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三七七章 灾难临头

第一三七七章 灾难临头

  林鸿飞林大老板的乌鸦嘴很厉害,几乎一语成谶,他刚提醒杰西卡要注意商业间谍,就发现虽然自己身边虽然没有发现商业间谍,但自己却遇到了一桩麻烦。

  一桩天大的麻烦。

  “老板,我们的车子……”曹军惶急的敲开林鸿飞办公室的门,脸上全都是豆大的汗水,这是被吓的。

  “我知道了。”林鸿飞点点头,在他的面前赫然摆放着一份今天最新的《扬程晚报》,头版上面的标题很是耸人听闻:北郡轿车:杀人机器?!

  下面的副标题更是耸人听闻:北郡轿车疑似存在刹车系统故障,造成七死八重伤!再下面的内容已经没有看的必要了,单单是主标题和副标题的内容就已经足够引起轰动、也足够调动读者的兴趣,更不要说还是头版头条。

  《扬程晚报》是岭南办的一家全国性的报纸,岭南是全国改革开放的急先锋,自然,《扬程晚报》的办报思想也激进,对国家大政方针针砭时弊、不畏权威、一心为民一直都是《扬程晚报》自诩的办报方针,当然,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就见仁见智了,不可否认《扬程晚报》确实办了几件为民说话的事,但报社需要资源支持,记者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所以有些事情说白了其实就是那么回事。

  眼下虽然没有眼球经济、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一说,但《扬程晚报》在这方面向来是比较激进的,只是如果只有《扬程晚报》这么一家在说,林鸿飞的脸色还没有那么难看,可现在林鸿飞的面前摆放着七八份报纸,除了《扬程晚报》之外,还有《东方晚报》、《新民报》等面向全国发行的大报,分别在头版、二版等显眼的位置刊登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志俊轿车疑似存在严重的刹车隐患、在岭南某高速公司与一轿车相撞,造成七死八重伤的惨烈交通事故的事。

  除了对事故的惨烈进行了入木三分的描述之外。这几家报纸还不约而同采访了所谓的交通局多年的资深专家或者汽车行业的所谓资深,这些专家们众口一词:根据目前的情况看来,疑似是志俊轿车存在着严重的刹车制动隐患!

  “老板,那现在怎么办?”望着自己镇定无比的老板,曹军咽了口口水,心中的紧张却无形中减弱了几分:没错,既然老板都不紧张。那自己还有什么好紧张的?

  他坚信,不,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每一个人都坚信,不管前面有多大的困难险阻,林总都肯定能够带着大家伙儿冲出包围圈、解决这次的危机,一定没有问题……他当然不会注意到。林鸿飞放在桌子下面的手已经握的发白,在微微颤抖:够狠啊!

  “20分钟后召开紧急会议,所有在总部的公司核心管理人员全部与会……”林鸿飞顿了顿,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变成了一句话,“快去吧!”

  “是!”曹军急忙点头。

  …………………………………………

  林鸿飞要求20分钟到,但实际上只用了10分钟。仅仅10分钟后,公司八位核心管理人员就已经到了林鸿飞开高层会议最常用的3号小会议室。

  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

  “看大家的这份表情,我就知道大家都看了今天的报纸了,对吧?”不等诸位先开口,林鸿飞就笑着开口问道,似乎是极为轻松的样子。

  “啊?”听到林鸿飞这么问,大家不由得微微张开了嘴巴:都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候了,林总竟然还如此镇定?

  可是不得不说。林鸿飞书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主心骨,看到公司的主心骨非但不慌乱,反而还有心思和自己等人打趣,大家心中的震怒和惶恐无形之中的少了不少,似乎也没有刚才那么火急火燎了,换一句话说,就林鸿飞这一句话的事儿。大家的军心已经稳定了不少。

  “啊什么啊,”林鸿飞笑着向下压了压手,示意大家坐下,刚刚调整好心态的林鸿飞。此刻看不出来脸上有半点为这件事惊慌的神色,相反的,他脸上信心满满,“我当然知道,这是一个坏消息,但不管怎么说,既然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哪怕我们再惶恐和胆颤心惊也无济于事,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想想应该如何解决这个大危机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危机?这话从林总的口中说出来,大家一时间还真有些惊讶,但下一刻,就谁都不觉得惊讶了,这真的是一次危机,这真的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遇到的一次最大的危机。

  “我先说吧,”石子增尽管不是核心管理层的最高级别的人物,但能够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自然都不同凡响,“我觉得,这件事当中透着太多的蹊跷了,不像是一次简单的车祸,反倒像是有人在刻意针对咱们公司。”

  “这太蹊跷了,我看了今天的报纸,有七八份都是在报道这件事的,他们不但不约而同的将这件事放在了最重要的头版和二版不说,最重要的一点,这几家报纸在全国不同的省份,昨天发生的事情,他们的消息是怎么做到这么灵通的?”汪明海跟着点头,“这不符合常理,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这简直是不符合常理,这简直就是诡异!

  现在可是1993年,所有的信息都需要靠电视、杂志和报纸等传统媒体进行传播,想要造成七八份全国发行的报纸同时在议论同一件事、并且基本上给了头版和二版的位置、最次也是三版位置的情况,不但要求这件事要有足够的轰动性,同时也要有个时间:各家报社也是需要观望和观察的,观望这个新闻是否值得自己跟进。

  想要造成这样的效果,最少也需要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可是现在,各家媒体完全没有任何的观察,直接就报道了这件事,如果说这其中不诡异、说这件事不是有人在暗中推动的。打死大家都不信。

  可越是这样,大家越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沉重:既然对方知道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还敢出手,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对方压根就不怕自己,但就能量而言,对方比起自己这边来不但不逞多让,或许比自己更厉害一些也说不定。

  “我认为,这根本就是刻意的在针对我们公司。在没有官方的调查结果出来之前,这种带有明显倾向性的语言是绝对不应该从一家负责任的媒体口中说出来的。”作为公司的首席工业工程师,刘志东参与的几乎都是技术方面的事务,政治和管理方面的事情参与的极少,自然是有些书生意气,气愤无比的道。一张脸已然气得通红,“除了这个理由之外,我想不到还能有什么理由能够说的过去了,15条人命啊,卑鄙!无耻!”

  “说得不错,单凭眼下各家报纸的反应来看,确实像是这样。这符合常理,只是这种不符合常理只有我们才能够察觉得到,普通看报纸的老百姓可意识不到这一点,他们只会看到一点:有七八家全国发行的报纸都在报导这件事,那这件事十有**就是真的,”林鸿飞点点头,同时敲了敲桌子,“非常时期。将事情往最坏里打算不算坏事,如果以最坏的方式来考虑问题,大家认为最有可能的是怎么个情况?”

  往最坏里打算?听到林鸿飞的这句话,大家的眼神不由得彼此交流了几下,心思却是活动开了:难道林总已经知道了什么消息?

  这倒也不是不可能哦,谁都知道林总背景深厚,有些事情他比大家早知道一点并不让人意外。相反的,他比大家知道的晚了才让人意外呢。

  反正不管怎么说,大家都不认为这件事从最坏的角度来考虑会有什么不妥。

  “既然林总让我们从最坏的角度出发,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吧。”唐勇轻咳一声,道,“我认为,谁在这件事上是最大的受益者,谁就可能是这件事的策划者、推动者,说的更难听一点,我们甚至可以认为这根本就是一起刻意针对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卑劣无耻的阴谋。”

  “现在已经是12月份,正是一年中轿车销售当中最旺盛的季节,这个时候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旗下的轿车产品传出了刹车系统存在严重隐患的消息,不但对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本年度的销售情况是个天大的打击,对于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长远发展,同样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唐勇把话说到这里,都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大家的脑中已经自然而然的浮现出了这次黑手的名字:东方大众!

  原因很简单,这次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出问题的志俊车型的最直接的市场竞争对手就是东方大众的桑塔纳2000,在这个时候,传出了这种丑闻,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东方大众,当然,也不排除有可能是北方大众或者神龙轿车在浑水摸鱼,但无论如何,最大的受益者还是东方大众。

  看到大家脸上的表情,林鸿飞就笑了,“这么说来,大家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会议室里的8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的点点头,“我们认为,最大的嫌疑应该是东方大众。”

  罗斯托克跟着补充了一句,“而且事情发生的地点在南方,这些报纸也多是南方的媒体,同时我还在东方工作过,所以……”

  他耸耸肩,不说话了。

  但是大家都明白罗斯托克这话里面的意思:我在东方大众工作过,所以我知道他们做过的那些腌臜事儿。

  “好,现在将东方大众列为第一嫌疑对象,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如何应对?”林鸿飞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虽然事情发生的突然了些,大家的情绪也很激动,但最让林鸿飞高兴的,是人心没散,只要人心没散,就一切都好说,“任由这些媒体们说下去,事情就会很麻烦,现在是报纸,说不定接下来就是电视、杂志……然后就是老百姓们的口口相传,到时候咱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可是黄泥巴落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这话说的粗俗,但却没有人笑,道理很简单,林总说的没错,现在必须解决媒体的大嘴巴乱说话的问题。

  “发动媒体!”战略部部长金宇飞大声的嚷道,面目狰狞,尽管这件事事发突然,和战略部的关系不大,但金宇飞依旧深感内疚,认为是自己的工作没有做好,才让公司陷入了如此被动的局面,如果自己能够早打听到这个情况,公司也不会面临如此被动的局面,所以相对而言,会议室里的这九个人,金宇飞这个最应该冷静的人看起来反倒是最激动的,“先把事情搅乱了再说,只有媒体上吵成了一团,我们才有时间……现在,咱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没错,咱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林鸿飞点点头,金宇飞的这番思路,让林鸿飞已经开始考虑,将金宇飞继续放在这个位置上,是不是稍稍有点屈才了?“老金,你的意思,是把水往混里搅和?”

  “越混越好!”金宇飞重重的点下了头。

  “很好,这是第一步,先把水搅浑,”林鸿飞亲自拍板,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反击计划的第一步确定了下来,“接下来大家再议一议,当事情被搅混了之后,我们应该怎么做?”

  顿了顿,林鸿飞刻意提醒了一句,“准确的说,在这件事,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必须立刻向公众做出的交代是什么?”

  需要立刻向公众做出的交代?众人面面相觑。

  唯有罗斯托克若有所思,他重重的点头,“是的,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民众一个交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