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一二章 根子好深

第一三一二章 根子好深

  “我……林总,我也能参一股?”指着自己的鼻子,马文清除了不敢置信,还是不敢置信。

  自己是什么人,马文清太清楚了,从一开始起家,自己的屁股就不干净……当然,干这一行的,也没有几个屁股干净的,否则你不但抢不到生意,还有可能被别人将你的生意给抢了,当初为了抢生意,也不是没闹出过事来,虽然出了事都是自己的小弟顶上去了,可事实上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马文清也知道,自己已经在市局那边挂上号了,属于市局里重点关注的那一群人。如果不是林总对自己青眼有加,亲自将自己拉了起来,自己的金成钢构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他是真的想都不敢想。

  但饶是如此,马文清心中还是有种浓浓的自卑:林总是谁?人家不仅是咱们古齐省最大的企业的老板,同时还是开发区管委会的常务副主任,堂堂的第二把手,可是虽然是常务副主任,谢主任这个一把手都不知道多少次在大大小小的会上强调过,一定要按照林主任的安排来执行,只要是在开发区里呆过的,谁不知道开发区里真正说了算的其实是林总这个二把手?

  原本他以为林总对自己的照顾已经到顶了,自己不敢说万死难报其一吧,也认为这辈子跟着林总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老板算是八辈子的造化,却没想到林总竟然在这种好事上也没有忘记自己……只要自己有了这个电厂的股份,以后做生意呃时候,名片往外一亮,任谁不也得高看自己一眼?能搞得起电厂的,那能量还能小了?

  “你怎么就不能参一股了?老马你对我的工作这么支持,我不优先照顾你照顾谁?”林鸿飞拍怕激动的直打哆嗦的马文清的肩膀。“多了不能给你,其他企业也要占一点,给你5%到10%吧,这个电厂的造价可能有点高,我怕你到时候拿不出来这么多钱。至于到底需要多少钱,等专家算出咱们开发区的这个电厂需要多大的规模、总投资额之后再说,不过我要是你,现在就开始准备钱了。”

  “成!”马文清重重的点头,“林总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实在不行我把我的公司转出去!”

  “可千万别!”林鸿飞被马文清的话给吓了一跳。“你的那个钢构公司不但要留着,还要好好经营……嗯,我给你透个底,现在我正在和建德省那边谈,要是能谈成。估计那边的规模也和这个开发区差不多,到时候你的公司肯定是指定的钢构单位之一。我就怕你的人手忙不过来……”

  没等林鸿飞把话说完。马文清就两眼一翻,整个人直接晕倒了过去:林鸿飞接二连三的丢出来的消息太过震撼,他有些承受不住了。

  ————————————————————————

  “林总,电监会的王主任今晚想要请您吃个饭,您看……”

  “答应他,”林鸿飞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吩咐曹军,“也别让王主任请咱们了,你安排一下,就说我请王主任吃顿饭。”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曹军心中虽然奇怪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有一点小曹很清楚,老板这么安排,肯定就有这么安排的理由,作为秘书,自己只要按照老板的吩咐去做就行了,至于其他的,自己根本不用管,也不能管。

  小曹出去了,林鸿飞还在皱着眉头思索着,这次的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这一点毫无疑问。

  作为一个年产值数百亿、将来的年产值过千亿、直接与市里以及省里的诸多领导的官帽子挂钩的大型汽车生产基地,根本就是一个政绩基地,必须保证开发区这边的工业用电是省里当初给电力系统下的死命令,谁给的市电业局和市热电厂这么大的狗胆,让他们敢在这种事情上做手脚?

  毫无疑问,肯定不是市热电厂和市电业局,他们就算有这个想法,也没有这个胆子,否则上面领导们的雷霆之怒没有一个人能够承受得住,电力系统是高度垂管的系统又怎么样?只要你们还在我的地盘上,想要收拾你们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办法多得很!

  林鸿飞敢肯定,如果不是后面有足够强大的靠山,让他们觉得就算来自于省里的压力也可以扛得住,以这些老油条的性子,他们绝对不会做出这么傻缺的事情来,这个靠山,还必须是电力系统的,而且必定是电力系统的极高层,一旦发话,根本就没有市电业局和市热电厂不同意的余地,否则等待他们的,必定是系统内极其严厉的处罚。

  他们甚至将自己可能做出的各种反应都考虑到了,并且做出了针对性的安排,估计市热电厂和市电业局的混蛋们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自己直接玩了这么一出不讲理的,然后这群家伙就傻眼了……有时候,一力降十会真不是说的。

  王少峰这次请自己吃饭,就是要摊牌的吗?

  林鸿飞不怕王少峰摊牌,他想要搞清楚的是,王少峰、或者说王少峰背后的大人物,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的,到底是什么?不搞清楚这个,林鸿飞今晚的饭都吃不香。不过……

  想到电力系统的高层,林鸿飞忽然笑了:貌似现在的那位内阁首相,就是从电力系统上来的,在他执掌内阁之后,更是将电力系统当成了自家的自留地,一对儿女掌控着共和国的电力系统这一国民经济命脉,俨然独立王国,这是……打算尝试横向发展了吗?

  和当今内阁首相有关系?林鸿飞瞬间被自己的这个猜测给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但旋即,林鸿飞就摇摇头:这件事肯定不是内阁首相属意的,原因很简单,堂堂内阁首相,总不至于就这么点眼界,若是就只有这么一点眼界,也不可能走到内阁首相的位子上来。

  但虽然如此,这件事也绝对和内阁首相摆脱不了关系,最起码和当今内阁首相的那一对儿女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在林鸿飞看来,原因有二:

  第一个,当今内阁首相曾在八十年代初任电力工业部部长,并且在他卸任电力工业部部长、担任内阁副相前夕,成功的将电力工业部和水利部合并成了一个全新的部门:水利电力部部长,并且还担任了一段时间的部长,现在的电力工业部部长、党组书记石大珍是当今内阁首相的铁杆心腹;

  第二个,当今内阁首相的那一对儿女,都在电力系统内部工作,首相大人固然不会这么做,但两个孩子还“年轻”,估摸着不太肯守着自己家的那一亩三分自留地,看着别人家的地比自己家的肥沃,想要把界碑挪一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想明白了这些,林鸿飞反而不着急了,任何一件事,最怕的就是不知道敌人是谁、向你射来的暗箭来自何方,但如果知道了敌人是谁,总有解决问题的办法,不过当务之急,是要将这个事情和自己老丈人说一下……不管这件事首相大人是否知情,都已经不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搞不好就要上升到政治斗争的高度。

  ……………………

  “还有这样的事?”接到林鸿飞的电话,听林鸿飞将情况介绍了一下之后,东方正的语气很诧异,也很凝重,“你有证据?”

  “没有,”林鸿飞干脆利索的摇头,“但保障我们开发区的电力供应是省里数次再三强调的事情,省里都这么三令五申了,还出现了这么一档子事,您觉得呢?”

  东方正不说话了:如果真的是舜耕市热电厂的变压器烧了以及线路故障,那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既然变压器没烧,输电线路也没有故障,那这件事还真的严重了。

  “晚上你探探那个王少峰的底,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回头我和老爷子、大哥和二哥商量一下。”没让林鸿飞等太长的时间,东方正当即作出了决断。

  “好,我知道了。”林鸿飞干脆利索的点头,他也想要看看这个王少峰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

  王少峰这家伙倒是识相,虽然林鸿飞说了自己请客,但这家伙却是坚持自己请,请客的地点也被放在了市电业局招待宾馆,这个细节,无声的向林鸿飞说明了在这次的事情当中,电力系统的态度。

  当然,热情肯定是少不了的,王少峰带着市电业局的一众领导亲自等在宾馆门口,看到林鸿飞到来,王少峰一马当先,快步走了上来,一张胖乎乎的肥脸上堆满了笑容,“林总,快请进,快请进。”

  林鸿飞丝毫没有受宠若惊的意思,缓步而行,安步当车,边走边和王少峰以及市电业局的一众领导们寒暄,“嗯?大家都来了?这么说来是我迟到了?”

  “哪里哪里,林总说笑了,您还提前到了五分钟呢,我们大家伙儿早点过来,是专程向林总赔罪的。”市电业局孟晓鹏局长笑眯眯的,可眼中分明闪过一抹不屑的神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