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四六八章 一个故事

第一四六八章 一个故事

  “这么说来,你真的认为轰六可以换装d—30kp、也就是我们从俄罗斯租来的那些伊尔—76运输机上面的发动机?”王老爷子目光灼灼的盯着林鸿飞,和东方正一样,他也格外清楚轰六对国家的战略意义。

  “绝对可以!”林鸿飞的语气无比肯定,“爷爷,您可以让西飞的轰六团队过来看一下,让他们亲自做一个分析,到底行还是不行,他们最有发言权。”

  “让西飞的同志过去看看也好,”老爷子点点头,他这么说,这件事基本上就算是定下来了,“很多同志都说,有了su—27这种飞机,轰六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小子总有些奇思妙想,在这件事上你怎么看?”

  “说这话的人简直是每长脑子!”林鸿飞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

  “这话怎么说的?”老爷子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林鸿飞,想要看看这个时常有惊人之言的小子这次又能冒出什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来。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海航部队的轰六丁不是有两个可以发射空射反舰导弹的武器挂架吗,,我们在轰六丁的基础上再改进,给轰六换上d—30kp发动机,作战半径立刻就能够提升到3000公里,将武器弹仓改成油箱,将机翼武器挂架改为6个,再加装两个机腹武器挂架,配合我们即将从乌克兰得到的射程达到550公里的kh—22巡航导弹和射程3000公里的x—55巡航导弹,立刻就让轰六有了对整个亚洲和绝大部分的太平洋进行精确打击的能力,若是再辅以轰六空中加油机,甚至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可以让巡航导弹打到美国西海岸,现在有哪种战斗机可以具有这个作战能力?说这话的人不是没脑子又是什么?”林鸿飞愤愤的道。

  其实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林鸿飞的心里很无奈。这番话多少有些违心了。

  从他的本心来讲,其实并不看好轰六轰炸机的改进工作,作为一款基于50年代作战环境设计的中程轰炸机,轰六已经很不适应现代作战的需求,改进的潜力并不大,以后的轰炸机作战,应该是向着多功能、超音速和精确攻击这方面来转变,即“全球到达,全球力量”,但轰六显然距离这个高度还有相当的距离。

  不过轰六以及轰六研发团队的存在还是有巨大的意义的。虽然后世su—30、歼10、歼11等战机的存在大幅度压缩了轰六的生存空间,但在林鸿飞看来,轰六的存在,最大的意义就在于为共和国保留了一支具有升级为战略轰炸潜力的军队,为国家以后发展大型飞机保留了研制队伍和基础。这支队伍对于自己接下来要搞大飞机,意义重大。对于将来日益强大的共和国而言。一支必要的战略攻击力量的存在是必需的。

  “你就这么有信心?kh—22和x—55当然是咱们求之不得的好东西,可你确定能够顺利?”虽然有林鸿飞在其中的牵线搭桥,事情超乎寻常的顺利,但在这个项目上,很多领导人还是持着谨慎的态度。

  “往最好里去准备,最后的结果一般不会太差。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靠人管人是不行的,咱们国家在企业管理制度这方面不但很难激发优秀员工的创造力。相反,还在拼命打压年轻人的激情和创造力……以往的事实证明,我的这个想法还算正确。”林鸿飞也不好和老爷子争辩,这种事情,在最终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总会有争论的。

  “往最好里去准备?”王老爷子精神矍铄的很,听林鸿飞说完情况,又问了几个问题之后,笑道,“你小子,可是给了老头子我不少惊喜啊。”

  听到老爷子的这番话,东方正和林鸿飞都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对这件事,老爷子是支持的。这就好,有了老爷子的支持,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

  “爷爷,我是这么想的,既然国家想要形成两个航空工业集团,让两个航空工业集团之间相互砥砺、激励,那就不应该过于厚此薄彼,我们国家的情况,允许我们集中力量来办大事,这个能力不利用起来就太可惜了,至于这么做极有可能会泄密的问题,我认为其实完全没必要担心,欧美的航空制造巨头多数还是私人企业呢,但一样要纳入国家的严密监管,在对外销售方面一样要遵循国家的指导,若是国家不同意,不要说一架飞机,就连一个飞机轮子都不敢往外卖。”

  “说实话,我真不知道某些领导同志心里是怎么想的,一方面拼了命的想要和外国人合作,恨不得连自己穿的内裤是什么样的都让人家知道;另一方面,却又拼了命的瞒着自己的老百姓……爷爷,不怕您批评,这种情况我觉得不太好。”

  “呵呵……不说这个,就说说你说的这个制度问题,你打算怎么办?”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哪怕是在家里,老爷子也不好多说。

  “这个……不好说,这样吧,我给您讲个发生在我们公司最近新招聘的一个年轻的工程师身上的事吧。”林鸿飞想了想,道。

  “你说。”老爷子点点头。

  他不相信林鸿飞会在这个时候无聊的和自己闲聊一些无关人等的事情,既然如此,那就说明他们新招的这个小子很有些特殊的地方,最起码也有些启示的作用。

  “这个工程师是两年前西交大毕业的硕士研究生,当时毕业的时候,因为给某个小有名气的教授的论文做过大半研究终于列名第二作者,算是能力很不错了。”

  “硕士研究生,能成为第二作者?很不错的年轻人。”老爷子插了一句话。

  “是,却是不错,能力很突出,”林鸿飞点点头。接着道,“所以当负责斯贝发动机国产化的单位来这里招人的时候,这个硕士的导师把他给推荐了过去,当时美国通用电气在东方市的一个维修支援中心也来招人,这个硕士本来想去东方通用电气碰碰运气的,不过最后因为家里劝他安稳点,本身这个同志又是个军迷,就去了那家军工单位。”

  “有志气!年轻人就该这样!”老爷子对这年轻人的做法很是赞赏,亲口夸赞道,说完还不忘记白林鸿飞一眼。好像林鸿飞和这个小伙子差多远似的。

  “有志气是一回事,但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林鸿飞苦笑一声,“这个同志在那里整整呆了两年,除了在生产车间帮助品质管理外。还翻译了很多关于这款发动机的英文资料……这家单位里根本连科技英文的本/专科毕业生都招不到,待遇和环境太差了。以前招来的大概一年不到就直接走人。只好叫这个非英文专业的研究生帮助几个七老八十早该退休的几个返聘的人员翻译。”

  “当时这个硕士还去和工人师傅们讨论来帮助修正译文的遣词用句,可就是一个这么秀秀的年轻人,竟然升工程师的希望连个影子都没有,眼看着单位里头头们的亲戚们的孩子……这些头头的亲戚们的孩子,很多都是中专毕业生……都很快升职成了工程师,您说这个硕士生心里是什么滋味?”

  林鸿飞说到这里。傻子也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老爷子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以前从来还没有人和他说起一线的情况,也一直以为情况没有多么严重,可现在看来。自己不接地气的时间已经太长了?

  “当时这个同志一个月杂七杂八加起来就不到1000块钱的收入,级别没上去,也根本不要想单位给他分房子……您应该知道,硕士毕业后,年龄都不小了,基本上马上就要结婚……每次有英国人来参观车间,这个同志都必须要负责接待,但与之相反的是,每次所谓的去英国谈判这款发动机的改良,都轮不到他这个品质管理助理工程师和翻译,每次单位里都是以‘事关军工’这个强词夺理的理由剥夺了这个同志的资格,而是让伦敦大使馆派两个翻译,接待和帮助谈判,所以出国名额都一个不拉地给了领导的亲戚们和马屁精们。”

  “不像话!混蛋!”老爷子怒骂了一声,他也知道这几年政府和企业出国考察的情况比较严重,很多人借着出国考察的名义实出国旅游之实,甚至为了能够出国,还要打压其他同志的出国名额,但在他想来,这个打压,也应该是基于要完成工作的情况下的,如果不是林鸿飞和自己说起了这件事,他当真是没有想到,基层的同志们的工作热情竟然被打压到了如此境地,一个能力突出的硕士生竟然被一群官员子弟打压?长此下去,这还了得?!

  “可不是挺混蛋的么,可更混蛋的还有呢,”林鸿飞冷笑了两声,也顾不得在自己面前的这位是谁了,当初那个硕士和自己聊起这件事的时候激动的满脸泪痕,自己心里也是堵得慌,这次有了一个畅所欲言的渠道,林鸿飞不想错过了,“经过那么多次所谓的出国谈判,这个属于英国过时的发动机的国产化的进程还是出奇的慢,这个您应该是知道的,这款发动机的国产化程度能达到63%就很不错了……”

  “这不可能!现在不是在和英国人谈发动机的后续改良么?”林鸿飞这话一出口,不仅是老爷子,连在内阁工作的东方正都坐不住了,斯贝发动机的仿制工作是国防建设的重点工程,不是说已经基本能够实现国产化了吗?难不成下面的人还敢说谎?!

  对于上面的人来说,这种失去了控制的情况是他们最不想要看到的,一时间,东方正甚至有些惊慌。

  “什么在和英国人谈判发动机的后续改良?这都是弥天大谎,”林鸿飞冷笑一声,声音中满是悲愤之意,“所谓去英国和英国人谈发动机的后续改良是假的,拿着国家的科技经费出国旅游才是真的。”

  “所以呢,英国人也看透了咱们的本质,说他们手上的是备份发动机,就是压仓不卖,待价而估,因为生产飞豹战斗轰炸机着急,而发动机生产跟不上,所以单位里把国家拨给的专用于发动机改良的经费高价进口了一些原装发动机……没有有吃回扣这个不知道,但这批发动机的价格偏高是真的……说实话,国家为了这个项目投入的钱相当多,国家的决心也相当大,但钱到了单位领导的手里之后不知被用到了哪里,只知道很多单位领导子女去了英国和美国,而且会计又是领导的亲戚。”

  东方正父子俩的脸色都很难看,不止难看,还有些难堪。

  任何一个有基本常识的人都知道,在一家企业里,企业领导人和会计、出纳绝对不能有特殊关系,可现在,企业领导人竟然和会计是亲戚?东方正简直愤怒的想要杀人:你们中航工业到底想要搞什么?!

  “爷爷,我不知道您身处这种情况的时候会怎么想,但我想我是做不下去的,我一腔热血的想要去报销国家,但国家给予我的就是这样?”

  “你给我说说,这小子到了你们单位之后又是什么情况?”深吸了一口气,老爷子一脸严肃的向林鸿飞问道。

  “这个硕士当然也受不了这个气,辞了职,离开了自己原本热爱过的军工企业……年轻人嘛,这个其实很容易理解……以助理工程师的名义来了我们公司,3个月试用期后,立刻升职成为正式工程师,刚好我们公司打算仿制当初从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引进的那款涡轮轴发动机,因为这个同志以前有过这方面的工作经验,所以被调去参与可行性研究,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因为工作能力出色就变成了项目品质工程师,一个月扣掉三金大概有6000块出头,每个月还有数目客观的项目奖金,现在我们公司要仿制和改进d—36大涵道比发动机,他又以副总工程师的身份参与了这个新的工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