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一一章 接触

第一二一一章 接触

  蓉姐在林鸿飞婚礼上的表态给了所有一位老王家已经不被当今和老人家所看好的人当头一棒!

  之前当今采取的一系列的针对老王家的对策,老王家似乎并没有做出什么针对性的反击来,连当今也没有表示出反对的意思,大家都在摩拳擦掌的,准备在老王家身上赚点儿便宜了……割肉是不敢,不要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老王家现在还没瘦?但割肉不敢,赚点便宜总是可以的吧?

  可是现在,老爷子用这么一个事实告诉了所有人:老王家依旧是老王家,依旧是共和国的擎天玉柱、架海金梁,依旧是老人家最看重的老伙计!东方大众这件事是一回事,这件事有些特殊,但老人家对老王家的看重从来没有减弱过。

  这个消息太让某些人伤心了,比如东方大众的人,原本他们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占用了所有的政府资源的,但现在看来,他们过于一厢情愿了,明白了这一点,当东方大众的人来找林鸿飞谈合作事宜的时候,他们的态度明显的好转了很多。

  “这么说没有什么大问题了?”结婚三天的东方小玲脸上洋溢着新婚少妇特有的红晕,她一边帮林鸿飞整理着领带,一边柔声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了,”林鸿飞笑着点点头,在东方小玲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现在有些人应该能够看清楚形势了。”

  听到林鸿飞这话,东方小玲不由得抿嘴一笑,“听说这次长三角地区的人对东方大众很有意见?”

  尽管林鸿飞在家里很少说起工作上的事情,但有些事情东方小玲不可能不知道,尤其是林鸿飞在长三角地区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闹的长三角地区鸡犬不宁,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希望林鸿飞息事宁人的人把话递到东方小玲这里来了。

  “砸了别人的饭碗,别人当然有意见了,你老公我要是敢砸别人的饭碗,别人也敢有意见。说不定都要拿啤酒瓶子敲我的头。”林鸿飞笑道。

  “是吗?我倒是挺期待的,”东方小玲揽住林鸿飞的脖子,“到时候谁敢拿酒瓶子敲你的头,我去帮你敲回来……你觉得这次东方大众会低头?”

  “东方大众是当年老人家改革开放最耀眼的政绩工程,说的不尊敬一点,说东方大众是老人家当年最重要的一块垫脚石那也似乎也不为过。”当着自己的老婆,这个事情没有什么不能说的,“除了这个之外,东方大众还是东方系最重要的脸面,东方大众不搞的红红火火,整个东方派系都没有面子。哪怕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们也得想方设法不是,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掌握着巨大的政治资源。”

  “可是他们的面子不是也被你给抽肿了不是?老人家也不希望看到一家独大的情况出现,”听到林鸿飞的这番话,东方小玲不由得抿嘴一笑,“你估计,能从东方大众手里拿到多少股份?”

  没错。东方大众是老人家当年改革开放最耀眼的政绩工程,同时也是东方派系最值得骄傲的面子工程,也是靠着这一点,将东方派系和老人家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但这并不等于这个天下离开他们东方派系就玩不转了,老人家当然不希望自己当年辛辛苦苦才做成的典范成了别人的踏脚石。

  但是,老人家既然是总揽全局,就注定了不可能只将目光放在东方市和东方大众一家身上,他同样不希望一家正如同东升的旭日一般冉冉升起的民族企业因此而受到无辜的牵连,更何况当年老人家能够顺利出山并且掌权。王老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之一,若不是王老的支持,很难想象老人家还需要经过多少麻烦,这是大人情,必须要领。稍微顾忌一下东方大众的面子也就是了。

  “当然是越少越好,”林鸿飞一边说着,一边让东方小玲帮自己扣好西装的纽扣,“真的太多了,这笔钱丢起来也是挺心疼的。”

  …………………………………………

  “林总,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这次东方大众来的这位副总孙奕对林鸿飞还是很客气,脸上一脸歉意的笑,“按说这个时候不应该打扰林总的蜜月的,但您也知道,很多领导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所以……”

  和孙奕的见面地点并不是某家酒店的会议室里,也不是东方大众或者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首都办事处,而是一家咖啡厅,咖啡厅里有位钢琴师正在一架纯白色的大三角钢琴上弹奏着舒缓的音乐,这感觉总像是一个适合恋人们谈情说爱的地方,而不是一个进行商业谈判的地方,但考虑到这次的见面只是就几个双方接下来要进行谈判当中的核心问题进行一下沟通,这也就可以理解了……谈判还没有开始呢。

  “理解理解,”林鸿飞点点头,很好说话的样子,“领导们都对我们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深表关心,我们自然不能让领导等的太久……不知道孙总有什么问题,请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孙奕的反应很快,立刻就抓住了林鸿飞话中的意思:他只说了知无不言,但却没说言无不尽……有意思啊。

  “这两年和林鸿飞您的公司之间的接触,可能其中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尤其是前段时间在长三角发生的事,领导们更是对我们做出了严厉的批评,让我们深刻认识到了我们错的有多么厉害,在这里我先代表我们东方大众向林总您道个歉。”孙奕一上来就把自己的态度摆得很低。

  话说的算是情真意切,但如果林鸿飞信了孙奕的这番话那才是傻子,如果一家公司掌握着强大的政府能量还不知道利用,那这家公司也就离死不远了,玩商业不是这么玩的,正经是这次被林鸿飞给折腾的擦了,自己的政治能量完全没有发挥作用,这才不得不来低头。

  林鸿飞心中冷笑,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灿烂了几分,“孙总这话是怎么说的,大家都是为了自己企业的发展,各凭本事吃饭,输了的丢地盘、丢饭碗,赢了的大口吃肉,只要不犯法,那就是合理的。”

  既然孙奕打定了主意要跟自己兜圈子,那就兜圈子呗,这几天将自己给累惨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耍一下嘴皮子活动活动脑子。

  “林总果然快人快语,”见林鸿飞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孙奕心中暗叫失策,也是,既然上面的人都已经清楚的表明了立场,只要林鸿飞给他们一个面子,他们就好借此机会下台阶,那林鸿飞自然就没有着急的必要。他立刻将话题转移了开来,“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兜圈子了,林总,对于这次的合作,您有什么想法?”

  林鸿飞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谁回答谁是傻子,问道,“贵公司的意思是?”

  “我们公司的意思,是双方的股份互换,各置换10%。”

  “这不可能!”林鸿飞干脆利索的拒绝了孙奕的话,断然道,“请孙总转告贵公司领导,股份互换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接受单纯的股份收购: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收购贵方东方大众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一定比例的股份,除此之外,我们公司不接受其他任何形式的合作。”

  相互置换10%的股份,也真亏得他们想的出来!

  “为什么?”孙奕倒是很有些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因为双方公司的价值以及未来的发展潜力截然不同,我有信心在2000年之前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发展成一家年产乘用车100万辆、商用车20万辆,合资企业年产各类型乘用车和商用车总数超过30万辆的大型汽车生产集团,除此之外,我们公司下属的摩托车产业集团、材料研发中心和航空工业集团都将在未来为我们公司产生巨大的收益,这些东方大众能比吗?”

  孙奕当然知道林鸿飞说的是实话,但哪怕是如此,他也不能低头,商业谈判么,哪有这么快就认输的道理?道,“林总,您说的有一部分是未来的发展情况,但贵公司未来到底能够发展成什么样,谁也不敢肯定。”

  “这话倒也没错。”林鸿飞丝毫不以为许,“但就算现在,就比较双方的研发能力、生产能力、公司的总规模,东方大众和我们公司在一个档次上吗?如果有需要,我认为双方完全可以聘请国际顶级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帮我们核算双方公司的规模、盈利能力,以确定一个准确的数字,但是东方大众确定要这么做吗?”

  林鸿飞笑眯眯的望着孙奕,嘴上还一点都不客气,“另外我额外问一句,这次的合作,德国大众是什么态度?德国大众集团可是持有贵公司50%的股份的,作为东方大众最主要的股东,同时也是产品和技术提供商,我们必须明确德国大众的态度,否则这意味着巨大的投资风险……孙总不会认为我们公司钱多的没地方扔吧?”

  ————————————————————————

  ps:各位兄弟,不好意思,中午临时有事,出去办了点事,第二章发的晚了,实在是抱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