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二零章 不好意思,你们算错帐了

第一一二零章 不好意思,你们算错帐了

  当中科院的一众专家们如同一群饿疯了的孩子看到了一座美味的蛋糕做成的大山的时候,我们可以想象他们现在兴奋成了什么样子,用“小登科”都不足以来形容他们的兴奋与激动。

  这些几年后社会地位骤然提高的国家宝贵财富们,此刻却如同几十年前建立共和国之后、为了共和国的“两弹一星”工作废寝忘食的工作的那些前辈们一样,如饥似渴的在这个浩瀚的知识海洋里畅游着,连林鸿飞都被他们给踢到了一边去……

  “你小子就别在这里碍事了,搞设计你还行,搞基础材料研究,你小子根本就是个门外汉!”这是师绪昌老先生对林鸿飞的话,让林鸿飞很是伤心:自己竟然只是个碍手碍脚的家伙?

  与师绪昌老先生的话相比,郭蕴宜女士的话相对而言就好听的多了,按照郭蕴宜女士的说法,是“搞设计你行,可搞研究你小子就差的远了小说章节。”

  面对这两尊大神以及其他院士们不善的目光,林鸿飞只好灰溜溜的走人,幸好,这个时候,总参、国防科工委和兵工总公司的人来了。

  想到这个,林鸿飞松了一口气:应该是好消息了吧?

  “丁部长,这次应该是个好消息吧?”站在舷梯的下面,林鸿飞笑着向丁科学问道。

  这话问的其实是一句大废话,是不是好消息,只要看丁科学那张充满了笑容的脸就知道了。

  “对你来说是个好消息,可对我们来说就未必见得是好消息了,”丁科学嘴里虽然在这么说,但他脸上洋溢的笑容还是出卖了他的心思。“不过林总……还是要恭喜你和你的公司。”

  “同喜同喜,”消除了心中最后的一点疑虑,林鸿飞脸上的笑容顿时就灿烂起来,嘴里冒出一句经典的广告名词,“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对吧?”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丁科学可不知道这句后世赫赫有名的广告到底是用在什么地方的,他咂摸了一下,觉得这个说法真是好,顿时大拇指一挑,“没错。林总你说得对,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说完,为了表示很定,还重重的点了点头。

  唯一让他感到有些奇怪的,就是林鸿飞的笑容为什么笑得这么古怪?林鸿飞的笑容确实是有些奇怪。因为如果笑容也能够有味道的话,那么林鸿飞的笑容应该是……薄荷味的。

  “股份制企业能够拿到枪支生产和出口资格的。你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还是第一家。”丁科学压低了声音,对林鸿飞道,“因为这个,上面的不少领导还差点打起来……”

  他摇摇头,虽然丁科学贵为共和国国防部兵种装备部的副部长,但一想到那几天连续会议上不亚于一场战争的jiliè争论。他还是有些心有余悸,只是这些事情就不足为外人道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总算结果让大家都满意……林总,这次我给你带来了一位新朋友。”

  “嗯?”林鸿飞眨了眨眉毛:什么意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关键时刻,丁科学却不说了,一脸诡异的笑容让林鸿飞恨的牙都痒痒。

  很快,林鸿飞就知道丁科学的笑容为什么笑得这么诡异了……

  “林总,你好,我是608所的所长冯香江。”最后一个从这家军方的军用运输机上下来的一个文质彬彬、身上带着浓浓的学者味道的中年男子,热情的向林鸿飞伸出了手。

  “608所?”林鸿飞皱了皱眉头,这段时间不停的和军方打交道,让他对军方那些比较有名的研究机构的代号多少有了些了解,但依旧还是有些混淆,犹豫了一下,才不确定的问道,“是不是隶属于中航集团的竹州航空动力机械研究所,主攻小微型航空动力的那个?”

  这次,惊讶的人变成了冯香江,他推了下眼镜,表情略有些惊奇,“林总知道我们608所?”

  “知道,”林鸿飞点点头,“你们所主要从事小型和微型航空动力系统的研发和制造,你们生产的涡轴8a系列涡轮轴发动机是咱们国家直九系列直升机的配套发动机嘛,好像是在去年年底的时候已经通过了由总参陆航局和航空航天工业部主持的鉴定,开始投入小批量生产,对吧?”

  “嗯,还有,现在你们所正在涡轴8a的基础上发展涡桨9小型涡轮螺旋桨发动机,为运12飞机的军用型做配套,去年的时候刚刚完成首飞和地面150小时测试,今年正在对这个涡桨9发动机进行全面的测试,不知道我记错了没?”

  “……”

  冯香江顿时愕然,他完全没想到林鸿飞对自己的了解竟然这么深入,连算不算是连自己的家底都给翻起来了?

  愣了一下,他才点点头,“林总对我们608所还是很了解的啊……不知道是否有机会和林总您好好聊聊?”

  虽然不明白冯香江到底想要和自己聊什么,但林鸿飞还是点点头,“好啊,没问题……今晚的欢迎晚宴上,冯厂长会来吗?”

  这就是邀请自己在今晚的欢迎晚宴上谈谈了,林鸿飞的反应让冯香江有些出乎意料,但更多的还是惊喜:“当然没问题。”

  …………………………………………

  “林总,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丁科学这次来,显然是军方以及军工系统内部已经达成了一致的,这次就是来传达这两个系统的意思,“钛合金项目和93式枪族的问题,领导们对你的建议没有什么意义,但是对于悍马军车,领导们提了点建议。”

  悍马军车提了点建议?林鸿飞犹豫了一下。

  军方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在93式枪族以及钛合金项目上的要求,虽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93式枪族优良的综合性能以及钛合金项目的重大意义,不过军方其实也完全可以拿着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来扯皮。既然军方这么痛快了,林鸿飞还是要表示一下,“什么建议?”

  “林总是有意开拓悍马越野车的民用市场,是吧?”丁科学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向向林鸿飞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林鸿飞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点点头,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民间市场对高性能越野车的需求其实很旺盛,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我们不占领,那就被外国人占领了,怎么?军方领导们的意思和这个有关系?”

  “呵呵……”丁科学笑了笑,“领导们的意思,是将军用车的生产交给兵工总公司旗下的北方戴姆勒。民用车市场交给你们。”

  “这样啊?”林鸿飞点点头,反问了一句。“就算我同意。北方戴姆勒公司能够提供合格的发动机、变速箱、分动箱和悬挂系统吗?”

  这个问题问的可真是……尖锐无比,丁科学一下子就被林鸿飞的这句话给挤到了墙角上,是啊,就算林鸿飞同意了军方的要求,但你们军方能够拿得出合格的关键配套子系统来吗?

  “所以我们希望林总也能够将这些技术一起授权给北方戴姆勒……”丁科学的声音多少有些尴尬。

  林鸿飞沉默了起来。

  显然,北方戴姆勒的日子现在也不太好过。作为一家面向军方的企业,在国家一再压缩军费开支的情况下,北方戴姆勒的产品销量可想而知,日子过得大概也挺凄惨。他们想要拿下悍马越野车的生产权也在情理之中……这总归是多了一个产品,能多给公司带来一个盈利渠道吧?但林鸿飞并不看好这个设想,他叹了口气,“丁部长,我不知道这个建议是谁向你们提议的,但我真心觉得,提这个建议的混蛋应该被拉出去枪毙100次。”

  “什么?”听到林鸿飞的这句话,丁科学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他不傻,林鸿飞虽然没有直说,但他也明白了林鸿飞不看好兵工总公司这么做……是的,是不看好,就算林鸿飞答应了这个条件,他也不认为北方戴姆勒能够因此而改变他们的情况。

  作为国防部兵种装备部的副部长,对于国内大多数国防企业的现状,他还是很了解。

  “我先给你分析一下吧,”林鸿飞道,见丁科学点了点头,这才又道,“作为一种纯军用类型的军事装备,悍马越野车的价格可不便宜,我们的计算结果是纯军用用途的悍马军用车,纯成本就是25万rmb,这还是以在我们公司生产来计算,如果放在北方戴姆勒,我确信这个成本可以高到30万甚至35万。”

  听到林鸿飞的分析,丁科学的脸顿时就有些发黑,但他却不得不承认林鸿飞说的是实情,同样的机器,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能将成本控制在25万的话,那么国有企业最少也得30万……就这,已经是很值得企业的领导人拿出来炫耀的了。

  “以成本35万来计算,那么销售价格最少也要42万,42万一辆的车,不可能像是美军一辆大批量装备吧?美军给自己以及自己的盟友总计才装备了14多万辆以及其他各种形式的变形车,咱们军队的军费数量以及国民经济的发展水平,注定了这是一辆师/旅级领导以上的座驾,团级干部可能都没有资格用,就算考虑到一些特殊的需要,我估计在未来的5年内,军方能够有2000辆的采购量就顶天了。”

  “5年2000辆的采购量,平均每年400辆,”林鸿飞一脸同情和怜悯的望着丁科学,“单单专用的生产线采购、人员培训和专利的转让费用等等的投入,我估计就不会低于1个亿,我可以肯定,这个产量所获得的收入连投入的三分之一的成本都没有收回来……丁部长,国家确定要这么做?确定要拿着钱打水漂玩?”

  **!**操操……

  听完林鸿飞这番话,丁科学脸的脸上已经不止是发黑,他的心头简直如同一万匹草泥马狂奔而过:林鸿飞说错了,军方预计,也就是1000到1200辆的采购订单,以前没人给他算这笔详细的经济账,他只想到1000多辆车的实际价值了,却没想到帐原来是这么算的,有了林鸿飞的这番解释,如果军方再强硬的表示要自己生产军车,除了被人骂作是败家玩意儿之外,估计再也不会得到其他什么评价了。

  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呢?他们虽然没有完整的专用生产线,但却有经过良好培训的技术工人,最重要的是,前期对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考察,已经证实了他们公司完全可以在那两条经过了调整的、由克莱斯勒汽车赠送的汽车生产线的基础上,同时共线生产宝马.克莱斯勒志俊以及这款悍马军用车,军用悍马那稀少的市场需求量根本没办法对他们造成影响。

  一边是几乎没有投入的立刻就可以进行生产,一边却最少需要一两年才可以做到,如果不是站在军工行业的角度,傻子都知道应该怎么做。

  “那这样吧,”一张脸黑的如同锅底的丁科学不得不停止了他之前的想法,“我把这个情况向领导汇报一下,等领导的决定吧。”

  “这样最好。”林鸿飞笑着点点头,心里却低估了一句:是不是应该找人向军方施加一下压力?

  虽然是欢迎晚宴,但这时候的丁科学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在宴会上呆着了,他让林鸿飞给自己找了一个有电话的单独的房间。

  再次出来的林鸿飞心情很愉快,但他刚步入宴会场地,就被满脸笑容的冯香江拦住了,“林总,你好啊,有没有时间,一起喝一杯?”

  “冯所长,你也好啊,”冯香江的出现并没有让林鸿飞感到意外,他笑着点点头,“不胜荣幸。”

  喝一杯是假的,坐在一起好好“谈谈才是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