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四四章 钓鱼

第一二四四章 钓鱼

  紧张兮兮的等待着王家最终结果的林鸿飞大半宿没睡好,可最终传回来的消息却让林鸿飞瞠目结舌……“老爷子说,这件事就不用你管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等等……”林鸿飞顿时就急了,什么叫这件事不用自己管了,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啊,这很容易引起歧义的,“爸,这个不用我管了是什么意思?这事儿到底还用不用我掺合了?”

  “嗯,老爷子的意思,是这件事你就当没发生过,没和当今见过这一面,该怎么和巴西人谈就怎么和巴西人谈,反正就一点,不能吃了亏,老爷子说了,没道理大家都在巴西赚钱,就咱们出力还不讨好的道理……至于当今,你不用管那么多。”

  原来是这样!林鸿飞松了一口气:不就是直接忽视了当今嘛,这事儿简单,只是林鸿飞还是有些不放心,“爸,话只这么说,可他毕竟是当今……”

  电话那头的东方正沉吟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道,“过两天,还有一个新闻,中央会强调‘走出去’的战略,当然,重点是在走出去的时候,如何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

  “嘶……”听到这话,林鸿飞当即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岂止是打脸,简直就是将当今的脸抽的啪啪作响呐!

  犹豫了好久,明知道这个问题自己不该问,可林鸿飞还是忍不住,“那个……爸,您的意思,是这次中央的态度和大人有关系?”

  “当今太心急了。”

  原来如此!听到这个解释,林鸿飞心中顿时恍然。之前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豁然贯通了开来:之前自己虽然想明白了这是当今对老王家的一次试探,可显然,自己还是想的不够深,当今这次的举动,不仅仅是对老王家的一次试探,同时也是当今对老一辈领导人的试探,而现在,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老一辈对当今的这个举动很愤怒!

  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你小子才上来几天,就敢如此折腾?当真以为我们是死人了不成?!

  这就说多的过去了。很明显,这次当今的耳光被白挨了。

  “想明白了?”东方正问道。

  “想明白了,”林鸿飞无比感慨,“政治这个东西,真是复杂。”

  东方正似乎是笑了一声。只是声音太小了,一时间没有听清。“好了。不跟你多说了,老爷子就一句话告诉你:不管走到哪里也不能丢了咱们中国人的脸面,你明白了吧?”

  “明白了。”林鸿飞点点头,这次他是真的明白了。

  ————————————————————————

  林鸿飞还有些担心,他到不了老王家的层次,感觉当今毕竟是当今。虽然现在这个时期还是“老人政治”时期,但他毕竟是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而且也不是政治路线方面的错误,怎么可能就吃了这么一个哑巴亏?

  但事实就是如此。在最后的这两天里,果然就像是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以至于林鸿飞一度怀疑当今是不是在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招?

  不过,当今是不是在玩“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林鸿飞还不确定,但巴西人着急烧火了他倒是可以确定了,当卡多佐总统府的人再次来找林鸿飞的时候,脸上焦急的神色显而易见,“林先生,我想,我们今天可以达成一个基意向了吧?”

  “我当然希望可以和巴西合作,为两国的友谊做一些成绩,但是你们开出来的条件……”林鸿飞两手一摊,“迪尔马先生,你知道吗,我完全无法相信这些合作条件是贵国开出来的,如果这些就是贵国的合作条件……”他摇摇头,“那还是算了吧,我们无法接受,虽然我愿意为两国的友谊做些什么,也愿意帮助贵国建立起民族汽车品牌,甚至愿意用我的力量来帮助贵国的航空制造业,但贵国开出的条件我无法接受。”

  不止是林鸿飞无法接受,其实迪尔马也无法接受,他完全无法想象之前向林鸿飞提出那些合作条件的人是一种怎么样的缺心眼:在两家合作成立的汽车公司当中,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以技术、资金和一款新车型入股,占40%的股份,巴西的某家汽车制造公司以场地、厂房和生产设备入股,占60%的股份……上帝啊!谁能告诉我,这些混蛋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么个混蛋办法的?

  当然,迪尔马对林鸿飞也是不无怨念:合作嘛,当然是有来有往,大家一开始谁不是先开出一个最离谱的条件,然后大家坐在一起慢慢谈的?你林鸿飞觉得条件不合适,大不了继续再谈就是,可哪有你这样的啊,一言不合直接走人?!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敢将自己心头的火气发出来,甚至不敢表露出一丝一毫,原因很简单,所有在巴西有工厂的汽车巨头当中,没有一家愿意向巴西转移技术,现在唯一的一家,就是这家来自古遥远共和国的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对此,迪尔马只能低头,“林先生批评的是,对于这一点,卡多佐总统也十分不满意,他严厉批评了相关的负责人……林先生,请您理解巴西人民实现自己民族汽车工业辉煌的强烈愿望,他们只是太激动了,以至于不能很好的保持好自己的理智,但请相信我,他们都是一群为了振兴巴西的民族汽车工业和航空工业而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的人。”

  按说迪尔马将姿态摆的这么低了,林鸿飞应该低头了吧?按照迪尔马了解到的中国人的习惯,只要给足了他们面子,其他的一切都好说,可是迪尔马绝对想不到,自己碰上的是一个怪胎。

  “迪马尔先生,我想您搞错了一件事。想要振兴民族汽车工业和航天工业是好事,我对巴西人民充满了尊敬,也愿意为巴西人民做一些事,但这并不是我要接受你们那些苛刻条件的理由,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想要合作,可以,请拿出你们的诚意来,请您记住,你们现在是来向我学习的。是我传授给你们相关的知识,既然你们是学生,就请拿出做学生的觉悟来,明明是来求学的学生,却比老师还牛。你让我这个老师怎么想?”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你怎么不说你的条件也不必其他人的条件好到哪里去?迪尔马破口大骂!可是同样的。他也只敢在心里骂骂。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林鸿飞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是目前唯一一家承诺向他们转移技术的汽车制造商,他只能打悲情牌,“是这样没错,可是林先生,您的条件太苛刻了。”

  “苛刻吗?”林鸿飞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一种愤怒油然升起,“迪尔马先生,我不过是要求新公司30年的51%的股份、同时拥有公司的直接管理权而已,30年之后。除非你们需要从我的公司继续购买技术,否则股份自动归于你们巴西的合作方所有,或者你们认为可以在管理方面的水平超过我?世界上任何一个第三世界国家想要振兴自己的汽车工业的,你可以去看看,谁能开出比我更有诚意的合作条件?”

  听林鸿飞这么说,迪尔马唯有沉吟不语。

  林鸿飞说的没错,虽然看上去林鸿飞开出来的条件很苛刻,但同欧美日汽车企业根谈都不和你谈这一点一比,除了诚意十足这一点之外,迪尔马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好歹还愿意向巴西转让技术,可其他汽车生产巨头呢?根连考虑都不考虑!

  面对这种情况,迪尔马唯有猛地一咬牙,“林先生,您可以持有45%的股份、为期40年,您要的管理权也贵您,您觉得怎么样?”

  “很抱歉,”林鸿飞一脸遗憾的、但却无比坚定的摇摇头,“迪尔马先生,我的条件不会再修改了,但我可以考虑新增加一款车型和一款发动机。”

  林鸿飞还是坚持自己之前的条件,这让迪尔马大失所望,但原以为这次的会谈又要以失败而告终的迪尔马,听林鸿飞说居然愿意再增加一款车型和发动机,顿时激动起来:这可倒是可以谈谈的,“嗯?林先生,我可以知道是一款什么样的车型吗?”

  林鸿飞没有立刻会儿,而是反问道,“迪尔马先生,你们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引进的车型?”

  “这个……”林鸿飞的话,还真将迪尔马难住了,他很想说引进一款高级车型,但这似乎与当初定下的引进“国民车”的意图背道而驰,犹豫了一下,他终于还是摇摇头,“还是引进一辆尽量让普通国民都能够买得起、用得起、用最少的钱做最多的事的车子吧。”

  “普通老百姓都买得起、用得起、用最少的钱可以做最多的事的车子……”林鸿飞沉吟了一下,“哈……还真有这么一款车。”

  “真的有,”林鸿飞点点头,“是一款类似于日的单厢式乘用车,不过这次我们并没有将这款车带来……你稍等一下,我去找找资料。”

  巴西的财富两极分化十分严重,这是举世皆知的,比如巴西出了很多世界知名的足球明星,但这些知名的足球明星,很多都是出自于巴西的贫民窟,他们的学历很低,根没上过几天学,好好踢球、踢出一个未来是他们唯一一个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这是他们奋斗的目标。当然,这也带来了一个比较恶劣的后果,那就是当这些出身贫民窟的孩子终于打拼出来之后,就会立刻失去拼搏和奋斗的动力,开始追求各种奢华和享受,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里踢球的罗纳尔迪尼奥就是最好的例子……不要问林鸿飞为什么会知道罗纳尔迪尼奥,哪怕林鸿飞对足球再不感兴趣,有些人的影响力也是超脱了足球的范围的。

  当然,面对这么一种两极分化严重的情况,一种可以适应巨大多数国民要求的车子,就成了市场的急需品。

  “类似于日的单厢式乘用车?”林鸿飞说的这个,迪尔马还真知道。他脑中立刻浮现出几款日单厢式乘用车的样子来: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是这种车,那倒是真的具有不错的可操作性……他一开始以为林鸿飞打算拿到巴西来的,是类似于铃木奥拓的那种俗称“小乌龟”的车型。

  “没错,就是那种车,”说话的功夫,林鸿飞已经找到了小康微车的资料,“呶,就是这个车,前麦弗逊独立悬挂,后扭转梁半独立悬挂。也可以选用成更低的钢板弹簧悬挂,可以安排七到八个座椅,车身长度在4米左右,高度195米,怎么样?”

  “真漂亮!”看到林鸿飞拿出来的这款车。迪尔马眼睛顿时一亮,真心诚意的对林鸿飞道。“林先生。您的这款车比日的那些微型单厢乘用车好看的多了。”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表扬,但林鸿飞顿时就不乐意了,“迪尔马先生,你这是骂我呢还是怎么着?拿日人来恶心我?就日人那小里小气的性格,他们能设计出什么好车来?”

  没错,在林鸿飞看来。任何一个人,敢拿日人来和自己相比,那都是在故意恶心自己。

  “……”

  迪尔马想要说些什么,但终归没有说出来。就这款车而言,确实是比日的那些单厢乘用车看上去漂亮的多了,他虽然对技术不太懂,但好歹也知道钢板弹簧和扭转梁半独立悬挂的区别:大众在巴西生产的桑塔纳就是半独立悬挂呢,这可是轿车上才会用到的悬挂,比卡车上用到的钢板弹簧减震好的多了。

  但他终究心里还是有些不服:你林鸿飞玩汽车才玩了多久?人家日人玩汽车玩了多久?

  但下一刻,他就被宣传资料上面的东西给惊呆了,“什么?还有四轮驱动技术?发动机的最大功率竟然可以达到69马力,最大扭矩可以达到102牛米?”

  “有什么问题?”林鸿飞挑了挑眉毛。

  “没有……只是……”迪尔马苦笑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数据,甚至比被称为巴西国民车的大众gol的发动机性能还要强悍,更不要说还有那个什么四轮驱动技术了。

  “这款车,我给它命名为‘幸福’,”考虑到“小康”不好翻译,林鸿飞直接用“幸福”取而代之,“意思是幸福的家庭车。”

  “乘坐7人或者8人,甚至可以将后面两排座椅拆下来作为小型厢式货车使用,最有满足人口较多的家庭和小型企业使用,确实可以称得上幸福了,”迪尔马连连点头,为林鸿飞内的这个伟大的设想赞叹不已,但是……价格呢?

  他小心的向林鸿飞问道,“林先生,这确实是一款非常棒的车子,但这车子的售价是多少?”

  问这话的时候,迪尔马心中多少有些担心,大众gol被称为巴西的“国民车”,但就是这款“国民车”,售价也要12万美元,其他的几款销量相对gol有些差距、但同样是gol竞争对手的车子,比如菲亚特派力奥、福特嘉年华等,售价也在11万美元至16万美元之间,如林鸿飞所谓的这款“幸福”类型单厢乘用车,巴西也有卖,一款装备08l发动机的日大发单厢乘用车的价格也要9000万美元,迪尔马还真有些担心,林鸿飞拿出的这款使用发动机、前麦弗逊独立悬挂、后扭转梁半独立/钢板弹簧悬挂、中置后驱/中置四驱的单厢乘用车,要卖到多少钱。

  “我不是很清楚巴西的物价水平怎么样,但在我们国家,这款车即将准备上市,最低配车型的起始价为,大约是5000美元多些,我个人认为,考虑到你们巴西的配套未必能够跟得上,但即便是如此,在你们巴西的售价也不会超过6500美元,总体上,应该是在6500到9000美元之间。”

  最低配的车型只要6500美元?!最高配的也才9000美元?!听到林鸿飞这话,迪尔马几乎要疯了,他猛地站起身来,眼珠子几乎要瞪出眼眶,“林先生,我们要这款车!我们一定要引进这款车!”

  最低配的车型只要6500美元啊,他几乎已经能够看到满大街跑的都是这种单厢的乘用车:收入较低的家庭买一辆满足全家出行或者揽些活计的需要、小型企业买一辆来满足自己市内运输以及交通的需要……应用范围实在是太广了,甚至就连出租车行业都可以用它来做出租车……

  一想到这,迪尔马几乎激动的浑身颤抖。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完全没有问题,”林鸿飞笑眯眯的点头,“但是,我还是坚持我之前的条件,迪尔马先生,你们能接受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