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一六章 顺杆爬

第一二一六章 顺杆爬

  是的,出身于乌克兰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查普雷金,委实是想不出来正急需资金的乌克兰政府以及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有什么理由来拒绝这么大的一笔订单,哪怕只是600台的生产许可授权,这之后的技术专利自动有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一份,那也是一笔巨大的资金,对于现在恨不得一美分当成一美元来用的乌克兰来说,这也是一笔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庞大资金。

  “可是老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dv—2涡轮风扇发动机是有的,但ai—222—25只是一款刚刚提出了设计思路的发动机啊,”查普雷金皱着眉头,“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想要在ai—22的基础上发展出一款性能更好的涡轮风扇发动机,也就是您所说的ai—222—25,但现在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连ai—22都没有搞出来呢。”

  什么?ai—222—25竟然是个不折不扣的期货?林鸿飞顿时皱起了眉头,“上次我去乌克兰的时候,德米特里和帕维尔先生不是这么对我说的啊?”

  查普雷金很无法理解自己老板此刻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的眼睛瞪的无比大,“老板,您觉得他们可能对您说实话吗?如果对您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您又怎么可能出这么高的价钱?”

  这么说来,自己竟然是差点儿被乌克兰人给耍了?!这个发现让林鸿飞简直怒不可遏!他不会怀疑老查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其他事情上查普雷金老头儿或许还有几分撒谎的可能,但在这件事上,他一分撒谎的可能都没有,他只是红着眼睛瞪着查普雷金,“老查。你给我说说这个ai—22和ai—222—25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作为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人,当初查普雷金在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虽然没什么地位,但对这里面的事情却是门清,闻言,道,“ai—22是当初在80年代中期提出的一项小推力涡轮风扇发动机的研制计划,是一款专为远程公务机和小型支线客机而设计的涡轮风扇发动机,按照前苏联时期的设想,是要装在图—324和雅克—48这两款30座至50座级别的小型支线客机、以及其改进型公务机上面。”

  “但在进入90年代之后。随着苏联经济状况的恶化以及苏联的解体,这款原本预定于90年代中期推向市场的小推力涡轮风扇发动机却因为苏联的解体而无限期的停工,反正在我来到公司工作之前,从未听说过公司有重启ai—22涡轮风扇发动机研制计划的想法和资金,至于在ai—22发动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ai—222—25系列。现在还是一个概念。”

  顿了顿,查普雷金又道。“不够可以确定的是。如果这个协议能够达成,对于乌克兰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以及乌克兰政府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利好消息,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产品有了销路,最重要的是,他们将重新获得资金对ai—22和ai—222—25这两个系列的发动机进行研发……以我对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了解,即便是最乐观的估计。能够在2000年前后拿出第一批实验性质的样机来就不错。”

  尼玛!

  此时此刻,林鸿飞只想要用这句简单的话语来问候乌克兰人……你们乌克兰人,忒也不是个东西了吧?

  “既然是这样,老查。那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如何操作我不管,我只关心一点:用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益,dv—2b发动机可以许给他们300台的生产授权许可,但每台发动机的授权金最高不能超过5万美元,至于剩下的,你看着办!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老板,您放心,我向您保证,一定将进步机器制造局榨出油来!”查普雷金的眼睛里放着绿光!

  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留给查普雷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远远不是一个工作单位所能够形容的。

  既然查普雷金都已经这么说,林鸿飞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论对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了解,自己十个捆在一起都不是他的对手,有这么一个对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如此了解的人站在自己这边,是自己的幸运,也是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最大的不幸,但在林鸿飞看来,这关自己什么事呢?谁让他们自己首先办事不地道的?

  ————————————————————————

  放下了心来的林鸿飞,也终于有功夫去看看黄培云老先生和郑子樵教授一行人对公司的材料研究实验室的考察情况。

  “黄老,郑教授,对我们公司的条件,您两位可还满意?”林鸿飞笑呵呵的向黄老问道,其实这话问的多少有些多余,只要看黄老那兴奋的满脸红光以及郭蕴宜女士那一脸自得和骄傲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的考察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满意,满意到没法再满意了,”黄老连连点头,感慨的道,“依我看啊,你们公司的条件比中科院和有色金属公司的研究条件都要好的多,光那一台ibm的中型机就不便宜吧?有了这么一台服务器,再配合那些电脑,搞研究可就方便的多了……小林,看来不但要在你们实验室设置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也要搞起来,你们公司这么好的资源,不利用起来可是极大的浪费。”

  郭蕴宜女士笑吟吟的,显然,她早就料到了黄老先生会这么说。

  “能够设立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那是我们的荣幸,不过国家在这方面的审核很严格,想要将流动站和工作站搞起来,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够做好的吧?相关的评审工作就很繁琐,大概没有两年的时间下不来?”这两年的时间。还是让林鸿飞对国内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以及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的设立情况有了一些基本的了解,现在听黄老这么说,他心中当然激动,但激动归激动,对于面临的困难他也心中也十分清楚,别的且不说,单单是一个时间拖的过久这一点就足以让林鸿飞愁的恨不得揪光自己的头发。

  黄老和郭蕴宜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郭蕴宜女士向林鸿飞笑问道,“小林。你不会以为我们家老师,还有老黄他们这些人就会在那里干看着吧?”

  林鸿飞顿时就惊讶的“啊……”了一声。

  是的,他意识到了问题出在了哪里:如果是正常的渠道,单单是正常的走程序,想要设置一个博士后流动工作站。没有两三年的审核时间都甭想落实下来,更不要说是更严谨的博士后科研流动站。但如果有师绪昌老先生、黄培云老先生这种院士级别的大人物联名提出在某个实验室和某家公司设置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虽然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但时间上却绝没有拖得那么就的理由。

  一位资深院士,一位即将成立的工程院的准院士,这么两位大神加起来的能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到的。

  “那小子就不客气了。”林鸿飞道,他是真的一点都不客气,虽然双方的合作还没有正式开始,但这并不妨碍林鸿飞开始“指使”起人来。“黄老,能者多劳,这件事就麻烦您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公司配合的,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但火车跑的再快,也需要车头来带,您可要做好我们的火车头啊。”

  “你小子,倒是会顺杆爬!”黄老笑骂到,但看他的意思,非但没有一丝因此而恼怒的意思,反而还颇为欣喜,“好,反正老头子我也没几年好活了,趁着现在还能动弹,赶紧把老头子我这辈子得出来的一点经验传下去,也不枉国家对我们这些人的重视。”

  也可以理解,这几年国家对科研的投入非但没有提高,反而逐年下降,作为将自己一生的心血都投注到共和国冶金行业和金属材料的发展当中、本行业泰山北斗级的人物,对于这种情况,自然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科研、尤其是作为基础的材料工业,根本就是一个烧钱才能出成果的基础行业,没有投入,哪里来的产出?

  但这种国家大政方针方面的事情,又不是自己这些搞研究的人所能够随便左右的了的,谁能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林鸿飞这看上去似乎“人傻钱多”的家伙就冒出来了呢?

  不要说恼怒,如果林鸿飞露出一点不乐意的意思,恐怕黄老立刻就要想办法来说服林鸿飞……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盈利能力实在是太可观了。

  ————————————————————————

  ps:今天就这一更了,欠了大家7000字,没说的,今后几天里15000字补回来。

  解释一下今天为什么就一更的原因,可能有朋友知道千年这段时间正在陪夫人看抑郁症,但对于这个病的严重性,大家可能并不清楚,千年以自己今天的切身体验来给大家提个醒吧:

  今天原本是儿子的生日,昨晚千年忙完之后儿子闹腾了一阵子,一直到4点多才睡,早晨8点多钟起来,送儿子去婴幼园,顺便和夫人一起给儿子过生日,回来后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具体什么原因就不说了,夫人直接吞服了大约40颗安定。

  抑郁症一般都伴随睡眠不好,所以医生开的药当中都有安定类的药物,家里还有差不多40颗,夫人一次全干掉了,接下来大家可以想象得到,赶紧去医院洗胃、挂点滴……一直忙活到10点才回来,期间没敢离开半步,就在医院里守着。

  所以今天只有这一更了,但欠了大家的,一定会补上。

  说这些不是博取大家的同情,只是给大家说明一下,今天的情况,真的有些非可抗因素,是千年对不起大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