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二七章 目标:611所

第一三二七章 目标:611所

  “爷爷您真是目光如炬,什么事都瞒不过您,”林鸿飞苦笑一声,“对参与将ss——24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改装为商业卫星运载火箭这件事,我不抱太大的希望,但如果可能,我希望能够和安东诺夫设计局、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建立更深的合作关系。”

  “哦?”老爷子眼中精光一闪,“安东诺夫设计局和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你有把握?”

  “这种事情,谁敢说有把握?”林鸿飞苦笑着摇摇头,“爷爷,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可能的话,您看能不能协调一家航空研究所来和我们公司一起发展?”

  “航空研究所?”老爷子眼中精光再次闪烁了一下,“你看上了哪一家了?”

  尽管航空研究所都是中航工业总公司旗下的下属单位,但王老自信,若是自己亲自出面,中航工业总公司也要给自己个面子。

  “611所!”林鸿飞毫不犹豫的道。

  “611所?为什么不是601所或者603所?”不等老爷子开口,东方正就有些忍不住气了,对林鸿飞的选择大为不满。

  中航工业第601研究所,简称601所,乃是中航工业总公司下属旗下的、位于奉天市的沈飞集团的沈飞设计研究所,擅长战斗机、高空高速截击机的研发和制造,大名鼎鼎的歼八战斗机就是出自601所,后世的歼11、歼11b、共和国未来的第一款航母舰载机歼15等多种机型都是出自601所,是共和国在战斗机方面研究造诣最深的航空研究所;

  中航工业第603研究所,简称603所,乃至中航工业总公司下属的西飞设计研究院,擅长大型飞机的研究和制造。运七运输机、轰六轰炸机、89年刚刚开始试飞的歼轰七等机型都是出自603所,是共和国在大型飞机研发和制造方面经验最丰富、技术力量最雄厚的研究所;

  但611所呢?不过是一群在601所郁郁不得志、被“发配”到川蜀之地的蓉城搞出来的一个玩意而已,要实力没实力,要技术没技术,要看家的“大牛”也没有看家的“大牛”,这种情况,王大伯自然是心中不满:你就算要挑,也要挑一些技术力量更强的吧?

  “因为咱们毕竟不是军中一脉,”林鸿飞苦笑了一声,“而且611所的实力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差。”

  “嗯?”没想到林鸿飞这小子竟然还敢反驳自己的话。王大伯顿时两眼一瞪:这话是怎么说的?我虽然不是军方的人,可也在内阁办公厅工作,这种事情我会不知道?

  “我听朋友说过,去611所的那些人,都是601所那些有实力、但却比较不懂人情世故的人。或者比较恃才傲物,但这些人才是搞研究真正需要的人。”林鸿飞道。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现在的601所和603所哪里像是个科研机构?像是个官场还差不多。”

  但王大伯不知道611所未来的成就,林鸿飞知道哇,611所乃至共和国未来在飞机气动布局和电传飞控技术方面最先进、最锐意进取的一家航空研究所,他们的产品虽然不多。但每一种拉出来都是精品:fc—1“枭龙”战斗机、共和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三代战斗机:歼10系列战斗机、共和国的第一款四代隐身战斗机:歼20系列重型隐身战斗机以及……世界仅有中美两家掌握的“无附面层隔道超音速进气道”技术,又称为“三维鼓包式无附面层隔道进气道”,也即是俗称的dsi进气道,乃是未来30年内最先进的气动力技术。

  作为一名军事迷。林鸿飞很清楚的知道,601所和603所代表着共和国航空技术的过去和现在,但611所,却代表着共和国航空工业的未来,不和他们合作和谁合作?和那些老气横秋、像官场多过像研究所、不搞研究却整天里论资排辈的601所和603所吗?

  听到林鸿飞这话,王大伯顿时愣住了。

  看到有戏,林鸿飞忙跟着补充了一句,“而且在这几大航空研究所当中,611所的资历最浅、看上去实力最弱,中航工业系统同意的可能性也最大。”

  “老大,鸿飞这孩子说的没错,”林鸿飞刚刚说完,王老爷子开口了,“这件事就按照鸿飞说的去办就是……和中航工业总公司那边协调的事,你去帮忙安排一下。”

  “是。”王大伯连忙答应了下来。

  老爷子就是家里的天,他老人家发了话,不管你是否理解,都要按照他老人家的吩咐去做,多少年了,这一条已经刻入了王家老大和老二的骨子里,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谢谢爷爷。”林鸿飞的脸上依然露出了笑容,试探着问道,“那……爷爷,那我就放手的大干一场?”

  “大胆的去做吧,”老爷子望着林鸿飞的目光中充满了宠溺,虽然林鸿飞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这孩子并没有直说,但到了老爷子这个程度,都一个个的活成了人精,岂能有不明白林鸿飞话里面意思的道理?语气中充满了鼓励之意,“咱们老王家,也确实需要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了……”

  有一点,老爷子承认林鸿飞说的很对,不管是一个国家,还是一个家族,都要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核心竞争力,就是自己有而别人没有的、抢也抢不去的、离开了我的这个东西就玩不转的东西,现在,这孩子正在为老王家培养这份核心竞争力。

  想到这,他扭头看了自己的三个孩子一眼,“老大,老二,老三,这段时间你们和军方的几家接触一下。”

  怎么接触,他没说,但若是老大、老二和老三若是连自己这么直白的意思都不明白,那老爷子宁愿老王家就此烟消云散。

  “是,爸,我知道了。”王家三兄弟脸色一肃,齐声应道。

  ——————————————————————————

  大年三十,段玉珍正快快乐乐的在厨房里忙碌着,叮叮咚咚的锅铲声听在她的耳朵里都觉得这么悦耳,虽然自己也是快50岁的人了,可今天忙起来竟然丝毫不觉得雷,行走起来简直如同脚下生风,整个人都年轻了十几二十岁一般。

  段老师自然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儿子和儿媳妇回来了,回来陪自己一起过年,这是她最开心的事,只是……段老师叹了口气:该死的老头子也是,好不容易一家人有机会聚在一起,还有什么军事活动?再重要的事能比一家人在一起过个年更重要?

  不过随即,段老师的心情就立刻跟着好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儿子和儿媳妇都回来了,这就是好事,只是有一点不好……

  “小玲,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这个被段玉珍每次和儿子、儿媳妇打电话的时候都要拎出来说无数遍的问题,又被拎出来说了一遍。

  “妈,”正在厨房里帮忙的东方小玲,脸上的羞红瞬间到了脖颈深处,“现在鸿飞正在戒烟戒酒,还要一段时间才行……”

  对啊,儿子这段时间正在戒烟,想孙子快要想疯了的段玉珍狠狠的瞪了嬉皮笑脸的在厨房里偷嘴的林鸿飞一眼,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伸出一根指头在林鸿飞的脑门上重重的戳了两下,“当年我就不让你抽烟,你小子偷偷的躲在厕所里抽,看吧,现在连孩子都……”

  “妈,您这个都知道?”林鸿飞林大老板目瞪口呆,嘴里还叼着一截香肠,他一直以为自己当年躲在厕所里抽烟的事情很隐蔽,自己老娘不知道的。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段玉珍越说越气,拿筷子在林鸿飞脑门上敲了一下,“你和你爸一个臭德行,就喜欢躲厕所里抽烟……想要赖你爸身上,你好歹也换个牌子的烟吧?”

  听到自己婆婆的话,东方小玲顿时就笑的不成了,整个人笑的花枝乱颤!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老公当年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躲在厕所里抽烟,之后诬赖抽烟的人是自己公公的可恶“嘴脸”,偏偏这小子心里还洋洋得意,以为自己骗过了自己的老娘,却殊不知这一切都在自己婆婆的掌握之中,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在那里上蹿下跳的耍猴……

  “呃……”林大老板的脸上顿时大为尴尬。

  东方小玲心中却是不由得一动,“妈,要不您请半年假或者直接办内退了吧,没有您在跟前看着,我怕鸿飞没有那个戒烟戒酒的毅力……”说到这,东方小玲横了林鸿飞一眼,抱着段玉珍的胳膊向自己的婆婆告刁状,“就前些天,要不是我拦着,他还差点儿抽烟喝酒了。”

  “混账小子,还反了天了?!”早就想孙子想的快要发疯了的段玉珍,听到儿媳妇的这番话,两眼顿时一瞪,举起锅铲来就要向林鸿飞脑袋上砸去。

  “救命啊,杀人啦!”人前人后威风赫赫的林大老板顿时抱头鼠窜,大呼小叫着,狼狈的逃出了厨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