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七八章 危机公关

第一三七八章 危机公关

  这种事情还要给普通小老百姓一个什么交代?听到罗斯托克这位公司里仅居于林鸿飞之下的家伙的话,大家心中都有些不以为然:有这个必要吗?

  “确切的说,这个交代不是交代给普通老百姓的,是说给我们未来的潜在客户听的,”罗斯托克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解释道,“但我们不确定现在不是我们潜在客户的人,未来会不会成为我们的潜在客户,所以在西方的广告心理学当中,类似的就变成了必须要给公众一个交待,也叫危机公关。”

  “林总的一句话,我非常赞同,危机,应该分开来看,即是危险,但同时对我们而言也意味着是一个大机会,如果利用好了,我们不但能够扭转这次危机对我们造成的恶劣影响,甚至还有可能再进一步。这次的事情,明面上是给普通老百姓一个交待,但给普通老百姓一个交待,其实就等于是给了我们未来的潜在客户一个交待,甚至是给了那些能够影响到我们未来潜在客户的人一个交待……作为一家企业,好名声和产品质量过硬是立身之本,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问题。”

  危机公关?如唐勇和袁志伦这两位在国外留过学的留洋派还好,国内这几位比较老派的就只好用心去想了,可越是想,就越觉得“危机公关”这四个字简直精妙绝伦,而罗斯托克先生接下来的阐述,更是让大家羞愧不已。

  没错,大家之前只是觉得,既然志俊轿车多数都是卖给政府领导的,那买不买车、买什么车就是领导说了算,只要做好领导的工作就是了。和这些草民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可现在才知道,自己比林鸿飞差的远了:就算买车的都是政府部门的领导,可领导也有个三朋四友、三亲六故,哪怕是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着想,大家也不希望领导的人身安全出什么问题、受到什么威胁,如果志俊轿车真的存在非常严重的质量问题,哪怕领导自己信心满满的认为这种事情不会落到自己身上,可领导的身边人、三朋四友、三亲六故的也绝对会劝说领导改变主意。

  这就意味着,哪怕是不买车的人,同样对买车的人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意识到这一点。之前还对林总和罗斯托克的话有些不以为然的那几位,刹那间,浑身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们是真怕啊,如果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考虑这件事,那将来会对公司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

  “老罗。在你们欧美国家,类似这种情况……嗯。我指的是单纯的交通事故……一般情况下都是怎么处理的。汽车制造商通常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石子增的脸色变了又变,还哆嗦了两下嘴皮子,但最终却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想要问的问题问了出来。

  罗斯托克倒是不以为意,他很清楚,现在不是计较这些问题的时候,听石子增问起这个问题。立刻就回答道,“首先第一点,要立刻召开一个新闻发布会,邀请尽可能多、分量尽可能重的媒体前来参加自己的新闻发布会……”

  说到这里。罗斯托克不无羡慕的看了林鸿飞一眼,“央视在贵国的地位,当真是让人羡慕,林总与央视主要领导之间的关系,也当真是让人羡慕的紧……在新闻发布会上,要明确的阐述自己一方在这件事上面的态度,具体到咱们身上,首先要表示对死者和伤者的哀悼和同情,并且表示不管这件事是否是因为我们公司的产品质量引发的问题,首先一切以死者和伤者为大,公司要派人去对死者家属和伤者进行探望,并且尽可能的为死者和伤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当然,去的时候,最好有媒体跟随,这样可以为我们营造一个更好的舆论环境:如果是我们的产品质量问题,我们认错的态度很端正……我研究过贵国的消费者心态,他们对厂家宽容的程度令人难以置信……如果不是我们产品的质量问题,我们也要表示一下心意:毕竟是开着我们的车子出了事的。”

  “可是这么做会花很多钱……”有人忍不住丢出来一句话。

  “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那都不是问题。”话还没说完,林鸿飞就无比霸气的丢出来一句话。

  “是的,这种事情能够用钱来解决,那当真是再简单不过的办法了,”罗斯托克跟着点头,他倒是希望这件事只是简单的可以用钱就解决掉,“是的,而且万一真的是我们的产品存在安全隐患呢?我们可以凭此在消费者那里得到很多的加分。贵国是一个人情社会,一个懂人情、有人情味的企业,总是受人喜欢和尊敬的,大家也愿意原谅这么一家知错就改的公司。”

  罗斯托克的这番话,让不少人心中都暗自惭愧,因为罗斯托克说的话当真是一点错没有,共和国的老百姓是最善良的一群人,如果这件事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无关,那么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这番做派就会为公司招来一片赞扬之声,对于一个企业,这种好名声太重要了;反过来说,哪怕这件事真的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志俊的刹车系统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

  “可是如何才能判定事故是否是因为我们车子本身的质量问题引发的呢?”立刻就有人追问。

  “这就是西方企业采取的第三步了。”罗斯托克道。

  “第三步?”问这话的汪明海愣住了,“第二步是什么?”

  “第二步是在新闻发布会之后,立刻发动我们能够发动的一切媒体资源,为我们在媒体上说话,当然,这个说话也是有技巧的,不能说这件事和我们公司怎么怎么没关系……”

  不等罗斯托克把话说完,大家就都已经明白了罗斯托克的意思,笑着点头:没错,话当然不能说的这么直接,但大家也是和媒体合作了多年的老人了,“软文”是怎么一回事还不清楚吗?无非就是质疑这之前的几家向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身上泼脏水的媒体的话说的太死而已:这官方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们就开始唧唧歪歪了?

  “接下来就是第三步,当然,这第三步和第一步、第二步是紧密相连的,我们要在一开始就表明要请事发当地的交通事故的管理部门封存事故车辆,任何人不得靠近,同时聘请国内外最顶尖的交通事故处理结构、分析和调查机构来对造成交通事故的原因进行仔细的调查,权威性越大越好,我这里个人有个建议,可以聘请欧洲和美国的相关检测机构,个人觉得,似乎贵国的老百姓觉得欧洲和美国的相关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更有权威性。”

  罗斯托克的这番话,让大家脸上都不太好看,尽管大家都知道罗斯托克这番话并无恶意,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但尽管如此,大家也不得不趁人罗斯托克的这番话尽管不好听,但事实确实如此。

  只有林鸿飞平淡的点点头,“老罗,继续。”

  “好的,”罗斯托克点点头,“与此同时,我们要密切注意与政府机关的沟通和解释工作,须知在这种事情上,政府机关有极大的发言权。”

  这个自是应该的,这么严重的事情,自然是需要与政府机关保持密切的沟通和联系:这对大家都是好事,如果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在这种事情上拿架子,那可真是平白无故的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了。

  “然后按照西方的习惯,就是大家在报纸和媒体上连续几天的扯皮,直到检测结果出来……林总,您对的刹车系统有多大的信心?”

  “100%!”林鸿飞唇角一翘,表情有些嘲讽,却不知道这表情是在嘲讽谁的。

  “这样就好办的多了,等到国际权威检测机构的检测报告出来,我们就赢得了一个好名声,同时摆脱了刹车质量存在严重隐患的嫌疑,我们可以凭借着手中的这份检测报告去找这几家媒体的麻烦……当然,有了这份报告,我们也可以理直气壮的找幕后黑手的麻烦,但如何去找幕后黑手的麻烦,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了,和眼下的危机公关无关。”

  “没错,那确实是另外一件事了,大家都知道我们接下来要怎做了吧?”见大家点头,林鸿飞这才继续道,“好,现在说一下大家接下来的分工……”

  当将每一个人的分工都安排完毕,林鸿飞缓缓的站起身来,目光从在座的每一位身上扫过,语气凝重,“诸位,大家记住,这是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自成立以来所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危机公关,但同时也要记住另外一件事:这次是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危机,但同时也是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机会,我们要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那些跳梁小丑,妄想靠这种下作的手段搬到我们,那是做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