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零四章 说不给面子,那也就不给面子

第一三零四章 说不给面子,那也就不给面子

  匆忙之间,林鸿飞想起了当初自己曾经力排众议,为工厂上马了工业不间断电源系统和应急供电系统,理论上,就算了外部断电,工厂也能靠自备的应急电力供应设备满足生产的要求,唯一的问题就是发电的成本太高了。

  “试生产和设备调试的工作倒是没有受到影响。”

  曹军的一句话让林鸿飞当即就放下了心,只要设备调试和试生产的活动没有受到影响就好,其他的事情都可以推后一些。他直接丢下一句话,“我马上就过去。”

  等林鸿飞赶到公司的时候,整栋办公大楼只有寥寥几个房间在亮着灯,就算是这些灯光,也没有平日里那么明亮,大家都知道现在公司里用的电是公司自备的数台柴油机发电机组发出来的电力,能够节省一点就节省一点。

  “林总来了……”

  “林总您终于来了……”

  看到林鸿飞到来,匆匆赶过来的公司一众高层全都松了一口气,长久以来大家养成了一个不算太好的习惯,那就是“不管多大的困难,林总总有办法来解决”。

  “座,大家都座,”林鸿飞点点头,当仁不让的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时间紧,咱们直接说问题吧,我了解到的情况不多,只是知道电业局那边告诉我们线路出了问题,少了两个变压器,导致没法向咱们这边供电……这是官面上的说法,小曹认识的一个电厂的朋友告诉他,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似乎是电力系统的某位大人物对咱们不满,打算给咱们一个教训,但到底是电力系统的哪位大领导看咱们不顺眼。咱们又怎么惹着这位大人物了,这些我都不知道。这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大家还有什么能给我补充一下的?”

  顿了顿,林鸿飞补充了一句,“事情紧急,大家畅所欲言,有什么知道的都说一下,猜测的也可以。”

  连猜测的都可以在这个时候说,那可就真的是允许大家畅所欲言了。

  林总能够知道这么多,大家并不以为意。作为公司的老总、作为一个在省里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大人物,若是这么点消息都不知道,那大家都是白混的了。

  论起这种事情,还是混了多年国企的老油子石子增更加得心应手一些,他皱着眉头。率先开了口,“我是管技术的。对外联这一块不是很熟悉。但我有点想法可能能够给大家一点启发:在这之前,有没有电力系统的哪位排的上号的领导想要和咱们合作,或者想要介绍什么厂家给咱们供货,又或者……嗯,这些情况之类的,我觉得根子可能出在这一方面。”

  这个“或者……”怎么样。石子增没有说出来,但大家却立刻明白了他这番话里面的意思:或者提出了比如持有股份之类的过分要求被我们干脆利索的给拒绝了之类的情况?

  公司的外联,自然是交给办公室这一快来负责的,身为办公室主任的顾光明一脸羞愧的站了起来。向大家做检讨,“我想起来了,在咱们工厂建设的初期、安装咱们总部里面的电路以及工厂内部电力线路的时候,市电业局的苟副局长曾经向咱们公司介绍过几笔生意,主要是电力设备,他一再向我保证说这些电力物资都是在电力系统得到了备案的,质量有保证,但我在检测了他们的产品之后,发现他们的产品的规格基本上都不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我拒绝了他们,事后苟副局长还给我打电话发了一通脾气……”

  “苟副局长是吧?”林鸿飞点点头,在自己面前的纸上重重的写下了这个名字:这家伙李宏飞还真知道,一个长得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样子,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看到那个混蛋的样子,就知道这个混蛋装了一肚子的民脂民膏。”,这么一个家伙,自然是嫌疑最大的,“很好,除了这个家伙之外,大家再想想,还有什么值得向我们推荐的?”

  他将“推荐”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另外一件事,”公司外联处处长苏蓉蓉微微的皱着眉头,似乎是在回想,虽然办公室这边是外联的重要部门,但他们更多的是被动的接受外界的消息,外联出就不同了,他们更习惯于“主动出击”,刚刚顾光明在说上面这番话的时候,苏蓉蓉就想到了一件事,“大约是在三个月前,就是九月份的时候,市热电厂那边来了一个物资管理处的副处长,希望咱们能够从他们那边购买一批燃煤用于取暖。”

  市热电厂除了发电之外,还要承担着在冬天向市区数百万老百姓供暖供热的责任,加之新建的开发区比较分散,供热管线还没有通到开发区,在开发区建设初期,电厂和市里就对林鸿飞坦言,最起码两年之内没办法向开发区这边供暖供热……市里拿不出这块的资金来,要供热,也只有等到市里的财政状况好些再说。

  虽然当初他们也一再承诺最多不过三年一定给开发区这边供上暖气,但官场上的事儿,想来要打个折扣之后再打个折扣才能够相信,林鸿飞当时就当机立断,工厂直接上马了一套燃煤锅炉来给公司总部和工厂供暖,听苏蓉蓉这么说,林鸿飞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点点头,“然后呢?”

  “当初我想着,反正我们也要用煤,热电厂那边有煤的话,价格上有点差别也无所谓了,就当是和电厂那边结个善缘……大家都知道,其实这种从电厂里出来的煤,价格最少要比市价低最少20%以上的。”苏蓉蓉道。

  这话都是点头,苏蓉蓉说的没错,这事儿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无非是市热电厂的那位物资管理处的副处长联合几位领导私卖电厂的燃煤给自己谋取私利,这种事情多了去了,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说的就是这个,大家也不以为意,就像是苏蓉蓉说的,只要差不多,结个善缘就是了,但苏蓉蓉的这话,也提醒了大家:事情似乎并不是这么简单?

  “我让几位烧锅炉的老师傅过去看过,回来之后那几位老师傅很不满意,市热电厂给我们提供的煤炭的价格偏高了不少不说,里面还掺杂了大量的煤矸石,在用之前还需要将这些煤矸石挑出来……他们说,煤矸石的含量最少在20%以上。”

  听苏蓉蓉这么说,大家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煤矸石含量在20%的煤,竟然敢卖的比高品质发电用燃煤还要高?市热电厂的某些人这是摆明了将咱们当凯子了啊。

  这个时候林鸿飞反而笑了,他重重的将这两个人的名字写在了纸上,然后抬起头看着大家,“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现在大家都已经确定了吧?”

  大家都是点头,这件事就算不是电业局的这位苟副局长和热电厂物资管理处的人合伙搞出来的,也和他们有着分不清的关系。

  “怎么收拾这些混蛋咱们先不说,我先说说另外一件事,我个人认为,咱们这边,可以考虑自备一个电厂。”林鸿飞话题一转,忽然间说到了自建电厂的事情。

  “啊?”听到林鸿飞这话,大家都愣住了:自备电厂?

  “没错,我决定了,为咱们开发区这边单独配套一个热电厂来保障开发区这边的店里供应,免得电业局的变压器三天两头的烧坏,线路三天两头的需要维修……”

  “可是老板,电力是属于国家管着的,不管是想要建电厂还是想要入网,需要电业局那边审批……”唐勇小心翼翼的提醒着林鸿飞,“而且当初咱们这个开发区在上马的时候,市里也向咱们承诺会保障电力供应。”

  “谁说我们要入网了?”林鸿飞反问了一句,“至于市里那边的保障,你还没看到吗?大唐,你确定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在出现?以后热电厂的那些孙子再来找我们揩油,不同意级找借口折腾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唐勇听的有些发傻,虽然有些不太高兴,但他不得不承认,林总说的这个很有道理,这人的毛病就是被惯出来的,如果这次迫于压力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下次他们肯定还会开出更过分的条件来,一想到这一点,唐勇也顾不得自己的面子问题了,他心里更多的是被林鸿飞的另一句话震撼了,“林总,您的意思是,咱们的电厂不入网?”

  “谁说不入网了?入网是肯定要入的,否则我们多出来的电力就浪费了,但什么时候入、怎么入,这个我们说了算,一句话,别看电力系统牛逼,但在这件事上,必须是我们说了算!”林鸿飞大手一挥,豪迈无比,“审批什么的玩意儿我不管,直接搞起来就是,电业局的人敢来找我们的麻烦,直接就狗腿给他们打断再丢出去……尼玛!电业局的那些混蛋是不是真的自我感觉好的过分了,他们以为他们一个电话,公安系统就敢来上门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