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七九章 怀念网络时代

第一一七九章 怀念网络时代

  这真是可笑!

  这简直就是愚蠢!

  他们国家的那些政治人物竟然就是以这么一个可笑的借口将这个大飞机计划给下马了,原因就是不能让他们一口吃成个胖子……阿克顿记得很清楚,当共和国决定停止那个项目的时候,美国和法国的航空制造业当时是一种怎么样的狂欢:所有人都在庆祝!庆祝一个原本应该有可能成为他们巨大威胁的竞争对手的家伙,自己傻乎乎的抹了自己的脖子小说章节。

  他原本以为这个计划已经停止了,却没想到,自己的老板竟然将那批人给招揽到了自己的麾下……波音、麦道和空客估计要倒霉了。

  但这个想法只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开始庆幸起来,波音、麦道和空客倒霉那又怎么样?这些人现在是自己公司的人了,如果波音、麦道和空客倒霉,那最大的受益方不就是自己的公司吗?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的收入变的更多?!

  他很清楚这些人有多么厉害:能够在总投入只有那么一丁点的情况下生生的早出这么一架飞机,水平比波音、空客和麦道的那些飞机设计师们牛叉的多了,自己更是和他们根本没有可比性。阿克顿甚至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是总设计师,而那位马先生只是副总设计师,无非是因为自己占了多年从事公务机设计的光而已,如果是从事民航机设计,自己的水平,也就是马马虎虎能够加入到那个团队的资格。

  “那好,既然你没有问题,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林鸿飞笑眯眯的点头,在此之前他还真的有些担心阿克顿会对自己的这个安排强烈反弹。但现在看来,阿克顿似乎对马老先生有些了解,至少是知道马老先生的水平,否则不可能答应的这么痛快。

  这让他终于放心了,不过他还是安慰了阿克顿两句,“阿克顿先生,你也不用太担心,马老先生对于我们国家的航空事业的发展意义非凡,我估计我们国家允许他出国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所以极有可能马老先生是在国内我们公司的航空实验室里做这些改进工作。你们更多的应该是通过航空邮件和国际长途电话来联系。”

  “老板,您放心吧,我不担心。”阿克顿说道,但听到林鸿飞这话,他还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松了一口气的阿克顿立刻就开始考虑到用国际航空邮件来联系那糟糕的时效性。以及国际长途电话那昂贵的价格,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老板。你们国家难道没有接通网络吗?我们可以直接通过网络进行联系和交流。”

  “很遗憾,我也希望可以通过网络进行交流,但我们国家还没有被获准加入国际网络。”说到这一点的时候,林鸿飞心里那叫一个悲催:哪怕再过**年,大家也可以通过企鹅在国际间进行视频对话了,那多么方便啊……尼玛到时候老子直接拉一条20m的光纤!林鸿飞心里发了狠。

  这确实挺狠。2000年前后,20m的带宽几乎是一般小县城的服务器进出口带宽了,装一条20m的带宽,那价格真不便宜。月租费最少十几万块。

  “这真是……见他妈鬼了,你们国家连这么大的飞机都能制造,竟然还没有介入国际网络?!”阿克顿一脸见鬼的表情,皱着眉头,挥舞着手臂,“老板,这样不行,哪怕是国际长途也不行,很多东西,没有亲眼看到,电话中根本形容不清楚,效率太低了!我们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我们公司将有着最好的研究条件,老板,你这么厉害,难道连让一位航空专家出国都做不到吗?”

  “不是一位航空专家,是一群,一大群,至少上百名。”林鸿飞有气无力的解释道,如果是一个两个、甚至十个八个,林鸿飞都还不至于这么悲观,努力一下总归是有办法的,但这可是一下子上百人啊,虽然这些专家不至于来了美国之后就全部“叛变投敌”,但总归是存在这种危险的可能的嘛:这就是到时候某些人阻拦这些专家们出国的借口和理由……该死的政治,总是从最坏的角度出发,并且充满了怀疑。

  “好吧,是一群,一大群,”阿克顿停顿了一下,道,“但是老板,这个问题您必须要解决……我知道您在您的国家是个有能力有办法的人,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对吧?”

  “好吧,”下属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说什么呢?林鸿飞只有点点头,“我尽量。”

  虽然他在心里有点都不看好自己这么做。

  “希望您的动作能快点,您留给我的时间可不多,”阿克顿嘟囔了一句,随即又问道,“老板,刚才您说了安14/28是您在轻型涡桨动力公务机领域的计划,那您在喷气式公务机方面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林鸿飞略一琢磨,用一个最简单的比喻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嗯,简单的说,你可以将我们的tu134b的发展计划理解成一个类似空中客车的a320系列的发展策略:标准型的a320,较大型的a321,较小型的a319,更小型的a318。”

  林鸿飞的解释简单易懂,阿克顿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而且还加上了自己的理解,“啊,这就和比奇公司的空中国王系列一样的发展策略嘛,空中国王90,空中国王200,空中国王300,空中国王350,先确定个基本型,然后在这个‘基本型’的基础上对飞机进行加长或者缩短,然后形成一个完整的序列……老板,我不得不说,你真是一个天才。”

  “我只是从比奇公司和空中客车公司的发展中得到了灵感。”林鸿飞道,他还是没说说实话,或者说,没有将自己全部的想法说出来。

  但很显然,这番话立刻就被阿克顿当成了谦虚,他摇摇头,“老板,您真谦虚,我知道在您的国家,谦虚是一种美德,但在美国不需要谦虚。”说着,他站起身来,“老板,为了抽塞斯纳的耳光,我需要努力去工作了,再见。”

  这家伙倒是干脆,说走就走,没有一分钟的犹豫。

  飞机卖掉了,还收获了一个水平不错的公务机设计师,按说林鸿飞应该心情大好的,但实际情况却非如此,他叹了口气……该去俄罗斯了,俄罗斯那边还有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处理呢。

  回到俄罗斯的林鸿飞见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冯国安,此刻的冯国安正满脸的红光,看到林鸿飞,他冲上来就冲这林鸿飞举起巴掌叉开五根指头,下了林鸿飞一大跳,一位这家伙要上来给自己一个耳光。

  “鸿飞,你知道吗?50架!整整50架啊!”冯国安举着手,满脸红光的对林鸿飞道,“我们已经已经和俄罗斯方面初步达成了一个租赁他们各种军用和民用运输机总数量多达50架的计划!这可是50架!整整50架中型和大型运输机啊!”

  “不会吧,这么快就谈成了?”林鸿飞被吓了一跳,所以他直接无视了冯国安那满脸的红光,“50架飞机,光是一架架的检查也得几个月吧?”

  “这只是一个初步意向,距离合同签订还早得很呢,”冯国安扫兴的扫了林鸿飞一眼,“我说兄弟,你这一回来,就不能给我带点儿好消息?”

  “好消息,有啊……”林鸿飞还沉浸在初步达成了租赁50架大型运输机的震撼当中,从美国回来之后就一直在琢磨如何才能让某些人同意冯老其美国自己的公司工作的他,脑中抽抽一般的冒出来一个想法,不由自主的向冯国安问道,“老冯,你说,如果我以搅黄了这桩生意来威胁国内的某些人,某些人能不能同意我将冯老他们那些人去我在美国的公司工作和d30发动机的想法?”

  “你疯了?!”冯国安被林鸿飞这句话给吓的顿时一哆嗦,脸上的红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哀求道,“兄弟,好端端的你又抽的哪门子风?咱们好好地过日子不成吗?而且这笔生意到了这个程度,你是想要搅黄就能搅黄的吗?”

  冯国安这话说的没错,如果没有林鸿飞一开始的牵线搭桥,这事儿当然是个没影子的事,但现在一方想要租了赚钱,一边运力紧缺的同时钱包也不怎么鼓,正是急需少花钱多办事的时候,两边碰到了一起,简直就是奸夫碰到了淫妇,干柴遇到了烈火,是林鸿飞想要阻止就能够阻止得了的事情吗?

  “不行,真的不行啊。”林鸿飞摇摇头,苦恼的死命揪着自己的头发,“老冯,我当你是兄弟,可是冯老他们真的去美国,要不然兄弟我的计划就泡汤了。”

  “计划?”冯国安愣了一下,拉着林鸿飞在椅子上坐下,语重心长的道,“来来来,兄弟,你也别着急,慢慢说,哥哥我帮你想想办法……不管多难的事,总归是有办法解决的,这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