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一零章 这就是力量!

第一二一零章 这就是力量!

  “张总这话可就客气了,”林鸿飞皱了下眉头,随即又舒展了开来,“我们公司能够有今天这点成就,多亏了前辈们帮我们趟开了一条路,也多亏了老人家的改革开放政策,否则我们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抓住,是吧?”

  林鸿飞都将老人家的改革开放政策给拿出来说话了,张报国还能说什么?讪笑了一声,老王家的好几位年轻一辈已经向这边投过来了不善的目光,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自己这番话委实有打老王家的脸面的嫌疑,刚刚上来的一点酒意立刻如同阳光下的积雪,瞬间融化了开来,酒意散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这番话到底有多么不妥,顿时吓出了一声的冷汗,讪讪的笑了一声,“哈,林总说的是,是我的不应该,我自罚三杯。”

  说完,张报国二话不说,哐哐哐连干三杯。

  林鸿飞也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是真的有点酒意上头了,顿时不由的有些哭笑不得:面对这种喝了点酒、平日里又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高高在上习惯了的人,尤其今天又是自己大喜的日子,你还真不能说些什么,摇摇头,“张总太客气了。”

  “鸿飞,姐姐祝你和小玲幸福美满,百年好合。”一个略带着清冷之意的声音在林鸿飞的身后突兀的响了起来。

  谁啊这是,一点眼色都没有……呃……

  张报国对这个明显是在故意扫自己面子的混蛋一点好感都没有,但当他抬头看起来的时候,一张脸瞬间煞白,一屁股坐在回了椅子上……他终于明白自己这次踢到了一块多么大的铁板!

  “蓉姐,谢谢您能来参加的我婚礼。我再次敬你一杯。”林鸿飞转过头里,这一次,林鸿飞的脸上确确实实的是带着感激,因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老人家最小的女儿小蓉公主。

  刚才蓉姐的那一桌他早已经过去敬过了酒。他心里很明白,蓉姐这个时候再次过来,可不仅仅是帮着自己解围这么简单,而是要通过这么一个明显的动作告诉那些心里还有什么小算盘的人:趁着现在你们的尾巴还没有露出来,将你们的那点儿小心思都一个个赶紧的给我趁早收起来!

  这不是在向自己敬酒,这分明就是老人家在让自己的女儿对老王家表示力挺之意。

  在场的人谁都不是傻子。立刻就明白了这一层含义,一瞬间,所有之前心里却是有些瞧不起老王家的人,脑门上全都是汗水:他们都以为老王家大概已经“有失圣眷”,但现在看来,老王家还是老王家。或许在有些事情上大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彼此会有一些争执,但这都是在彼此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老王家不仅已经自成一系,更是深的胜券!

  之前那些认为老王家已经失去了胜券的人简直恨不得狠狠的批自己几个重重的耳光:猪脑子!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蓉姐却没有立刻喝下这杯酒,而是望着林鸿飞,同时似有意似无意的在周围人的脸上扫了一圈,颇有些感慨的道。“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小子还……没想到一转眼的功夫就要结婚了,小玲是个好姑娘,别亏待了人家。”

  “是!蓉姐放心,”林鸿飞重重的点点头,听到蓉姐这话,林鸿飞就明白,自己这人情欠大了,“小玲是个好女孩,能够娶到她为妻子。是我三辈子修来的福分……蓉姐,我再敬你。”

  听到林鸿飞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种让人肉麻麻的情话,之前一直站在林鸿飞的身旁和林鸿飞一起敬酒、但一直没有说话的东方小玲瞬间就羞红了脸,不过到底是从小在官宦家庭长大的孩子,害羞归害羞。整个人却依旧落落大方,也双手恭恭敬敬对蓉姐举起了酒杯,“蓉姐,我也敬你。”

  她比林鸿飞更加明白蓉姐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

  蓉姐没有如同刚才林鸿飞过去敬酒的时候那样只是浅浅的沾了一下唇,而是将酒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对了,还有个事,估计这几天就能下来,我提前给你说一声吧,”放下酒杯,蓉姐望着林鸿飞,声音略略放大了一些,“你们公司是打算和中南工大联合搞那个铝锂合金项目是吧?原则上没有什么问题,过几天郑子樵教授和咱们国家粉末冶金技术的创始人之一黄培云院士会过去和你们谈在铝锂合金方面的合作事宜,我先恭喜你们了,铝锂合金可是一个烧钱的东西,希望不会烧穷了你们。”

  “黄老先生也要来?”林鸿飞瞬间长大了嘴巴,再也合不拢了。

  这段时间和师绪昌老先生、郭蕴宜女士的接触,让林鸿飞对共和国在冶金领域的诸多位大牛级的人物都有了些了解,这位黄培云老先生是共和国冶金领域、尤其是高温材料领域稍稍次于师绪昌老先生的人物,但相差也是仅仅在毫厘之间,若说真的有差距,那也未必。

  师绪昌教授专攻高温合金材料,而黄培云老先生则主攻的是粉末冶金,同样也属于高温材料的一种,他不仅是共和国粉末冶金学科的创始人,更是创办了共和国的第一个粉末冶金研究所,更是在全世界范围内首创了粉末烧结理论和粉末压制理论,在世界高温材料领域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在正在筹备的工程院当中,黄培云老先生是毫无疑问、当之无愧的首届工程院院士之一,只待工程院一正式成立,他就可以享受这一荣誉。

  明白了黄老先生在共和国材料领域的地位,你就可以想象林鸿飞心中到底有多么震惊。

  “听说有个傻子愿意出钱帮助中南大学搞铝锂合金的研究,黄老先生也有几个项目,打算看看能不能顺便宰这个傻子一刀,”蓉姐笑眯眯的道,“黄老先生在咱们共和国材料领域和科学领域的地位那可是响当当的,你小子不会舍不得出钱吧?”

  蓉姐笑眯眯的说的轻松,可周围知道黄培云老先生在共和国材料领域地位的人,却无一不是大出了一身的了冷汗:这个信号太吓人了!

  尤其是那些刚刚一起老王家失了圣眷、心中隐隐有看林鸿飞笑话的意思的家伙,更是捶胸顿足懊恼不已:蓉姐啊蓉姐,您有这样重量级的消息为什么不早点放出来……失策了啊,失策了!

  其实最让他们感到恐惧的还不是蓉姐的这番话,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这个信息背后蕴藏的东西,这个东西才是最让他们感到恐惧的。

  “黄老先生如果愿意屈尊来指导一下我们实验室的材料研究工作,那是我们的荣幸,”林鸿飞不管这些政客们是从什么角度来解读这个问题的,作为一名技术工作者,他才最清楚材料是一切当中基础当中的基础,没有好的材料,多好设想都不可能变成现实,一想到有黄老这么一位重量级的大人物来自己的实验室,林鸿飞就忍不住浑身轻颤,大声道,“只要黄老愿意指导我们的研究工作,多了我不敢说,几千万的研究经费还是没有问题,真的有需要,再挤一些出来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他丝毫不担心这话被人听去了之后会被人“打土豪”,只要不是傻子,难道真以为土豪是那么好打的?

  “好,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就好,”蓉姐笑着点点头,“估计等你的婚事办完了之后黄老爷子就会过来找你……小子,好好对待人家小玲,这可是京城里数得着的好姑娘。”

  “这是我老婆呢,我不心疼她心疼谁?”知道蓉姐这是要结束这次谈话的林鸿飞,一脸深情的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要不您帮忙瞅着点儿,要是我对她不好了,您过来帮她揍我一顿?”

  “也行。”蓉姐笑眯眯的点头。

  东方小玲也不客气,落落大方的向蓉姐微微躬了躬身,“谢谢您啊蓉姐。”

  “不用客气,”蓉姐开始直接赶人了,“好了,赶紧去其他桌上敬酒吧,否则不知道该有多少人骂我了。”

  骂您?呵呵……这可是今天听到的最大笑话!蓉姐拉着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在愉快的聊天,谁敢对此有意见?在场的人超过80%的都是成年人,有不少人家里的孩子都到了谈恋爱或者即将要成婚的年纪,他们巴不得等到自己家孩子结婚的时候,也有这么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拉着自己的孩子谈这些事呢,可是,可能么?!

  按说在人家的婚礼上谈公事,这怎么着都有些不妥,但现在,每一个人都竖着耳朵听着林鸿飞和蓉姐谈话的每一个字,并且努力的将这些话记在心里:这些话太重要了!

  林鸿飞感激的看了蓉姐一眼,点点头,“那好,那我们就不耽误蓉姐您了,小玲,走,咱们还有很多桌没过去呢。”

  可以预见的是,当蓉姐拉着林鸿飞谈了数分钟这件事之后,再也不会有不开眼的人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