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一零章 已经站在了危险的悬崖边缘

第一六一零章 已经站在了危险的悬崖边缘

  当安乐乐得意洋洋的向林鸿飞介绍自己如何解决了公司在俄罗斯遇到的问题,并且趁机大赚了一笔的时候,林鸿飞还是难以置信,“不会吧,胖子,你用打爆自己的汽车来解决了这件事?”

  “鸿飞,我告诉你,这就是俄罗斯式的行事风格,”安乐乐一脸的得意洋洋,不遗余力的向林鸿飞传到授业解惑,“这一招对付普通人或者有些困难,但用来对付那些该死的政客们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我们又没有要求他们叛国,只是要求他们不再为难我们,大家相安无事就好,这个选择题并不难做,是吧?”

  “但是俄罗斯真的糜烂到了这个程度?”林鸿飞摇摇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糜烂到连德拉贡诺夫svd狙击步枪和m82a1巴雷特狙击步枪都可以轻松搞得到手的程度?”

  “嘿,兄弟,你要知道这里是俄罗斯,只要有美元,哪怕是一枚核弹头都有人能帮你搞到,一支狙击步枪算得了什么?”安乐乐反而在责怪林鸿飞的大惊小怪,“你知道一支国内的军事爱好者们只能对着图片狂流口水的m82a1多少钱吗?”

  不等林鸿飞回答,他就对着电话疯狂的叫嚣,“只要15万美元!15万美元就可以买到一支可以在2000米的距离上击中一辆汽车的高精度反器材步枪!还额外赠送200发子弹!这里简直就是犯罪分子的天堂!”

  “看出来了,”林鸿飞不无恶意的补充了一句,“我就是在想,当安叔叔知道他儿子竟然敢拿着枪指着别人的脑袋的时候,会不会感慨自己这个将门生了个虎子?”

  “喂喂喂,作为兄弟。你不能这么坑我啊,”听林鸿飞这么说,胖子顿时急眼了,“我什么时候拿枪指着别人脑袋了?”

  只是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心虚:别人是用手枪抵在对手的脑袋上进行威胁,而自己呢,是遥遥的用狙击步枪瞄准对手的脑袋进行威胁,就威胁程度而言,其实没什么差别。

  “哈哈哈哈……”林鸿飞一阵得意的大笑,随即,林鸿飞笑容猛地一收。“干掉了多少人?”

  “干掉了13个帮派,死了60多个,都是死硬分子,剩下的有300多人,现在算是我们的人了。现在我们只要定期给莫斯科的某些人和一些政府部门好处,他们就会对我们所做的事情视而不见……现在的莫斯科。简直就是我们的天堂。”安乐乐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他自己心里也觉得荒谬无比:经此一战之后,自己竟然成了莫斯科市数得着的地下老大,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个华人黑&社会老大,甚至连政府都对自己忌惮三分。

  “嗯,就保持目前的程度吧,不要再继续向外扩张了。”林鸿飞沉吟了一下,道,“莫斯科市甚至克里姆林宫能勉强接受一个华人帮派在莫斯科的崛起,也能接受这个帮派成为莫斯科势力最大的帮派之一。但绝对不会接受这个帮派成为莫斯科最大的乃至唯一的帮派。”

  “为什么?”安乐乐愣了一下,随即问道,他对林鸿飞的这个要求完全无法理解,“现在连警察局里面和市政府里面都有我们的人,只要我们再努力一下就可以成为莫斯科最大的帮派……”

  “因为平衡,”林鸿飞道,“胖子,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机构来说,能够掌握的平衡是最重要的,当我们的强大已经是莫斯科政府掌握不了的时候,我们的灭亡就开始了……你认为克里姆林宫会看着自己眼皮子底下出现了一个随时会爆炸的炸弹而无动于衷?你认为当克里姆林宫决定对我们动手的时候,你那几支枪比起坦克、飞机、精确制导导弹来,胜算如何?”

  沉浸在战胜了莫斯科市政府快感的安乐乐,听到林鸿飞这话,汗水瞬间就下来了:他也是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的,自然知道当一个个体激怒了国家之后,这个个人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国家这太暴力机器像抗衡。

  想起之前林鸿飞对自己说过的那个小蚂蚁将自己藏在土里,号称要绊大象也个跟头的笑话,当时自己还笑得不行,但此刻,安乐乐忽然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可笑的小蚂蚁……以自己自己吓住了大象身上的一支小小的寄生虫,就可以将整只大象给绊倒了?

  这个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了。

  “我……”安乐乐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什么来,最后唯有颓然的低头,“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让金钱和政治结合起来啊,难道你忘记了,金钱和政治是一堆孪生兄弟,金钱离不开政治,政治也离不开金钱?”林鸿飞很诧异,小胖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你去找个人和那个叫什么来着?……嗯,叫波林斯基的副市长说一下,明确的告诉他,我们可以和他合作,我们为他提供金钱方面的帮助,也帮助他解决他的政治对手,他则为我们的公司提供政治方面的庇护,但这种合作关系应该是公平的,或者准确的说,双方的责任好义务是接近对等的。”

  “还有,要明确告诉他,我们对传统黑帮最喜欢的抢劫、强&奸、毒品以及皮肉生意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感兴趣,我们要做的是正经的、光明正大、完全合乎法律规定的生意,有了我们的支持,他所管理的区域一定是莫斯科市社会治安状况最良好的一个区域,我想,这么一个合作伙伴,他应该没法拒绝。”

  “但据我所知,这家伙似乎是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族沙文主义者……”安乐乐犹豫了一下,道。

  “没关系,在生命面前,没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他不是已经做过一次正确的选择了吗?既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相对于安乐乐,林鸿飞却显得信心满满,“对了,我让你注意到的那个人,你注意到了吗?”

  “你是说那个现在担任圣彼得堡市的第一副市长兼圣彼得堡市国家联络委员会主席,叫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家伙?”这个事儿安乐乐还真记得,一说起这个叫普京的家伙,安乐乐就直皱眉头,“那家伙看着挺好说话的,可骨子里就是一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还挺大国沙文主义的,不怎么好打交道。”

  不好打交道?林鸿飞乐了:不好打交道就对了,这可是未来的俄罗斯总统,若是没有点儿政客的老奸巨猾和大国沙文主义,能带着差点儿被美国人整个儿吞掉的俄罗斯这么快的崛起吗?

  他也懒得对安乐乐解释那么多,只是直接告诉安乐乐,“无论如何,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一定要和他搭上关系,这位我们公司在未来的发展十分重要……现在和这家伙的关系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算是比较熟悉了,也帮了他几个小忙,”安乐乐最终叫苦归叫苦,可对于林鸿飞交代的事情当真还是用了一番心思,“算是……比较熟悉了吧。”

  “只是比较熟悉可不成……”林鸿飞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他忽然道,“你觉得,如果我们将我们的家乐福超市同时开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这两个地方怎么样?最好是那种有四五层的旗舰店,每个城市开上两到三家。”

  “将家乐福超市开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还开五六家?你疯了?”

  安乐乐惊叫一声,他被林鸿飞的这个只能称之为疯狂的想法给吓坏了,“哥哥,您是我亲哥哥,你知道现在的俄罗斯的物资紧缺到了什么程度吗?按照咱们家乐福超市的布置方式,这些被各种物资愁的快要发疯了的俄罗斯人只需要两天……不!一天半就能将咱们的超市给搬空!咱们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货物补充上来?”

  是的,在现在的俄罗斯,各种生活物资和家庭用的轻工业物品奇缺无比,俄罗斯人买东西颇有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抢酱油的风采,哪怕是一个五层的超大规模超级市场,俄罗斯人也能在两天的时间里将这个超级市场搬空……这一点都不夸张。

  从共和国到莫斯科、圣彼得堡只有一条铁路运输线:西伯利亚铁路,这条铁路已经很繁忙了,其运力根本无法满足这么五六家超大型超级市场的需求,货物补充不上,开个偌大的超市有个毛用?帮俄罗斯人解决就业问题吗?

  虽然这个想法也是忽然冒出来的,但林鸿飞却也有自己的想法,“既然铁路运输当然不行,但如果我们用超大型远洋集装箱货轮海运呢?”

  “走海运?”安乐乐愣了一下。

  “对,一次运送几十万吨的各类物资,走海运,在距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最近的港口卸货,然后用铁路送过去,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