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零九章 一枪打掉他的坚持 三更,一更到 求月票

第一六零九章 一枪打掉他的坚持 三更,一更到 求月票

  说起来,波林斯基心里应该是感到高兴的,不为别的,就只因为安乐乐今晚报复的帮会全都是前阵子欺负了他们的那些帮会……莫斯科的帮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不下上百个,但真正去欺负了安乐乐的公司的也不过就是10多个,这意味着有超过9成的帮会不会受到波及,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抬头看到安乐乐那满是期待的眼神,他就忍不住浑身发冷……就好像这个混蛋巴不得全莫斯科的帮会都来招惹他似的。

  这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但是……美元真是诱人啊!

  死死的盯着那张花旗银行的不记名见即兑付的现金支票,波林斯基使劲咽了口唾沫,“好吧,安,我希望你能够遵守你的承诺,我希望明天早晨起床之后我的的秘书告诉我莫斯科的市面上一片平静,除了几个人渣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垃圾堆旁边之外,整个莫斯科依旧一如既往的繁荣。”

  说话的功夫,他无比自然的将支票收了起来。

  “不,副市长阁下,事实上,明天早晨,垃圾堆旁边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渣,我们不会给政府添任何的一丁点麻烦,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商人,”他笑着向波林斯基伸出手,“和您合作真是一件身心愉快的事。”

  “没错,和你合作也让我很愉快。”波林斯基爽朗的大笑着,看上去完全已经接受了安乐乐的建议,在不经意间向自己的保镖做了个动作:从前苏联时代到现在,波林斯基可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无法形容的奇耻大辱!现在迫于形势自己不得不低头,但回头。自己就要让这些该死的中国人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保镖微不可查的点点头,事实上,眼下的这份憋屈,他感觉尤其痛苦,对于一名保镖来说,在没有什么比自己明明有一身的本事却无法施展出来更憋屈的事情了,既然老板已经告诉自己,回头就组织力量给这个混蛋一个狠的,他甚至不介意做一个排头兵。

  安乐乐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和波林斯基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两人之间的尴尬逐渐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

  随着气氛的逐渐缓和,觥筹交错之间。时间在不只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10点半。

  酒足饭饱后,安乐乐将波林斯基送到餐厅的门口。在将波林斯基送到他的那辆140的前面。走到门口,安乐乐忽然停下了脚步,似有意似无意的向波林斯基问道,“对了,副市长阁下,听说您的这辆140是从戴姆勒公司定制的防弹版?”

  “当然!”波林斯基的语气中充满了得意。用于一辆外观看上去和普通140没有什么区别,但实际上却是防弹车型的车子,这是波林斯基最得意的事情,但下一刻。安乐乐的话就让他的脸色瞬间苍白如纸……“就是不知道这车能不能抵挡得住巴雷特狙击步枪射出的专用穿甲弹?”

  “巴雷特狙击步枪射出的专用穿甲弹……”波林斯基的口中满是苦涩。

  他对各种武器并不精通,但却也多少知道一些,很巧的是,他对美国巴雷特公司生产的m82a1型12.7mm口径远距离反器材狙击步枪也多少知道一些,比那些只知道这个名字、看到这款枪的照片时能一眼认出这就是“巴雷特”的普通爱好者知道的多一点:使用专用穿甲弹时,m82a1可以在1000米的距离上射穿11mm的钢板,切保证散布小于15cm……这意味着一个很恐怖的情况:当一个狙击手在1000米之外用一支“巴雷特”狙击步枪瞄准自己脑袋的正中央:鼻子的时候,他虽然不见得能够打中自己的鼻子,但最后射出来的子弹也一定会命中在自己的脑袋上。

  这是这个该死的混蛋对自己的威胁!

  毫无疑问!

  波林斯基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早在三年前,波林斯基和他的老板、莫斯科市市长卢日科夫分别从戴姆勒公司订购了两辆防弹版本的140,这是两辆防弹等级为b6级的防弹车,按照戴姆勒公司的介绍,这两辆140可以抵挡得住使用铅芯弹的7.62mm口径步枪在10米距离上以及使用钢芯弹的7.62mm口径步枪在100米距离上的直接射击,这两辆防弹轿车也确实为他们提供了很多安全保证,躲过了多次的暗杀和路边炸弹的袭击。

  但防12.7mm口径的穿甲弹?

  就算对自己的汽车再有自信,波林斯基也清楚,自己的车子是一辆可以防手枪和普通步枪子弹射击的防弹汽车,而不是一辆坦克,面对一支能够在500米距离上打穿轻型装甲车装甲钢板的专用反器材步枪,波林斯基并不认为这辆防弹轿车并不能够保护躲在里面的自己免受从800米左右的距离上射出来的12.7mm口径专用狙击穿甲弹的伤害。

  “安,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波林斯基猛地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林鸿飞,但整个人却在紧张的微微颤抖……

  m82a1狙击步枪很先进,但该死的美国人对这种高精度反器材武器的流向控制却并不严格,m82a1狙击步枪以及使用的各种专用弹药在该死的国际军火黑市上到处都有得卖,只要愿意花钱,想要得到这种一枪就能将人打成两截的大威力高精度武器并不难,生平第一次,波林斯基是如此的痛恨美国的民主和自由。

  “怎么会呢?”安乐乐笑眯眯的拍拍波林斯基的肩膀,那态度客气的就像是在和自己的老朋友在说话。“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嗯,对了,还请您转告卢日科夫先生,我想,或许他对这个问题也很好奇,如果某天他想要试试,请告诉我。”

  这个混蛋,不仅在威胁自己,竟然还敢威胁自己的老板、莫斯科市的市长尤里.米哈伊洛维奇.卢日科夫的生命安全!

  他很想现在此刻就将安乐乐这头肥猪给撕成碎片,但当看到安乐乐那张笑眯眯的脸以及脸上那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双眼时。就像是有一盆冷水兜头浇下,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该死的,就在不知道什么地方还有一支该死的狙击步枪在瞄着自己呢,说不定现在那个该死的混蛋狙击手瞄准的就是自己的脑袋!

  他猜错了,其实别列斯基瞄准的并不是他的脑袋。而是他的胸口,因为胸口的面积更大。而被狙击步枪的专用子弹命中。哪怕是胸口,也一样无比致命。

  “好……好的……”

  “还有,我知道有些人有个不是很好的习惯:除非是你将他彻底踩成烂泥,否则他就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恶心你的机会。虽然我们中国人的老祖宗告诉我们斩草要除根,但是我还是有些犹豫,这毕竟是一名莫斯科政府的官员……”安乐乐一脸深意的望着……嗯?他没看着自己?波林斯基一愣。随即忙顺着安乐乐的视线望过去。

  没错,安乐乐却是没有看着他,他看着的是波林斯基的那个之前想要拔枪的保镖。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打算干掉自己的保镖?波林斯基愣了一下,下一刻。汗水就湿透了他全身的衣裳:难道自己刚才的暗示被安乐乐这个混蛋发现了,他在用这种方式来警告自己?!

  心中原本就有鬼的波林斯基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之前自己可是暗示自己的保镖,只要自己能够安全的回去,就要对安乐乐这个该死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中国人进行血腥的报复的,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但是现在,安是在用这种方式反威胁自己?

  他忽然有种想要撒尿的冲动。

  波林斯基强笑了一声,使劲憋着尿道括约肌,“林,你真幽默,又在开玩笑了……”

  安乐乐笑眯眯的点头,“是啊是啊……”

  话音未落,“轰……”

  一声巨响,安乐乐的那辆宝马.克莱斯勒300c轿车的车头猛的往上一弹,整辆车的车头随即开始熊熊燃烧。

  “这是……”波林斯基的眼中掠过一丝狂喜!虽然他并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但显然,这是一件好事,该死的中国人被人给盯上了,这个该死的混蛋,现在该下的尿裤子了吧?……吧……嗯……

  安乐乐非但没有被吓的尿裤子,反而慢悠悠的点上了一根烟,望着惊慌失措的人群和急忙冲过来灭火的酒店服务员,迎着明晃晃的火光,慢悠悠的道,“嗯,事实证明,b6级的防弹轿车确实挡不住巴雷特射出的穿甲燃烧弹。”

  “什么?!”波林斯基一声惊叫!

  一种令人完全无法接受、却无限接近事实的猜测浮现在了波林斯基脑海:这辆被射的差点儿爆炸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是这个该死的混蛋故意做给自己看的演示?!

  “没错,这辆车是我的,”迎着波林斯基惊骇到极点的目光,安乐乐点点头,脸上一脸的惋惜,“是我的朋友特意为我定制的,据说防弹等级超过了b6,但是现在看来,就算是b6级的防弹等级,在12.7mm的专用穿甲燃烧弹面前依旧不够看……幸好,我还有一辆。”

  他指了指不远处停着的那辆同样颜色的宝马.克莱斯勒>

  波林斯基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

  他明白安乐乐的意思了,真的是彻底明白了,安乐乐那在火光的映照下仿佛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像是一张正在一张一合的嘴巴,向自己诉说着他的主人想要说的话:不要以为你躲在你的乌龟壳子里就安全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你认为只要拖延过了今晚之后就可以被对我进行报复,那你就错了,我随时都可以对你进行致命的报复……你或者可以凭借手中的权利抢走我的财富,但我却可以凭借手里掌握的暴力夺走你的生命,孰轻孰重,看你自己如何选择。

  这个混蛋是个疯子!

  这个混蛋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这个混蛋是个彻头彻尾的、不可理喻的疯子!

  波林斯基几乎要疯了!他从来没有想过,某一天,有一个人会为了给自己一个警告,将价值百万美元的高级防弹轿车一枪干掉!

  但是不管波林斯基心里是否承认,当他看着那辆熊熊燃烧的防弹版宝马.克莱斯勒300c高级轿车的时候,他的本能都告诉他,他真的害怕了,胆怯了,畏惧了:自己的这辆戴姆勒公司生产的140挨上这么一发穿甲燃烧弹之后会不会比这辆宝马.克莱斯勒300c好呢?

  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生命真是脆弱,就连钢铁也是一样,副市长阁下,您说是吧?”安乐乐就这么抱着胳膊,满脸迷醉的望着眼前熊熊燃烧的车子,忽然间向波林斯基问道。

  “啊……啊?!”波林斯基愣了一下,随即连忙点头,那点头的频率之高,几乎要将他的脑袋给折断,“没错没错,生命真是太脆弱了。”

  他一脸畏惧的望着安乐乐,动物求生的本能已经替他做出了今后面对安乐乐的决定:无论如何,今后绝对不能和这个疯子为敌!

  波林斯基一脸的畏惧,波林斯基的保镖也同样一脸的畏惧。

  没错,他是出身于克格勃,但当他不再是1991年12月25日之前的那个克格勃成员的时候,他就变了,不再是那个为了心中的信念和信仰而愿意随时付出生命的战士,而是变成了一名没有信念、没有信仰,单纯的为了金钱而活着的奴隶。

  终于成功了!像是欣赏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的安乐乐,看着波林斯基严重的恐惧,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问题解决了。

  ps:本月的最后两天了,兄弟们,形势危急,千年急切的需要你们的月票支持,关键时刻,让千年看到你们的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