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五一零章 傻,总是有理由的

第一五一零章 傻,总是有理由的

  “是的,当然,以直九为基础进行改进肯定不能作为航母的舰载预警机来使用,但若是以欧洲直升机公司的eh101直升机或者苏联的米26直升机为基础进行改进,或者干脆就以eh101和米26为基础,发展一款载重在12吨左右、拥有大机舱空间的重型直升机呢?”林鸿飞笑眯眯的反问到,“eh101直升机和米26直升机的基本性能、舱内尺寸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不用我多说,就算我们的电子技术比美国人落后,整套设备的重量大一些,但13吨的载重能力也足以保证飞机从容的从航母上起来了吧?”

  “嗯?”林鸿飞的反问,让大家顿时一愣。

  却只听到林鸿飞继续说道,“我特意做过调查,虽然我们国家没有载重12吨的重型直升机,但对于这个载重能力的直升机却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单单军方就有最少120架的需求量,为我们的航母改装几架作为航母舰载预警机的平台机使用应该问题不大吧?”

  “若是国家立项研制载重10吨至13吨的重型直升机,我们不但拥有了制造重型直升机的能力,还同时拥有了航母舰载预警机平台,只要在雷达技术和电子技术方面取得突破,我们国家很快就能够拥有自己的航母舰载预警机,”说到这,林鸿飞转身望着局常委们,深深的鞠了一躬,“所以,我在此郑重的向领导们请求。请求你们能够为这项目立项,为我们的重型直升机立项。”

  但显然,对于林鸿飞的这番乐观的看法,自然有人并不以为然。参与此次会议的中航工业总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顾瑞河当即毫不客气的道,“小林同志,从道理上来讲,你这话是说得通的,但你想过没有,不要说技术,欧洲直升机公司甚至根本就不愿意将eh101卖给我们;俄罗斯虽然会卖米26给我们,但他们根本不可能将相关的技术出售,我们只能买成品机,若是俄罗斯人卡我们的脖子。到时候我们的飞机就有可能趴窝!”

  “我们国家还根本没有制造这种超重型直升机的经验,这么一架飞机摆在你跟前,就算让你该,你改得了吗?最关键的,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大动力的涡轮轴发动机。发动机是一切的关键,若是没有发动机。一切都是空中楼阁。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他一脸鄙夷的望着林鸿飞,一张脸上写满了四个字:异想天开!

  说来说去,顾瑞河的意思就一个:咱们的技术水平有限,现在上马这个项目根本就不现实……还是老老实实地和俄罗斯人谈,准备从俄罗斯人手里买ka31吧,这才是顾瑞河话里面深层次的意思。

  “他们不卖技术给我们。难道我们就没办法了?难道我们就不要自己的舰载预警机了?他们不卖技术给我们,我们就不发展了?那按照顾书记的意思,当年咱们搞核潜艇、搞两弹一星,也是因为有人卖给了咱们技术?恕小子我孤陋寡闻。还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国家舍得将这种技术卖给咱们,倒是还想要向顾书记请教。”林鸿飞拱拱手,两眼中直冒火。

  他是被中航工业的态度给激怒了:尼玛你顾瑞河自己遇到了困难当缩头乌龟也就罢了,现在老子有办法解决问题,你他妈竟然还敢来扯老子的后腿?

  林鸿飞能明白这是顾瑞河这是在维护中航工业的脸面,想想也是,堂堂中航工业都解决不了的问题,若是让你林鸿飞给解决了,到时候中航工业的面子往哪里搁?中央的领导们又会怎么看中航工业和他顾瑞河?

  所以,为了中航工业的利益,他们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给林鸿飞使绊子……只是这个时候,顾瑞河当真是昏了头,结结实实的出了一记昏招:不管你是否能够做得到,但在中央大首长们的面前,总的表示出一幅信心满满的态度来,有困难要上,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这才是正确的态度,才能给首长们留下个好印象不是?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局常委的几位领导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有些不悦:国家这些年来白养了这些家伙了?中航工业的这些家伙未免太不靠谱了吧?平日里抢肉吃一个个比狗还快,可到了国家有困难需要他们顶上来的时候,躲的也比狗还快!

  “舰载预警机我们当然需要,不过技术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取得突破的,我倒是想要知道,林总您打算如何获得eh101和米26?”顾瑞河大概是准备豁出去了,居然硬顶着林鸿飞的话说道,“哦,我忘记了小林同志你手里就有一架米26直升机……您打算如何获得一架eh101进行逆向仿制还不被欧洲人告上法庭?雷达和控制、指挥系统就不说了,这不是你的任务,小林同志,我就想要知道,您打算解决动机、主减速器和飞控系统这三个最核心的问题?嗯,还有,既然是舰载预警机,在机顶有旋翼的情况下,预警雷达您打算放哪儿?”

  如此说来,不是四个问题,而是五个问题,但必须要承认,虽然顾瑞河的话不怎么好听,但是真正的大实话,对于现在的共和国而言,其实制造出一个这么大的机身并不难,我们既然能够制造运八,制造如米26或者次两级的eh101的机身都不是太大的问题,但在直升机的技术当中,机身设计是属于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了,发动机、主减速器、飞控系统才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尤其是发动机,虽然同为涡轮发动机,但与战斗机使用的涡喷或者涡扇发动机相比,直升机使用的涡轮轴发动机不但工作环境恶劣的多、要求更是高得多,君不见我们已经可以制造4000公斤推力等级的喷气式发动机了,但迄今为止只能制造最大输出功率700多千瓦的涡轮轴发动机?

  真正了解共和国航空工业基础现状的专家们,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却是暗自点头的:小林同志有信心是好的,但这个信心……嗯,似乎太足了一些,有些超乎了国家当前的实际能力。

  “原来是这样……请问顾书记,除了这几个担心之外,您还有什么问题?”林鸿飞忽然笑了,他委实是想不出来此刻的顾瑞河脑子里到底是在想着怎么:学雷锋做好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为了成全自己不惜往自己身上泼脏水?除了这个,林鸿飞委实想不出顾瑞河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林鸿飞的反应,让中顾瑞河不由得一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真的有信心搞出中国人自己的重型直升机来?这怎么可能?顾瑞河愣了一下。随即嗤之以鼻!

  中航工业搞了这么多年,也不过用类似手工生产的方式组装来不到20架的、仿自法国“超黄蜂”的直8直升机,现在共和国能够勉强生产的之声就就是直9,直9是什么?不过是一架最大起飞重量4.1吨、载重2吨的轻型通用多用途直升机而已,这还的是最新的直9a。

  没错。国家是准备给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20年的时间,用15年搞出原型机。20年定型。但已顾瑞河对共和国国家工业基础和高端精密制造、铸造以及锻造的了解,这根本就不是共和国航空工业能够完成的任务,其难度丝毫不亚于让只能生产最大起飞重量61吨的运八的我们,在20年之内能够生产最大起飞重量>

  “没有了,这几个问题就是我们最担心、也是我们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顾瑞河倒是没到彻底没救的程度。轻蔑的看了林鸿飞一眼,扭头向局常委巨头们道,“各位首长,不是我们中航工业为了反对而反对。而是小林同志的这个计划超出了我们国家航空工业技术的极限,这根本是不可能成功的,除了劳民伤财之外,我不认为有丝毫成功的希望。”

  真的是这样吗?对共和国的航空工业的现在,在座的局常委巨头们自然是了解的,再看看在座的专家们,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也颇为赞同顾瑞河的意见,当即就皱了皱眉头:难道林鸿飞的这个计划当真是不可能成功?若当真是这样,那就……太遗憾了!

  几乎不约而同的,局常委巨头们齐刷刷的望向林鸿飞,想要看看林鸿飞会怎么说。

  “说当前国家的技术水平不足以制造出这种级别的直升机,说搞重型直升机劳民伤财……”林鸿飞冷冷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鄙夷之意,“顾书记,我请问您,这个技术的跨越难度再大,有当年美国人搞‘阿波罗’计划的时候的技术跨度大吗?再劳民伤财,有阿波罗计划劳民伤财吗?但阿波罗计划对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起到了多大的拉动作用?这些,不知道顾书记是否知道?”

  林鸿飞这句话,顿时憋的顾瑞河哑口无言:是,没错,我们搞最大载重10吨到13吨的重型直升机的难度是很大,甚至大到超出了我们国家航空工业能力的极限!但再怎么超,那也只是从轻型直升机到重型直升机,没有超出直升机的范畴,其技术跨度再大,也没有“阿波罗”计划的技术跨度大,这技术跨度大的直接从地面直接到月球了。

  至于阿波罗计划对美国乃至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更是被世人所津津乐道,当年的阿波罗计划耗资255亿美元,这笔庞大的预算支出吓坏了很多人,要知道,这可是在60年代,60年代的255亿美元是个什么噶年?

  毫无疑问的,这项计划在当时遭到很多美国人的反对,这些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应该把这么一大笔钱用在公共支出用在更有价值、更能改善美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事情上,而不是仅仅为了将一两个人送上月球。

  但最终的成果证明了“阿波罗”计划的伟大之处:这项计划不仅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科学探索之一,不仅使美国在与苏联的太空争霸中夺回主动权,更重要的是,该计划促进了多个领域的技术进步,催生了液体燃料火箭、微波雷达、无线电制导、合成材料、计算机、无线通讯等一大批高科技工业群体,极大的促进了美国高新科技的发展,现在美国领先于世界的信息科技、生物、新材料等高技术,很大一部分来自对“阿波罗”工程技术的消化、优化和二次开发,其影响之深远,不可估量。

  甚至可以这么说,现今美国几乎所有的技术领域都是由当年的“阿波罗”计划受益,这计划不仅带来的对航天技术、卫星通信、移动通讯、材料科学、计算机、指挥与控制技术等等的需求和发展,更是使美国赢得了信息时代的控制权。

  憋了好几分钟,面红耳赤的顾瑞河终于憋出来一句话,“小林同志你这是故意在曲解我的意思,是,阿波罗计划对美国经济和社会、科技发展的推动作用我们都看得到,搞载重10吨到13吨的重型直升机对国内航空工业的整体拉动作用我们也都能看得到,但现在的我们国家的经济状况能和60年代的美国的经济状况能相比吗?国家根本不可能拿得出这么一笔钱来用于这个项目,当前的国家主要还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主,将有限的资金投入到经济发展领域,至于重型直升机,完全可以等我们国家的经济条件好些了再说!”

  说完,他隐晦的向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这话我赞同,”其中一位局常委开口了,一直以来,说话的这位局常委都是坚定不移的“有限发展民用经济派”,此刻更是毫不讳言的道,“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小林同志的想法是好的,但我个人认为,条件还不是很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