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四九章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第一一四九章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林鸿飞精神抖擞的再次投入到了工作当中,但是这一次,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忙于工作忽视自己的家人了,昨天和东方小玲的交流让林鸿飞明白了一点:工作重要,但自己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

  林鸿飞觉得,自己也说不出“为中华之崛起而工作”这么牛逼的话来,自己只是希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尽可能的做得好一些,让自己的家庭更加幸福和快乐,将来有了孩子,可以为孩子一个不经意间的笑容而欣慰、可以为妻子不经意间的一点小惊喜而感动,但绝对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小说章节。

  “这次真的想通了?”东方小玲一边帮林鸿飞整理着衣领,一边不太放心的问道,“你确定这次不是三分钟的热度?”

  “真的想通了,”林鸿飞点点头,“要不你跟我一起去首都?正好还能剩下个机票钱……要不这样吧,你跟你们单位请个假,正好监督咱们房子的装修。”

  反正这次自己去京城与军方、军工系统谈合作,除了谈判之外有大把的时间,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装一下京城的房子。

  “这样啊……”东方小玲犹豫了一下,“那最少要请一个多星期的假吧?会不会有些影响不好?”

  “这有什么影响不好的?你们财政监督局的领导难道还能不让人结婚不成?”林鸿飞说着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大哥大,“这样,你要是不好意思呢,我给你们局长打电话请假。”

  对于东方小玲来说,虽然她所在的部门是省财政厅最核心的部门:财政监督局,但说实话。偌大的一个部门,多她一个小科长不多,少她一个小科长也不少,对于东方小玲这样的下属,说“敬而远之”有些夸张,但每一位领导都礼让三分是肯定的,对他们来说,这种**请假其实是一件大好事……要是能请个一年半载的那就更好了。

  果然,和林鸿飞想的差不多,听说东方小玲要请假装修婚房。东方小玲他们财政监督局的领导没口子的答应,“应该的,应该的,林主任,请你转告小玲同志。婚姻是人生最大的大事,什么时候搞好了什么时候再来上班就是。千万不要马虎……”

  这位可怜的领导。就差没说“你来不来都行,就算你不来,也少不了你的工资、奖金和福利”了,林鸿飞甚至听着有种如释重负一般的感觉。

  也是,一位内阁委员家的小公主就在自己手下听差,虽说自己有机会和这位内阁委员套近乎。但面对这位小公主,自己是说也说不得、骂也骂不得,供起来也不妥,真真的是活受罪。现在好了,机会没失去,还不用担心自己无意中得罪了人,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果了。

  “看吧?”林鸿飞得意洋洋的向东方小玲两手一摊,“我就知道是这样。”

  东方大小姐嘟了嘟嘴,“真没意思。”

  也不知道他是说他们局长没有为难她一下没意思,还是说什么没意思。

  …………………………………………

  “你说这个飞机,比你那个湾流2还贵?”在这架比奇空中国王200上,东方小玲好奇的大量着这架“小”飞机,惊奇的问道,再她的印象中,这个个头比之前的那架湾流2小、内部空间同样也比湾流2小、还使用“落后”的螺旋桨发动机、飞的比湾流2慢的“小”飞机,怎么着也应该比那架湾流2便宜很多吧?但林鸿飞竟然告诉她,这架飞机竟然比那个湾流2还要贵一些。

  “没办法,谁让这款飞机热销呢,”林鸿飞摇摇头,对于这一点,他也有些无奈,“其实我挺喜欢那架湾流2的,不过美国那边用的比较多一点。”

  “你不是有几架飞机在美国改装吗?”东方小玲眨了眨眼睛,“你在美国改装的那个图134,比大得多了吧?”

  “嗯,我还在考虑这个问题,”一想到那6架飞机的安排问题,林鸿飞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家公司养3架飞机,是不是有点奢侈了?”

  在一路的闲扯当中,飞机很快就抵达了京城……东方小玲不得不承认,乘坐私人飞机出行是比做航空公司的班机舒服的多了,不仅更自由,最重要的是,根本没有那种紧迫感,虽然对于东方小玲来说,想要坐飞机根本就不是一件难事。

  出乎林鸿飞意料的是,从飞机上下来的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居然发现有个熟人在机场等着自己:东方正秘书长的秘书赖峰。

  秘书长的秘书……这个称呼可真够别扭的。

  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对于赖峰当然很熟悉,熟悉的不得了,但也没有熟悉到让赖峰亲自来机场迎接自己的程度吧?东方正对家人的要求很严格,林鸿飞还好,东方小玲顿时就紧张起来,“赖秘书,是我家里出了什么事了吗?”

  一听到这话,赖峰就知道东方小玲误会了,忙解释道,“没事,首长很好,万阿姨也很好,首长让我来,是他要给林总介绍一个人。”

  为了给自己介绍一个人,自己老丈人竟然让自己的秘书亲自来机场来迎接自己?听明白了这层意思,林鸿飞和东方小玲心中顿时惊讶无比,“谁啊?”

  “这个……”赖峰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首长说了,要保密,要给林总一个惊喜。”

  惊喜?东方小玲和林鸿飞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迷茫:能是什么惊喜?

  …………………………………………

  很快,林鸿飞就知道自己老丈人为什么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了,因为这确实是个惊喜……真的是又惊又喜!

  他见了鬼一般的打量着眼前站着的这位看上去病怏怏、却又精神异常矍铄的满头白发的老者,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老丈人,“爸,这位是马……马……”

  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竟然是那个人,或者是跟那个人极像的一个人?毕竟,那个人不是已经死了三年了么?

  这个让林鸿飞感觉像是自己见了鬼、看上去病怏怏与精神矍铄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奇怪的人,在林鸿飞打量他的同时,也在审慎的打量着林鸿飞,片刻之后,他笑眯眯的冲林鸿飞点点头,“小林同志,你好。”

  “惊讶吧?”东方正却对林鸿飞的反应很满意,“本来是打算给你们介绍一下的,不过看上去你们都认识?那就最好了,这位是咱们国家著名的飞机设计师马凤山马老先生,马老先生是咱们国家第一款100吨级别的大飞机:运10的设计师。”

  说到运10,东方正言语之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惋惜。

  真的是他?!林鸿飞被吓到了,“他……马老先生不是在90年的时候……”

  作为共和国一代人的遗憾,林鸿飞怎么可能会对运10的总设计师马凤山马老先生不知道?因为运10项目的下马,没能亲眼看到共和国自己的大飞机成建制的出现在天空中,反而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而夭折,一代人的心血因为某些人的一己之私而毁于一旦,马老先生在90年4月24日郁郁而终。

  要知道,马老先生去世的时候才只有61岁,对于搞科研的人、尤其是一个国际级战略项目的总设计师来说,61岁简直是黄金到没法再黄金的年龄,可作为共和国培养出来的最杰出的飞机总设计师,马老先生却在61岁的时候去世了,以马老在航空制造业的地位来说,当真是“英年早逝”……但是现在,谁能给自己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看来小林同志确实挺关心我啊。”马老先生点点头,有个自己之前从未想到的人这么关心自己,马老心中大是欣慰。

  “90年的时候马老大病了一场,好在抢救及时,总算抢救了过来,”东方正在旁边适时的补充着,“不过这几年马老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一直都在休养,也不知道马老怎么知道的你要和军工系统谈判的事,马老就跟我说,想要见见你。”

  原来是……这样吗?

  林鸿飞的脑袋顿时一片懵,里面乱糟糟的:在自己的记忆中,马凤山老先生应该是在90年去世了才是,可为什么只是大病了一场,现在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当然,林鸿飞绝对不是在咒马老早死,如果可能,林鸿飞甚至希望马老能够活到100岁,但让林鸿飞接受一个已经死了三年多的人却活蹦乱跳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这种事情,实在是有点难……但自己老丈人总不会说谎吧?

  深吸了一口气,林鸿飞诚惶诚恐的向马老伸出手,“马老师,能够见到您,小子我真是太高兴了。”

  既然自己能够重新回到这个时代,原本郁郁而终的马老为什么不能只是大病一场呢?或许这就是上天给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一次重生的机会?除了这么想之外,林鸿飞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解释理由。

  ps:就像是文中说的,90年的时候马老就郁郁而终了,但是……就当是上天给了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一个加速崛起的机会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