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六七章 组团刷大毛

第一一六七章 组团刷大毛

  尽管这些天的接触让林鸿飞知道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并不能听懂中文,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一架伊尔—76一年的租金不超过100万美元?”

  听到这话,冯国安瞬间开始在心里盘算起来了:林鸿飞弄到国内被空军给抢走了的那个民用版伊尔—76td的最大满载重量是50吨,波音747的满载重量是117吨,这就意味着一架波音747一次运载量,只要不到架次的伊尔—76td就能够完成。但买一架波音747—400f的月还款金额就是30多万美元,一年就要差不多400万美元;如果是租赁那价格就更高,一个月差不多就要100万美元,租一架伊尔—76的月租金算下来也就是7万美元左右,根据空军那边使用伊尔—76反馈回来的消息,这货除了油耗稍高之外,似乎也没有多少缺点,而且对场地的要求不高,不跟波音747—400f似的身娇肉贵……

  他瞬间就打定了主意!

  “鸿飞,你跟哥哥我说句实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只要是真的,哥哥立马就跟民航总局的领导汇报,最迟后天哥哥我就去莫斯科找你去!”

  “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先生就在我旁边,你说我会撒谎吗?”林鸿飞道,“要不你跟他说两句。”

  这话就是林鸿飞在拿冯国安开涮了,他可从来都不记得冯国安会俄语。可出乎林鸿飞意料的是。听到自己这话,冯国安这货竟然当仁不让。他兴奋的道,“真的?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先生就在你旁边?你太好了,正好当年我还留过苏,俄语没问题。”

  不同于林鸿飞,他太清楚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在这个国家的影响力了,如果是由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先生来帮忙协调这件事,那这件事的成功率有超过七成!既然现在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就在旁边,那说什么也得将这件事敲定了啊。

  “啊?你懂俄语啊。”林鸿飞有些惊讶,可是听冯国安的语气这么急切,出于好心,他还是小心的叮嘱了冯国安一句,“那没问题,不过冯大哥,兄弟说句话捏可别不爱听。待会儿可要稳住了啊,不能让老毛子将咱们当羊牯来宰。”

  “这事儿还用你会说?”冯国安哼了一声,“行了,你赶紧的吧,把电话给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先生。”

  虽然他嘴里不怎么客气,但心里对林鸿飞的这番提醒还是挺感激:如果不是有鸿飞的这番提醒。自己大概真的犯了心急的毛病了。

  “基本上把情况说明白了,不过他们想要和你亲自谈一谈……”在将电话交给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的时候,林鸿飞这么说道。

  “那是当然,林,。”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点点头。他一点都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他转过头来。认真的对林鸿飞道,“林,不管怎么样,我和我在空军以及民航系统的朋友都谢谢你。”

  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的心里真的挺激动,下意识的捏紧了电话的听筒:飞机的租金从来都不便宜,哪怕是最便宜的运输机,又是以价格便宜而著称的苏系运输机,但30架的数字让租金的总额也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就以伊尔—76这种大型运输机来说,一年的租金最少也得50万美元……不,最少也得要70万美元吧?

  可怜的毛熊,真的是被穷怕了,现今国际上各大航空公司融资购买的波音747飞机,每月的还款金额大约为30万美元到40万美元左右,月租的租金不低于100万美元,年租的租金更是不低于1000万美元……我们都知道,租的时间越长,租金就相对的越便宜一些……可现在大毛真是人穷志短,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就算是咬着牙,也只敢给伊尔—76这种极限载重可以达到50吨的运输机开出年租金70万美元的价格来……他真的怕这单生意黄了,大家好不容易看到的一点希望就没了啊。

  …………………………………………

  林鸿飞的俄语还算是不错,从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的应对来分析,林鸿飞大致的能够判断的出来,自己国家应该没有吃亏,这就行了,至于两人没有就合作达成协议,林鸿飞一点都没感到意外。

  飞机可是个贵重的东西,就算是一方拼命的想要将自己的飞机租出去挣钱,一方面迫切的需要租些飞机来给自己干活,可也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实现敲定:飞机现在的状态怎么样?发动机的状态怎么样?租金是根据飞行小时数来计算还是直接“包月”?对飞机在每个月内的使用频率和时间有什么要求?要知道,伊尔—76是军用飞机,每架军用运输机的机体都有设计使用寿命的,还有,一下子从人家手中租走了这么多的飞机,就算俄罗斯空军那边没问题,俄罗斯政府这边是不是也要做些工作……

  这些多的事情,都要亲自见面协商,绝对不是电话里随随便便的几句话就能敲定的,一个电话,能够敲定的只是大家的一个大致的合作意向,这已经是神速了。

  和冯国安说完,阿列克谢图波列夫脸上之前的紧张消失了大半,他心满意足的将电话交给林鸿飞,还不忘记赞赏冯国安两句,“林,你的这位朋友是一个好人。”

  “我们中国人都是好人,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不是吗?”林鸿飞冲着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眨了眨眼,两人同时大笑起来。笑罢了,林鸿飞歉意的对阿列克谢图波列夫道,“图波列夫先生,真是抱歉,我和我的朋友再说两句话。”

  “没问题。”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知趣的点点头,虽然他不知道林鸿飞要和他的这位朋友说什么,但看在金钱的面子上,不该自己问的,他一句都不问……就算是自己该问的,只要有钱,也可以不问。

  “老冯,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赶紧把这个事情给空军说一声,咱们组团来租老毛子的装备……大家人多好压价啊,那么多的飞机等着咱们挑呢,怎么着都够咱们挑的了,可千万别自己人打了起来让别人看了笑话。”

  也就是从92年到98年之间的这短短的几年时间能够有这么好的机会,战斗机和轰炸机那当然不可能,但大毛家的运输机真的可以任凭共和国在这里挑肥拣瘦,有这么多运输机可供自己挑选,大家真的没有必要让外人看了笑话,那可是上千架的大中小的军用民用运输机啊,有一多半是因为没钱买不起油而没法起飞,只能停放在停机坪上任凭雨打风吹的。

  其实战斗机也不是不可能,要不然大毛怎么舍得将su—27这种他们自己都舍不得装备的好东西卖给共和国呢,而为了共和国买su—27的那2亿多美元,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甚至亲自将这笔钱给截留了……给生产su—27的工厂发的是等值的物资,而不是他们最需要的美元,但就是这样,也让阿穆尔共青城的其他厂家眼睛瓦蓝瓦蓝的,因为他们连被发物资的资格都没有。

  过了这几年,根本都不用等到强人普京上台,已经稍稍恢复了一点的毛熊就敢对共和国小声小气的说“no……”了,就是还是有点底气不足,希望共和国能够多出点钱。

  “放心,这个道理我知道,在家里自己兄弟闹归闹,可到了外面,大家就要团结一致,谁敢让外人看了笑话,上面的大领导都不能放过了他,”一想到刚才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的话,他就笑的合不拢嘴,“放心,用不了几天,估计你还没回来,我们就要过去了……就像你说的,咱们组团到大毛家挑东西去。”

  ……………………

  这边挂上电话,林鸿飞回过头来对阿列克谢图波列夫一摊手,“图波列夫先生,现在您放心了吧?”

  “对林先生您,我从来没怀疑过,”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笑的合不拢嘴,在金钱的面前,他林对林鸿飞的称呼都从“你”变成了“您”,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站起身来,“林先生,我必须告辞了,这是一笔大生意,你知道的,这种事情,需要去与方方面面的去协调。”

  “ok,ok,”林鸿飞连连点头,“图波列夫先生,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我祝您这次能够大丰收。”

  “哈哈哈……”阿列克谢图波列夫笑的畅快之极:林鸿飞说的没错,如果自己不能够从中捞到足够的好处,他这么积极干什么?现在可不是苏联时代了,大家都在拼命的捞好处,自己也不能落后了。临走之前,他用力拥抱了林鸿飞一下,“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美元才是你最好的朋友吧……”望着阿列克谢图波列夫急匆匆的背影,林鸿飞轻声嘀咕了两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就爱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