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四零章 尼玛!老子被坑了! 7/27

第一三四零章 尼玛!老子被坑了! 7/27

  大美女妮娜大松了一口气,心里美滋滋的,林鸿飞林大老板却还如同在梦里一般:d—30kp、d—30f—6、hk—32……这种哪怕在世界航空制造业当中也是属于宝贝和jing华的发动机,竟然要落到自己的手里来了?

  是的,从表面上看来,林鸿飞手里有d—30kp和d—30f—6发动机的资料,仿制起来似乎不是很难,但hk—32这种级别的,就算给你一台完好的发动机让你仿制,你能仿制的出来吗?你知道上面的零部件是怎么加工的吗?你有人家在基础材料领域的成就吗?你能提供上面的原材料吗?你知道工艺流程吗?

  这些东西,可不是简单的仿制测绘就能够搞定的,别说没有相关的技术资料和零部件加工工艺流程、组装技术,就算所有的一切都摆在你面前,你单单去吸收和消化这些东西,也够你吸收和消化几年的。

  而且到时候这些发动机甚至会在乌克兰被切的满地都是,你林鸿飞至于这么huā300万美元吗?但林鸿飞就是没有丝毫的犹豫:买了!

  林大老板当然不是钱多了烧的,他自然有安排,只是……

  “看来又要拼命的赚钱了。”林大老板叹了口气。

  钱这个混蛋,真他娘的是个王八蛋,没有这个王八蛋,什么事情都干不成。

  “对了”妮娜犹豫了一下“老板,这个事情……乌克兰zhèngfu的人有可能知道。”

  “什么?”听到这话,林鸿飞顿时一颤!

  没错!乌克兰zhèngfu的人肯定知道,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哪怕现在的乌克兰再怎么混乱,连核弹头这种东西都能够搞丢,但“搞丢”了是一回事,大家却都知道这东西是在谁手里“丢”了的。

  “那乌克兰zhèngfu的意思是……”林鸿飞深吸了一口气,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被自己之前给忽略了的大问题:自己想要的东西,很有可能鸡飞蛋打。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了”电话的那头,妮娜皱起了眉头“他们好像是知道了,可又好像是没有知道。”

  “好像是知道了,又好像是没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林鸿飞有些抓狂了。

  “意思就是,他们应该知道了”妮娜其实自己心里也是郁闷的很“从我掌握的信息渠道来看,乌克兰zhèngfu和军方当中的人肯定有人知道了这个消息,发动机虽然远远不能跟核弹头比,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可能一点风声不知道。”

  “没错。”林鸿飞点点头,他承认妮娜说的有道理。

  “但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了,有些人明明知道,但却什么话也不说,就好像是这件事他们不知道一样。”妮娜的眉头皱的紧紧的,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觉得不太像。

  “好,我知道了。”林鸿飞深吸了一口气“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有一点可以确定了,在这件事上,乌克兰zhèngfu有所图。”

  “嗯。”妮娜认真的想了想,点点头,没错,乌克兰zhèngfu如此诡异的反应,一定是有所图,否则那真的是见鬼了。

  “既然有所图,那就肯定要和我联系,说出他们的要求和这些发动机离开乌克兰的条件,所以……”林鸿飞深吸了一口气,冷哼了一声。“妮娜,想办法让这6台发动机先从乌克兰运出来再说!”

  只要发动机运了出来,那不管到时候乌克兰人出什么幺蛾子自己都不用怕了。

  “好!”妮娜用力的一点头!

  老板的意思,就是要变被动为主动,这一点她怎么可能会不明白?

  ——————

  林鸿飞忽然接到了卢卡申科的邀请。

  对于这个邀请,林鸿飞一点也不意外,唯一让林鸿飞有点吃惊的,就是时间:卢卡申科这家伙,竟然可以憋到现在才来找自己,也不容易了。

  “总统先生,这次来找我,是不是有美女送给我?”见到卢卡申科的时候,林鸿飞就向卢卡申科开玩笑。

  听到林鸿飞的这句话,卢卡申科顿时笑了起来,心里似乎松了一口气“如果林先生不介意,送您几名美女也没有问题。”

  卢卡申科松了一口气,是明白了林鸿飞这番话里面的意思。

  确实是没有问题,对于卢卡申科这种级别的政治家来说,送几个女人算得了什么,恐怕很多白俄罗斯女孩还巴不得自己被送给林鸿飞呢,没有人奢望能够成为林鸿飞的正牌夫人,但哪怕只是一个情人,也可以生活的富足不是?比现在白俄罗斯的生活状态肯定好上一千倍。

  “算了算了”林鸿飞就连连摆手“还是别送美女了,我已经结婚了,不想对我老婆不忠。”

  “呵呵……林先生果然是xing情中人。”卢卡申科笑了笑,一脸佩服的向林鸿飞竖起了大拇指,但心里却压根也不信:你不要?见过死猫,可就是没见过不偷腥的猫,尤其是一只年少多金的猫不偷腥,谁信啊!

  “过奖了,过奖了”林鸿飞呵呵干笑,这话听着怎么都让人觉得有点骂人的意思,他呵呵笑了两声,笑容一收“卢卡申科先生,您找我来,应该是为了舒什克维奇先生的事情?”

  卢卡申科一笑,却并没有否认“我一个朋友告诉我,前两天的时候,舒什克维奇先生似乎包下了一家*啡厅见了什么人,很巧的是,这家*啡厅就是您下榻的这家酒店。”

  “那您直接说他是来找我的就是了么”林鸿飞摇摇头,对卢卡申科的试探有些无语,不过随即却点点头“没错,舒什克维奇确实是来找过我,还和我谈了ting长一段时间。”

  果然是如此!

  卢卡申科放在桌子下面的攥的有些发白:舒什克维奇你个混蛋,竟然敢挖老子的墙角!

  “林先生,您是怎么回复舒什克维奇先生的呢?呵呵……不瞒您说,我对这件事有些好奇。”

  林鸿飞却忽然叹了口气,并没有回答卢卡申科的这个问题,而是盯着他的眼睛“卢卡申科,你认为,如果我答应了舒什克维奇的条件的话,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吗?”

  卢卡申科却并没有立刻回答林鸿飞的话,显然,他并不是很认同林鸿飞的回答,潜台词也很明显:如果这是你和舒什克维奇商量好的,故意用这种方式来骗我的呢?

  刹那间,林鸿飞的心里出了一头的冷汗!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次这个事情错在了什么地方了:自己低估了一位老政客的jiān猾!同时过高的估计了自己和卢卡申科的友谊,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来和卢卡申科说这件事。

  没错,舒什克维奇甚至根本不需要和自己谈成什么,他甚至只要做出这么一个姿态来,在卢卡申科正在全力冲刺的时刻,就足以让正在全力冲刺的卢卡申科暂时放缓自己的脚步,疑神疑鬼。

  而自己呢,并没有在一时间站出来向卢卡申科说明这件事,更是让原本心中就对自己和舒什克维奇的接触疑神疑鬼的卢卡申科更加疑神疑鬼了。

  可是偏偏,今天自己一上来就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等于在卢卡申科心中怀疑的枯草上直接点上了一把火,这怀疑的火苗,还不得烧红了天?!

  草泥马!这一刻,林鸿飞心里只想用这三个词来问候舒什克维奇和卢卡申科这个混蛋:你丫的舒什克维奇,你坑死老子算了!;你丫的卢卡申科,你是头猪啊,这么简单的离间计你都看不出来?!

  卢卡申科岂能看不出来这是个离间计?专门用来离间自己和林鸿飞之间的感情的?但……万一这是个针对自己的yin谋呢?

  卢卡申科在舒什克维奇的人当中有安插的钉子,可难不成舒什克维奇在自己身边就没有安插钉子?若是他舒什克维奇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真的需要让人怀疑一下他是怎么成为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权利委员会主席的了。

  “我上当了。”良久,林鸿飞苦笑了一声,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我们都上当了。”

  听到林鸿飞这话,卢卡申科不由得呆了呆,随即苦笑一声“没错,我们都上当了,但是……这个当,我们还不得不上。”

  可不是么,谁让他林鸿飞自己出了一记蠢招呢,哪怕卢卡申科心里99的相信林鸿飞呢,可是……不是还有1的可能xing是林鸿飞联合舒什克维奇在骗自己么。

  “那么,总统先生的意思是?”林鸿飞深吸了一口气,刚才有些沮丧的心情也振奋了起来。

  卢卡申科来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放弃双方的合作来的,只要有挽回的希望,他就绝对不会放弃,毕竟,想要来找这么一个合作伙伴,真的是太难了……既然卢卡申科比自己上心的多,那就将这个皮球踢给他卢卡申科好了。

  林大老板忽然意识到,踢皮球竟然也是一件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娱乐活动:哈……卢卡申科,你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