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二零零章 不能退,也退不得!

第一二零零章 不能退,也退不得!

  不少人脸上都有一种被人重重的抽了一记耳光的感觉,火辣辣的疼。

  不少人犹自记得之前在这件事上对林总的分析报告:我们认为,东方大众在看到了实际的差距之后,自己理智的主动放弃了这一明显费钱费力而且还不可能占领市场的愚蠢行为,必须要说明,他们的这一做法是明智的,因为如果他们继续研发桑塔纳2000这一高度和志俊的市场定位重合的车型,一定会死的嫩看看,东方大众不可能承受得住这么大的压力。

  言犹在耳啊,东方大众这一记响亮的耳光就反手抽了过来。

  是的,如果只是单论商场当中的手段,东方大众确实是承受不住这种压力,但东方大众从来都不是一家简单的企业,他是一家样板工程企业,在无数的地方受到政府的无数照顾,顺手跟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找点麻烦而已,多大的事?

  现在,人家就是利用自己在官方的能量对我们进行反击了,同时也是在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的桑塔纳2000腾出市场,显然东方大众的人也不全是一群吃白饭的,他们也很清楚,就现在的市场认知度而言,如果不把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志俊赶出去,他们的桑塔纳2000在市场上是绝对卖不动的。

  没有人抱怨东方大众这是祭起了地方保护主义的大旗,因为地方保护主意这玩意儿在共和国的土地上实在是太普遍了,大到工业至成品,小到一瓶啤酒,全都能够看到地方保护主义的身影。大家早已经见怪不怪。

  林鸿飞却很清楚共和国的地方保护主义能够兴盛到什么程度,但这绝对不是他退缩的理由,环视了一眼众人,他缓缓的开口了,“我知道。大家心里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但我必须要说的是,地方保护主义不是万能的,这次我们也不能退让,必须要表明我们的态度,否则这次我们的志俊面对桑塔纳2000退让了。那么下次,当北方奥迪将自己的新车拿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富康是不是也要退让?再下一次,当大众拿出他们更高级的车型的时候,我们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是不是也要退让?……我在这里先给大家打一声招呼,大众集团已经有意就奥迪v8这款车引入来共和国生产。希望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听到林总的这番话,会议室里的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真的是被林鸿飞的这番话给吓到了:奥迪v8可是现在大众集团手上最高级的车型,之前一汽集团可是求了好多次,想要将奥迪v8实行引进生产的策略,哪怕是ckd组装呢,但在这件事上,德国人鸟都不鸟他们一下子的。只是将中高级车奥迪100引入了进来,但现在,大众居然在认真的考虑将奥迪v8引入咱们国家生产这回事了?

  就像是林总说的那样,那咱们这次还真的是不能退让了,这次东方大众通过政府行政手段逼的自己在志俊车型上给他们的桑塔纳2000让步了,那下一次,是不要要让自己公司的富康轿车给他们的奥迪100的升级车型让步?如果大众真的打算将奥迪v8引入咱们国家,哪怕是ckd组装,那也是国产了的奥迪v8,咱们的宝马克莱斯勒300c是不是也要给奥迪v8让步?

  没有这样的道理!

  如果继续退让下去。那咱们公司几万口子人以后吃什么?喝什么?

  今天是大众,焉知明天不会有其他汽车厂跳出来,通过这种手段逼的自己退让?当退让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乃至于公司文化的时候,这家公司也就离关门大吉不远了。

  话说到这里,林鸿飞也不多说。当先站起身来,“回去之后大家都思考一下对策,明天单独就这个事情召开一个讨论会,希望大家在明天的会上都能够提出有建设性的建议来。”

  说完,林鸿飞率先走了出去。

  ……………………

  谁都没有看到,当林鸿飞走出会议室的门口之后,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没办法啊,自己的前面有两座高的令人绝望的大山:

  1984年10月,中德双方在人民大会堂共同签署了合营合同,1985年,东方大众正式成立;也是从1985年开始,当今开始担任东方市市长、市委副书记,后来又担任东方市市委书记;1987年开始,正担任税费改革小组组长的内阁副相、将来将会出任内阁首相的那位开始担任东方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后来又担任东方市市委书记……

  其他的什么也不用多说,将这三个事情联系在一起,就知道东方大众的官方力量到底有多么雄厚,当今和那位内阁副相在东方市任职的时候,有没有得到过东方大众的支持?这话简直连白痴都不会问出来。

  是的,当年的那两位现在都已经成了当今和内阁副相,但现在东方市当家做主的,不都是这两位的部属旧将么,要不然也不会有大名鼎鼎的“东方系”的出现,鬼知道这次针对志俊的事情有没有这两位的身影……或许他们并不知道,但只要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下面打一声招呼,想要给下面的那些经销商们找点麻烦,那还不是简单?

  林鸿飞很清楚,这次自己遇到的麻烦有点大了……果然是东方大众,一出手就狠辣无比!

  ————————————————————————

  从会议室了出来,林鸿飞很快收拾了一下心情,今天有位师绪昌老先生介绍过来的人过来拜访自己,既然是师老介绍过来的,自己可怠慢不得,于情于理都应该好好接待一番。

  来到接待室,林鸿飞就连连向来来人道歉,“郑教授,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公司里有点事,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没关系,”等待着这位一身知识分子气质的中南工业大学教授连连摆手,看上去还有些惶恐,“林总公务繁忙,能够在百忙之中见一见我这个臭老九,我已经非常感激了。”

  “郑教授太客气了。”

  90年代初期的高级知识分子正处于经费不足和“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的迷茫阶段,对于自身的定位,连他们自己都迷茫,对上林鸿飞这种要身份有身份、有钱有钱的国有合资企业负责人,牛气不起来乃是理所当然的,一开始的时候林鸿飞对于这种待遇还有些受宠若惊,但这种情况见多了之后也就见怪不怪,他好奇的向郑子樵教授问道,“郑教授,既然您是师老介绍过来的,那没说的,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开口,只要是我能够帮忙的,一定尽可能的提供帮助……是需要我赞助你们中南工大一些经费吗?”

  他对这位郑子樵教授并不熟悉,虽然感觉隐隐的似乎听说过他的大名,但仔细想想,却想不出来什么时候听说过,既然想不起来,却又能够得到师绪昌老先生的介绍,林鸿飞索性就当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搞材料学科的高级知识分子……师绪昌老先生说了,这位郑子樵教授在铝合金方面的研究很有些独到的见解。

  “不不不,不是,”听到林鸿飞这话,郑子樵教授连连摆手,一张脸都涨红了,这个时候的各大院校经费紧张,为了筹措经费,去找各大企业化缘的院校以及教授比比皆是,被林鸿飞这么认为,郑子樵教授倒是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但虽然如此,他还是深感不好意思,最让他觉得不好意思的是,自己这次来的事情,比张口要钱还让他开不了口,“那个……”

  他喏嗫了两下,才道,“林总,我听说你们公司有一些前苏联铝锂合金的研究资料,那个……我能不能卡看一下?”

  不是来找经费,而是来借阅铝锂合金的资料的?林鸿飞愣了一下,不由得问道,“郑教授,你这是……要研究铝锂合金?”

  这段时间疯狂的研究飞机的相关知识,林鸿飞当然知道铝锂合金是个什么东西,这玩意儿被认为是从1943年发明铝锌系高强合金以来,铝合金研究和开发的又一个里程碑,是一种新的革命性的材料。

  而在航空铝锂合金的研究和应用方面,前苏联一直领先于美国和欧洲,早在70年代的时候,前苏联就开始铝锂合金用于制造雅克-36飞机的包括机身蒙皮、尾翼、翼肋等主要构件上,但他们更多的将当时还比较昂贵的铝锂合金应用于军用航空器领域,不像是欧美国家,商业方面也有很多的应用。

  前两年从俄罗斯疯狂的“购买”资料,铝锂合金方面的研究资料自然也有不少,公司的材料研究实验室正在前苏联相关铝锂合金资料的基础上进行新型铝锂合金的研究,但除了自己公司的材料研究实验室,没听说过国内的那家科研单位在研究铝锂合金啊,在铝锂合金这一块上,国内一直都是快空白,可是现在,谁能给自己解释一下这位郑子樵教授是怎么一回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