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五四章 自己掘坑自己跳

第一一五四章 自己掘坑自己跳

  陆繁波的脸上挂不住,可丁科学和朱启成的脸上挂不住:自己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将军好不好,你丫陆繁波说白了就是个国有企业的国企领导好不好,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简直是哪怕叔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

  可没想到的是,林鸿飞居然好说话的很,不等丁科学和朱启成开口,他立刻就道,“这种专业性太强的系统就算了,交给我们也是为男人,这种测试还是交给这些武器的研发部门吧,我们主要还是做常规火器以及相关打击平台的研发。至于研发成功之后的生产以及测试、研发经费的问题……”

  林鸿飞一脚将皮球踢给了丁科学和朱启成,“丁部长,主任,您两位怎么看?”

  自己才不要在这件事上招惹这两位怒气值已经接近80%的军方大佬,并且林鸿飞坚信自己不开口,得到的说不定比自己要求的还要多……陆繁波你丫的怎么想的呢,竟然会说这么一番话?脑子被门夹过了吧?

  “只要适合军队的需要,也证明这个装备确实能够满足军队作战的需要,那就生产嘛,”作为国防部兵种装备部的副部长,回答这个问题他丁科学责旁贷,“至于研发和测试的费用,就一个原则,谁收益谁承担……老朱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挺好神医相师。”朱启成盯着陆繁波两眼,脸色不善的点点头。

  两人都觉得有必要给陆繁波一个教训。

  刚刚心里还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而得意比的陆繁波,顿时如同被人塞了一坨翔进了嘴里,脸色那叫一个七彩斑斓。

  他有心想要说些什么,但朱启成和丁科学的话完全堵住了他的后路:谁受益谁承担费用,这个难道有什么问题?

  从道理上来讲,当然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要说有问题的话,那也是兵工总公司不愿意承担研发和测试费用,由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花钱研发和测试,测试好了定型后,我们兵工总公司直接拿过来生产,多好啊。

  兵工总公司打的好算盘,可惜,这话他不能说,这话说出来说不定会被林鸿飞打……兵工总公司仗着自己特殊的身份和地位,总是习惯于这么欺负那些小人物。但林鸿飞不行,林鸿飞和他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可不是没背景、容易被人欺负的小人物和小公司。

  话说回来,如果没点儿背景,林鸿飞也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也不敢惦记这一块。

  既然军委的代表和国防部的代表都认为这个建议很好,那基本上就定了。兵工总公司登时没了发言权,兵工总公司除了委委屈屈的奈接受之外。只有在心里暗自发狠:等到定型之后我就故意把订单给你们安排在后面。让你们不能迅速装备部队。

  可惜他又忘记了一点:之前达成的协议中就已经说明了,如果兵工总公司的悍马越野车产能达不到军方要求的速度,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可以分担一部分,分担的这一部分,自然都是加装了火力平台的这一部分。

  既然是在帮兵工总公司分担的压力,自然也就谈不上“谁受益谁承担”。陆繁波绝对不会想到,李宏飞这个混蛋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让自己往下跳。

  ……………………

  原本会谈到这里其实就可以结束的,因为大家今天来讨论的其实就是三个问题: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投产-4v钛铝钒铁五级钛合金的问题、93式枪族的问题和“悍马”越野车的问题。

  在-4v钛铝钒铁五级钛合金的问题上,既然他们已经全面答应了林鸿飞之前提出来的条件。那自然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剩下的93式枪族的问题和悍马越野车的问题也解决了,那大家继续在这里呆着还有什么意思?

  但陆繁波不,他觉得自己刚才丢了老大的面子,既然丢了面子,那自然就要找回来,在别人收拾着东西和资料准备走人的时候,他开口了,当然,理由也堂而皇之,“林总,你们公司的那个二冲程直列六缸增压水冷重载柴油机的技术,能不能转让给我们兵工总公司?你也知道,军队现在对你们公司的这个柴油机需求量很大,作为共和**队装备的主要提供商,解决军队的需求,我们责旁贷。”

  这话说的那真是正气凌然,一副心忧共和国国防建设的样子,但大家都知道,陆繁波的这番话完全是……胡说八道!

  军队对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这台在高原上性能表现出色的二冲程直列六缸增压水冷柴油机当然需求旺盛,尤其是需要上青藏高原的古蜀军区,但古蜀军区的相关汽车运输部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报告,要求将自己车队的发动机换成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那台二冲增压柴油机,结果却是这些报告全部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消息,那个时候的兵工总公司可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责旁贷”。

  但是不可否认的,这话吸引住了丁科学和朱启成,他们齐刷刷的看向林鸿飞。

  青藏汽车兵们需要一台好发动机,这是军方高层们的共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拿出了一台能够满足青藏汽车兵们要求的、高原性能出色的柴油机,这也得到了军方的高度赞赏,一边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有这个生产能力,一边是青藏汽车兵的巨大需求,两者应该是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一般才是,可事实正好相反,跑青藏线的汽车兵们就是没办法用上一台好的柴油机……当然,有时候兵工总公司也会表示一下原因:二冲程柴油机耗油量高,不环保,我们正在研制型的、加环保和高效的柴油机混在抗战。

  但鬼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搞什么型的、加环保和高效的柴油机……现在知道了,肯定么没有搞。

  有了这番话,汽车兵们“老子管它环不环保、管它油耗高不高,只要现在有个在高原上能有劲的发动机就行”的抱怨自然就被数人装作听不见。

  林鸿飞认为陆繁波是在恶心自己,既然他是在恶心自己,那自己也就没有理由和他客气了,微微一笑,林鸿飞反问了一句,“是啊,为了解决军队的需求,我们都责旁贷……既然青藏汽车兵部队这么需要一台好的发动机,我们这边又有现成的发动机生产线,那直接从我们这里采购不是加省时省事么?不但省去了你们重采购生产线和调试、吃透技术的时间,还让我们的战士们少等好几年。”

  这话就是在赤&裸&裸的指责兵工总公司就是一群吃货:我把技术和资料给你们,你们吃透都得好几年!

  陆繁波没想到林鸿飞会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一时间也顾不得林鸿飞这话里面是否有另外一层意思了,“兵工总公司是国防重点企业……”

  “就因为兵工总公司是国防重点企业,在这件事上如此漫不经心才不应该,说的不客气一点,你们是在渎职,是在利用人民给你们的权利对那些战士们的犯罪!”林鸿飞早就想要找个借口说说这台二冲程柴油机的问题了,现在陆繁波主动将这个机会送上了门来,他怎么会错过?

  “陆总您说兵工总公司是国防重点企业,既然如此,你们既然知道战士们急需这么一台高性能的发动机,为什么还对部队的实际需求动于衷?据我所知,由一线部队发来的要求换发动机的申请书已经不下几十封了吧?连我本人都收到了不少,可……”

  似乎是林鸿飞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不好继续说下去,他停了下来,看向丁科学,“丁部长,我不知道咱们军队的领导们到底是处于什么方面的考虑做出的不采购我们发动机的决定的,我也知道这个问题也不是我应该问的问题,但是有句话我不吐不:丁部长,朱主任,加入有一天你们有机会面对那些一个个勇敢的一次次开上青藏高原的汽车兵们,当他们向问起你们为什么明明有好的发动机却不给他们用的时候,你们敢说自己问心愧、尽到了自己全部的能力了吗?”

  丁科学一张脸通红!

  不是气的,也不是憋的,而是羞愧的。

  朱启成一张脸同样通红!

  和丁科学一样,他也不是气的,不是憋的,而是羞愧的。

  陆繁波的一张脸则是骤然间变的煞白!

  他不是气的,不是憋的,不是羞愧的,他是忽然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这件事本来完全可以避开不谈的,连林鸿飞都知道这个问题不能说,可自己竟然傻乎乎的、主动将机会送到了林鸿飞的手里。

  自作孽,不可活!

  好了,不管之前兵工总公司有多少理由,现在有了林鸿飞的这番话,所有的理由都显得那么可笑:既然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有生产线、有制造能力,军队有需求,为什么不向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下订单?不要说其他的任何采购管制方面的理由,之前不是已经小批量的下过来一次了吗?

  在场的每一位,都明白,今天必须要就这个事情给一个解决办法,否则这个谈话若是传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