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四六六章 黄鼠狼林鸿飞先生

第一四六六章 黄鼠狼林鸿飞先生

  吴部长一走,仿佛一直压在心头上的一块大石头被办了开来,刚才还静悄悄的会场里顿时就沸腾起来,立刻就有联合通讯公司的负责人兴奋的向林鸿飞问道,“林总,既然这数字移动电话试用没有问题,那是不是可以大规模铺开了?”

  电信业有多么赚钱,只要在心里想一想就能算得出来,再没有什么比这种垄断的生意更好做的了,除了前期的投入巨大之外,接下来几乎就等于坐在家里等着天上往下掉钱,这钱赚的真是不要太爽……一想到晚开工一天就少赚一天的钱,他们怎么可能会不激动?

  “不,还早得很呢。”林鸿飞笑着摆摆手。

  “林总,这时间咱们可耽搁不起啊,电信总局那边已经开始gsm网的建设了,他们还有这么多年模拟网的运营经验,咱们已经落后了,若是再落后,咱们凭什么和电信总局竞争?”

  “是啊是啊,林总,咱们可耽搁不起了,看他们电信总局在那里使了吃奶的力气搞移动基站建设,咱们再不加把劲可就落后了。”

  虽然人群有些嘈杂,不过林鸿飞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眼看着钱在自己面前却不能赚,委实够抓心挠肺的,笑着点点头,“这样,接下来先将一线城市的试运行网络建设好,运行一段时间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就开始大规模的开工建设……在这之前,大家先和各供应商联系好。”

  嗯?先在各省建设试运行网络?

  听到林鸿飞的这个安排,大家先是一愣,随即疯狂的鼓起掌来:这个试运行网络,可是随时都可以转成正式商用网络的……严格说起来,试运行的网络就是严格按照商用网来建设的。只是在前期为了测试设备的性能是否足够稳定,需要试运行一段时间。

  看着喧闹的人群,林鸿飞笑着摇了摇头,不过看到大家的干劲这么足,心里却是很是高兴……相关的人员培训工作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吧?

  虽然整个共和国电信市场上的运营商现在只有电信总局和联合通讯公司两家,但林鸿飞没打算重复电信总局的老路,没打算让下面的人有当大爷的感觉,既然是服务行业,那就要有服务行业的样子,想要将电信总局压在身下。既然在网络覆盖上还差一点,就要在服务方面多下点功夫。

  …………………………………………

  “林总,这是第一批10万部汉化之后的诺基亚2110的到货单,”王国梁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向林鸿飞问道。“您说这只是第一个月的数量,下个月还要准备20万部……这么多的手机。咱们能卖得出去吗?”

  按照林鸿飞的计划。三个月后的月销量要达到30万部以上,这意味着一年的手机销量就要在400万部左右,整个共和国的电信市场有这么大吗?这么多的手机能够卖得出去吗?咱们国家的老百姓有这么大的消费能力?王国梁很是怀疑。

  “国梁,你太小瞧咱们国家老百姓的消费能力了……现在很多年轻人结婚都要买一辆摩托车,为了买这辆摩托车,家里甚至不惜借贷款。你觉得这种情况合理吗?”

  “肯定不合理!”王国梁不假思索的道。

  为了结个婚不惜借钱买辆摩托车的事情他也听话所过,注入此类的还有很多,比如借钱买录音机、明明不是做生意的小年轻却偏偏要借钱买个寻呼机之类,但对于这种行为他很不赞成。在他看来,有多大的能力吃多大碗的饭,明明只能装一两饭的肚子你非得吃两碗,你不怕撑坏了?

  “国梁,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林鸿飞叹息一声,王国梁这小子聪明是聪明,人也够机灵,但就一点,出生在豪门大家族的他不怎么接地气。

  “林总您请讲。”虽然对林鸿飞说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很有些不服气,但对这个堂妹夫,王国梁心里除了佩服还是佩服,既然林鸿飞都这么说了,或者……自己真的有什么问题没有注意到?

  “面子!”

  林鸿飞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被王国梁最重要的一点,“咱们国家、咱们这个民族,把面子看的比肚子重要,在社会物资还不够极大丰富、老百姓们的收入水平还不够高的今天,为了能够出去穿的光鲜一点,老百姓们可以选择连啃一个月的咸菜买一身能够穿出去光鲜的衣服;明明生意不太好还非的买辆车、买个大哥大撑场面,这都是为了面子,老百姓给准备结婚的孩子买辆摩托车也是如此,都是为了面子……看看,我们家过的比其他人家都好。”

  “这不是攀比么?”王国梁大是不忿的道,“对于这种不健康的思想,国家就应该好好做做舆论引导。”

  “这是攀比?”林鸿飞笑了,摇摇头,“在我看来,这也是社会前进的动力的一种,国梁,就算你们这些人,钱财、家世样样不缺,可你们这些人之间,嗯,也就是所谓的衙内公主圈子里,难不成就没有个攀比的心思?肯定有吧,只是你们攀比的东西和普通老百姓们不同,但归根到底,本质上其实和老百姓们攀比的东西没有什么区别。”

  王国梁无言以对,虽然他不怎么赞同林鸿飞说的这番话,但仔细想想去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但是……

  脑中一闪,王国梁猛地抬起头来,道,“您的意思是说,手机这个东西会成为人们攀比炫耀的工具?”

  “其实手机这东西已经成为攀比炫耀的工具了,只是之前手机的价格过于昂贵,普通老百姓们支付不起这么一笔昂贵的奢侈品费用,手机这个东西自然也就只能在一定层次以上的人当中出现,但是我们将手机的价格拉到了这个价位,你说老百姓们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还用问吗,既然您已经将诺基亚2110这个全球第一款中文操作界面的手机的价格定在了8888的价位上。只要网络没有问题,手机的质量没有问题,还不得被抢疯?抢疯……不对!

  王国梁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咱们的手机买的这么便宜,摩托罗拉、爱立信的水货机都卖的那么贵,会不会被人质疑?”

  也是,现在一部大哥大都要2万多呢,老百姓们心里早就认为手机这个东西是个奢侈到不能再奢侈的奢侈品,这忽然从奢侈品变成了高消费品,难免有人会心存疑虑:你这东西的质量……行吗?

  “有人质疑当然是肯定的。但有人质疑还不好办?咱们现在正在和电信总局争夺客户呢……这么说明白了吗?”

  “明白了!”王国梁恍然大悟,一脸佩服的连连点头,但是马上,王国梁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是以和电信总局争夺客户的名义降价销售、并且告诉他们过了这段时间之后就会重回原价……这10万台手机够不够?”

  若是直接降价。人们当然会心存疑虑,但若是打着和电信总局争夺市场的名义降价。这就说得过去了。甚至不用自己这边解释,那些买手机的顾客自己就能在心里说服自己,那么接下来,可想而知的会迎来一场购机的狂潮,这么算下来,10万部手机就不用了吧?

  虽然联合通讯公司现在的网络覆盖能力还有限。但网络的建设工作正在加紧进行,老百姓们会不会觉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直接把手机买下来囤着?不要觉得老百姓们的这个做法很可笑很盲目,九十年代中期之前。整个国家都在盲目着呢。

  “第一个月10万台应该差不多了,不过第二个月20万台就恐怕有些不够,第三个月的30万台肯定不够!”林鸿飞早对这个数字进行过分析,闻言,道。

  “那……赶紧追加订单啊!”王国梁顿时就急了,这手机从自己手里一转手,卖出去的可都是钱啊!

  “国梁,你忘记了,咱们正在和电信总局血拼呢,”林鸿飞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既然是血拼,总不能把自己的血拼光了……因为客户的积极和踊跃的程度超乎了咱们的想象,手机卖断货了很正常吧?这也从侧面反应了咱们的手机有多畅销、质量有多好。”

  “啊?”王国梁不解的眨了眨眼睛,但下一刻,他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人为制造销售紧张的情况?”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林鸿飞笑眯眯的掏出根烟来,刚要点上,忽然想到按照医生的吩咐,小玲的最佳受孕期就是这几天……烟瘾这么长时间都忍了,难不成这几天就忍不住了吗?把烟放在鼻子底下深深的嗅了嗅,恋恋不舍的将烟重新塞回去,笑吟吟的对王国梁道,“不要说我不照顾你啊,这可是你们兄弟几个小赚一笔零花钱的好机会。”

  这分明就是默许自己可以从诺基亚公司进口一批“原装英文版”的2110用电信总局的渠道进行销售啊,若是按照这个操作手法来看,多了不敢说,一年卖掉100万部“原装英文版”的应该不算过分吧?100万部,去掉各个环节的开支,一部手机还能够赚到差不多1500块钱……

  老天爷!这可就是15个亿啊!一想到就靠着林鸿飞稍稍松开的这个扣子,老王家竟然轻轻松松的一年赚到15个亿,从来没想到赚钱这么容易的王国梁忽然一阵阵的眼晕!

  老王家一年的收入也不少,但赚钱何曾这么轻松过?

  “为什么?”好一会儿,终于清醒了过来的王国梁抬起头来,忍不住向林鸿飞问道。

  是啊,为什么,这笔钱明明可以你来赚的,为什么给我们家了?

  “说起来其实挺惭愧,家里这几年来给我的支持不小,可我却从来没有给家族多大的回报,这个,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吧。”林大老板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摸了摸鼻子。

  王国梁才不会相信林鸿飞的这个解释,但既然林鸿飞都这么说了,自己也无话可说,这个理由当真是能够说得过去,家里这几年来对他的支持力度一直不小,用这种方式隐晦的回报一下家族,似乎也是应该,但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事儿里面透着蹊跷?

  …………………………………………

  “你小子啊,”东方正看着林鸿飞,除了苦笑还是苦笑,“说吧,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你那15个亿绝对没有那么好拿。”

  王国梁想不明白想不明白林鸿飞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这么大的事儿他岂敢隐瞒?当天下班回家之后,立刻便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经过这么些年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税费改革的进行,共和国的财政已经没有那么窘迫了,但具体到一个家族上,哪怕是老王家这么一个豪门大族,一年15亿的收入也不是一个小数字,王大伯顿时就淡定不能了:林鸿飞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他可不认为林鸿飞就是为了回报家里,既然是回报,为什么早不回报,晚不回报,偏偏是这个时候?对林鸿飞这小子的“阴险”,王大伯已经见识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爸,连您也不相信我?”林鸿飞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做人当真是有点失败。

  “你说呢?”东方正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可是15个亿,不是15块,也不是15万!不搞清楚你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我连睡觉都不踏实,唯恐被你小子给算计了。”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就是我不算计您都不行了?既然如此……

  “其实还真有件事想要家里帮帮忙。”林大老板苦笑一声,早点让老头子放心吧。

  我就知道是这样,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小子没安好心!东方正的眼神中清晰的传达出了这个意思,没好气的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先说好,若是家里太为难的事情,也未必见得帮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