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零四章 “二代半”的惊喜

第一六零四章 “二代半”的惊喜

  “鸿飞啊,能到我家里来一下吗?”师老在电话里道,声音听上去似乎有些兴奋,“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好,我马上就过去!”挂上电话,林鸿飞的一颗心“通通通……”的跳了起来:虽然并不清楚是什么好消息,但能够被师老称之为好消息的,必然是好消息……但,到底是什么好消息呢?

  ……………………

  还没到师老的家,杨太平忽然紧张起来,“老板,有些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林鸿飞看看四周,一切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劲啊。

  “周围多了好多暗哨,杀气……很重!”说话的功夫,杨太平的语气已经变的极其凝重,整个人如同一只猎豹一般紧绷了起来,似乎随时都可以弹出去一般,同时伸手打开了腰间手枪的保险。

  “多了很多暗哨?”林鸿飞皱了皱眉头:就在自己刚才进这个小区门的时候,审查似乎比平日里严格了许多,难道……“太平,停车,我先打个电话。”

  “好的。”杨太平松了一口气,多年来长期坚持不懈的锻炼,让他有种敏锐的直觉,似乎在暗处,正有好几支枪的枪口指向自己的车子。

  林鸿飞的这辆车子看上去和普通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没有什么区别,可杨太平却知道,这是公司特别为林总定制的防弹车型,不但可以防止八一杠自动步枪的近距离射击,底盘更是可以抵挡的住4公斤tnt炸药的爆炸威力,除非是用重机枪、机炮或者大威力炸弹来进行攻击,否则足以保证车里的乘员安然无恙,但饶是如此。他依旧有些紧张:国内也不是没有12.7mm口径的重型狙击步枪,若是采用专用穿甲弹,干掉自己和林总依旧没有太大的问题。

  “师老,下面的警卫力量似乎加强了不少?”林鸿飞摸起电话给师老打过去,笑问道,“怎么回事,以前也没见这边的防卫力量这么强啊。”

  在这个大院里住的都是中科院和工程院的专家,共和国科学领域最顶级的人物,任何一个人的损失都是国家不能承受之重,有相当的军事防卫力量那是理所当然的。但强到了让杨太平都感觉到危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哦,你说这个啊,忘记和你说了,这和我要和你说的事情有关。”师老恍然大悟。很是不好意思的连连向林鸿飞道歉,“要不要我给他们说一声。”

  “估计不用。”林鸿飞苦笑一声。“我估计十有**这会儿咱们的通话内容都在被人听着。”

  “嘿!”听到这话,师老也乐了,“那成,如果电话另一边还有人在听的话,那就注意一下嘛,看把我们的小朋友给吓的……好了。就这样吧,你赶紧上来。”

  这边林鸿飞刚挂上电话,杨太平就再次开口了,“林总。那种被人用枪指着的感觉没有了。”

  嗯?林鸿飞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摇摇头:尼玛!感情哥们的电话还真被人窃听了啊。

  “这么说来还真有人窃听了咱们的电话?”杨太平的脸色很难看。

  “也不一定是窃听的电话,窃听的方式其实有很多种,比如有一种远距离窃听的方式,通过将一个类似超小型卫星天线的玩意儿对准咱们的车子,当我们说话的时候引起的车窗玻璃的震动,这玩意儿能精确测量震动,将我们的谈话内容还原回来。”林鸿飞道,但是说真的,自己的电话是不是真的被人窃听了,林鸿飞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杨太平却不管那么多,他也不懂那么多,只要不是自己的电话被窃听了就行,想了想,他恍然大悟的道,“听起来有点类似于雷达的工作方式啊。”

  “嗯,差不多吧。”林鸿飞点点头,这个形容,也不能说错,终于是不是自己的电话被窃听了……希望不是吧。

  …………………………………………

  以师老的身份,他住的地方自然不可能寒酸了,这是一座二层的小洋楼,院子门口还有一片面积不算小的草坪,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充当临时停车场。

  “老板,您上去吧,反正你们说的话我也听不懂,在这里也不用担心您的安全,我就偷个懒,在车上休息一下。”还没等林鸿飞开口,杨太平就主动开口道。

  “好,累了就多睡会,我估计没有两个小时结束不了。”林鸿飞没有拒绝,他知道,这是杨太平在主动避嫌,有些话,你听不懂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听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我知道。”杨太平憨厚的笑笑,“车上有面包和水,老板您不用担心。”

  林鸿飞就笑着点点头。

  这就是林鸿飞为什么不愿意换司机的原因,和其他司机相比,杨太平实在是太懂事了,这么懂事的司机可不好找。

  ……………………

  因为是独门独院的缘故,师老家的大门和房门都没有关,林鸿飞刚走进院子,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爽朗的大笑,声音很熟悉,不仅有师老的声音,还有黄老的声音,两位共和国材料领域泰山北斗一般的任务似乎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笑的极是爽朗。

  “师老,您好,黄老,您好。”进了屋门,迅速扫了一眼屋子里的人,林鸿飞就如同见了校领导的小学生一般的挨个问号,“郭阿姨您好,郑教授您好……”

  “好了好了,不要这么客气了,”师老摆摆手,幽默的道,“都是自家人,说起来我们这些老家伙还都是你的手下,这么客气干什么。”

  林鸿飞就嘿嘿的笑,师老可以这么说,但林鸿飞可绝对不敢认为在座的这些为材料领域的泰山北斗们怎的是自己的“下属。”

  “你个老不休,怎么每次小林来了你都逗他?”郭蕴宜女士狠狠的白了师老一眼,满脸笑意的对林鸿飞道,“小林啊。你不用管他们,这几个老头子,越活越回去了。”

  “孔子云: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能让几位老爷子开心那也是小子的荣幸,”林鸿飞笑眯眯的道,一点也没有生气,“几位老爷子能那我开玩笑,给的‘赏赐’肯定小不到哪里去。”

  “师老头,看到了吗?”黄培云老爷子指着林鸿飞大笑,“这小子狡猾的很呐。这就开始打算打咱们的秋风了。”

  “这算什么打秋风?”相对于活泼的有些过分的黄老爷子而言,师老号位稳重一点,不过也没有稳重到哪里去,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兴奋的像是个小孩子一般手舞足蹈。不过下一刻,林鸿飞就明白了两位老爷子为什么如此兴奋……

  “鸿飞。你知道吗?我们在你从老毛子那里弄来的俄罗斯研究的第三代单晶合金的基础上。成功的制造出了第一批在你估计10片镍基单晶高温合金。”师老的笑容灿烂的如同一个孩子,是一种发自内心和飞赴的高兴。“你知道吗?我们检测的结果是,这批镍基高温单晶合金的各项性能指数,大概在美国的第二代单晶合金和第三代单晶合金之间。”

  “什么?!”林鸿飞手中刚接过的茶杯立刻掉在了地上,颤声道,“师老。黄老,您不是拿小子开涮吧?”

  相当于美国第二代单晶高温合金和第三代单晶高温合金的“二代半”单晶合金啊,林鸿飞也不是当初那个对喷气式发动机什么都不懂的超级菜鸟了,当初的超级菜鸟经过这么多时间不间断的学习。已经从超级菜鸟变成了小菜鸟,知道第二代单晶合金和第三代高温合金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这种事情我们能拿来开玩笑?”老爷子眼睛一瞪,很是不满林鸿飞对自己的怀疑,但下一刻,他就笑了,“给你小子说吧,在这个单晶合金当中,我们增加了难熔元素、特别是铼的含量,显著改善了叶片的蠕变断裂强度,高温蠕变性能比美国以4和5为首的第二代单晶合金强出来不少,嗯,大概比美国人的第二代单晶合金高出来20摄氏度左右。”

  说到这,老爷子一脸遗憾的连连摇头,“唉,比美国人正在搞的第三代单晶高温合金还是差了点。”

  听到师老的这番话,林鸿飞几乎一个跟头摔倒在地!

  美国人正在搞的以6为代表的第三代高温合金,在高温蠕变性能方面也不过是比第二代单晶合金高出来30摄氏度左右吧?您搞的这个“二代半”就比人家现在正在搞的第三代单晶高温合金差10摄氏度,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没错,这只是实验室条件下制备的第一批“二代半”单晶合金,但在林鸿飞看来,这却是最好的开始,迫不及待的,林鸿飞强忍住揪住师老的衣领想要将答案从他肚子里掏出来的冲动,向师老问道,“老爷子,距离我们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您认为还需要几年的时间?”

  “如果是你们公司,大概两三年就差不多,如果是交给国家来操作这个项目……”师老和黄老对视了一眼,同时摇头,“说10年也行,说20年也差不多。”

  对这话,林鸿飞深以为然,以国家的办事效率以及国企的行事风格,真的是说10年也行,说20年也行。

  右手重重的划下,林鸿飞道,“就在我们公司生产,这是我们公司的宝贝,谁敢跟老子抢,看老子不打断他的狗腿!”

  这话当真是粗俗无比,但听到林鸿飞这番粗俗的话,师老和黄老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大声叫好,“好!有小林你这番话,我们两个老家伙就放心了。”

  在体制内工作了一辈子,师老和黄老实在是太清楚那些国企是什么德行了,尤其现在国家拨付的费用不足、拨下来的费用又严重的被挪用的情况下,能够从林鸿飞口中听到这句话,当真是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但师老爷子对林鸿飞的刺激显然还没有结束,他一边笑眯眯的欣赏着林鸿飞震惊到下巴都要落下来的表情,一边继续刺激着林鸿飞,“小子,知道不,黄老头那边在高温涡轮盘的发展方面也取得了突破,老家伙现在已经有了新型高温涡轮盘的技术发展路线。”

  “老家伙,你这是给我上眼药呢?”黄老爷子笑骂了一声,转过头来对林鸿飞道,“师老头说的有些过了,不过大致上算是有了个思路吧,小林你知道我是搞粉末冶金的,涡轮盘这个东西也最适合用粉末冶金法来制造,我的设想是,搞76双组分加双重热处理组合盘,在机械合金化合金方面,采用小于2%的y2o3质点强化镍合金,这样可以使涡轮盘在850至120设置杜、1000小时的性能方面优于美国人的pwa1480,用于师老头制造的这个单晶叶片,寿命提高2.3倍,发动机的推重比提高32%至54%,涡轮前温度可提高至1540~1650c。”

  “另外,在母合金熔炼、氩气雾化制粉、粉末处理、热等静压成形、等温锻、热处理、超声检验及表面强化方面也有了个思路,但这些东西说起来太繁琐,就不一一细说了,一切顺利的话,应该差不多可以和师老头的叶片同期进行工业化生产。”

  林鸿飞严重怀疑这是黄老爷子怕自己听不懂在照顾自己的面子,不过没关系,这总归是人家的一片好心,他心里想了一下公司正在仿制的各款、各种型号的涡轮发动攻击的工程进度,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师老,黄老,您们能不能先小批量的实验值制造一批叶片和涡轮盘?”

  “怎么?”黄老和师老有些奇怪,“这种还没有进行严格验证的实验室产品很容易出问题啊。”

  “公司的发动机正在制造,”林鸿飞的表情很无奈,“我想先小批量的提供一批用于发动机的制造,另外,也算是在实际中检验一下这些叶片和涡轮盘,您两位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