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五三章 潜伏的巨大危机

第一三五三章 潜伏的巨大危机

  “*祸?”林鸿飞一脸诧异,像是听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尤利娅小姐,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就罢了,但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难道你不知道,这些*祸的根源,其实就是现在俄罗斯境内的鞑靼共和国的祖先们吗?或者您对历史一窍不通,不知道这个‘*祸’,也曾经对我的民族的文明造成了灾难xing的打击?”

  尤利娅.季莫申科顿时就闹了个大红脸!

  虽然她很不愿意承认林鸿飞的话,但事情的真相似乎真的就是这样的,历史上的“鞑靼桎梏”不仅给欧洲造成了难以想象损失,给神州大地以及中华文明造成的损失又何尝小了?否则也不会有“崖山之后无中国”这么一句虽然偏ji、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当年的méng古帝国给中华文明造成的惨重损失。

  犹豫了一下,尤利娅.季莫申科终于透lu了一点自己心中的顾虑,“林先生,我承认您说的这些都有道理,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们能够相互协助,但现在有个很大的问题:乌克兰距离欧洲太近了,距离你们太远了,你们没有办法为我们提供足够的……帮助。”

  应该说是“庇护”才对,但相比于“帮助”这个词,“庇护”实在是有点难听。

  林鸿飞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他承认尤利娅.季莫申科说的有道理,她这番话绝对是大实话,如果乌克兰就紧挨着共和国,那什么都不用说了,看看共和国周边的国家,无论是当年的朝鲜还是越南,哪一个在共和国的庇护下会被外人欺负?……虽然这两个国家都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典型的白眼狼。

  但现在,乌克兰就在欧洲,一举一动都在欧洲列强的眼皮子底下监视着,偏偏共和国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成长到可以庇护乌克兰的程度,如此一来,乌克兰就悲催了:一边是一个正冉冉崛起的强大存在、世界五大流氓之一,虽然貌似是最弱小的一个;一边是近乎全世界对他们的封锁……不管如何取舍,都是一个天大的难题。

  “所以就有了我们之间的合作啊。”林鸿飞冲着尤利娅.季莫申科眨了眨眼,“民间企业之间的合作,谁能说的了什么?”

  “但是美国政府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这么做而无动于衷的……”尤利娅.季莫申科摇摇头,“他们肯定会做些什么。”

  “他们会做些什么,我们也会做些什么,尤利娅小姐,你可以去翻看我国所有的对外交往的资料,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让我们的朋友吃过亏?”林鸿飞直视着尤利娅.季莫申科的眼睛,“我向您保证,我和我的国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被欺负……相信我的背景以及人脉关系你们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这一点您不会有什么疑问吧?”

  “我明白了,”尤利娅.季莫申科愣了一下,随即恍然点头,站起身来道,“林先生,这次和您的会谈我很满意,我会将您的意思如实转告总统先生以及诸位对这件事很关注的先生们的,不过我奉劝您一句,最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我知道,我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既然是聪明人,会知道如何取舍对自己最有利,”知道尤利娅已经对今天的结果很满意的林鸿飞站起身来,点点头算是向尤利娅.季莫申科表示感谢,“尤利娅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开口。”

  “我会的。”尤利娅.季莫申科回过头来,对林鸿飞嫣然一笑。

  还不到34岁的她,正是一个女人集美貌、成熟、风韵以及良好的身材与一体的时候,平日里良好的保养措施让尤利娅.季莫申科看起来不像是一个33岁多一点的女人,反倒是像一个刚刚结婚、浑身上下都散发着mi人味道的**。

  “对了,恕我交浅言深,有句话不知道我当讲不当讲。”林鸿飞皱了皱眉头,忽然开口道。

  “嗯?”已经准备好要走人的尤利娅.季莫申科,听到林鸿飞这句话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顿时一怔,随即深深的忘了林鸿飞一眼,转过身来又重新坐下,点点头,“林先生但讲无妨。”

  虽然心里对林鸿飞的话有些不以为意,但林鸿飞能够以如此年轻的年龄创下如此巨大的一番成就,尤利娅.季莫申科对林鸿飞可不敢有一丝丝的小觑,既然如此,他如此深重的说出来的话,尤利娅.季莫申科岂能不当一回事?

  “我研究过贵公司的资料和发展史,在这一点上,尤利娅小姐您堪称是乌克兰商界最成功、最传奇的人物。”礼多人不怪,林鸿飞上来先恭维了尤利娅.季莫申科一句。

  乌克兰汽油公司的崛起是尤利娅.季莫申科心中最骄傲和自豪的事情,闻听得林鸿飞的这番话,尤利娅.季莫申科的脸上也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笑容,“林先生您太客气了,”略略一顿,尤利娅.季莫申科对林鸿飞道,“有什么话,林先生您尽管说。”

  “我注意到,您的乌克兰汽油公司的发展势头很好,扩张的速度很快,您这几年一直在致力于收购乌克兰国内的其他能源企业,现在您的乌克兰汽油公司已经占据了整个乌克兰30以上的成品油供应额和70以上的天然气供应额,可以预见的是,只要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最多只需要两年,乌克兰汽油公司将会成为乌克兰最大的成品油供应商、天然气的垄断供应商。”

  “您太客气了。”尤利娅.季莫申科这么说着,脸上却已经lu出了自豪的笑容,事实却是如林鸿飞所说,尤利娅.季莫申科对于自己的这番成就极为自豪,在尤利娅.季莫申科的眼里,乌克兰汽油公司是自己最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但问题也在这里,相信您看到了乌克兰汽油公司的前景,但绝对没有看到乌克兰汽油公司的潜在危机。”说道这里的时候,林鸿飞的表情已然严肃了许多,“这个危机很大,大到足以让您之前一手建立的能源帝国崩溃,足以让您身败名裂。”

  “林先生请讲,您为什么这么认为?”尤利娅.季莫申科不自觉的正了正身子,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但说实话,尤利娅.季莫申科不认为林鸿飞能够说出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东西,正处于高速发展期、在可预期的未来都将是一片辉煌的乌克兰汽油公司竟然潜伏着巨大的、足以令自己身败名裂的危机?

  这个玩笑开的可是有点大了。她是不怎么相信林鸿飞的话的,如果不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是林鸿飞,尤利娅肯定会让人将林鸿飞赶出去:你丫的在咒我呢?

  “因为您的乌克兰汽油公司没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嗯,也就是您没有‘没有了我尤利娅.季莫申科,这个国家在某一方面就肯定玩不转’的东西,”林鸿飞道,“将您的公司的业务深入剖析,就可以归纳为一点:从俄罗斯购买成品油和天然气,在乌克兰出售,我这么说没错吧?但实际上,乌克兰汽油公司既没有自己的炼油厂,也没有自己的油田和天然气来源,全靠俄罗斯的供应,所以与俄罗斯高层之间的关系如何,直接决定了乌克兰汽油公司的命运,我这么说没错吧?”

  “没错。”尤利娅.季莫申科不情不愿的点点头,虽然她很想说林鸿飞是在胡说八道,但事实上就是如林鸿飞所言的这般,别看乌克兰汽油公司快要垄断了乌克兰国内的能源供应,但迄今为止,乌克兰汽油公司没有一家炼油厂,也没有一块油田,没有一块天然气田。

  “您的公司的发展,全靠您与俄罗斯某些高层人物的特殊关系,这点应该没错吧?”

  “……没错。”尤利娅.季莫申科的脸sè不是很好看,犹豫了好一会,才有些不情愿的点点头承认了下来,自己之所以能够得到俄罗斯在能源方面的大力支持,靠的就是自己丈夫的家族,这没有什么好丢人的,但此刻自己为什么根本不愿意提起这件事?这一点,连尤利娅.季莫申科自己心中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尤利娅小姐您不要误会,”林鸿飞笑着摆摆手,“我无意追寻和您有特殊关系的这位或者这些俄罗斯高层是谁,但我知道一点,没有一个人可以长期垄断一块利益不放,现在的俄罗斯处于一个高度混乱的时期,政坛人物的更迭很正常;我也相信,为了维持这份关系,您需要花费的代价绝对不小……我们假设一下,将来的某一天,您在俄罗斯的这位‘盟友’出现了状况,或者他有了更好的利益代言人选择,乌克兰汽油公司的前途会怎么样?”

  刚刚坐下的时候还以为林鸿飞是在危言耸听的尤利娅.季莫申科,脸sè瞬间煞白!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