的领导们也不敢呐,显然奉天军区也同样接到了内阁或者国防部的通知,以至于干脆迫不及待的派出了直升机来接林鸿飞,当林鸿飞乘坐的直升机落地之后,林大老板惊讶的发现不过两三个小时的功夫,自己竟然已经出现在了奉天机场。

  这效率未免也太高了吧?望着眼前这架据说为了等自己而延误了整整三个小时的航班,林鸿飞不由得苦笑:不知道那些等的不耐烦的诸位乘客们知道了真相后会不会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娘?

  但显然,林鸿飞多心了,上了飞机之后林鸿飞特意竖着耳朵听着动静,但刚刚登上飞机的人们的反应有些出乎林鸿飞的意料,飞机上的乘客们非但没有半句怨言,反而听上去一个兴致勃勃牛逼无比的样子?

  这……想了好一会,林鸿飞这才恍然:这可是1995年,能坐上飞机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飞机晚点什么的太正常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至于飞机晚点的理由?嗯,机场方面总能找到理由的。

  …………………………………………

  一路无话。

  当林鸿飞乘坐的这架波音737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时,林鸿飞惊讶的发现在停机坪的草地上竟然有一辆富康轿车在等着自己,车牌很熟悉,是内阁的号段。

  “林鸿飞同志,你好,我是内阁办公厅的司机小王,奉命前来接林总您。”看到林鸿飞下机,一个满身干练的年轻人从车旁边飞快的向林鸿飞走过来,一边低声对林鸿飞道,一边将自己的工作证递给林鸿飞。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林鸿飞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冒出来一个人就跟着他走吧。

  验看了工作证,确定这个相貌平凡的家伙确实就是内阁办公厅的同志之后,林鸿飞笑着点点头,“小王同志,麻烦你了。”

  “林总您太客气了,”没想到林鸿飞竟然如此客气,小王同志多少有些受宠若惊。一边帮林鸿飞放行李一边道,“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林总,秘书长让您明天过去,今天主要是将您安顿下,您看?”

  林鸿飞想了想,问道。“厅里给我安排住的地方了?”

  “这个……安排了。”犹豫了一下,小王还是道。

  他是知道林鸿飞的老丈人家就是央办东方副主任的,按理来说,林鸿飞回到了京城,自然就要回到王家大院里去住,但这是主任的安排,小王一个小小的司机又能怎么样?

  果然是这样么?林鸿飞笑了。“那麻烦小王同志先把我送到住的地方,回头我去家里看一看,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小王一叠声的道,听林鸿飞愿意和自己去内阁办公厅安排的住宿出,小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这年头,能坐得起飞机的还都是有点本事的人,能够做飞机的人。那多少都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林鸿飞毫无疑问是在头等舱,几位和林鸿飞一样都在头等舱里的乘客看到一辆挡风玻璃前面插着一溜通行证的富康轿车竟然在等着这个上了飞机之后就一直在闭目养神的年轻人,顿时都震惊了。

  震惊之余又不由得有些羡慕,一丝疑惑从心头升起来:这小子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让内阁的车子进入机场来接?

  傻子也知道能够将车子开到首都机场的人,要么自身的实力大的惊人,要么背景必然大的惊人。这小子倒是不像自己实力惊人的样子,那就是……背景很厉害?

  太z党?一个念头从心底里冒了出来,这个念头刚一出来,意识到这个可能的人顿时后悔不迭:多好的机会啊。怎么就没想到一路上和这小子聊几句呢?哪怕混个脸熟也好啊,和这么一位搭上了关系,以后在京城里岂不是方便了很多。

  心里抱着这种想法的人,都选择性的忘记了林鸿飞自上了飞机之后就将座椅放倒在那里养神的事实。

  ……………………

  内阁办公厅给林鸿飞安排的地方其实很不错,在国宾馆里给林鸿飞安排了一个套房,这位是有些出乎林鸿飞的意料,国宾馆啊,那可是用来招待重量级外宾的地方,等闲不对外营业……从去年开始,国宾馆开始偶尔接待客人,但价格能让无数人惊掉下巴:20000美元一晚!

  那时候可还是1994年啊,1994年的20000美元是个什么概念?但就算是如此,也依旧有无数先富起来的那群人们动用自己所能够动用的一切关系希望能够在国宾馆住一晚,哪怕随时有可能会因为招待外宾而调整自己的入住日期也在所不惜……能够下榻国宾馆,这就是天大的面子!

  “林总,您还满意吗?”小王小心翼翼的向林鸿飞问道,虽然林鸿飞自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说,但严格说起来内阁办公厅这件事办的不是很好,人家家就在首都,你们内阁凭什么不让人家回家去住?

  “不错,很不错,小王同志,辛苦你了。”林鸿飞四处打量了一圈,满意的点头道。

  说起来林鸿飞也是第一次住在国宾馆,以前他虽然没少来国宾馆,但更多的是参加宴会,住在这里还真是第一次,房间里的布置乍一看上去并不显得如何奢华,但若是有心就能够发现,房间里布置都是费了大心思,房间里的每一种家具、摆件都无一不是精品,真的应了那句话,这就是低调的奢华。

  “不辛苦不辛苦,林总您太客气了,您觉得满意就好。”小王受宠若惊的道,一路上驶来,越是和林鸿飞接触的时间长,小王就越感觉到看似平易近人的林鸿飞身上的威严之重,倒也不奇怪,手底下管着十几万人,林鸿飞若是威严不起来如何服众?

  略略一顿,小王小心的向林鸿飞问道,“林总,您是先休息一会,还是先吃点东西?”

  “我先回去一趟吧。”林鸿飞道。

  “那我送您。”小王立刻道,按照内阁办公厅主任的心思,当然还是希望林鸿飞老老实实的呆在国宾馆里,可人家林鸿飞要回去,他也不能拦着不是?林鸿飞这次回来是配合国家工作的,可不是犯了错误来收身的。

  …………………………………………

  当林鸿飞抵达王家大院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对于林鸿飞的到来王家大伯和二伯没有感到丝毫意外,两人齐齐的向林鸿飞点了下头,“鸿飞,回来了?”

  “是,”林鸿飞恭谨的向两人问好,“大伯好,二伯好。”

  “嗯,坐吧,一会就要吃饭了……说说,这次去奉天军区有什么感受?”

  王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正好相反,王家的习惯是有什么事尽管在饭桌上说,这么大的一个家族,饭桌上的这点时间是个难得的一家人都能够聚在一起的时间。

  “感受就是任重道远,时不我待。”一被问起这个问题,林鸿飞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我感觉咱们国家这些年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似乎对军备的发展有些落后了,奉天军区是咱们七大军区当中在军费上比较倾斜的军区之一,可就算这样,看到的情况也远远超出我的意料,装备太落后了,不说信息化,甚至连基本的机械化都没有实现。”

  “哦?小林,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王二伯有些好奇林鸿飞的想法,跟着插了一句嘴,“你是不是觉得国家应该在做财政预算的时候适当的向军费方面倾斜?”

  “是有这个想法,”林鸿飞点点头,并不讳言这一点,作为国内的军事装备供应商之一,甚至某种程度上而言是最主要的军事装备供应商之一,他说这话并不算是逾越,“我觉得,先进的军事装备还是要多装备给军队一些,哪怕不能大量装备,也应该小批量的装备一部分军队。或许是我接触的军队太少,我只是觉得……咱们的战士们的条件太艰苦了。”

  王大伯和王二伯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王二伯才摇摇头,“鸿飞,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不过你知道的还是太少了。”

  “嗯?”林鸿飞有些不解的望着王二伯,不明白王二伯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有这个想法是好的,但目前的我们,还缺少一个契机,现阶段,发展经济和持续深入的改革开放是主流,想要加强军事装备的资金投入,我们需要一个机会。”

  缺少一个契机?林鸿飞皱了皱眉头,他从来不认为发展壮大自己国家的军事力量需要什么契机,但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将事情想得单纯了?

  倒也是,所谓众口难调,这么多的利益需要协调,却是需要一个发展军事装备的契机,但是……林鸿飞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明年,就是1996年了吧?明年那场被称为忍帝“三大忍”事件的第二忍,能否偏离既定的历史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