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八八章 蜕变!

第一三八八章 蜕变!

  不管李.艾科卡再怎么装作不在意,但有一点林鸿飞说的没错,李.艾科卡对克莱斯勒的感情从来都不容的丝毫的怀疑,他绝对不允许林鸿飞在这个时候在克莱斯勒的身上捅一刀,他也相信,如果自己不给林鸿飞一个明确的说法,这家伙绝对干得出来这事儿……刚才他已经计算出了结论,以林鸿飞现在的资金实力,想要收购克莱斯勒那是不可能的,但他确实可以拿得出一笔钱来。将克莱斯勒的股价打压的更惨一点儿。

  “好吧,你说的没错,既然你早晚都要知道,那早点儿告诉你也没有什么,”李.艾科卡叹了口气,“花旗银行的要求其实很简单,甚至在我看来都不能算是一个条件,就只有一点,你们同乌克兰在航空技术方面的合作,只能限于美国境内,任何技术都不得流入你们国内,怎么样,这个条件很宽松吧?”

  听起来确实很宽松,但林鸿飞却是被气乐了,“我说老李,你们美国什么时候才能够改掉这个总喜欢对别人的事情指手画脚的坏习惯?这是我们公司自己的技术,我用不用、用在哪里还要征求你们美国政府的同意?”

  不等李.艾科卡说话,林鸿飞又道,“我不知道这个主意是谁想出来的,但我要说的是,这个主意真是烂到了家,回头替我告诉你们花旗银行的决策层们,你们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李.艾科卡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忽然变得郑重了许多,“林。你为什么这么执拗呢?你应该明白,这是美国的核心利益所在,你为什么就不能……”

  “老李,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不等李.艾科卡把话说完,林鸿飞就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李.艾科卡不惜再继续说下去,“我当然知道这件事涉及你们美国的核心利益。但你也必须要搞明白,这同样也涉及到我们公司、我的国家的核心利益,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没道理为了你们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而让出我的核心利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个……”李.艾科卡顿时语塞,他不得不承认林鸿飞说的有理:没错。这是你们美国的核心利益,所以你们美国千方百计的想要在这件事上给我们设置障碍,但这件事同样涉及到我们自己的核心利益,我们为什么要听你们美国人的话?最后,所有的话都化作了一句话,“林。你可以拒绝我,难道你还能拒绝美国国务卿的邀请?”

  “美国国务卿?”

  林鸿飞愣了一下:怎么又牵扯到美国国务卿身上去了?

  看到林鸿飞微微一愣,李.艾科卡心中顿时就是一喜,压低了声音对林鸿飞道,“林。我告诉您,克里斯托夫阁下也是花旗银行的特别高级顾问……我们在克莱斯勒300c这件事上可是欠了克里斯托夫阁下很大一个人情……”

  原来是这样!

  林鸿飞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李.艾科卡总是对自己的问题左右而言他。但明白的同时,林鸿飞心中却是在冷笑:如果以为可以用这种方式来牵绊住自己,李.艾科卡真的太太小看我林鸿飞了……没有好处的事情,他克里斯托夫会做?

  反过来说,任由克里斯托夫打压克莱斯勒汽车,最倒霉的是谁?还是美国人,自己虽然有损失,但自己的损失才多点?林大老板向来很大气,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计较一时得失的人,李.艾科卡用这个来算计他,当真是打错了算盘。

  也亏得林鸿飞从来没有真的将李.艾科卡当做过是真正的朋友,否则这次林大老板伤心伤惨了。

  直视着李.艾科卡的眼睛,林鸿飞淡然道,“老李,相信我,不要说是克里斯托夫先生对我说这番话,就算是克林顿先生对我说这番话,那也没用……你应该很了解我的才是,很清楚我不是喜欢受威胁的人。”

  “我……”李.艾科卡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或许,在李.艾科卡的心里,也是从来就没有将林鸿飞真正当做是自己的朋友……就算是曾经将林鸿飞当做过朋友,也是那种可以明码标价、一旦超出了李.艾科卡自己心中给“定”出的价格后立刻就能出卖的那种朋友。

  最后,所有话只是化作了一句话,“林,我很遗憾听到你这样的回答,但是请相信我,这也是美利坚合众国最后一次采用这种‘温和’的手段了,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美利坚合众国从来都不吝于采取一些激烈的手段。”

  面对这番充满了警告和威胁意味的话,林鸿飞只是点了点头,竟然是就这么接受了,“我知道,只是你们美利坚的一贯行事作风么,但是,老李,作为朋友,也别说我之前没有提醒过你们,这块石头可不好啃,硬咬下去会崩掉牙的。”

  “会不会崩掉牙,总要咬过之后才知道,”面对林鸿飞针锋相对的回答,李.艾科卡的回答也毫不客气,“有些石头,看上去似乎很坚硬,但只要方法得当、敢于冒险,或许只有当你咬上去的时候才会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块和石头的外观差不多的面包呢?”

  因为这件事,林鸿飞和李.艾科卡两人之间几乎已经撕破了脸。

  面对咄咄逼人的李.艾科卡,这一刻,林鸿飞心中忽然掀起了阵阵波澜:自己可以为国家的繁荣和富强做点什么?

  上一世多年在美国的生活经历让他明白,只有当国家富强和强大起来,自己才不会受人威胁和欺负,现在的共和国实在是太弱了,看看吧,一个还什么都不是的老头儿就敢这么威胁自己……头一次,林鸿飞有了要认真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做点什么的强烈愿望!

  ————————————————————————

  心中第一次开始盘算着自己到底能为这个国家做些什么的林大老板,忽然听见耳朵里传入一阵激烈的枪响,无意识的一抬头,定定的看着电视画面,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忽然就是一口老血差点儿喷了出来……

  “卧槽!”

  自己现在身在美国犹他州,看到的电视节目自然是美国的电视台,但电视台中播放的栏目却是关于自己国家的内容:就昨天,美国驻共和国大使馆在蓉城的总领事馆的旁边一家银行发生了一起恶性的枪击案,有三名持枪歹徒持枪抢劫了银行,匪徒和共和国警方对峙了足足8个小时,共和国警方才将匪徒击毙,但在整个过程当中,却造成了八名无辜群众死亡、十多人受伤、三名警察和武警死亡、9人受伤的恶劣结果……

  林鸿飞有些烦躁的换了个台,是对这件事的报导,又换了个台,这次不是对这件事的报导了,而是对这件事的时事点评……一个个时事评论员们都是激动的口沫横飞,对共和国发生的这起枪击案极尽嘲讽之能事。

  林鸿飞看的很想吐,美国人也是够恶劣的,他们自己国家哪一年不发生个十起八起的枪击案?但此刻,美国的各大电视台对自己国内几乎每个月都要发生的枪击案避而不谈,仿佛美国就是一片安宁祥和的人间乐土,而共和国则是一片盗贼横生、强盗横行的国度……

  怒骂了一声,林鸿飞再也看不下去了:不管打开哪个电视台,通篇报导都是对这件报导的扭曲,看了除了图让人恼火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作用,看了还不如不看,索性直接睡觉。

  但躺在床上,林大老板却愕然发现自己失眠了,心中乱糟糟的自己躺在床上如同烙饼一般,翻来覆去的,可无论如何就是睡不着。

  实在是按捺不住心中的郁闷的林大老板,算了下国内的时间,终于忍不住翻身而起,拨通了省公安厅厅长白若潇的电话,“白厅长,你好啊,我是林鸿飞。”

  “林总?”白若潇自然是认识林鸿飞的,但两人打交道的时候并不多,只能算是认识而已,并不能熟,也知道这几天貌似林鸿飞正在美国,现在骤然间林鸿飞的电话,不但有些惊讶,而且说实话,心里还真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开始琢磨:莫非开发区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林鸿飞这家伙跑自己这里告状来了?

  但紧张归紧张,惊讶归惊讶,作为官场老油条,白若潇应付这种情况的能力自然不缺,一愣之后,随即哈哈笑道,“林总可是稀客啊,不知道林总有什么指示?”

  这就是在拐弯抹角的向林鸿飞打听情况: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让你林鸿飞在美国,亲自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

  “指示可不敢当,”白若潇话中的询问之意林鸿飞怎么可能听不出来?笑着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刚刚在美国这边看到的一个情况,各大电视台都在报导蓉城枪击案,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