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一六章 多年的准备终于排上了用场

第一六一六章 多年的准备终于排上了用场

  “我会不会后悔现在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我不将你赶走,现在我就会后悔,”林鸿飞冷笑一声,一脸厌恶的摆摆手,“带走,不要让我再看到他!”

  在林鸿飞看来,一个小人物而已,无视了……那也就无视了,脸色一正,林鸿飞对吴子牧道,“我知道,其实一汽集团一直以来都没有对红旗轿车有个长远的、科学的规划,一直以来都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在搞,怎么搞、搞成什么样,没有具体的计划,完全看领导的喜好,这样当然是不行的,想要让红旗轿车真正的实现复兴,科学合理的长远规划必不可少。”

  林鸿飞说到这,吴子牧的脸顿时就是一黑。

  可脸再黑,他也不好说什么,谁让林鸿飞说的是大实话呢?你说你们一汽集团在红旗轿车的振兴上有长远的规划?说出来听听?

  你说你们一汽的领导不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砸乱搞,可怎么我们听说当年王伯岺工程师设计的那个红旗ca770d3e的时候,整个一汽集团轿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都参与了进去,整个轿车研究所都对这款车寄予了厚望,甚至连样车都制造了出来的时候,某位领导一句“我就是不喜欢这个车!”,就让上千位工程师和设计人员的心血付之东流呢?

  黑着一张脸,无法反驳的吴子牧向林鸿飞问道,“这么说来,林总对今后如何复兴红旗轿车已经有了完整的、长期的规划了?”

  这货,故意将“完整的”和“长期的”这六个字咬得很重,与其说是赞扬,还不如说是嘲讽。

  但出乎吴子牧意料的,面对自己的嘲讽。林鸿飞竟然点点头,“是的,对新的红旗轿车,我确实做了一个完整的。长期的发展规划。”

  “……”吴子牧当真是惊讶了,他没先到,自己不过是随意的一句话而已,可林鸿飞竟然真的将功夫做到了前面。

  “在参考了国际多种豪华汽车品牌的发展策略之后,经过慎重、科学的考虑,在我的计划中,要将红旗轿车划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h5、h6、h8和h9。”林鸿飞道。

  “哦哦……”吴子牧虽然在连连点头,却是一脸的迷茫:这个划分是什么意思?

  知道这货在迷茫什么,林鸿飞皱了皱眉头:和这些官僚说话真困难,道,“红旗轿车的第一定义是行政用车。这个没错吧?”

  “当然!”吴子牧毫不犹豫的道。

  红旗轿车就等于官车,这一观念不仅是深深刻在第一汽车集团的骨子里的。甚至是深深刻在老百姓骨子里乃至于中央首长的骨子里的。

  “很好。我们在红旗轿车的级别划分时就是基于这一点,有了这前提,接下来的工作就容易的多了:h5定义为厅局级领导用车,轴距2.7米至2.73米之间,车身长度在4.5米至4.6米之间;h6对应的是省部级领导用车,轴距2.85至2.88米。长度4.8米至4.9米;h8则是定义域高配正部/副国级国家领导用车和外宾接待的礼仪用车,轴距必须超过3米,长度必须超过5米,以此来保证舒适性;而h9?这个车不会工业化大量生产。而是完全订单化生产,只为局常委提供定制,所以我个人的设想是在两排座的布置方案下,轴距不能低于3.5米,车身长度不得低于5.8米。”

  “因为h9的特殊性,这款车一般不对外公开销售,但我个人的意见是,由国家批准每年限量向市场投入一部分经过简配的型号,比如每年50辆?以保证这款的生命力和维持工人的熟练度,就像是几十年前只销售给皇室和贵族的劳斯莱斯,现在不也对普通人销售了?只要你足够的有钱,”林鸿飞笑眯眯的看着吴子牧,“吴总,您觉得这个设想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是很好了,好的不能再好!前缀“h”无疑就是“红旗”的第一个拼音,尤其是那个“h9”,简直生动的再现了红旗轿车的本质:专为国家高级领导人研究和制造的高档超豪华轿车。

  如果能够成功的形成一个从厅局级一直覆盖局常委的完整的产品线系列,这无疑意味着红旗轿车的复兴成功了,但问题是……

  “国家,或者买相应档次车型的富豪、老板们,凭什么要放弃、林肯、凯迪拉克甚至是凌志这些豪华品牌,转而选择我们的红旗?”吴子牧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我们的车子更先进,更舒适,更能彰显身份!”林鸿飞的眼中透着浓浓的自信,“首先说厅局级和省部级领导,不管他们的财政上再怎么有钱,可影响还是要考虑的,基于这一点,注定了他们绝对不可能选择、凯迪拉克、林肯、凌志和公爵王这些外国进口的豪华车作为办公用车,这也是我们公司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能够大卖的原因之一,对吧?”

  这话完全是废话,哪个地方政府的领导敢用这些豪华进口车当做自己的座驾?买了用作礼仪接待是一回事,但用作领导的办公用车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对于林鸿飞的这一论断,就算吴子牧也不得不点头赞同否则为什么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卖的这么火,甚至有超过70%的订单都被政府部门给拿走了?

  还不就是因为与宝马.克莱斯勒300c相比,在不能买、林肯、卡迪拉克、凌志乃至日产公爵王等这些豪车作为领导的首选办公用车的前提下,宝马.克莱斯勒300c比奥迪100强的多的多的缘故么。

  不过,领导们选择宝马.克莱斯勒300c绝对不是“退而求其次”的结果,事实上,哪怕是进行横向比较,吴子牧以及任何人都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和、林肯、凯迪拉克、凌志和公爵王等欧系、美系和日系豪华轿车相比,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也具有全面性的压倒优势,宝马.克莱斯勒300c不仅在外观更具现代感、更豪华、更稳重、更大气,其内部的舒适程度和豪华程度也远超这几款欧美日豪华车系的看家车型。

  在比较过之后,很多人甚至认为,和宝马.克莱斯勒300c那仿佛从未来走来的外形和内饰相比,那几款车的内饰简直就像是50年前的设计,土的要死,土的掉渣。看到了宝马.克莱斯勒300c的外形和内饰,再体验一下这车的舒适。谁还会将那些进口豪车放在眼里?又有谁还会傻乎乎的多掏那么多钱买外国货?

  具体到政府部门,对于领导们来说,选择宝马.克莱斯勒300c还可以落下一个“支持民族汽车企业”的好名声,个人享受了,好名声也有了。何乐而不为?

  “好吧,您这话确实有道理。但您如何证明您为红旗汽车设计的这四个系列能够打动客户?”沉吟了片刻。吴子牧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逼视着林鸿飞,道,“又或者……如何证明您的方案是行之有效的、能够打动高层首长们?”

  “这个简单。”

  林鸿飞笑了,为了这一天,他甚至在三年前就开始做准备。如今,终于是到收获成果的时候了。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林鸿飞从里面拿出一张纸,“这是我设计的红旗轿车系列的旗舰级车型:红旗h9的设计图。我想,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补充一句,为了这张设计图,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甚至一度延误了我们公司自己产品的开发。”

  林鸿飞的这话,吴子牧相信,谁都不会怀疑林鸿飞的设计能力,但这两年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推出新产品的速度确实是慢了,虽然没有人认为是林鸿飞江郎才尽,但大家都认为这是林鸿飞有意识的放慢了新产品的投放速度,但现在,似乎还有另外一方面的因素。

  但是当吴子牧的目光落在林鸿飞拿出的那臧a4纸大小的设计图、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红旗h9的侧面“照片”的时候,他顿时就淡定不能了:

  这是一幅怎么样天才的设计啊,根据这车子的比例和之前林鸿飞的话,可以判断出这车的长度不会低于5.8米,修长的发动机机罩、短前悬和长后悬为它增添了一种叫做卓尔不凡的气质,超长的轴距造就了宽敞的内部空间,吴子牧甚至怀疑后排座座椅可以让人直接躺下睡一觉。

  那条精致的、肯定经过精确计算的车顶轮廓线在后部与坚固的c柱融为一体,不但为车辆增添了沉稳的味道,更形成了h9的一个显著的特征;而在车子的底部,另一条从后到前而又巧妙向上的弧线,与缓缓向下的车顶轮廓线相映生辉,让整辆车看上去就像是一条豪华游艇。而隐秘的后窗与c柱相结合,则为后座乘客提供更大的私隐保护和宽广的侧面轮廓……这是完美到了极致的顶级豪华车设计,在看到的第一眼,吴子牧就没有那么一丝一毫的怀疑。

  但是……

  “还有呢?”看到这张让人目眩神迷的侧面图,再向桌面上去抓却抓了个空的吴子牧,顿时就急了,整个人几欲抓狂,眼睛通红的望着林鸿飞,“其他设计图的呢?正视图、后视图呢?内饰图呢?怎么就只有这一张?”

  吴子牧虽然是个官僚,但他并非不懂技术,虽然林鸿飞拿出来的只是一张h9的侧面视图,但仅凭着这一张侧面视图,他就已经可以肯定,红旗汽车复兴的希望就在这里!就掌握在林鸿飞的手里!

  以前没看到希望也就罢了,他心里甚至对于未来的红旗轿车是个什么样子的根本就没有一个明确的印象,但是现在看到了,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就仿佛有一道闪电从眼前闪过,吴子牧心里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这就是自己心目中最最理想的红旗轿车。

  “你能看的,就这一章,”林鸿飞他咧咧嘴,“吴总,我给你看这张图,不过是让你看到我的诚意而已……知道这张图意味着什么吗?这就是我和你们一汽集团谈判的本钱,你以为我会将所有的底牌都拿出来?所有的设计图都给你看了,那我还玩个毛线?!”

  说到了最后,林鸿飞不免有些气急败坏。

  刚刚愤怒的几乎能将整栋大楼都烧着的吴子牧不由得哑然。

  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这张侧面视图就是人家林鸿飞的诚意,也体现出了林鸿飞的能力和水平,既然林鸿飞都已经将自己的诚意表示出来了,接下来就看一汽的了……就算将来合作不成功,板子也打不到林鸿飞的身上:我们诚意十足啊,连设计图都拿给一汽的领导们看了,但一汽的领导太过分,将属于全国人民所有的红旗汽车看成了他们一汽集团的禁脔,条件太苛刻,当然没有办法合作。

  可知道林鸿飞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一回事,面对林鸿飞这个正大光明的阳谋,吴子牧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四九就是顺着林鸿飞安排好的剧本往下走,但可惜,吴子牧并不是一个听话的演员,所以情况就有些出乎意料……

  “好吧,”深吸了一口气,吴子牧向林鸿飞质问,“为什么是从厅局级开始?为什么不直接从县处级开始覆盖?”

  一想到最小的红旗也是h5,吴子牧心里就有些不爽。

  这也是这个时代国企的通病,他们恨不得自己将所有的肉都吃光,连骨头都熬汤喝掉,别人甭想吃到一点的残羹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