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八三章 一个借口?是的,只需要一个借口

第一一八三章 一个借口?是的,只需要一个借口

  “首长,您好,我是民航华北空管局的冯国安,”电话的这头,冯国安小心翼翼的道,尽管隔着上万里的电话线路,但一股浓浓的威压还是铺面而来,在这股浓浓的威压之下,冯国安的语气不由越发的小心翼翼的,“是这样的,我有些关于林鸿飞同志的情况,在此之前已经和伍振国交流过,我们都认为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鸿飞这小子到底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竟然让冯国安和伍振国一起告他的刁状?东方正心中顿时一顿,“唔……说吧。”

  语气看似平淡,但一股隐含而未发的警告却铺面而来。

  “是……”冯国安听的顿时就是一哆嗦。

  虽然老王家背后的主要力量之一就是民航系统,随着王老退下来,老王家对民航的掌握非但没有放松,反而越发的紧密了,自然,在面对东方正这个老王家的老三的时候,冯国安心中紧张无比、战战兢兢也就完全能够理解了,他连忙道,“首长,其实是这么回事,林鸿飞同志志存高远……”

  事情实在是太庞杂,当东方正终于确定林鸿飞这小子要做的事情竟然这么疯狂之后,他也呆住了,一句不合他身份的话冲口而出,“冯国安同志,你觉得……可能性大不大?”

  这不是问可能性大不大,而是问林鸿飞是不是真的要这么搞,这一点冯国安自然分的明白。

  “以我看,林鸿飞同志的信心十分坚定。他这种一心为共和国航天事业发展而奋勇拼搏的勇气让我十分佩服,不过现在存在着两个小问题……”

  “唔……”东方正又唔了一声。听冯国安继续说。

  “一个问题是从索洛维约夫设计局引进d—涡轮风扇发动机的计划,发动机是所有航空飞行器的动力之源,没有自己的发动机,林鸿飞同志的设想就只能依靠使用别人的发动机,在很大程度上要受制于人……毕竟,欧美那些大大小小的飞机制造公司与航空发动机制造商已经有多年的合作历史了,林鸿飞同志手里有个和他们谈判的筹码还好说,如果没有。就只能任凭别人宰割。”

  这话其实压根不用冯国安说,东方正岂能不知道,但没办法,他还是要说出来,“索洛维约夫设计局不是已经愿意将d—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技术转让给林鸿飞同志了么,这是好事啊。”

  冯国安读懂了秘书长话里的潜台词,现在就只有苦笑了。可尽管苦笑,他还是得说,“现在的问题是个别系统和部门只顾个人小部门的私利,不能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在这个事情上斤斤计较,给林鸿飞同志下绊子。所以一直到现在,合作事宜都还没有敲定……”

  说到这,他微微一顿,“伍将军的意思,是事情还是尽快解决的好。拖得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什么变故。而且有些航天制造单位现在的状况比较困难,在听说林鸿飞同志如果能够从索洛维约夫设计局拿到d—发动机的技术,就能够迅速组织起生产,会给国内企业下相当数量的订单,现在广大基层干部和职工们的意见很大。”

  东方正一听,得!对付军工系统的办法你们都给我想好了啊……

  但他终归是内阁的秘书长,既然是内阁的主要领导之一,一碗水总是要端平的……最起码看上去要端平,“唔……”了一声,东方正说道,“是应该鼓励国有企业积极组织生产自救。”

  这话听在冯国安的耳朵里简直如奉纶音,整个人轻飘飘的几乎都要飞起来了,不过他还是努力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说起了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林鸿飞同志希望国内的同志们能够走出去,同国外的航空飞行器设计理念多进行交流,相互砥砺,相互学习,但是他担心国内有些同志会不会信不过自己的同志……”

  东方正便立刻知道这说的是什么了,凭心而论,如果将自己摆在某些人的位置上,恐怕自己也会有这样的担心,但既然自己站在现在的角度上,那就要说现在的角度上应该说的话,他说到,“我们自己的同志还是要彼此信任的嘛,尤其是一些老同志,为d和国家工作了一辈子,人品和党性都是有保证的……我个人觉得,多学习、学交流也是老人家改革开放的本意,闭门造车是行不通的。”

  “是,谢谢首长的交道,”有了东方正的这两个指示,冯国安彻底放心了,他端端正正的表态,“我们正在对国家的空中交通进行分析,民航总局认为,除了建设骨干交通干线之外,相应的支线交通网络也应该重视起来……”

  “嗯,”东方正点了点头,略略一顿,补充了一句,“回来之后,写一份加强支线交通对于国民经济发展的意义的文件给我,嗯,好了,就这样吧。”

  ……………………

  东方正挂上了电话,冯国安还在愣愣的发呆:东方秘书长的这个指示有意思啊,不是加强空中支线交通的必要性,而是加强空中支线交通对于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哪怕从这一刻起,已经注定了自己和林鸿飞将会成为合作伙伴,但他对林鸿飞仍然忍不住的嫉妒:再努力工作,也没有有个牛逼的老丈人重要啊!

  别人努力推动也不见得能够成功的事,到了林鸿飞这里,就必须要推动的事……人和人的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基础,后面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既然上面已经明确了这份态度,只要做好了该做的工作,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支线飞机大概不用为如何销售而发愁了,最起码混个保本是没问题……说起来,他们公司其实也没有花什么钱。

  ——————————————————————————

  尽管军工系统一时间还没有动静,但第二天,林鸿飞就接到了国内打来的电话:他可以自由的与图波列夫设计局进行联络了。

  这是一个异常清晰而明显的信号,接到了这个信号,林鸿飞心中大松了一口气,立刻和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取得了联系。

  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当林鸿飞见到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先生的时候,大概是因为在自己的撮合下让中俄之间做成了这么一比空前巨大的“租赁”生意让自己赚了不少的缘故,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看上去红光满面,见到林鸿飞的第一时间就紧握着林鸿飞的手,颇有些见到了同志的感觉。

  “图波列夫先生,就算你很有诚意的望着我,如果你拿不出让我满意的改进方案来,我也不会付钱的。”林鸿飞开玩笑道。

  “不不不,怎么会呢,你是顾客,我们的宗旨,就是要让我们的客户满意,”阿列克谢.图波列夫说着,拿出一叠资料来,“详细的数据,我们还在计算当中,但大致的效果图和示意图已经出来了,您可以先看看,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我们再继续修改。”

  林鸿飞点点头,一张图一张图的仔细看过去,并没有因为图波列夫已经将话说明了就粗心大意,当他将足足30多页的资料看完之后,在阿列克谢.图波列夫一脸期待的目光中,终于点了点头,“我个人原则上是觉得没问题了,接下来要交给我们公司的专家们进行初步的审查,如果没问题,那就这么办。”

  “太好了!”

  终于听到了自己最想要听到的消息,阿列克谢.图波列夫也是快要70岁的老人了,可还是激动的差点儿跳起来,这意味着图波列夫设计局又多了一笔收入,他怎么能不高兴?

  “林先生,您还有收购飞机的打算吗?”趁热打铁,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向林鸿飞问道。

  “嗯?”林鸿飞愣了一下,不明白阿列克谢.图波列夫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如果您对tu—154感兴趣,我们图波列夫设计局也可以将它卖给你,”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大概真是被图波列夫设计局现在的情况给逼的急眼了,逮着机会就不松口,“贵国也采购了相当数量的tu—154m客机用于商业运营,这足以证明我们的tu—154是一款十分成熟而且可靠的飞机。”

  但是听到阿列克谢.图波列夫这么说,林鸿飞却傻眼了,“你们tu—154不是正在生产吗?卖给了我,你们怎么办?”

  “不不不,我们不是将tu—154卖断给您,我的意思是,如果您需要一定量的飞机,比如100架,我们可以直接卖给你100架的生产许可证,您可以自己组织生产,我们会将tu—154的全套技术资料和图纸交给你们,只要你们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

  我就说大毛没有这么傻么,原来是定量许可证的方式,林鸿飞笑了,他摆摆手,“图波列夫先生,您不会认为我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了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