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六八章 干了!

第一二六八章 干了!

  若说之前丁保国还对林鸿飞这么热衷于履带橡胶还很不以为然的话,那么此刻,丁保国就不得不佩服林鸿飞的野心了,不但是佩服,甚至还有些害怕:他哪里是想要研制什么橡胶履带,根本就是想要以这个对位芳纶为基础,发展处一系列的高性能材料出来,橡胶履带和挂胶履带只是其中的产品之一……胃口这么大,他就不怕撑着?

  一念及此,丁保国的心中已经不止是对这种科研那海量的投入的担心了,更多的是对这种肯定属于国家管控物资的恐惧:老子辛辛苦苦的搞出来了,到时候国家一声令下收归国有,老子找谁哭去?就算给点补偿,那能弥补我的损失吗?

  “鸿飞老弟,鸿飞大爷,就算当哥哥的求你了成不?咱们不搞这个对位芳纶,不搞这个橡胶履带成不?”丁保国的声音,已经近乎于哀求,“对了,我们公司最近要进行股份制改革,你来参一股行不?咱们兄弟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赚钱多好,这种危险的事儿咱们就别折腾了,算我求您了行不?”

  “嗯?你们四角轮胎厂要进行股份制改革?”林鸿飞眼睛顿时一眯,目光冷冽,“丁大哥,你告诉我,是要对四角轮胎厂进行股份制改革这个事情,是你的意思,还是你们市里领导的意思?”

  林鸿飞冷冽的目光将丁保国给吓了一跳仙道毒途最新章节!

  他从来没有想过,对自己想来尊敬有加的林鸿飞,当发起怒来的时候,竟然如此杀气腾腾!

  长久以来,林鸿飞对自己很是尊敬,哪怕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丁大哥”的叫着,虽然没有看不起林鸿飞的意思,但丁保国心中多少有点自得:你林鸿飞在我面前不也得规规矩矩的么?但此刻亲自见识了林鸿飞怒气勃发的样子,丁保国才骤然间意识到一件事:他林鸿飞对自己丁保国尊敬是一回事,可论起在国内的影响力、论起在高层当中的背景,自己丁保国算个屁?直接直接甩开自己十七八条街都不止!自己自得?有什么好自得的?林鸿飞对自己尊敬,自己竟然还敢拎不清轻重的蹬鼻子上脸?!

  这个发现,虽然已经寒冬腊月,可这一刻,丁保国瞬间汗湿了贴身的衣服:自己分明就是在找死啊。

  有了这个认识。在回答林鸿飞的话的时候,丁保国就再也不敢“放肆”了,规规矩矩的道,“两方面的因素都有吧,我有借着进行股份制改革来进一步扩大工厂生产能力的意思。市里也有一些利益想要协调……”

  说到这,丁保国不由得一声苦笑。

  林鸿飞就点点头。道理其实很简单。眼看着四角轮胎厂发展的红红火火,自己就只能捡一点残羹剩饭吃吃,滨城市的领导们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进行股份制改革,也有大家跟着分一口肉吃的意思。

  虽然对滨城市领导的做法有些不满,不过林鸿飞却也知道独食不肥的道理。想了想,对丁保国道,“进行改革好,能帮助企业快速发展壮大。不过丁大哥,请你喜爱那个你们滨城市的领导转达我们公司的意思,四角轮胎厂进行股份制改革,这是顺应市场潮流的举措,也是为了四角轮胎厂能够更好地发展,这一点我们完全是支持的,也绝对不会反对,但有两点,希望滨城市的领导能够慎重考虑:第一点,既然是改革,为了保证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利益,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必须入股四角轮胎厂,且股份比例不得低于40%,原四角轮胎厂的股份不低于30%,丁大哥你这几年来为了四角轮胎厂的发展忙碌,劳苦功高,最少要拿到10%的股份;第二点,坚决不许外资的注入。”

  好家伙!丁保国也不由得被林鸿飞的好胃口给吓到了,这要是按照你的意思来,岂不是等于这次四角轮胎厂的股份制改革变成了你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主导的?不由下意识的问道,“如果我们滨城市的领导不同意呢?”

  “不同意?”林鸿飞冷笑一声,“在履行完和四角轮胎厂的合同之后,我们将不再和四角轮胎厂续签新的合同。”

  听到林鸿飞这句话,丁保国这才意识到,尽管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使用的轮胎中,来自四角轮胎厂的轮胎只有40%,但却占据了四角轮胎厂70%的产能,毫不客气的说,没有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支持,四角轮胎厂瞬间就面临着灭顶之灾!

  这是林鸿飞在给自己撑腰呢:不答应我的条件?好啊,那你们去要饭去吧!

  壮了壮胆子,丁保国重重的点点头,“好的,我会将鸿飞你的意思转告给我们滨城市的领导的,我估计问题不大。”

  虽然这样一来,等于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成了四角轮胎厂的大股东,可丁保国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很正常嘛,既然是要进行改革,受影响最大的除了四角轮胎厂,就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了,人家有这个发言权,该为自己争取的好处为什么不争取?

  要命的是你敢不给人家这个股份,人家就能不带你玩……全国几十家轮胎厂,没有了你四角轮胎,还有五角轮胎、六角轮胎乃至七角八角在后面等着,怕你不答应?说不定人家倒是巴不得你不答应呢甜园福地全文阅读。

  而且丁保国心中多少还有些窃喜,林总可是说了,进行股份制改造之后的四角轮胎公司最少要给自己10%的股份的,那可就是一年几十万的收入,一年几十万,将来说不定一年几百万,旱涝保收的,自己还想啥?

  “对了,请你转告你们滨城市的领导,虽然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入股四角轮胎厂,但只是单纯的入股,除了会派驻财务监督人员、在涉及到公司长期发展战略的问题上以及公司的健康状况发生了严重问题的时候会发表意见之外,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两家公司的财务完全独立,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关系也继续维持之前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这次入股的,也是公司集团总公司。”想了想,林鸿飞又叮嘱了一句。

  “那就更没问题了。”有了林鸿飞这句话,丁保国干脆利索的道,实则,他心里对林鸿飞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只是此刻不好说出来罢了。

  说完了这个,林鸿飞再次将话题转了回来,“丁大哥,我这么给你说吧,对位芳纶材料这个东西,我是一定要搞的,你知道先进全世界的对位芳纶产量是多少么?”

  “多少?”

  “不到2万吨!”

  “不到……2万吨?”丁保国听的就是一哆嗦。

  “没错,就是不到20000吨,我估计10年后,全球的产品能超过30000吨就不错,最要命的是,迄今为止,咱们国家连一公斤都不能生产,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这次,不等丁保国开口,林鸿飞就自顾自的说道,“这意味着这将会是一个与国家的国防安全和战略安全息息相关的项目,如果我们能够争取到这个项目,就意味着咱们可以拿着国家批给的科研经费,做咱们想要的研究,等成果出来了,再卖产品给国家……不敢说无本万利,至少也是一本万利啊。”

  说到这,林鸿飞转过头来道,“丁大哥,我真诚的建议你也参与进来,搞这个钢制挂胶履带和橡胶履带的研究,咱们兄弟俩一起联手,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国防产业链,回头我找人问问,看看有没有再搞这个东西,没有人搞最好,有人搞也没关系,现在咱们国家的科研情况是什么样你应该很清楚,只要咱们保证科研投入,把队伍合并过来并不难。”

  这个赌注委实是有点大,丁保国嘴皮子哆嗦的厉害,不但嘴皮子哆嗦的厉害,手也哆嗦的厉害,哆哆嗦嗦的抽出一根烟来好不容易才塞嘴里,可号称“一打就着”的打了足足五六次才算是打着。

  兹事体大,丁保国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林鸿飞也不着急,站在一边等着丁保国的决定。

  一盒烟快要见底了,丁保国猛的将这根抽了三五口的烟丢地上,那脚狠狠的碾了两下,一副红了眼的赌徒一般的对林鸿飞狠狠的道,“干了!既然这事儿是鸿飞你拉着我丁保国干的,别人我信不过,看我没信不过老弟你的理由。”

  确实,站在丁保国的角度来讲,林鸿飞确实没有坑他的理由,而且,他对林鸿飞的背景多少了解些,这么强大的背景,计算真的对自己有什么图谋,也没必要转这么大一个圈吧?相反的,有林鸿飞在前面顶着,谁敢向这个项目乱伸爪子?

  “好!”林鸿飞大叫一声,他心中也挺激动,丁保国总算没让自己失望!

  重重的拍了拍丁保国的肩膀,林鸿飞大手一挥,端的是豪迈无比,“丁大哥,你看着吧,只要你真的将这个钢制挂胶履带和橡胶履带高了出来,到时候光是部队的订单都能让你接到手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