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五三三章 从未有过如此这般的“交学费”

第一五三三章 从未有过如此这般的“交学费”

  林鸿飞的这一句话,等于正式判了何凯的死刑,至于何凯现在不甘的哀嚎,在大家听来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不,甚至连垂死挣扎都算不上,就和被按在了屠宰台上、杀猪刀已经捅进了脖子之后拼命哀嚎的野猪没有什么分别。

  这一切都是在自己的亲自参与下发生的,就这么眼睁睁的发生在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可当何凯真的被冲进来的集团派出所公安们按住带走了的时候,他们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在自己等人的注视下、就在自己这些人的亲自参与下,帮着林鸿飞干掉了一个集团党组成员?

  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像是在做梦!

  就在几分钟之前,何凯那是那么嚣张和得意,林鸿飞那略显单薄的身体还似乎如风中的小黄花一般柔若无助,可为什么,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但是,更多的人在看向林鸿飞的时候,目光带上了一丝敬畏:这小子,够能忍!心够狠!手够辣!

  效果比自己想象的好,如果没有何凯这位最佳配角的默契“配合”,恐怕效果还未必有这么好,林鸿飞心中很是满意的笑了笑:不过你们以为这样就算是结束了?

  “何凯同志的褪变,让我们所有人都深感痛心,”林鸿飞的表情重新变得很沉痛,“当然,在公安机关没有做出最终的判定之前,何凯同志都是我们的同志,‘斯贝’发动机的国产化工作也不能停,我决定。为了体现对这件事的重视,这次与英国-公司的谈判将由我亲自带队,同志们有什么意见?”

  这个时候谁能有意见?谁还敢有意见?林鸿飞手里低垂的屠刀还血淋淋的在不停滴滴答答的流血呢,反对?大家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屁股底下是干净的,既然今天林鸿飞能够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拿出何凯的黑材料,以雷霆之势将何凯打的死无葬身之地,谁又敢保证他手里没有了自己的黑材料?一想到这一点。大家简直浑身发冷!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辜负大家的期待,一定会将‘斯贝’发动机的国产化工作做好,不愧对国家这二十年来对这个项目的关注和投入。”

  听林鸿飞这语气,似乎他已经满意了,大家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这口气彻底送下来,就听林鸿飞继续说道。“至于大家工作的分工问题,我与董局长、国防科工委的领导们做过了交流,原则上暂时不对大家的分工进行调整,过了年之后可能会有一些局部性的细微微调,请大家放心。”

  放心?不不不!太不放心了!林鸿飞这话一出口,大家的心不但重新被提了起来。甚至比刚才提的还高!

  什么叫暂时不调整,过了年之后再微调啊,这分明就是告诉大家伙儿。在过年的这段时间里,谁若主动投靠过去,那就属于绝对不会被“微调”的行列,但若是谁死撑着,那指定就是“被微调”的对象,过年这段时间,就是林鸿飞留给大家最后的“向正确方向靠拢”的时间……林鸿飞的这个意图在座的每一位都明白,甚至这个办法他们也用过不止一次,但知道归知道,面对手里天然捏着官帽子的林鸿飞。这是一个近乎无解的局面:一把手就是这么牛逼。

  看着大家再也不敢小觑了自己的眼神,林鸿飞却暗自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他其实根本不想搞这种内斗。大家将心思用在工作上不好吗?面对牛逼惯了的这些前中航工业总公司的下属企业的老总们,不下狠手收拾他们根本不行,希望他们自己能够识时务吧。

  ————————————————————————

  “林,是你?何先生呢?”看到共和国一方的谈判代表队伍当中竟然没有何凯的身影,-公司此行来和西飞谈“斯贝”发动机国产化配合问题、“顺便”以斯贝发动机来要挟共和国在民航领域对-公司放开的-公司的副总经理奥特尔.安德森的心顿时就是一沉:怎么回事?

  “集团内部重新调整了何先生的职务分配,从此之后他不再负责‘斯贝’发动机的相关事宜,这件事将由我亲自负责。”林鸿飞笑眯眯的对奥特尔.安德森道,奥特尔.安德森的表情变化,让林大老板这段时间阴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这……我代表-公司向贵方提出珍重的抗议,何先生是对‘斯贝’mk202发动机了解最深的人,我相信他能在这个项目上做出最正确的判断,若是贵公司不允许何先生参与这项工作,-将会郑重考虑取消双方的谈判。”下意识的,奥特尔.安德森对林鸿飞用上了最愚蠢的一招:威胁。

  “嗯?-公司是这样想的吗?”在奥特尔.安德森的注视下,林鸿飞竟然笑了,他站起身来,略显无奈的耸耸肩,“既然这样,那我只能说:太遗憾了。”

  说完,竟然是站起来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就走。

  看着林鸿飞潇洒的背影,反应慢了半拍、但总算是反应了过来奥特尔.安德森登时坐蜡了,心里恨不得猛抽自己两个耳光:林鸿飞这个混蛋已经给-造成这么大的被动了,他心里巴不得-公司暂停与他们关于“斯贝”发动机的谈判呢,这样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以暗示的方式由共和国民航总局告诉共和国的民航公司,今后一律不得使用-公司及其合资公司生产的航空发动机……该死的美国人一定巴不得中国人这么做!但这种情况怎么可能发生?

  “林先生,我想您大概是误会了我们的意思,”奥特尔.安德森忙一边示意自己的人拦住林鸿飞,千万别让林鸿飞走了,一边努力在脸上挤出一幅笑容来解释,“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要说……”

  “安德森先生,我们把话摊开了说吧,大家都很忙,”林鸿飞打断他的话,“你们想要的是什么,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未必全知道;我为什么可以这么牛气哄哄的不把你当一回事;你知道;你却没有拦住我的资格,所以,除非你还有更厉害的底牌,否则就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你现在是不是应该问我:‘好吧,林先生,你想要什么?你的条件是什么?’”

  还真就如林鸿飞所说的这般,有了俄罗斯人的rd—33军用涡扇发动机可供选择的林鸿飞,选择当真是底气十足,既然底气足了,自然就可以不将奥特尔.安德森和-当做一回事,但还是不甘心,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再挣扎一下试试,“但是林,你们已经为‘斯贝’投入了很多钱,如果你们放弃‘斯贝’,前期的投入就全都没有了……”

  “如果我们不在这个时候刹车,谁也不确定将来会投入多少钱,这么多年来已经证明了你们英国人似乎没有什么信用可言,”面对奥特尔.安德森隐含威胁的暗示,林鸿飞半步不让,“至于损失的前期投入,那就当交学费好了,提醒大家以后和你们英国人打交道的时候多留两个心眼……我们中国人的信心还是很大的,不知道安德森先生还记得我们国家80年代的那次电信改革吗?”

  奥特尔.安德森的脸色顿时一变!

  他当然知道林鸿飞说的是什么。

  当年共和国在外汇奇缺的情况下,以相对较低廉的价格从日本引入了电信设备,但缺乏国际贸易经验的共和国却结结实实的被日本电信设备生产企业给坑了一把:他们卖给共和国的电信设备很便宜,但后续的零配件以及维护费用却高昂的要死,最后甚至想要借助这一单妄图掌控整个共和国的电信行业。

  但共和国政府的强势却出乎了日本人的意料,在这个时候共和国中央政府以大毅力、大魄力,毅然决定全面废弃从日本引进的电信设备,转而全面采用欧洲技术和设备,也因为这一个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举动,日本电信企业遭遇到了本世纪最严重的寒冬,从此一蹶不振……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好转过来的迹象。

  这件事几乎被当做了一个典型的案例被各大国际企业收录在了自己的警示录里面,提醒他们在和共和国政府进行贸易的时候千万别突破了那条红线,现在听到林鸿飞骤然间提起这个,奥特尔.安德森心里顿时一哆嗦:交学费……该死的交学费……

  他从来没有像是今天痛恨中国人的“交学费”,以前他最喜欢中国人“交学费”了。

  其实林鸿飞也没有想到,在未来被无数国人痛恨不已的“交学费”,有一天竟然可以用来威胁人,这可真是……白云苍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