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三五章 满大街都在流传的“机密”

第一六三五章 满大街都在流传的“机密”

  传言当中,林鸿飞似乎和俄罗斯的各个航空工业公司的总设计师关系不错,现在看来似乎还真是这样的,丁大川抱着胳膊,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若是任由林鸿飞这么折腾下去,这小家伙还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惊喜?不过……一想到正在上蹿下跳的折腾个不休的王建光,丁大川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王建光倒是个不小的麻烦。

  是的,王建光是个麻烦,以对林鸿飞的性格分析,若是这次林卫国的少将衔提不上去,这小子还不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不过这样也好,王家这两年也未免有些他不像话了,有人折腾折腾他们也好,免得他们的眼睛长到头顶上去。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算计上了的林大老板笑眯眯的,“什么惊喜?不知道会不会有几个俄罗斯美女?”

  “如果你需要,当然没问题,不知道有多少国际名模级别的俄罗斯美女希望能够给你做情人,听说你马上就要做父亲了,我能理解。”皮尔姆冲着林鸿飞眨了眨眼,一副“我都明白,你是被憋狠了”的架势。

  “滚!”林鸿飞笑骂了一句,却是压低了声音,“彼尔姆,这次来,我可能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没问题,但你知道,现在俄罗斯的经济行情不太好。”

  “看到我的朋友遭遇到这种情况,我怎么可能会袖手旁观呢?放心吧,我会给钱的。”

  “这就最好了。说吧,什么事情?”对于林鸿飞的态度。皮尔姆非常满意:这才是做生意的态度嘛!

  “a—50。”林鸿飞轻声道。

  “我知道这个事,”出乎林鸿飞意料的是,皮尔姆点点头,竟然是丝毫没有感到奇怪,“你们想要买a—50预警机的事情,整个莫斯科都传遍了,怎么?需要我帮忙?”

  “不是吧?”林鸿飞不敢置信的长大了嘴巴,“这个事情在我们那边还是高度保密的。怎么到你们这里就成了满大街流传的消息了?”

  “你要知道,现在是自由民主的俄罗斯,”皮尔姆自嘲的笑了一声,“不要怪我没提醒你,虽然克里姆林宫方面准备将这个飞机卖给你们,但白宫方面已经打电话过来表示关切这个事了……你要知道,克里姆林宫的那位对白宫的那位还是比较畏惧的。”

  “这么说你不看好这桩生意?”林鸿飞的眉头顿时凝紧了: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谁说的?我说了吗?我可没说。”皮尔姆拍拍林鸿飞的肩膀。“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们的负责人吧,算是我免费赠送的消息,相信我,他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的……额外说一句,今晚大家为你举行了一个欢迎晚宴,你可一定要来参加啊。”

  “给我举行了一个欢迎晚宴?”林鸿飞有些惊讶。

  “当然。你可是我们的财神,大家都等着,想要看看能不能从你这里赚到更多的钱呢。”皮尔姆哈哈大笑,状甚愉悦。

  ————————————————————————

  “刚才你们聊了些什么?”丁大川问道,似乎他对刚才林鸿飞和皮尔姆聊了这么长时间挺感兴趣。

  “哦。他问我这次来是做什么的,我说出了参展和宣传我们的飞机之外。顺便和他们讨论采购a—50预警机的事情。”

  “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乱说?”丁大川顿时就急了,“林鸿飞同志,你知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性质有多严重?若是被美国人知道了,他们必然会从中作梗……”

  “事实上,这件事不但在美国人已经知道了,整个莫斯科上空飘荡的都是中国人要来俄罗斯买a—50预警机的消息,皮尔姆告诉我,白宫已经给克里姆林宫方面打了电话,表示了他们对这件事的忧虑,希望克里姆林宫能够慎重考虑这件事,”林鸿飞打断丁大川的话,一点都不给这位国防科工委主任面子,“似乎现在克里姆林宫的那位比较畏惧白宫的那位,皮尔姆告诉我,我们最好快点。”

  “不……会吧……”丁大川傻眼了,刚刚冒起来的火气被生生的憋在了嗓子眼,想发泄都发泄不出来,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

  整个莫斯科都在传播着这个消息?

  这可比来之前所预料的最糟糕的情况还要糟糕,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可以想到自己此行接下来要面临多少困难了:该死的、向来胃口就贪婪无比的老毛子一定会借着这个机会大肆提价,提价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一点在于,若是最终克里姆林宫的那位最终迫于美国人的压力当真屈服了,那事情才真的麻烦……克里姆林宫里的那位对白宫的那位畏惧成了什么样子,稍微知道一点国际形势的人都知道。

  “现在的俄罗斯可是一个民主和自由的俄罗斯,不知道有多少莫斯科的高官们希望拿着这条情报换取民主、自由和美金呢,”林鸿飞叹息一声,一脸同情的望着脸色已经开始发白的丁大川,“皮尔姆邀请我参加今晚的一个晚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打听的吗?”

  “晚宴?”丁大川的眼珠子动了两下。

  “不出意外的话,有雅克设计局、图波列夫设计局、伊留申设计局和索洛维耶夫设计局的人。”

  丁大川心中顿时就是一喜。

  但还没等他脸上的笑容绽放开来,林鸿飞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恨不得从来没有听到过这句话,“不过除了这些家伙之外,估计还有一些看我不顺眼的家伙,比如彼尔姆航空发动机科研生产联合体的高层之类……”

  丁大川叹了口气,他忽然发现。情况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的多,但是……“不管怎么说。总归是一个机会。这样,我和其他同志开个碰头会,你等我的通知。”

  “好。”林鸿飞应道,他自然没有异议……有异议也没用。

  ————————————————————————

  这个欢迎晚宴,与其说是欢迎晚宴,还不如说是一个推销大会,自从索洛维耶夫设计局和图波列夫设计局、伊留申设计局卖废品从林鸿飞手里赚到了不少钱之后,俄罗斯航空工业的其他企业的眼睛都绿了!

  所以我们能看到。工厂基本停转的雅科夫列夫设计局的巴拉诺夫一脸谄媚的围在林鸿飞的身边不停的说着些什么,就是想要将雅克—42d卖给林鸿飞……准确的说,是希望将一架绿飞机形式的雅克—42d卖给林鸿飞;

  西伯利亚航空公司的总经理则在喋喋不休的向林鸿飞推销他们的伊尔—86,希望能够将自己公司里仅有的几架伊尔—86卖个好价钱,当然,他绝对不会告诉林鸿飞,伊尔—86这个飞机到底有多么坑爹;

  甚至就连图波列夫设计局的副总设计师都亲自出马了。在继将tu—134b卖给了林鸿飞之后,他们希望再将tu—154m的全部技术资料卖给林鸿飞,并授权林鸿飞生产这款飞机……若是能够在一开始采取“绿飞机”的销售方式,那就再好不过了,图波列夫设计局还能赚个生产飞机壳子的钱。

  总之,在今晚的晚宴上。林鸿飞就像极了一只唐僧,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长生不老肉的味道,不管什么妖怪都想要上来咬一口,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皮尔姆过来才算是缓和下来。

  “太恐怖了……”林鸿飞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短短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他却感觉自己似乎在地狱了过了30年。

  “哈哈……”皮尔姆笑的很开心,“谁让你这么有钱的?”

  “有钱也是一种罪过吗?”林鸿飞一脸的不满。

  “不!有钱当然不是一种罪过。但有钱的人总是受欢迎的,不是么?”皮尔姆笑的那叫一个幸灾乐祸,“你看,你就很受欢迎。”

  “我想要的可不仅仅是受欢迎,”林鸿飞的眼中闪过一抹诡异,忽然压低了声音对皮尔姆道,“皮尔姆先生,我们直说吧,我对你们的ps—90a并不感兴趣,我的公司已经形成了一整套的发动机体系,但我的竞争对手对你们的发动机感兴趣……很遗憾,作为国有企业,我必须帮他们。”

  “我知道。”皮尔姆点点头,递给林鸿飞一支粗大的雪茄,“所以在除了ps—90a的技术资料之外,当初前苏联时代倾全国之力搞的、现在放在俄罗斯中央流体设计院资料室里的an—218大型远程宽体干线客机的相关资料怎么样?虽然那个飞机只完成了20%,甚至连一架原型机都没有造出来,但我想,这些资料对你依旧有很大的价值。”

  an—218飞机的知名度是如此的低,这也并不奇怪,虽然本质上来说an—218算得上是前苏联版的超远程空客a330,采用两台ps——218不但具有350人至400人的载客能力,更具有12000公里的超远航程,堪称前苏联民航工业的集大成之作。

  只是很可惜,这架飞机甚至连第一架原型机都没有制造出来,只制造出了一个1:1的等尺寸比例物理模型,苏联解体后这个项目就算是宣告夭折,按照航空工业的一般标准来衡量,现在的an—218只是完成了基本的理论和框架设计,飞行控制系统和航电系统等都还没有开始设计,后期的测试和问题发现环节更是无从开始,只能说是完成了总工程量的20%。

  “你知道我对an—218感兴趣?”林鸿飞有些惊讶。

  “听我在安东诺夫设计局的朋友说起过。”皮尔姆道,笑容笑的极度猥琐,“我不管我的客户是谁,我只关心是否能够将手里的东西变成钱……不管是你要还是你的竞争对手要,都没有关系,”他一脸深意的望着林鸿飞,“相信将ps—90a的技术交给你的竞争对手,20年之内他们也绝不可能制造出第一台发动机来吧?”

  林大老板一阵无语:这家伙对中航工业第一集团的了解还真是深入到了骨子里,不过他也不打算这么便宜了这家伙,“价格的问题我们先不说,我还有个想要的东西,这个算是附带的,嗯,我想要的,是你们刚刚取得了突破的一个东西,据说里面添加了钌和铼,还有第二代的陶瓷涂层技术,这个东西你应该知道吧?”

  “第……四代单晶合金?!第二代陶瓷涂层技术?”皮尔姆从牙缝里生生的挤出了几个字,望着林鸿飞的眼中充满了无法置信的骇然,低吼声仿佛是从灵魂深处挤出来的,“这不可能!第四代单晶合金和第二代陶瓷涂层技术是俄罗斯的最高军事科研机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肯定知道的比你想象的多,我还知道这种新型的单晶合金比你们ps—90a上使用的zhs—26单晶合金的寿命提高了不少,若是在这种第四代单晶合金材料制造的叶片上应用第二代陶瓷涂层,可以让叶片的寿命达到30000个飞行小时,这个我没说错吧?”

  林鸿飞的语气信心满满,可事实上,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心中不免有些遗憾,苏联解体后,虽然很多科研项目都陷入了停顿乃至解体,但老毛子毕竟是战斗种族,深埋在骨子里的战斗基因并没有消失,虽然在军事领域也没少搞自废武功这一套,但在一些特殊的领域,却一直拼命的从牙缝里挤出些钱来保证最基本的研究,比如他们现在正在搞的第四代单晶合金和第二代陶瓷涂层技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的,而第二代陶瓷涂层技术和第二代单晶合金技术则是为的第五代全能核心机做的技术储备。

  据林鸿飞所知,这个代号pd—14的核心机不但会应用第四代单晶合金和第二代陶瓷涂层,更是会应用一种c--sic的复合材料。

  这个项目是被俄罗斯中央政府如此的重视,以至于即便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也保持了维持这个项目的最低限度的财政拨款,若非机缘巧合,林鸿飞也不可能知道这个消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