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四一章 不管到了哪里,也不能丢人

第一二四一章 不管到了哪里,也不能丢人

  走了就走了吧,林鸿飞也没怎么当成一回事,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学会说“yes”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要有说出“no!”的勇气,如果巴航工业想要用这种条件让自己投资,那就让他们死了好了。

  历史上的巴航工业崛起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赶上了一个好时候,但他们无非是赶上了,然后在摸索的时候在这条正确的路上不停的探寻,他不介意同巴航工业合作,但如果巴航工业总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大爷的架势来,他也不介意让巴航工业死的很难看,只是林鸿飞有些担心,不知道阿尔多回去之后又会怎么添油加醋的向巴西政府方面告状?感觉自己的娃受了委屈的巴西政府,肯定要向正在巴西进行国事访问的当今表示一下“关心”吧,当今是否又可以承受得住这份压力?

  真是想到什么事就来什么事,刚想到这个问题,丁大军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鸿飞,晚上8点,老爷子要和你聊聊。”

  “是在巴西投资的事?”不可避免的,林鸿飞还是有些紧张。

  “那只是一部分,哦,你说是巴西航空工业公司的要价天黑的事吧?”丁大军笑起来,言语中不由得有几分戏谑的一位,“老人家特意让我告诉你,咱们给他们投资是拉他们一把,不是让他们骑在咱们头上当大爷的,一群到现在都是半殖民地的二鬼子居然也敢在咱们面前牛气?这个事情老爷子特意给出了指示,该怎么来就怎么来,你说了算,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听到这,林鸿飞顿时松了一口气,当今知道了自己和巴航工业的会谈结果这一点并不让他感到意外,但老人家能够迅速给出这么一个指示,老实说,林鸿飞心里多少的还是有些小感动。他使劲甩了两下头,“那老爷子今晚要和我谈的是?”

  “结束对巴西的国事访问之后,老爷子要去美国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晤,克林顿总统之前数次表示要和老人家就一些双方都关心的问题进行磋商,你对美国的情况比较熟悉,老爷子有些美国方面的事情想要问问你……小林,老爷子对你很倚重啊。这是打算收你做幕僚的前奏嘛。”老丁同志还不忘记开开林鸿飞的玩笑。

  “呵呵……这种事情也是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家伙能够随便乱说的?”笑了两声,林鸿飞嘴里谦虚着,心里却放心了:如果只是问自己一些这方面的情况,自己倒是能够说两句。

  “可别小看了自己,”丁大军的语气严肃起来,“你在美国的一些经历、与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夫之间的关系。对于老头子的这次美国之行都很重要,别的我就不多说,好好想想,7点半大使馆的车子会过来接你。”

  …………………………………………

  林鸿飞以为大使馆会随便派个人开辆车子来接自己,可是当拉开车门之后,他才惊讶的发现,丁大军竟然就在后座上坐着。

  丁大军怎么会在这里?林鸿飞惊讶的几乎叫出声来。

  没等林鸿飞张口询问。丁大军的食指已经树在嘴唇上,向林鸿飞做了一个“轻声”的手势,待到车门关上,车子行驶起来,丁大军将这辆车子与前舱的隔音隔板升起来,这才对林鸿飞道,“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有些话不好在电话里说……你认为。这次当今的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晤,最重要的使命是什么?对这次当今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晤的相关背景,你知道多少?”

  丁大军并没有直接问出这些问题,但林鸿飞却知道这是对自己的考验,只有自己回答出这个问题,自己才有资格正式接触到一些事情。

  也正是因为这个,林鸿飞知道。自己不能随便乱说,他没有立刻开口,而是沉思了起来。

  丁大军也没有催促,静静的等着林鸿飞开口。这是十分严肃而且重大的问题,如果林鸿飞随便就轻佻的开了口,他反而还要怀疑林鸿飞是否能够担当起当今此行一个咨询幕僚的重任来。

  “我认为,此次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晤,当今应该要与美国新任总统克林顿就双方关心的一系列的重大地区和国际事务、以及最惠国待遇等双方经贸等问题进行交流,若说最重要的使命,我个人认为,应该是打破西方世界对我国的全方位的制裁,当然不指望能够打破,但这次同克林顿的会晤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个人认为,当今这次与克林顿总统的会晤,应该是本年度乃至最近几年共和国外交上最重要的、最具有开创性的一次行动。”

  “继续说,背景呢?”丁大军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却有些惊讶,当今与美国新任总统克林顿在这次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议上的会晤,是自1989年之后中美两国元首第一次正式会晤,国内的专家学者、高级幕僚们普遍热为,这一次的会晤若是能够成功,将能够极大的推动中美关系改善和发展,并开创外交工作的新局面,对进一步打破西方对华制裁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这些是国内有多年外交工作的专家学者以及自身外交官员们辛辛苦苦才得出来的结论,他林鸿飞不过是也二十多岁的小毛孩子,从自己给他打电话到现在,他是怎么得出这番结论的?

  “背景就是从1989年春夏之交美国对我国采取了一系列严厉的制裁措施之后,中美两国从98年到92年初,虽然经过了共同的努力,双方高层频繁互访,关系有了些改善,但就总体上而言,中美关系虽有改善,但仍未走出困境,中美关系仍面临着众多的麻烦。”

  “这些高层互访你都知道?”丁大军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主要的都知道,比如89年7月和12月,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两次访华;90年11月,我国外长访问了华盛顿的时候。同布什总统就一些外交问题同布什总统进行了交流;91年11月,美国国务卿贝克访问了我国;去年1月份,我国内阁首相在出席安理会首脑会议时与布什总统举行了会晤……”说到这,林鸿飞谦虚的笑笑,“您也知道,那个时候我正是在上大学期间,大学生嘛。比较热血,对这些事情挺感兴趣。”

  “嗯,你继续说,听你的话,似乎还没有说完。”丁大军点点头。

  “如果说从89年到去年年初中美两国还在为两国关系的发展做出了很多不懈的努力的话,那么自去年之后。事情就开始急转直下,去年是美国的大选之年,对华政策成为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竞选争论的焦点,布什总统在竞选不利的情况下,不顾我国的强烈反对,宣布向台湾出售150架f—16战斗机,我们不清楚布什总统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决定。但这么做无疑触及了中美关系的基础,对中国造成了巨大伤害;”

  “今年1月,年仅46岁的民主党人克林顿击败布什成为美国新总统,他在选举过程中曾发表了许多对华极不友好的言论,他还向他的选民承诺当选后便将人权问题与最惠国待遇挂钩,这都遭到了我国的强烈反对;”

  “然后就在今年的7月份,发生了让很多人都深感遗憾的‘银河’事件,更让人遗憾的是。‘银河’事件”结束仅几周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安东尼莱克在白宫的指示下,公开指责我国、伊朗、伊拉克、缅甸以及北朝鲜,称这些国家为威胁民主圈的反对国家,要求毫不妥协地‘在外交、军事、经济和技术上孤立他们’。我记得莱克的这番讲话在国内高层政坛引起了轩然大波,被许多高层领导认为莱克的这番话再度证实了美国对我国的敌视态度,国内已经出现了一种声音。认为美国已经制定了遏制中国的政策,以防止中国成为世界强国,而9月份的时候,我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由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阻挠而未能成功的事实。更如同给濒临走向前面崩溃的中美关系的火上浇了一瓢油;”

  “还有一个背景,而且在我的角度看来,我认为应该是最迫切的:从老人家92年南巡讲话之后,我国的各项工作都开始渐渐走上发展的轨道,但毕竟我们的底子很薄,为了加快发展国内经济,我们急需打破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对我们采取的制裁。”

  “当然,这是对我们的影响,因为中美关系的恶化,对美国的影响也十分巨大,华府执行的对华外交政策受到了美国经济界很多重量级人物的批评,对于美国新任总统克林顿来说,他承受的压力也不小,不瞒您说,之前美国新任国务卿克里斯托夫也曾经暗示我是否可以为中美关系做一些事情,不过我人小肩膀窄,这种事情就不掺合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我的生意吧……但是不管怎么说,从中美关系的全局来看,中美两国国家元首之间没有直接的接触是一个大缺陷,我个人觉得,实现首脑会晤已经成为改善中美关系的关键所在。”

  “你……为什么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向国家汇报?”听林鸿飞说之前克里斯托夫国务卿让他打算改善两国关系,这家伙竟然拒绝了,丁大军气的手指头都在哆嗦:败家子啊!早知道有这么一条渠道,可以省下多少麻烦?

  “因为我不想往里面掺合,我担心我低下的政治嗅觉反而给国家帮了倒忙。”迎着丁大军愤怒的目光,林鸿飞一脸的无辜。

  迎着一脸无辜的林鸿飞,丁大军哆嗦了两下嘴皮子,最终却颓然的低下了头:这小子说的没错,这种事情他却是不适合、也没有那个资格往里面掺合,但虽然如此,他还是觉得心里头有一股子邪火直往外冒。

  使劲甩了甩头,丁大军道,“那你知不知道,美国人也急了?”

  “嗯?”

  “从今年4月份开始,克林顿曾经数次曾经给老爷子写信。”

  “啊?”这次,林鸿飞是真的控制不住了:这种事情,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不过在惊愕的同时,他也有些惶恐,“这些事情我能知道吗?”

  “正常情况下当然不能告诉你,但这次是老爷子特意吩咐的,”丁大军看了林鸿飞一眼,目光中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4月5日,克林顿总统一天之内两次给老爷子写信,一是对老爷子在1992年对他当选美国总统的祝贺表示感谢,二是对老爷子当选主席表示祝贺;9月17日,克林顿再次给老爷子写信,邀请他出席11月在西雅图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首次非正式会议,并且表示将安排两国元首举行双边会晤;3天后克林顿又提前给老爷子发来贺电,祝贺国家成立44周年,同时再一次表达了希望同中国建立合作关系的愿望;9月24日,克林顿又一次致信**主席,恳切希望能够同他在11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首次非正式会议上举行会晤,并且表示愿意就双方共同关心的事情进行会谈。”

  林鸿飞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些事情,自己还真不知道。

  “现在明白了?”

  “什么?”林鸿飞一脸的迷茫。

  “这次老爷子去美国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非正式领导人会晤,不是去奢求别人的赏赐的,而是因为别人撑不住了求到咱们的头上;老爷子也让我告诉你,和巴西人的合作,腰杆不能软了,不管走到哪里去都不能丢了咱们中国人的人。”说到这的时候,丁大军的脸上已经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林鸿飞呆了呆,他这才明白,丁大军问的这些问题,竟然是这个意思,可是……这圈子转的也太大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