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六六章 大神坐镇

第一三六六章 大神坐镇

  不但林鸿飞手心里捏着一把汗,王老爷子手心里也是捏着一把汗,他没想到林鸿飞竟然没打没小的说出了这么一番大逆不道的话……你说这话是找死吗?

  可是无奈,刚才他向林鸿飞使了好几次眼色,林鸿飞这个小混蛋都装作没有看到,当真是该死的很。

  “呵呵……”听到林鸿飞这番话,老人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笑了起来,竟然还笑的很是愉快,“如果我给了你你想要的,你这可就断了很多人的财路,俗话说得好,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你就不怕别人对你的报复?”

  “怕,怎么可能不怕?可再怕也要去做!”林鸿飞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情的后果,既然知道了后果,他怎么可能不怕?

  “我知道我接下来要做的这些事情会得罪很多人,会断多少人的财路、扇多少人的耳光,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怕不是理由……老人家,当年您决定改革开放的时候,面对的困难比我多的多了吧,不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我倒是觉得,其实有时候怕也是一种动力。”

  旁边的蓉姐惊悚的捂住了嘴巴:哪怕她再大胆,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的这个小朋友竟然大胆包天的敢将自己和自己的老父亲相比……他疯了吗?!

  但是听到林鸿飞这番话,老人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是笑了,“臭小子,王老头怎么教你的,岂止是胆大包天,我看你胆子大的都敢吃天了。”

  老人家已至耄耋之年,真真正正的活成了老妖精。什么事情没见过?什么事情没听过?到了他这个年纪,连生死都已经看的开了,更何况是林鸿飞几句连冒犯都称不上的话?

  林鸿飞就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摸摸头,“小子也知道,其实我就是被爷爷给惯坏了,不过爷爷说了,小子我本性不坏,干事情就要有点闯劲,整天怕东怕西的干不了事。培养出来的一个个全都是胆小鬼,守成有余,开拓不足,结果就将小子给惯成这么一副没大没小的德行了。”

  听林鸿飞如此说,老人家就扭头看向自己的老伙计。迎着老人家的目光,王老咧着大嘴。状甚得意:我这个孙女婿还不错吧?

  很奇怪。接下不管是老人家还是王老爷子忽然避开了这个话题,林鸿飞知道他们应该就这件事达成了一致,心中顿时放下了心:从眼下的情况看来,情况似乎不是那么糟糕。

  “臭小子,挺能耐啊,”蓉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林鸿飞的身旁。似笑非笑的望着林鸿飞,“能的你跟孙猴子似的,可是够能折腾的,怎么样。帮衬着你蓉姐一把?”

  有蓉姐这么一尊大神坐镇,林鸿飞当然求之不得,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姐,您还却这几个化妆品的钱?”

  “几个钱?”蓉姐哼了一声,“你都是拿这么几个钱来我看看。”

  她将“几个钱”这三个字咬得很重。

  可不是么,这可不是几个钱的问题,蓉姐的见识自然是有的,也就知道若是真的将这件事交给林鸿飞来操作,只要没有政策方面的掣肘,在放弃固话的前提下,林鸿飞想要在五年内占据国内50%甚至更多的移动电话市场份额并不是什么难事,这将会是多少钱?每一个百分点的股份的价值都是以亿为单位来计算的啊,还“几个钱”?

  “好啊,只要蓉姐你敢要,我就敢给,”林鸿飞笑嘻嘻的,有点没有正形,“我给您透个底,电子部、电力部、广电部和铁道部这四个部门现在每个能拿出来的钱也就一个亿rmb左右,我也能拿出一个亿来,美元,姐您能拿多少钱就占多少股份,很公平吧?”

  “那我也拿一个亿吧,”蓉姐轻飘飘的道,好像一个亿从她嘴里冒出来就只是一块钱是的,哼了一声,对林鸿飞道,“姐姐我赔大了,替你镇住场子,才只能拿10%的份子,大头全都被你小子给拿去了。”

  “姐您这话可就太冤枉我了,”林鸿飞叫苦连天,“看着我是占了大头,可您还没看明白么,我分明就是一个出苦力的,信不信,别看我出的钱最多,可到最后分钱的时候,我绝对不比你们多多少。”

  “算你小子聪明。”蓉姐抿嘴一笑,算是认可了林鸿飞的话:能够给林鸿飞这小子一个和四部门平起平坐的机会就够这小子烧香拜佛的了,还想着压他们一头?这怎么可能?!如果不是看在这小子提出的那个建议的份上,这小子连个入股的资格都不会有。

  都是聪明人,两人说笑间就已经达成了一致:林鸿飞出一亿美元占据50%以上的股份以保证控股资格,这个控股资格有可能是51%,有可能是50.1%,甚至有可能是50%再象征性的多一块钱,总之就是要保证林鸿飞的绝对控股地位以及对联合通讯的掌控;蓉姐和电子部、电力部、广电部以及铁道部四部门五方,每方出资一亿rmb平分剩下的股份……有蓉姐在里面镇场子,相信没有人敢乱折腾。

  以蓉姐的身份,是绝对不可以在这家公司里占据股份的大头的,不是蓉姐没有这个资格,问题是,正是因为蓉姐有占大头的资格,才不能占这个大头……这听起来似乎挺矛盾的,明明可以占大头的,却偏偏不能占大头,可事实就是如此。

  ……………………

  “都说明白了?”回去的车上,王老爷子虽然看上去已经有些疲惫了,但依旧强撑着向林鸿飞问道。

  “说明白了,蓉姐帮忙看场子,防着有人瞎折腾,出一个亿,占10%。”

  “这就好,”老爷子微微点头,“好好做,当年下马运10,大人心里其实一直都……”说到这,老爷子似乎觉得自己这话有些失言,摇摇头岔开了话题:为下者,自然要为尊者讳,“大人一直没有放弃过振兴国家的航空工业,但国家的情况不允许,你能主动替国家着想,我很欣慰。”

  “我知道,这也是我们公司能够参与到联合通讯公司的组建当中来、还能够控股的原因。”林鸿飞点点头,“老人家高风亮节,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不是身处其中、将所做的决定结合特定的历史因素和国际大环境下,是根本没办法明白为什么会做出这么荒谬的决定的。”

  “哦?”王老爷子诧异的望了林鸿飞一眼,这还是他几年来第一次用这种表情来看一个年轻人,虽然林鸿飞给他的震惊已经足够多了,但林鸿飞这番话依旧给了他巨大的震惊,“你能理解这些?”

  “这有什么理解的,多听、多看、多想、不盲从而已,”林鸿飞叹了口气,“比如当年的‘大跃进’吧,现在大家都在批判太祖爷,说太祖爷犯了违背事物发展规律的大错误,是被自己过往的成功冲昏了脑子,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了,才会提出这样的口号,可又有谁知道,当时的国际大环境?”

  “当时的美国和苏联发了疯一般的发展自己的军备,两大军事对立集团今天你生产一枚核弹头,我就要生产10枚来和你对抗,你生产一台b—52战略轰炸机,我就要生产2架tu—95战略轰炸机来和你保持军备上的平衡;你生产一台核潜艇,我也要生产一台核潜艇;你生产一架三倍音速巡航、可以飞上3万米高空的xb—70双三‘女武神’战略轰炸机,我就要生产米格—25双三‘狐蝠’高空高速截击机来对抗你的‘女武神’……试想,太祖整天看到的都是这些消息,对比一下这两大军事集团,再看看自己家那破破烂烂的家底,他会怎么想?他又能怎么做?”

  林鸿飞这话,也是有感而发,后世的人只知道某些特定历史时期的决定给国家带来了多大的危害,但却不知道,有时候做决策的人明知道这个决策是错的、甚至对国家未来的影响深远,也不得不选择这么做,无他,两相相权取其轻,就像是你想吃苹果的时候,却发现一箱子苹果里面都是烂苹果,想要吃个完好的苹果根本就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这一箱子烂苹果当中挑选一个烂的没有那么厉害的来吃。

  “是啊,当年的情况,我们确实身不由己,身不由己啊,”林鸿飞这话一出口,似乎一下子勾起了王老的一些往事,老人家望着前方,目光似乎穿过穿过了时空,看到了当初那个辉煌无比的岁月,竟然难得的叹了口气,“你能这么想,很好,很好……”

  他也是从那个特定的历史阶段走过来的,对当初太祖做哪些看似荒谬的决定的时候的痛苦,理解的更加深刻,但是……唉……

  林鸿飞没有表什么态,他也不需要表什么态,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足以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良久,王老爷子抬手拍了拍林鸿飞的肩膀,“放心大胆的去做,不用怕什么,后面还有我们这些老家伙帮你看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