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二三章 危机与试探

第一六二三章 危机与试探

  林鸿飞并不知道,就在自己和楼传福就企业的未来进行展望和谋划的时候,在首都,有两位老人也因为自己聚在了一起。

  “爸,魏副主席来了。”王家老大小声的对自己家老爷子道。

  “嗯,”一直眯着眼睛似乎在打盹的王老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老大,老二,走,我们去迎一下。”

  作为魏家的当代家主、共和国的副主席,鼎鼎大名的“红色&资本家”,魏毅魏老先生的一举一动当然都能够吸引着无数人的注意,事实上,魏毅先生拜访王家老爷子的这件事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商定了,这也是理所当然,到了魏毅先生和王家老爷子这个高度,已经无所谓在位不在位、退休不退休,每日里需要处理的事情繁杂之极,又岂止是一个“在位”所能够形容的。

  至于王老爷子决定亲自去迎接魏毅先生,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且不说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不过七八岁,算得上是同一时代的人,单单魏家为共和国的经济发展所作出的工作,就值得王老爷子前去迎接,更不要提魏毅老先生的另外一层身份:共和国的副主席。

  当王老爷子在王大伯的搀扶下来到大门口的时候,便看到一辆大气厚重的大红旗从林荫道的尽头缓缓的驶过来,在王家大门口处停下,车子的后门正对着王老爷子,竟然是不差分毫。

  不待自己家老爷子吩咐,王二伯忙上前一步。帮魏毅老先生打开车门,口中道。“魏叔叔,您好。”

  “守正,你也好啊,”魏毅魏老先生向王二伯点点头,随即快走几步向被王家老大搀扶着的王老爷子走过去,口中连道,“智仁惶恐,怎么好劳动仲晖先生大架?”

  “智仁这么说就见外了。老友来访,难道老头子我迎接一下都不行了?”王老爷子摇摇头,哈哈大笑,“你啊你啊,还是和年轻时候一样,总喜欢文绉绉的这一套。”

  “多年的习惯喽,改不了喽。”魏毅老爷子就笑着连连摇头。

  “来来。里面请。”王老爷子道。

  ……………………

  王老爷子自然知道魏老先生此行而来所为何事,无非是为了光大集团,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林鸿飞准备与光大集团合作的事。

  毫无疑问,在执掌着中信托的魏家看来,与其说是林鸿飞准备与光大集团合作。还不如说是王家准备与孙家合作,在金融市场上遏制魏家,为了在某种程度上表明态度,王老爷子并没有将面谈的地点放在自己的书房,相反的。王老爷子决定在小花厅里和魏毅老先生把手言欢。

  “智仁这次来,是为了光大集团的事吧?”在小花厅里分别落座之后。王老爷子便直接了当的开了口。

  正如许多人所言,到了王老爷子、魏毅魏老先生这个高度,所谓“政治的婉转”已经没有必要了,大家直接说明自己的意图就是,套用一句武学当中比较装逼的话,这两位已经到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高度。

  “是,在这个问题上,我却是有些疑惑,希望仲晖先生能帮我解惑。”魏毅老先生点点头,他并不否认这一点,既然来了,还在那里遮遮掩掩的,有什么意思?

  “哦?智仁还有不明白的地方?”听魏毅老先生这么说,王老爷子笑了,“那你说说,我不见得能够帮智仁解决问题,不过……有些问题应该是能够回答的。”

  “那恕我直接,”魏毅老先生点点头,“据说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林鸿飞同志正在推动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与光大集团的合作?”

  “是有这件事,”王老爷子点点头,“怎么?智仁对这个合作感到不安?”

  “当然不会,光大集团遭遇了严重的财务危机,若是林鸿飞先生能够向光大集团予以援手,在我看来这反倒是光大集团的一个机会,”魏毅笑道,“智仁只是有些奇怪,按理来说大家同为国有金融企业,中信托也可以向光大集团提供些帮助,怎么光大集团没有找中信托,反倒是找上林鸿飞林总去了?据我所知,林鸿飞同志似乎对实业更感兴趣一些啊。”

  “是,拙孙确实对实业更感兴趣一些……”王老爷子笑着点点头。

  魏毅听的心里顿时就是一抽。

  林鸿飞明明是他的孙女婿,他为什么说是他的孙子?老爷子人老成精,绝不认为这是王老的口误,既然不是口误,那就说明了……意识到这一点,魏毅的一颗心不停的往下沉:这可真是一个糟糕到了极点的消息。

  只听王老爷子继续说道,“不过拙孙也说过,当企业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上之后,想要继续发展,来自金融和银行领域的支持就必不可少,就像是中信托下属的中信泰富一样,如果没有中信托和中信银行的支持,中信泰富的发展也没有这么快吧?”

  “犬子倒是沾了中信托和中信银行的不少光。”魏毅点点头,“含蓄”的承认了这一点。

  自己儿子搞的那个港岛中信泰富,别看自己那个儿子在外面整天宣传他为了中信泰富的发展怎样怎样,但很大程度上就是从中信托和中信银行身上吸血发展起来的,这一点高层都明白、也是默许的,算是对自己的“酬功”之举,在宣传的时候当然是一回事,但当着真人再说假话,那就抽的是自己的脸了。

  但同时,魏毅也是用这种方式含蓄的表明了自己的担心:难道中&央这是打算对魏家卸磨杀驴了?

  在魏家看来,这可不是个好信号!

  事实上。这才是今天魏毅老先生今天来拜访王老爷子的根本目的。

  虽然自己依旧是这个国家的副主席,但魏毅很清楚。若是中&央当真决定对魏家卸磨杀驴,自己的这层身份会让人有所顾忌,但决不至于不敢对魏家动手,现在,他需要判定一点:国家到底是不是真的准备对魏家卸磨杀驴?

  如果不是,那自然是虚惊一场,回去之后再整饬家务不提,但如果是。魏家就需要提前做好准备了,但从魏毅的角度来考虑,他当然希望即便是准备卸磨杀驴,也给魏家争取一线机会,中信托好歹也是为共和国的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作为老人家最信任的人,魏毅很清楚,自己从王老这里得到的信息基本上可以被认为是准确的。

  “是啊。有了中信托和中信银行的支持,中信泰富的发展很快,在拙孙看来,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发展也到了需要证券公司以及银行支持的地步了,”王老爷子看了魏毅一眼,示意他喝茶。“很巧,光大集团遇到了困难,需要些钱来度过难关,拙孙手里又有些闲钱,两边就有了合作的基础。至于光大集团为什么没有找中信托和中信银行,这个……我想朱清同志应该有自己的考虑。”

  朱清同志。也就是光大集团的集团党组书记兼集团董事长。

  “原来是这样!”魏毅就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王老爷子的这番话在外人听来什么都没说,但王老爷子话里面的意思他却已经明白了:就本质上来说,这次林鸿飞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参股光大银行和光大证券,更多的是一次商业合作,但这其中,也隐隐的有些敲打魏家的意思,毕竟,当初成立光大集团的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制衡魏家,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很明确,相信魏家也很清楚,但很遗憾,似乎魏家并没有太将这件事当做一回事。

  魏毅老先生自然知道,魏家确实没有将光大集团当做一回事,百年的经营、家族势力遍布全球的魏家宛然“高富帅”,怎么会将“穷矮丑”的光大集团以及孔家看在眼里?依靠魏家上百年来国内国外关系的经营,魏家在将中信托做大的同时,成功的打压了光大集团的发展壮大,现在想来,大概就是因为魏家的这一点做法,让上面的领导感到不快了吧。

  “智仁老弟,你也是这个国家的副主席,在经济上和金融领域颇有独到的见解,对这件事,你怎么看?”王老爷子问道,这话,就等于是让魏家表明立场了。

  “我认为,这次的合作是一次对国家、对光大集团都有好处的合作,”明白了只是想要敲打一下魏家,魏毅顿时就放下了心,同时婉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现在想来,这些年来,国家对中信托和中信银行的发展给予了巨大的支持,虽然中信托和中信银行也为国家的发展做出了一些贡献,但还远远不够,我们还需要时刻反省自己。”

  “前两天我和大人联系的时候,大人还和我说起过,他说‘权利,最重要的就是需要监督和制衡’,”王老爷子就点点头,道,“历史已经无数次的证明了这一点,我们d的发展史也多次证明了这一点,一个不受制约的权利有多么可怕,大人当初力排众议,废除d和国家&领导人的终生制,就是要形成一个行之有效的制约制度,事实证明,大人确实高瞻远瞩。”

  “是的是的,大人的言论高屋建瓴,权利是需要制衡的,不论是任何一种权利,都需要得到制衡,5000年来的发展史,证明了只有保证平衡,才能够得到充分的发展。”魏毅老先生就连连点头,背上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件事连大人都发表意见了?魏老先生现在真庆幸这些年来虽然中信托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光大集团的打压,但还好没有做的太过分,否则,今天等待自己的就不止是这番话了吧?

  想了想,魏毅试探着道,“最近,我在金融工作方面有些想法想要和大人汇报一下,就是不知道大人是否方便?”

  “这个事情你问我可就问错人喽,你应该问大人的秘书或者小蓉才对嘛!”王老爷子就哈哈大笑起来,“不过我记得大人当年说过,他家的大门随时对你敞开着?”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魏毅先生松了一口气,笑道,“大人这几年深居简出,极少过问政事,我也不好随意打扰大人啊……”

  “说起来大人的胸襟确实不是我等能比的,手握重权却说放就放,毫不眷恋,毫不留恋,不愧是当初力挽狂澜,扶大厦于既倒、挽乾坤于倒悬的人。”说起老人家,王老爷子一脸的敬仰和佩服,“换成我等凡夫俗子,又其能做到?”

  ————————————————————————

  从王家出来,上了车,刚一关上车门,魏毅老先生的一张脸顿时就阴沉了下来,沉声向陪同自己一起来的老管家问道,“老孟,志坚呢?”

  “大少爷在港岛处理中信泰富的事情呢,好像大少爷对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插手光大集团的事情有些不满,坐镇港岛准备给光大证券一个教训呢,”老管家以前是魏毅的书童,乃是跟了魏家一辈子的老人了,深的魏毅老先生的信任,对魏家更是忠心耿耿,知道今天魏毅为何而来的他看了魏毅的脸色一眼,小声的道。

  “混账!”原本脸色就不怎么好的魏毅,听到管家的话,一张脸顿时变得铁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东西,他还嫌家里的麻烦不够少吗?”

  “大少爷毕竟还年轻,虽然聪慧绝顶,但又怎么能和老爷您相比?有些事情他看不透也是可以理解的,老奴倒是觉得,这次的事情对大少爷也是个机会。”毕竟魏志坚是魏家现在的家主,老管家也要维持魏志坚家主的威严,委婉的劝道。

  “哼!他还年轻?50多岁的人了,还敢说自己年轻?”魏毅魏老先生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过脸上的脸色确实缓和了不少:老孟说的没错,志坚虽然聪慧,但毕竟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风雨,缺少了些磨砺,这次的事情,对他来说倒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我打电话让大少爷回来?”老孟察言观色的能力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见魏毅的脸色缓和了下来,立刻道。

  “唔……”魏老先生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