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四六四章 善后:下

第一四六四章 善后:下

  深吸了一口气,林鸿飞对维克多和卡其哈诺夫道,“两位,不好意思,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需要离开一下。”

  “ok,”卡其哈诺夫道,“林先生,欢迎你随时过来。”

  他这话绝对是真心的,这次和林鸿飞见面,单单达成的帮林鸿飞培训机组和地勤人员、租机这两桩生意,保守估计一年也能够为安东诺夫设计局赚到上千万美元,对于现在快要穷疯了的安东诺夫设计局来说,这当真是一笔从天而降的横财,面对如此大老板,卡其哈诺夫当然是希望林鸿飞来的次数越多越好,若是林鸿飞多来几次,说不定自己还能够赚到的更多?

  反倒是维克多,作为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副总设计师,他想的没有那么多,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林鸿飞问道,“林先生,是什么事?”

  维克多这话一出口,卡其哈诺夫的脸色顿时一变,忙狠狠的瞪了维克多一眼:说话怎么不经脑子?这种事情也是你能问的吗?转过头来对林鸿飞讪讪的道,“林先生,没关系,您的事情如果比较紧急……”

  “还好,”林鸿飞沉吟了一下,道,“给你们说一下也没什么,库奇马先生想要和我聊聊。”

  什么?老板的头号政治“大敌”打来的电话?林鸿飞这话一出口,维克多和卡其哈诺夫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卡其哈诺夫当即将自己刚才的话给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一脸紧张的望着林鸿飞,“林先生,这……”

  “不用紧张,”林鸿飞笑着摆了摆手,“应该是库奇马先生做出决定了,我过去看看。”

  维克多和卡其哈诺夫虽然连连点头,可心里怎么可能不紧张?如果林鸿飞当真能够“说服”库奇马放弃,老板就可以再担任一届总统。对于自己这些老板的铁杆嫡系来说,意味着还有四年的舒服日子好过,可若是换来了一个新的总统上来,自己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满眼复杂的望着林鸿飞的车子消失在了远处,维克多有些担心,“他会成功吗?”

  “他一定会成功的!”卡其哈诺夫重重的点头,“一定会成功的。”

  这话。与其说是肯定,倒不如说是给自己壮胆。

  ————————————————————————

  “柳德米拉,你好。”面对库奇马的夫人的时候,自己拦住了库奇马上进的位子,这让林鸿飞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相比于林鸿飞的不好意思,柳德米拉.尼古拉耶夫娜反倒是落落大方。虽然自昨天林鸿飞来了又走了之后自己的丈夫就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里不出来,但对于这位一直支持丈夫的事业的中国人,柳德米拉还是很有好感的,点点头,有些焦虑的对林鸿飞道,“林先生,库奇马似乎有些……焦虑。您能劝劝他吗?也只有您能够劝得动他了,您也知道,现在到了总统竞选最关键的阶段了。”

  “好,我会认真劝劝他的。”林鸿飞有些尴尬,柳德米拉的丈夫之所以会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还不是自己造的孽?难得柳德米拉还么信任自己。

  “那我就放心了,林先生,麻烦您了。”柳德米拉松了一口气。在这个工程师出身的女人看来,只要林鸿飞愿意出马,一定能够帮助自己的丈夫解决问题。

  “这是我应该做的。”林鸿飞尴尬万分的摸摸鼻子,从来没有将话说的如此情真意切过。

  ……………………

  “咳咳咳……”一推开房门,一股浓浓的烟味就呛的林鸿飞连连咳嗽。

  这家伙到底抽了多少烟?林鸿飞心里纳闷的要死,好歹自己也曾经是个烟民,竟然能够将自己呛成这个德行?

  所有的窗帘都被拉死、连等都没有开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昏暗。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一个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谁?”

  “我,”林鸿飞应声到。既然已经来了,林鸿飞索性就放下了其他的心思:自己并不欠他库奇马什么,既然如此,又为何要内疚?“库奇马先生,你的心情似乎十分不好。”

  “原来是林先生?”昏暗中库奇马沙哑着嗓子一声苦笑,“任谁在知道明明可以胜利的时候却不可以取胜,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

  “暂时的退让不等于下一次就没有机会了,收回来再打出去的拳头才更加有力,库奇马先生,您认为是现在像您这般直接竞选总统、然后连任一届总统好呢,还是先干一届副总统,接着干两届总统比较好?”林鸿飞反问道,“我知道你对苏联的垮台很痛心,希望自己能够迅速收拾人心,用事实告诉国民们欧洲和美国的那一套在乌克兰是行不通的,但现在的乌克兰是个什么情况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国民狂热的追求他们的民主和自由,不让他们呱呱乱叫的肚子提醒他们在追求民主和自由之前需要先填饱肚子,他们就会认为民主和自由比面包和牛奶更重要。”

  林鸿飞这话一出口,库奇马顿时沉默起来。

  这个道理他当然懂,从理智的角度来说,林鸿飞说的是大实话,也是对自己的抱负最有利的,但不管是谁,当他看到自己距离自己梦想的位置只有一个手指的距离的时候,让他放弃,他也不会甘心,虽然理智告诉他,现在放弃是最合适的。

  沉默了片刻,林鸿飞就知道库奇马心里其实已经默认了这个事实,道,“若是你担任副总统,与共和国的合作这一块我会劝说克拉夫丘克先生交给你负责。”

  “乌克兰的重工业生产加工和科研基础雄厚,乌克兰科学院材料学研究所、超硬材料研究所、晶体学研究所、强度问题研究所、金属物理研究所在世界上地位很高,但这有个前提,就是这些机构能够得到充足的发展资金、留住人才,虽然现在这五大研究所的科研水准依旧是世界顶尖的,但在当前人才不断流失的情况下,这种情况还可以让乌克兰在材料领域撑多久?乌克兰和我国在经济上有很强的互补性,我会尽力推动两国在工业方面的合作与交流,我想,有了这四年的基础打底,若是四年后你不能成功竞选总统、八年后你不能连任总统,这只能说明一点……”

  “这么大的优势还坐不上总统的位子,说明我脑袋有问题,”一直听着林鸿飞的话的库奇马站起身来,“没错,这四年时间就是我打基础的时间,也是我学习怎么成为一名合格的总统的时间,我答应了,成为副总统之后,我会努力做好乌中之间的经贸合作的工作。”

  “我知道你答应了。”林鸿飞笑的很开心,“放心吧,有我在,我保证四年后你会看到一个和现在大不相同的乌克兰……对了,如果你乐意,我建议你将宣传这一块抓起来。”

  林大老板希望库奇马担任副总统之后负责乌中之间的交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库奇马曾经担任过拜科努尔航天发射中心实验部主任、南方设计局第一副总设计师、南方机器厂总经理。

  提起拜科努尔航天发射中心这个名字,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作为世界顶级的航天发射中心之一,拜科努尔航天发射中心早已经享誉全世界,只是这个南方设计局却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

  但南方设计局虽然没有进步机器制造局、安东诺夫设计局之类的民资耀眼,但在前苏联时代,这个名字可比进步机器制造局和安东诺夫设计局的分量重的多了,为啥?因为前苏联时代过半数的洲际弹道导弹都是由南方设计局生产的!其实力代表着世界洲际弹道导弹技术和航天的最顶端!库奇马能够在这三个单位先后担任要职,已经足以说明了他的实力。

  按照林鸿飞和克拉夫丘克的协定,接下来乌克兰将在火箭和导弹技术方面进行秘密的合作,有库奇马这么一个内行人来居中协调,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当然,有这么一个内行人居中协调,也有个坏处就是他很清楚每一项技术的价值,共和国方面有可能多花不少钱,但在林鸿飞看来,这关自己什么事?你自己没本事谈不过人家,就活该被挨宰。

  “宣传?”库奇马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好!我就把宣传这一块抓起来……是时候让民众们的头脑冷静下来了。”

  曾经在苏联时代生活过的人,对于前苏联的宣传系统的能量之庞大,有着深入的体会,那是可以直接改变一个人的巨大力量。

  “既然如此……合作愉快!”林鸿飞笑眯眯的向库奇马伸出了手,心里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合作愉快!”库奇马一巴掌重重的排在了林鸿飞的手上。

  这一刻,库奇马已经向林鸿飞露出了他值得林鸿飞如此大力支持的一面:哪怕面对如此巨大的人生挫折,他也不气馁,不放弃,依然斗志昂扬,只是……这一巴掌也太有力了吧?林大老板极度怀疑库奇马这货是不是借机在报复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