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四三五章 竟然主动登门道歉?

第一四三五章 竟然主动登门道歉?

  扎西达想要说些什么,但林鸿飞却已经没有了继续陪她玩的性质,扭头对王国梁道,“咱们的运输机也快要到了吧?进去和运输机联系一下,就说巴基斯坦对咱们似乎不是很欢迎,既然这样,咱们就先回去吧,这次的援助计划,我看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什么?”林鸿飞并不只是说给王国梁听的,否则他也不会用英文,所以这话一出口,巴基斯坦方面的人脸色顿时大变!这个中国人,太……嚣张了吧?

  王国梁是什么人?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气?只是林鸿飞还没有做出指示,他也就只有憋着,现在有了林鸿飞的这句话,往日里唯恐天下不乱的他顿时大喜,转身就钻进了机舱,“好,我这就和他们联系。”

  “林先生,林先生,这个……咱们好好谈谈,好好谈谈,”完全没想到林鸿飞会这么强硬以对的米尔扎,一把拉住万国良,讪讪的笑道,“扎西达小姐只是一个被惯坏了的小姑娘,您和她生什么气?这次的投资是两国政府领导人共同确定的,所以……”

  “这话我不赞同,”林鸿飞摇摇头,并不认可米尔扎的说法,“扎西达小姐既然是副议长阁下的女儿,从小受到的教育必然和普通人受到的教育不同,或许被娇惯了些,但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是基本功,教养是一定有的……”他似笑非笑的望着米尔扎,“将军阁下,不要告诉我这是给我的一个下马威,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太让人遗憾了。”

  听到林鸿飞这话,米尔扎心中一颤!

  “怎么会呢?林先生您是我们巴基斯坦的贵客,我们欢迎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呵呵……”

  “没错没错,林先生。您不要误会……”

  “林先生,您是我们巴基斯坦最真诚的朋友,请您相信我们对朋友的热情,这完全是一场误会。”

  “没错没错,这只是一场误会,真的是一场误会。”

  “…………”

  有了米尔扎的这番话,从飞机上和米尔扎一起下来的巴基斯坦方面的人员立刻一叠声的道。

  有了这一番话。哪怕不是刻意为林鸿飞安排的下马威,现在也变成一场刻意安排的举动了。

  “是这样的吗?”望了一眼目光有些躲闪的米尔扎,林鸿飞心中恍然:难怪!

  王文东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可看到林鸿飞和米尔扎的这幅表情,立刻就紧急的把嘴巴闭上:作为外交官,为了国家的利益卑躬屈膝很正常。但该强硬的时候也要强硬起来,今天的这个情况,若是再看不明白,王文东简直白做了这么多年的外交工作,只是巴基斯坦方面为了今后工作的能够顺利展开而给林鸿飞的这个下马威,却不成想反而被林鸿飞反手抽了一巴掌,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他望着林鸿飞。眼中有些佩服: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当然,当然,这只是一起误会!”面对林鸿飞递过来的橄榄枝,米尔扎再也不敢耍什么幺蛾子了,一叠声的应声道。

  “那好吧,这只是一出误会。”林鸿飞点点头,算是给这件事下了一个定论。

  确定林鸿飞不是要走。米尔扎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的气全出完,林鸿飞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的一颗心紧紧的提了起来,“但是,将军阁下,虽然这只是一起误会,我还是不希望接下来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样的误会。”

  言外之意,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看在中巴两国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有需求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们了,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否则当真发生了些什么,对谁都不好。

  这小子……当真是一点亏也不肯吃啊。米尔扎苦笑一声。却只有点头,“林先生,请您放心,我向您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

  “鸿飞同志,我……”坐在车里,王文东一脸感慨的望着林鸿飞,他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收场。

  习惯了以妥协和退让来处理国际关系的共和国的第二代外交官,对于林鸿飞的这种行事风格很不适应,但他不得不承认,林鸿飞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法对于共和国的外交工作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共和国不是什么时候都需要对人低头的。

  “王大使,您也别太将今天的事儿当做一回事,其实我今天敢这么发疯,是因为我有恃无恐。”

  “哦?”王大使挑了挑眉毛,等林鸿飞的解释。他很想知道,在有可能对两国关系造成巨大不利影响的事情面前,林鸿飞是如何得出他可以有恃无恐的折腾的结论的?

  “很简单,现在的巴基斯坦急需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作为一个拥有近2亿人口的人口大国,不管是出于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还是军事的需要,他们国家现今那几乎等于零的汽车工业都严重制约了他们的发展,对于巴基斯坦来说,发展自己的汽车工业已经迫在眉睫。”

  王文东微微点头。

  林鸿飞说的没错,巴基斯坦的汽车工业确实极度不发达,整体水平很低不说,还不能生产货运型卡车,经济发展、物资流通最重要的卡车几乎全部需要从外国进口,对于一个拥有近2亿人口的地区性大国来说,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到了这里,问题出现了:迄今为止,没有人愿意帮助巴基斯坦发展他们的汽车工业,我们公司是唯一一个愿意向巴基斯坦转让整车技术的国家,而且不是一种车的技术,是涵盖了从军用到民用、从卡车到乘用车整整6款车和三款摩托车的一个庞大的家族,”林鸿飞两手一摊,“您说,除了我们公司之外,谁还愿意拿出这么大的诚意来和他们合作?绝对没有了,这一点就是我最大的依仗:除了我,他们还能再找到一家合作伙伴?可这些巴基斯坦人大概是被鬼迷了心窍,竟然还想用这个来拿捏我一下?”

  一说起这个,林鸿飞就满心的愤愤不平:“您说,他们是不是脑子坏掉了?除了脑子坏掉了之外,您还能找出其他的理由来吗?若是连这样都要被欺负,那这钱我宁愿不赚!”

  林鸿飞一脸的气氛,可王文东脸上除了苦笑之外还是苦笑:这臭小子,你这是把我这张老脸抽的啪啪响啊。林鸿飞这番话是对巴基斯坦人这番作为的不满,可何尝又不是对他的一番隐晦的警告?

  王文东心中已经有了种预感,似乎接下来,自己这个共和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当的不会很顺心。

  ————————————————————————

  晚饭后,正在房间里看资料的林鸿飞忽然接到了前台打来的电话:“林先生,海伦娜.克虏伯小姐想要拜访您。”

  海伦娜那小妞要拜访自己?这个女人,这又要干什么?

  林鸿飞可不认为这个克虏伯家族的女人会无缘无故的来拜访自己,莫非……这次这个女人来巴基斯坦和自己有关系?

  但这个念头刚刚冒上来,就被林鸿飞给甩出了头去:这个玩笑可开大了,这怎么可能?

  沉吟了一下,没有想出结果来的林鸿飞决定还是见了再说:既然她来主动找自己,总有要见自己的理由,不过若是想要来自己面前炫耀自己身为克虏伯家族子弟的优越感,林鸿飞只能对她说:抱歉,你找错了炫耀的对象。

  ……………………

  多少有些出乎林鸿飞的意料,出现在林鸿飞面前的海伦娜不复白天时那咄咄逼人的形象,化了一个稍显甜美的妆容,让线条刚硬的日耳曼女性的面条轮廓不再那么刚强,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让海伦娜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走在街头的淑女,而不是一个咄咄逼人的大家族出身的女孩。

  林鸿飞绝不相信海伦娜会无缘无故的来拜访自己,也绝不相信她是随随便便的穿了这么一身来的,既然如此,那么她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向自己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息?但下一刻,更让林鸿飞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林先生,对于白天发生的事情,我深感抱歉,请相信我,我对您并没有任何的恶意,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说到这,海伦娜随即从身后的随从手里拿过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林先生,这盒雪茄,希望您能够收下。”

  让林鸿飞压根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一见到林鸿飞的面,海伦娜竟然立刻就为白天发生的事情诚恳的向林鸿飞表示了歉意。

  能够让克虏伯家族家族的子弟主动上门向自己道歉,说起来林鸿飞也值得骄傲了,但林鸿飞却是沉吟了片刻后,才点点头,“海伦娜小姐,或许白天您那么做有您的原因,但这很不好……这份礼物我很喜欢,但我不希望这种事情还会发生第二次。”

  虽然他接受了海伦娜的道歉,但林鸿飞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海伦娜小姐,我相信你过来绝对不是单纯的为了道歉,那么……说明你的来意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