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六一章 唇枪舌战:你们在布一个很大的局?

第一一六一章 唇枪舌战:你们在布一个很大的局?

  真是可笑,在这之前,自己还以为自己为处于困境当中的索洛维耶夫设计局找到了一只大肥羊,只要抓住这条大肥羊,不能说让索洛维耶夫设计局每天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吧,但最起码的一点,可以让索洛维耶夫设计局的ri子过得没有那么难过……现在看看,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皮尔姆一脸额死灰,但林鸿飞却完全没有放过这位可怜的老人的打算,丫继续摧残着这位可怜的老人,“哦,有一点刚才还忘记说了,您的d302这台小涵道比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最大推力只有66.68kn,价格要130万美元;cfm国际的cfm563b1的最大推力是89kn,这台具有适情维护功能和高旁通比的涡轮风扇发动机的价格是390万美元,iae的同类型发动机v2522d5的最大推力是97.8kn,价格是350万美元庶女朝华。”

  “基于这一点,那么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我买的是索洛维约夫设计局生产的推力的,您卖给我的价格不会低于200万美元,同等推力水平的cfm563c1的推力是,价格很透明,420万美元。”..

  “嗯,还有一点,皮尔姆先生,之前你们卖给图波列夫设计局的d302发动机也不是130万美元一台,折合成现在的物价水平,是68万美元一台,你将买给我的价格翻了整整一倍……你说,我应该说点什么?你们索洛维约夫设计局是开黑店的吗?”

  说到这,林鸿飞的脸上一脸的的嘲弄。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和我们合作?”皮尔姆忽然激动起来,他站起身来,愤怒的挥舞着手臂,“你为什么不去直接找那个什么该死的cfm国际或者iae,哭着喊着要买他们的cfm563b/c或者v2500d5?你还来找我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我当然要和你们合作啊,”林鸿飞一脸的理所当然,“如果我手里没有可以与cfm国际和iae讨价还价的筹码,他们开出个什么价格,我就只能接受什么样的价格,因为我手里没有和他们讨价还价的筹码;但如果我能够拿到你们d30的技术。那就不一样了,如果他们不给我一个合适的价格,我就用d30……”

  “可是这样你的飞机会少赚很多钱,你的飞机也卖不出去。”皮尔姆插嘴道。

  “没关系,我有自己的航空公司。”林鸿飞唬了皮尔姆一句,将皮尔姆吓了一跳……严格来说。也不能算是唬他。因为林鸿飞真的有一家航空公司,“我将我的航空公司的飞机全装上d30发动机,就算是因为使用d30发动机让我赚了,终归也是有得赚,但如果国际不将发动机卖给我,他们可就一分钱都赚不到了。我不相信他们会算不明白这个帐。”

  “你也知道西方这些企业德行的,只要你有了同类产品,他们恨不得将他们的这些产品赔本卖给你,为的就是你不再研发你的东西。好在将来再卖高价的东西给你。”顿了顿,林鸿飞补充了一句。

  他丝毫不担心自己这番话说出来之后皮尔姆就会坐地起价,原因很简单,如果他真的敢坐地起价,自己大不了直接去找cfm国际,就算没有d30系列发动机帮自己压着,cfm的开价高了点,但整个使用寿命算下来,自己也还是赚了,可索洛维约夫设计局的ri子……鬼知道他们这顿吃了上顿儿没下顿的ri子什么时候是个头?也许连明年都撑不到了呢?

  对于索洛维约夫设计局来说,眼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弄到硬扎扎的美元度过眼前的难关,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哪怕他们明知道林鸿飞是利用这个方式来向cfm国际以及iae压价,可那又怎么样?难道知道了这个,索洛维耶夫设计局就可以填饱肚子了吗?消息并不能填饱肚子,将自己的东西卖出去换成美元才能填饱肚子。

  皮尔姆倒是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么多,他震惊于林鸿飞说出来的信息,“你还有个航空公司?”

  “对啊,在美国,”林鸿飞大言不惭、言之凿凿的道,“所以我要求阿列克谢.图波列夫先生对我的图134的改进工作一定要严格按照美国联邦航空条例第25部进行设计,并且一定要取得美国联邦航空局的适航证……只要拿到了适航证,就算波音公司在美国的影响力再大,我自己的航空公司用什么飞机,他们也管不着。”

  这个年轻人不但在美国有一家航空公司,竟然还有这么大的野心?想到了些什么,皮尔姆的一颗心忽然开始砰砰砰的跳了起来,“可是作为美国的国防承包商,波音公司在美国整个社会都有利益代言人穿越之无事无非。”

  “我也有,我在美国国会、各州议会一样有人,政治界和经济界都有我的人,”林鸿飞满不在乎的挥挥手,尽情的吹着牛逼,反正吹牛逼又不用上税,“我在美国投资了一个年产万吨钛合金以上的钛合金生产基地,波音公司也要求着我将钛合金卖给他,他们不敢得罪我……你要知道,钛合金是一种紧缺的高xing能稀有合金,需求量很大,产能却很小,我切下来的这一块小蛋糕,完全在美国社会的容忍范围之内。”

  “这个……是你们的zhèngfu的一个布局吗?”皮尔姆愣愣的看着林鸿飞,忽然问道。

  一个这么庞大的计划,除了这个国家的zhèngfu在推动,皮尔姆完全想象不到还能是什么情况,要知道,这其中的花销就能彻底吓死无数位亿万富翁,这种程度的烧钱游戏,绝对不是个人能够玩得起的,况且他还这么年轻,这根本就不可能。

  共和国的运10计划刚刚叫停几年,以国际航空业以往的经验来看,这种计划完全正常。

  林鸿飞愣了一下,“你说的什么?我怎么不明白?”

  “没什么,”林鸿飞的否认,反倒是让皮尔姆松了一口气:这就对了,这可是一项国家战略,如果他承认了,那才真的见鬼。

  他忽然有些同情起图波列夫设计局、伊留申设计局和雅科夫列夫设计局起来,这三个混蛋也打算将这个年轻的中国男孩当肥羊一般的宰……真期待看到他们在这小子面前撞的头破血流的时候的样子啊。

  没错,皮尔姆感觉自己被老朋友坑了,既然自己被人坑了,那看到别人被碰的头破血流总归是一件让人心情不错的事。

  “除了一家航空公司和一家钛合金工厂之外,你在美国还有什么产业?”皮尔姆向林鸿飞问道,他心中开始打起了算盘。

  “哦,还有一家飞机制造厂和一家航空发动机制造厂,”林鸿飞“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从乌克兰的安东诺夫设计局购买了安14和安28轻型多用途运输机的技术资料和专利,从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购买了他们的小型涡轮轴发动机和小型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的技术资料和专利,并且请了安东诺夫设计局以及扎波罗什进步机器制造局的专家,帮我改进这两款飞机和发动机。”

  “如果你把d30的技术卖给我,我也会在美国生产d30,至于发动机的适情维护,无非就是一堆传感器和电脑分析软件而已,只要舍得砸钱,总会搞出来的……嗯,估计也不会砸太多的钱。”

  “美国zhèngfu和军方也向我承诺,只要我按照美国联邦航空条例第25部条例对安14和安28进行改进设计,在我申请faa适航证的时候,他们将积极的帮我协调和联系;同时,他们不会对我采购生产飞机和发动机的生产设备设置任何的障碍和阻拦,只要我保证将这些生产设备运回我的国家去……”

  “也是因为那个钛合金项目?”皮尔姆打断林鸿飞的话,盯着林鸿飞的双眼忽然问道,“一个年产万吨的钛合金项目似乎并不值得美国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没错,一个年产万吨的钛合金项目确实不值得让美国人付出这种代价,”林鸿飞点点头,他承认皮尔姆说的没错,“但如果是一个成本只有传统钛合金五分之一、强度却能够达到传统高强度亚稳定β钛合金80%的新型钛合金项目,并且我保证将其中50%的产能交给美国的国防承包商,你说值不值美国人付出这种代价?”

  “一种成本只有传统钛合金五分之一、强度却能够达到传统高强度亚稳定β钛合金80%的新型钛合金……”皮尔姆皱着眉头,如果真的是一种成本只有传统钛合金五分之一、强度却能够达到传统高强度亚稳定β钛合金80%的新型钛合金材料,并且每年销售给美国的国防承包商们最少不低于5000吨,当然值得美国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但为什么自己总觉得这个东西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起过,而且似乎时间并不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