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五六五章 太让人恶心了

第一五六五章 太让人恶心了

  “夏厅长,这位就是林鸿飞同志。”见林鸿飞似乎并没有不耐的意思,王一德简单的给两人做了个介绍,“林总,这位就是咱们财政厅的夏厅长。”

  “林鸿飞同志?你好……”胖乎乎的夏厅长听到这个名字,忽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嗯?!”

  夏厅长的反应不算慢,大脑中飞速的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声音顿时尖了好几度,惊疑不定的道,“林总?”

  “是我,”林鸿飞笑着点点头,“夏厅长,我没记错的话,咱们应该见过面吧?”

  “是的是的,我们见过,去年基地开工的仪式上,林总的风采真是令人难忘……”夏厅长连连点头,额头上隐隐见汗,这两天建德省政坛的天空阴云密布,起因就是眼前这位笑吟吟的年轻人,面对这么一位大爷,他心里真是压力山大,心里一边飞速的盘算着自己以往是否的罪过这位小爷,一边琢磨着林鸿飞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同时还的保证自己的应对不出岔子,真是难为了他。

  “夏厅长,不好意思,老板要和林总谈点事,这个……”王一德却不敢让老夏在这里逮着林鸿飞说个不停,趁着这个机会插了句嘴。

  “啊……”夏厅长就顿时一声低低的惊呼,“王秘,林总,真是对不住,你们先忙,你们先忙……”

  结合这两天省里传出的风声,夏厅长已经可以猜到大老板找林鸿飞是为了什么事了:大概是真的要摊牌?

  “夏厅长,以后有时间我们坐坐。”林鸿飞向夏厅长表示了一下歉意,不管怎么说,和一省的财政厅厅长打好关系总没有坏处。

  “好的好的,一定一定……”夏厅长一脸的受宠若惊。握着林鸿飞的手连连摇晃个不停,“我随时恭候林总的大驾光临。”

  ………………………………

  “鸿飞同志,这两天的事情,我代表我们建德向你表示郑重的歉意。”出乎林鸿飞意料的,在见到林鸿飞的第一刻,周武就向他道了歉。

  这已经是周武在这几天里第三次向林鸿飞道歉了,这份心倒是不可谓不诚,林鸿飞自然要客气一番,“周书记,您太客气了。虽然发生这样的情况我们谁都不想,但就我们双方而言,合作的基础依旧存在,误会解开了也就解开了。”

  误会解开了也就有了合作的基础,可若是解不开。那接下来的合作自然也就无从谈起,林鸿飞的话说的好听。但周武又岂能听不明白林鸿飞话里面的另外一层意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原本还寄希望于林鸿飞能够在这件事上松松手的呢,毕竟牵扯的是一名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动一下就影响巨大,可现在林鸿飞的意思,竟然是不依不饶?

  有心想要发作,可一想到林鸿飞背后那惊人的背景。心里又是一阵无力:说来说去,还是自己这边先犯错了错误被对方抓住痛脚,否则又何至于如此被动?

  叹息一声,周武还是想要做一下最后的努力。反正会议室里除了自己和林鸿飞之外没有别人,他也不介意将话说的更加明白一些,“林总,冤家宜解不宜结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人家根本就没将我看在眼里啊,这次我抬了手,人家还以为我怕了他、不敢也不能将他怎么样呢,”林鸿飞两手一摊,“周书记,我也不介意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这次被人重重的扇了一记耳光,若是不抽回来,以后岂不是随便什么牛鬼蛇神的都敢惦记?这可不是一个小麻烦。”

  听的林鸿飞的这话,周武不由得默然,林鸿飞这话说的自然有道理,但他也要强调一点,“但因为这么一点事调整一位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的工作,这未免也太扯了……任副省长背后也不是没有关系,那边也是对任副省长寄予了厚望的,真的闹将起来,对大家都不是一件好事。”

  这倒是自然,能够成为一名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的,哪一个的背后没有通天的背景?若当真是林鸿飞死揪着这件事不松手,任淇固然是麻烦了,可林鸿飞的麻烦也不小……说来说去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不就是没安排个对等的领导接待你、有点怠慢你了么?至于这么王八似的死咬着不松口?

  是的,这个理解角度看起来很荒谬是吧?但很多人就会从这个角度来考虑。

  这个道理林鸿飞懂,但他恼火的是另外一件事,“当然,本来也不是多大的事,但到现在为止任副省长依旧没有任何表示,这个……是不是有待商榷?”

  “呃……”听到林鸿飞这话,周武瞬间哑口无言。

  是的,林鸿飞可以不计较,但这个不计较是建立在任淇认错的基础上的,现在任淇一次也没有和林鸿飞接触过,甚至通过中间人的接触也没有,林鸿飞心里怀疑一下任淇道歉的诚意、乃至于怀疑一下建德省的诚意也是无可厚非的吧?一念及此,周武心里登时暗骂任淇不争气,你他妈难道就不能放下自己省&委常委兼常务副省长的架子给这姓林的道个歉?

  “所以,周书记您看,这个问题的症结不在我身上,也不再您身上,更不在建德省人民的身上,”林鸿飞两手一摊,颇为无奈的道,“这件事拖得越久就不麻烦,就算最后任副省长和我道歉了,但那个时候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来的道歉又有几分诚意?这个总让人怀疑吧?”

  简单的说,拖的越久,这个道歉的诚意就越淡。

  这个道理周武自然明白,他有些焦躁的走了两步,“但省里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对任副省长做出什么惩处性质的决定。”

  “破坏全省的经济发展工作,拖全省经济发展工作的后腿,破坏全国经济发展一盘棋,这个总没错吧?”

  面对林鸿飞的这番话,周武沉默了,良久,他抬头向林鸿飞问道,“林总你能保证这个项目的顺利进行?”

  “只要建德省高层的领导对我本人没有敌意和恶意,我本人是十分乐意与建德省合作的。”林鸿飞明白无误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就是因为那个任淇不懂事,否则事情也不至于拖到了现在这个境地。

  “好吧,这个事情我再想想。”周武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对林鸿飞说道。

  “虽然这话由我说出来有些不妥,但鉴于咱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周书记您,王副主任现在可还在建德省,你们对待招商引资工作的态度,他可都是在看着呢。”林鸿飞点了一句。

  周武一愣,脸色一变,随即重重的点点头:是了,倒是把这个问题给忘记了……内阁办公厅常务副主任还在这里呆着呢,这次的事情一个处理不好,后果如何,可以自行想象。

  “三天!”周武给出了最后期限,“最多三天,建德省一定给林总您一个交待!”

  “好!那就三天!”

  为了向林鸿飞表示自己的歉意,薛琪特意将林鸿飞请到自己家里吃了顿便饭,饭菜并不是假手于保姆,而是由薛琪和他那个在大学里当教授的丈夫一起做的,但就这份“诚意”而言,确实非同一般。

  “鸿飞老弟,出了这样的事,我很抱歉,”饭桌上,薛琪一再向林鸿飞道歉,“你千万别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高教授,薛姐,”林鸿飞向薛琪夫妻俩点点头致意,这才道,“您放心,这件事跟薛姐没关系,本质上还是利益方面的纠纷,只是有些人没有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激烈……薛姐,您放心好了,从头到尾都没有您的什么错,将来打板子的时候也不会打到您的身上。”

  薛琪千辛万苦的,为的还不就是林鸿飞的这句话?听林鸿飞如此说,她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在此之前,她是真担心林鸿飞由此而记恨上了自己,现在有了林鸿飞的这句话,她就放心的多了。

  倒是高教授,在大学里是教数学的,工作在象牙塔里面的他,对于自己妻子和林鸿飞之间的谈话完全听不明白,一脸茫然的望着林鸿飞,又扭头关心的看看自己的妻子。

  “都是些政治上的恶心事,老高你不喜欢听,就不说给你听了,”看得出来薛琪夫妻俩的感情是真的很好,见自己丈夫虽然一脸迷茫但却无比关切的看着自己,薛琪的脸上顿时溢满了幸福的神采,“简单点说吧,就是这次有人希望从鸿飞老弟身上赚点儿便宜,想让鸿飞老弟见识到自己的厉害之后主动个一块肉下来给他,没想到自己牙口不好,不但现在崩掉了几颗牙,还有被揍一顿的危险……大致就是这样吧。”

  果然,听自己妻子如此说,刚刚还一脸关切的高教授顿时一脸的意兴阑珊,叹了口气,对林鸿飞道,“这就是我为什么宁愿教书也不愿意进政府里工作的原因,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实在是太让人恶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