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六零二章 让人头疼的年龄问题

第一六零二章 让人头疼的年龄问题

  公司交付给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rtm3229涡轮轴发动机及主减速器的资料还没有审核完,但各家单位已经为了这款发动机的归属问题打的热火朝天,原因倒不是因为国家忽然间发现直升机的重要性了,而是大家忽然间意识到,rtm3229涡轮轴发动机是个好东西。

  原因很简单,rtm3229和普.惠加拿大公司pt6系列一样,是一个可以涡轮轴、也可以成为涡轮螺旋桨的家伙,其核心机完全一样!

  涡轮轴发动机虽然在国内不受重视,但涡轮螺旋桨发动机那就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回事了,按照公司的初始设计,rtm3229涡轮轴发动机的核心适用于1342至2237千瓦级的涡轮轴发动机或者涡轮螺旋桨发动机,这个级别的发动机对于共和国而言太重要了,为此连一向看不起林鸿飞的中航工业第一集团都厚着脸皮凑了过来。

  “不!这绝对不可能!”林鸿飞一脸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前来游说自己的马振东,丝毫不给这位中航工业第一集团党组成员、副总经理面子,“当初英国人也想中航工业总公司以一个相当合理的价格推荐过这款发动机,怎么你们不是不要么,现在想要从我们手里白赚?想都别想,没门!”

  “林总,不要生气嘛,当初也我们不是不要,只是要求公司帮我们改成涡轮螺旋桨,谁成想就成这样了呢?”一说起当年从公司引进“斯贝”mk202发动机谈判的时候顺便瞅了一眼rtm322涡轮轴,英国人愿意以一个很低廉的价格转让、但中航工业总公司当时却没有当机立断买下来的往事。马振东就郁闷的想要撞墙:有了rtm322涡轮轴,咱们自己的“黑鹰”不就飞起来了?

  航空业内的人都知道,当初共和国仿制黑鹰直升机的时候,最大的困难就是发动机和主减速器,而rtm322是完全可以替代“黑鹰”直升机上的t700涡轮轴发动机的、

  “那我不管,跟我没关系,”林鸿飞嘿嘿笑着,哪怕马振东说的天花乱坠,他也不可能答应,“我只知道。这个发动机是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拿下来的,除非上面的领导给我下正式的命令,否则谁都别想从我手里将这东西拿走。”

  这家伙……见林鸿飞如此的“冥顽不灵”,马振东几乎连牙齿都咬碎了!

  在他看来,不管这个发动机是怎么弄来的。但既然到了国内,那这就是整个共和国航空工业的东西。作为共和国航空工业的老大哥。我们来分一杯羹有什么不对?却没想到林鸿飞这个混蛋居然如此不给面子。

  “振东同志,不是我说你们,就凭你们一集团那半死不活的科研体制,就算我把这发动机给了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才能够拿出成品来?在上级领导不给你们拨款的情况下,10年之内你们能拿出第一台原型机不?”林大老板笑眯眯的向马振东问道。一点都不给马振东、不给中航工业第一集团面子。

  “你……”马振东的一张脸顿时成了猪肝色,他指了指林鸿飞,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我们10年内拿不出来。难不成你们就能拿得出来?”

  “我们?”林鸿飞笑了,眼中带着好不掩饰的轻蔑,“我们不用这么长时间,最多6年就差不多了……您忘记了,我们公司还有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数得着先进的材料实验室。”

  马振东瞪着眼睛,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林鸿飞说的没错,就算林鸿飞将rtm322涡轮轴的全部技术资料给了中航工业第一集团,以中航工业第一集团现在全面亏损、国家的财政拨款不断减少的情况,能够在10年内拿出国产的rtm322涡轮轴发动机的原型机就算是烧高香了。

  但中航工业第二集团不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下属的材料实验室几乎将前苏联在材料领域方面的资料洗劫了大半,虽然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每年向这个材料实验室投入的研发资金堪称海量,但这个材料实验室回馈给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和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好处却是这个投入的数倍乃至于几十倍!

  从这一点上来说,中航工业第一集团真的是差远了。

  “振东同志,不要这么激动嘛!”看着如同一只蛤蟆一般气鼓鼓的马振东,林鸿飞笑嘻嘻的拍拍马振东的肩膀,“你应该这么想,不管怎么说我们二集团也是咱们国家的航空工业企业,我们一定会在rtm322涡轮轴发动机的核心机的基础上,发展出涡轮轴和涡轮螺旋桨两个完成系列的发动机型号,只要你们有需要,给我们打个招呼,我保证有限供应你们,怎么样,够意思吧?”

  马振东的一张脸顿时扭曲的如同包子!

  林鸿飞的这番话,他当然不会怀疑,若是中航工业第一集团的某一产品需要rtm322发动机以及这款发动机衍生出来的发动机产品,林鸿飞绝对不会在发动机的供应上为难,但这才是最让中航工业第一集团恼火的:凭什么老子要向你低头?难不成老子不会自己生产?!

  林鸿飞这话,简直如同在马振东的胸口上捅了两刀子之后又撒上了一把盐。

  “这么说,林总是不肯转让了?”

  “振东同志,你还让我说什么呢?”林鸿飞叹了口气,他原本希望马振东能够知难而退,这样大家脸上都不会太难看,但既然这家伙给脸不要脸,那给他脸还有什么用?“你告诉我,你们一集团何德何能来向我要这款发动机?”

  “你……林鸿飞,你不要欺人太甚!”马振东一愣。随即,脸色铁青的道。

  “我欺人太甚?!”林鸿飞乐了,抬手指着马振东的鼻子,骂道,“姓马的,自觉点儿啊,发动机是老子花钱买来的,整个谈判过程是老子辛辛苦苦谈下来的,现在看到好处了,你们一集团就想要上来插一杠子、赚点便宜。你算是哪根葱?你他妈给老子滚!”

  既然对方给脸不要脸,那就索性直接不给他们脸!

  ……………………

  “痛快!”看着狼狈而逃的马振东,王国梁用力捏紧了拳头,不过他还是稍稍有些担心,“林总。会不会有麻烦?”

  “能有什么麻烦?”林鸿飞哼了一声,“他们是可以说服中央&军委来压我呢?还是能够说服国防科工委来压我?既然他们拿这两尊大神没办法。那老子为什么要将他们当一回事?国梁。我听大伯说你以前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不吝的,怎么现在这么小心了?”

  “这能一样么?”王国梁苦笑着道,“以前我没上班的时候,不管惹下来什么时候,那都不算是大事,可现在我是中央直属企业当中排名第八的董事长的秘书。再怎么小心翼翼都不为过……”

  “嗯?”林鸿飞愣了一下,随即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吧,好好干!我估摸着这件事没完。一集团绝对贼心不死……”

  林大老板不知道的是,心里有种极度不安全感的他正琢磨着如何应对中航工业第一集团对自己宝贝的觊觎的时候,有人也在为林鸿飞的行政级别头疼不已。

  林鸿飞现在的行政级别是正处,享受正厅级待遇,以他25岁的年龄,这已经堪称逆天,按理来说,最起码5年之内都不可能再对林鸿飞的职务进行调整了,但现在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这个混蛋成了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董事长!

  这太操蛋了!

  中航工业第一集团的董事长顾瑞河可是响当当的副部级行政编制,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董事长林鸿飞才一个享受正厅级待遇的正处级?没有这个道理嘛!不要说林鸿飞是否愿意同意,就连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全体上下都不同意……开会的时候,正处级的林鸿飞董事长高居于中央,其他副部级、正厅级的企业高管们分别坐于两侧?对于一个官本位体制的企业来说,这种情况是绝对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就算林鸿飞能够接受,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其他党组成员们也不能接受,不是因为这怪异的组织架构方式让他们比林鸿飞第一头,而是他们会成为中航工业第一集团嘲笑的目标。

  在林鸿飞看来这或许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在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党组会议成员看来,这是直接决定着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在中央直属企业当中地位的关键问题,绝对马虎不得……不!是必须明确的问题,甚至直接关系到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根基。

  “让林鸿飞同志在国防科工委下属的某个部门挂一个副职?”国防科工委主任丁大川提出了个建议,“将林鸿飞同志的行政级别提一提,副厅,享受副部级待遇,这也方便林鸿飞同志开战工作。”

  不出意料的,这个建议一出来,立刻就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林鸿飞同志才25周岁,25岁的副厅级干部,这……在我d的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过啊,这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此言一出,偌大的会议室里顿时沉默了下来,大家皱着眉头,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是的,林鸿飞的年龄成了困扰他的最大的问题!他才25岁,25岁的正处级已经是骇人听闻了,可在这个正处级后面,还要加上一个括弧:享受正厅级待遇。现在,难不成括弧里面的内容还要改成:享受副部级待遇不成?

  这也太荒谬了一点。

  在次之前,大家已经提出了无数种建议,比如让他挂一个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虚职、在古齐省政研室挂一个副主任的虚职,或者干脆在省政协挂一个代理副秘书长的虚职,但不管是什么建议,都有一个绕不开的大麻烦:林鸿飞的年龄!

  甚至有人已经忍不住在心里大骂:你林鸿飞这么能干做什么?

  若林鸿飞没有这么能干,大家也不会为这个问题愁的掉了不少头发,以前的时候,大家还可以装作看不到,但是现在,当林鸿飞已经完成了中航工业第二集团的整合、大家看到了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已经有了迅猛发展的势头之后,这个问题就迫在眉睫了。

  “要不……就保持林鸿飞现在的行政级别不动,享受副部级待遇?”憋了半晌之后,有人提出来一个想法。

  迎接他的,是大家伙儿的集体怒目相视:你以为副部级待遇是什么?路边的大白菜吗?!随随便便什么人都有资格享受这个待遇?

  刚刚说这话的老兄顿时低下头,不说话了,心里却是在腹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倒是提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啊?

  “这个……我倒是有个办法。”一直没有说话的中组&部部部长赵振中说话了。

  “嗯?”大家的眼睛齐齐一亮:赵部长莫不成有什么好办法?

  “其实是一个最简单的办法,给林鸿飞该年龄,重新造一份工作履历!”赵振中道,“若现在林鸿飞同志的年龄不是25岁,而是35岁,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吧?”

  改年龄?该履历?这个……

  参与这个会议的大家不由得面面相觑,飞速思考着这其中的得失:凭心而论,赵振中不愧是做组织工作的,就实际可操作的可行性而言,这个办法确实可行的多了,若是将林鸿飞的年龄改成35岁,那之前困扰大家的年龄问题立刻迎刃而解,但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反对的人也应该少不了。

  毕竟,再怎么改,林鸿飞的真实年龄是25岁,若是没有人追究也就罢了,但若有人拿着这件事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