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一一九章 知识的海洋

第一一一九章 知识的海洋

  “**,太**了……”自从上了飞机,师绪昌院士就对林鸿飞他们奢靡**的生活进行着声讨:咱们国家还很穷,你们有买这么豪华的飞机的钱,为什么不将这笔钱投入到更有用的地方去呢?总是想着享受,那是不对的。

  是的,师老对林鸿飞这种奢靡浪费的作风近乎深恶痛绝,按照他的说法,咱就不说把钱捐给希望工程了,你知不知道,你这飞机一起飞,一小时要烧掉多少>

  哪怕林鸿飞一再解释公司购买飞机这是出于提升公司在国际上的形象的考虑,事实也证明了这是一个极佳的投资,师老也不为所动,一直到存放那些资料的仓库,这个声讨活动都没有结束,不管林鸿飞怎么解释都没用。

  一路上尴尬的同时,林鸿飞又哭笑不得:他自然明白,师老并不是真的在为自己公司“奢靡浪费”的原因而故意和自己过不去,而是因为一些其他方面的不好说出口的原因……作为中科院金属材料研究所的所长,自己这边的日子苦的都要快过不下去了,可别人却在大鱼大肉,他不做点什么,怎么安抚人心?不要以为这些科学家、材料学家们都一把年纪了就不在乎这个,谁家不需要过日子啊1949我来自未来。

  但是很明显师老的担心明显多于了些,其他的专家们脸上的表情就震惊的多了,中科院里经费紧张,哪怕是外出指导其他科研机构的工作,他们也能够很少享受到乘坐飞机的待遇,更不要说专机了。

  一路上,他们都在震惊于这架湾流2飞机上面的豪华与先进,同时之前有些忐忑的心也安定了不少:不说别的,单就公司的实力而言。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确实是很有经济实力的,按照在飞机上介绍的他们公司科研人员的待遇来看,到他们公司做研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90年代初期的科研人员在生活上是最困难的,那么一个月多200块钱的收入都能左右他们的决定。

  怀着各种心思,一直到到从飞机上下来,又上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提供的车队赶往存放资料的仓库的时候,这些中科院的专家们的脑袋都还是迷迷糊糊的。

  ……………………

  “各位老师,”林鸿飞带着这些专家们来到了一个从外面看上去似乎和大多数仓库没有什么明显不同的仓库群当中,随手一指,道。“这些仓库里面存放的就是我们公司从前苏联找来的资料,诸位老师希望先从哪方面开始看起?”

  林鸿飞很客气的对这些共和国科技领域和技术领域的大神们称之为老师,而且很显然,对于这个称呼,诸位大神们显然接受程度很高。毕竟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现在都在担任着各个学校的教授、博士生导师之类的职务,林鸿飞的称呼让他们倍感亲切。当即便有位化工领域研究耐超低温材料的院士道。“小林,带我们去搞超低温材料的那边去看看……”

  这话一出口,可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立刻就有几位其他的专家大声叫道,“为什么要去看超低温材料?林总,不用管他。咱们先去看看超高温材料才是正理……”

  “错,超高温材料也没有什么看头,我觉得倒是应该先去看看高强度超低磁特种钢,这玩意儿可是咱们国家最紧缺的特种钢材。有了这种钢材,咱们的军舰就有保障了。”

  “说到军舰这个问题,小林,你们公司不是搞了个小型的涡轮螺旋桨发动机?干脆,咱们先去看看那个东西好了,搞超高温合金材料、空气力学和机械的全都可以跟着一起去看看,咱们也正好顺道看看老毛子的设计到底有多厉害,听说这刚搞出来的就有330千瓦,改进的潜力非常大……”

  “你小子,这是丢出来好大一块肉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来抢啊,简直其心可诛!”师院士这时候哪里还有一点“国宝”的矜持,反倒像是一个充满了童心的顽皮孩子,一本正经的训斥着林鸿飞,但看到这么大一片仓库,一想到这么大一片仓库里面保存着的东西是多么宝贵,眼中的笑容却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不过想到另外一层,他又有些担心,痛心疾首的道,“我说鸿飞,你就把这么珍贵的资料这么放在仓库里?万一被老鼠啃掉一个角上的数字,损失都无比巨大你知不知道?”

  “师老师您放心,这个问题我们早考虑到了,”师老想到的这个问题,林鸿飞怎么可能考虑不到?他笑着道,“您放心吧,我们都做了专门的保护措施,不但保证里面的资料绝对不会出现被虫蚁老鼠啃咬的情况,也保证里面的空气恒温恒湿……光是空气控制这一块,我们公司就花了很大一笔钱。”

  “但愿吧。”师院士哼了一声,整个人大步向前走去,心中却是对林鸿飞的做法很满意:愿意花大笔的钱来保存这些资料,这是所有科研人员最喜欢看到的情况了。

  此刻,周老这个喜欢“多管闲事”的、让人值得尊敬的人,此刻心里真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这片知识的海洋中畅游一番。

  ………………………………………………

  望着眼前的这些资料,这些站在共和国金属材料领域最顶端的专家们仿佛是一群回到了自己乐园的孩子,按照指示标志分别来到自己感兴趣的玻璃柜面前,一阵阵的惊呼声顿时不停的响彻在巨大的仓库内……

  “天啊,只是前苏联屈服强度800的舰用特种钢突破之王!哈哈……这次真是捡到宝了,我得好好看看……”

  “这是……嗯?这是前苏联试制耐1680摄氏度超高温航空发动机合金的失败资料?都到了1597摄氏度了?!好东西啊……”

  兴奋的欢呼声不停的在房间内响起,望着这些如同孩子一般兴奋的专家们,林鸿飞的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这次,在这么大的一份蛋糕面前,他们应该不会拒绝与自己的合作了吧?

  郭蕴宜女士也很激动,但和那些抱着那些俄文资料兴奋的如同孩子一般的专家们不同……共和国早期的材料学专家们大多有过苏联留学的经历,看懂俄文对他们来说并不难……郭蕴宜女士的激动是惊讶于眼前这些资料的浩瀚,她回头望了林鸿飞一眼,“小林,你们公司为了收集这些资料,花了不少钱吧?”

  林鸿飞所谓的耸耸肩,“花的钱再多,也比直接研究省的多。”

  “这倒也是,”听到林鸿飞这话,郭蕴宜女士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了起来,“我就不问你到底是怎么将这些资料弄过来的了,我想听听,对这个材料研究实验室,你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如果可能的话,我要将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材料实验室建设成为整个亚洲乃至世界上最好的金属和复合材料实验室,”在郭蕴宜女士这位未来的实验室掌门人的面前,林鸿飞终于露出了自己的勃勃野心,“我知道这个想法很狂妄,不但需要海量的资金、巨大的人力资源,还需要一些运气,但是我想要试试。”

  说实话,林鸿飞的这番伟大的理想真的将郭蕴宜女士给吓到了,“那你知不知道,这需要你的公司每年向里面投多少钱?而且,很有可能在数年的时间里根本没有任何回报。”

  “如果实验室的各项研究活动马力全开,保守估计,每年的投入最少也要上亿美元吧,呵呵……”一想到这个数字,林鸿飞也不由得有些头疼。

  “既然你知道需要这么多的钱,你还打算这么做?”

  林鸿飞用一句话就回答了郭蕴宜的问题,“郭阿姨,我是搞设计的,说起来也算是搞技术出身的人,咱们搞技术的人,谁不知道材料的重要性?没有合适的材料,任何设计都只是空中楼阁。”

  “至于没有回报的事……”林鸿飞微微一顿,回身反手指着眼前这片可以用浩瀚来形容的知识海洋,“我觉得这里面的东西,整理出来之后,每年单单技术授权和分红能够赚到的钱应该都不止每年的投入……不知道您是否知道我曾经给国内的几大钢铁企业有偿授权汽车用高级不锈钢板材的事?”

  “知道,”听到林鸿飞的这个问题,郭蕴宜女士不由得抿着嘴笑起来,“已经不止一位钢铁厂的老总向我们家绪昌求救了,说你小子黑,每年一分钱的投入不用出,光从他们那里拿走的分红就有几千万,想让我们家绪昌帮他们想想办法呢。”

  郭蕴宜女士笑了,林鸿飞也笑了,“那郭阿姨,您现在下定决心了吗?”

  “你说呢?”郭蕴宜女士笑眯眯的望着林鸿飞,“你打阿姨的主意是假的,打我们家绪昌和他背后的中科院金属材料研究所、中科院即将裁掉的那些优秀人才的主意才是真的吧?”

  被说中了心事的林鸿飞脸上没有一点羞赧之意,相反,他十分的理直气壮,“那是!中科院财大气粗,一下子打算裁掉过半的人才,这些人才中科院看不上眼,但到了我们公司那可都是当宝贝一般供着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