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六三章 走之前的准备

第一六六三章 走之前的准备

  “100万美元?”林鸿飞略一沉吟,“安德烈,如果只是这些,不值100万美元。”

  如果只是这些当然不值100万美元,这一点安德烈自然清楚,作为一名成功的掮客,安德烈很清楚这些富豪们在对待自己的金钱的态度上有多么谨慎,因为当为掮客付出100万美元的好处费的时候,或许需要为这次的交易付出上千万美元。

  “这点信息当然不值100万美元,”安德烈点点头,他也承认这一点,“但如果加上库兹涅佐夫先生有比较强烈的和你交易的意愿呢?”

  “还不够!”林鸿飞坚定的摇摇头,他太清楚安德烈这家伙的秉xing了,这货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

  事实果然如林鸿飞所猜测的那样,极其无奈的摇摇头,安德烈嘴里不停的抱怨着,“林,每次和你做交易我都要赔很多……好,只要你干到西拉耶夫,就是那个当初不停给他使绊子的前苏联航空工业部副部长,库兹涅佐夫先生就愿意和您好好谈谈。”

  “干掉西拉耶夫?”林鸿飞脑中迅速回想起前苏联航空工业部部长西拉耶夫的资料:1930年出生的他从1991年至1985年期间任苏联航空工业部副部长和部长;从85至90年任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苏联最动荡的90至91期间任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从那之后就淡出了俄罗斯政坛,91年至94年期间任俄罗斯驻布鲁塞尔欧洲共同体代表,在94年1月彻底退休……退休了?

  “有必要么?一个已经退休了的老头子而已。”皱了皱眉头,林鸿飞忍不住问道。

  说实话,林鸿飞不排斥杀人。甚至不光彩的暗杀,但杀一个已经退休了的没有任何威胁的老头子?他有点下不去手。就像是那些黑&帮大佬,既然人家都金盆洗手了,不再过问江湖事,你还追着不放,有意思么?

  “你真以为他退休了?”安德烈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无比得意,“林,你的资料还是太落后了,如果我告诉你。现在的这位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先生现在不但正在莫斯科,而且还是莫斯科市市长尤里.卢ri科夫的首席智囊呢?”

  “什么?!”林鸿飞震惊了,这个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竟然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斯拉夫主义者、莫斯科市市长尤里.卢ri科夫的首席智囊?!

  这个消息太让人震惊了!作为尤里.卢ri科夫的首席智囊,西拉耶夫毫无疑问是深的尤里.卢ri科夫信任的,而西拉耶夫深得尤里.卢ri科夫信任的前提。必然是因为两人有着共同的目标或者信念……

  “想到了?”安德烈的声音有些得意洋洋,“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和尤里.卢ri科夫一样。也是一个坚定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斯拉夫主义者。而库兹涅佐夫先生则是一个有着一半犹太血统的家伙……林,您现在认为这值不值100万美元?”

  明白了!林鸿飞终于彻底明白了!

  他终于明白了当初明明库兹涅佐夫设计的nk—44、hk/nk—93发动机那么优秀,甚至比索洛维耶夫设计局的d—90a和洛塔列夫设计局的d—36/d—18t更优秀,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这个主管前苏联航空工业发展的家伙为什么就是压着不让他发展起来,敢情原因是在这里!

  库兹涅佐夫有着一半的犹太血统,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则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斯拉夫主义者。有了这两点,一切都说得通了,虽然伟大的无产阶级导师列&宁也是个犹太人,但显然。在伊万.斯捷潘诺维奇.西拉耶夫的眼里看来,死了的列&宁就算了,活着的库兹涅佐夫必定是要拼了命的使劲踩的对象,谁让这家伙身体里留着一般的肮脏的犹太人的血呢……没错,在斯拉夫主义者看来,主要不是斯拉夫民族的人,血都是肮脏的,见利忘义的犹太人的血尤其肮脏。

  “安德烈,告诉库兹涅佐夫,我不会随随便便干掉一个人,除非我们之间已经达成了一些协议……”

  “林,事情不是……”没等林鸿飞说完,安德烈就打断了林鸿飞的话。

  但还没等安德烈说完,林鸿飞就再一次将话题给抢了回来,“安德烈,请你告诉库兹涅佐夫先生,如果他对西拉耶夫很不满,一切都可以谈,但我要和他面谈,只要面谈的结果让我满意,没有什么生意是不可以做的……只要我们取得共识,你说是不是?”

  “你说得对,任何生意,只要能够取得共识就没有不能做的。”安德烈点点头,“好,我会尽量促成你们两个人的见面,接下来等我的消息。”

  “没问题,但希望你快一点,我在莫斯科的时间可不多了。”林鸿飞笑眯眯的道,他说的是莫斯科航展已经还有几天就结束了,“如果可能,我希望一边参观库兹涅佐夫设计局的展览馆一边和库兹涅佐夫先生谈。”

  “我尽量努力,林,你的要求可有些高……”安德烈拍拍林鸿飞的肩膀,顺手拿走了桌上的那瓶没喝完的茅台,叹息道,“该死的,我怎么天生的劳碌命啊……走了。”

  “滚!”林鸿飞笑骂,一点都不客气。

  “老朋友,我能够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走出了林鸿飞的房门,安德烈点上一根烟,心中默默的道。

  ————————————————————————

  安德烈不愧是老牌的掮客,速度果然够迅速,当天晚上就有一封信出现在了林鸿飞房间门口的地毯上:明天上午10点,莫斯科市主管对外经济关系的副市长:弗拉基米尔.格鲁什科先生的秘书米哈伊尔.切洛梅将按照弗拉基米尔.格鲁什科副市长的意思去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参观。

  莫斯科是主管对外经济关系的副市长的秘书要去库兹涅佐夫设计局参观?林鸿飞皱了皱眉头:这个信的意思是……

  ……………………

  很快,当第二天造成一大早那个带着高高的厨师帽,推着满满当当的餐车的服务生进来给林鸿飞送早餐的时候,林鸿飞就知道这封信真正的意思了:他就是莫斯科市主管对外经济关系的副市长弗拉基米尔.格鲁什科的秘书米哈伊尔.切洛梅。

  “林先生,我们的时间不多,您需要快点吃完早餐,您需要化妆成米哈伊尔.切洛梅先生,”推着餐车的服务生变魔术一般的从餐车里面拿出一个手提化妆箱向林鸿飞示意。

  “等我10分钟。”林鸿飞只丢下这么一句话,问都不用问,林鸿飞已经猜到这个化装成酒店服务生的家伙不但是一个技艺高超的化妆师,同时还和安德烈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者就是安德烈的某种程度上的合作伙伴也说不定。

  并没有用10分钟,只用了7分钟就解决了早餐的林鸿飞,甚至花了一分钟的时间给王国梁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天不舒服不舒服,不去航展中心了。

  听到林鸿飞话里的暗语,王国梁自然连连应声不提。

  ……………………

  林鸿飞原本就身高挺拔,一米八三的身高不是身材矮小的棒子或者ri本小矮子能比的,半个小时后,在这名技艺高超的化妆师的手下,立刻变成了一名有着金sè头发蓝sè眼睛、高挺鼻梁的典型斯拉夫男子,对比一下那位莫斯科副市长的秘书米哈伊尔.切洛梅的照片,林鸿飞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分辨不出化妆后的自己与这位米哈伊尔.切洛梅秘书的区别。

  “很惊讶是?”这个拒绝向自己透露名字的化妆师的声音里透着得意,“安德烈一直都介绍他的朋友给我,以后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时候,直接打这个电话。”

  说着,这货递给林鸿飞一张卡片,还是自己用粗粝的白卡纸自己裁剪的,名片般大小,上面用铅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一个电话号码……这字差劲的程度,让林鸿飞极度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找了个一年级的小学生代的笔。

  虽然对这货的字很怀疑,但对这家伙的手艺当真是没得说的,林鸿飞打开钱包,抽出大约六七章100面额的美元递过去,“麻烦了,接下来是你送我去还是……”

  “你果然是个大方的人,”化妆师显然对林鸿飞的大方很开心,毫不客气的将美元揣进自己兜里,“请跟我来,安德烈先生就在楼下的停车场里等着你。”

  ……………………

  “靠!”当看到安德烈的时候,林鸿飞在心里狠狠的“问候”了这货一句。

  这货不愧是干“掮客”这一行的,就凭这份小心,不干掮客实在是太屈才了……你能想象以为身价最少上千万美元的千万富翁级掮客,此刻正躲在酒店停车场里一辆破破烂烂的高尔夫汽车里面等着你吗?反正林鸿飞是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