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九七章 认不清形势的人

第一零九七章 认不清形势的人

  听到这个消息,比基尼双胞胎顿时愣住了,旋即眼睛一红,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

  不同于刚才刻意卖弄风情的生涩,此刻的这两个小姑娘更像是一朵在风雨中被摧残的、飘摇不定的小花。

  林鸿飞很能够理解这两个小姑娘此刻那复杂的心情,虽然她们被自己的父亲卖掉了,可终归那是自己的父亲,血浓于水的亲情是存在的,不管哪个叫彼得的混蛋是因为猪油蒙了心也好还是怎么都好,才做出的卖到自己这么一对可爱的女儿的决定,但对于这对双胞胎小姑娘而言,那个该死的混蛋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哪怕之前再怎么痛恨自己的父亲将自己丢尽了地狱,可听到自己父亲这凄惨的结局,也没有任何一个小姑娘能够接受得了,任何一个人也接受不了……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啊  。

  “需要我帮忙吗?”对这两个小姑娘的遭遇,林鸿飞极是同情,他也愿意在这个时候伸一把手,“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帮你们干掉那些杀了你们的父亲的家伙,顺便把属于你们的那20万美元拿回来。”

  不管怎么说,那颗价值20万美元的心脏是属于老彼得的,就算老彼得死了,这20万美元也应该是属于这对双胞胎,也不应该被人私吞掉……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坏了规矩,林鸿飞向来对规矩看的很重。

  原本林鸿飞以为这对双胞胎萝莉肯定会答应的,但出乎林鸿飞意料的是两个小丫头咬着嘴唇,尽管都将嘴唇给咬出了血,但却毫不犹豫的摇头拒绝了自己的好意,“不,老板。这个仇我们要自己报……老板,我们可以麻烦您一件事吗?”

  “什么?”

  “您可以派人将那些杀了我们的父亲的混蛋的资料找到吗?”姐姐抬头望着林鸿飞,一双眼睛中满满的全是浓浓的哀求,似乎有血泪要流下来,“我要等我们将来有足够的力量之后亲自去找他们报仇。”

  对于这个请求,林鸿飞还能说什么?他无言的点点头,面对这么一对如同啼血杜鹃一般的女孩,他实在是无法拒绝他们的要求。

  “老板,谢谢您。”一对比基尼双胞胎萝莉美少女不再对着林鸿飞搔首弄姿的卖弄自己并不丰富的风情,而是深深的向林鸿飞鞠了一躬。一如一枝并蒂木莲花。

  “安德烈,这事儿交给你了,”林鸿飞对安德烈吩咐到,似乎根本就不担心安德烈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对了。这对小姐妹叫什么名字?”

  “好吧,这个事情交给我。”安德烈苦笑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这个要求我没法拒绝……姐姐叫瓦莲京娜.别列杰娃,那边那个是妹妹,叫瓦列莉亚.别列杰娃,”说完,他深深的看了林鸿飞一眼。“林,你是个混蛋,可也是个好人。”

  “谢谢。”对于安德烈给自己的这个评价,林鸿飞毫不客气的坦然受之。并且认为评价的很到位。

  瓦莲京娜和瓦列莉亚姐妹俩对自己的老板竟然对自己的身体不感兴趣松了一口气,没有一个女人喜欢被别人当做一个玩物,可与此同时,她们心中又有种隐隐的失落。

  林鸿飞才不去管这俩丫头心中是怎么想的,他将这两个丫头交给妮娜之后就匆匆赶回了国内:既然已经确定了俄罗斯这边大致能够“提供”的设备,那么其他设备的采购事宜就必须提上日程来,此外,作为一种对国家的国防安全乃至于战略安全都有着重大影响力的项目,必然会在这个建设过程当中迎来各种各样的考核,哪怕是蓉姐是其中一个不小的股东,该有的也还是会有。

  此外还有一个事情……必须要给普里马科夫先生一个教训了,要让普里马科夫知道,有他没他,公司在俄罗斯的“业务”一样能够顺利展开。

  …………………………………………

  但事情永远都存在着变数,当林鸿飞下了飞机刚刚赶到公司,还没有来得及召开个会议对这段时间的事情做一个总结的时候,曹军就过来告诉林鸿飞,“林总,兵工总公司来人了,他们点名要见您。”

  “兵工总公司来人了?”林鸿飞挑了挑眉毛,“来的是什么人?还有什么人?”

  兵工总公司来人,他并不感到意外,自己和兵工总公司下属的很多企业都有业务往来,大家算得上是相当程度的合作伙伴,况且在这次的钛合金项目建设当中,按照上面的意思,是要将宝吉有色金属加工厂折合成股份并入这个项目当中的,作为兵工总公司下属的企业之一,在这个时候为自己的下属争取利益就是为自己争取利益,在这个大家普遍吃不饱肚子的时代,兵工总公司不仅义不容辞责无旁贷,而且估计还十分积极。

  “来的是兵工总公司的一位副总,叫陆繁波,除了他的秘书之外,还有宝吉有色金属加工厂的厂长、书记一行人,对了,还有凌云机械厂的梁厂长。”

  我就知道是这样!林鸿飞咧咧嘴。

  说完,曹军略一犹豫,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老板,我看他们的态度,似乎不是很好,特别是那个陆副总,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似乎对咱们公司……有些看法。”

  嗯?对哥们的公司有看法?林鸿飞刚要张口吩咐曹军将兵工总公司的这一行人请过来,可听到曹军的这番话,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他不怀疑曹军在撒谎或者是在借机给兵工总公司的人上眼药,他相信小曹还没有这个胆子,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心中才十分不高兴:难道到现在某些人还没有认清形势?

  有鉴于此,林鸿飞那已经到了到了嘴边的话就变成了:“小曹,你告诉路副总和902厂的同志们,就说我刚回来,舟车劳顿,要休息一下,然后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将会谈的时间定在明天下午吧。”

  “是,”曹军应了一声,刚才他被兵工总公司那位陆繁波的秘书夹枪带棒的刺了一番,心里正窝了一肚子的火,现在奉旨赶人,曹军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么好的落井下石的机会,“要不要我先去安排他们住下?”

  林鸿飞点了点头,没有直接回答,转而说道,“对了,去之前去普里马科夫先生一声,让他过来一下。”

  “好的。”有了老板的指示,曹军立刻兴冲冲的去了。

  …………………………………………

  “老板,您找我?”不知道自己的老板找自己什么事,普里马科夫小心翼翼的向林鸿飞问道,心中却在期待。

  “老普,最近工作开心吗?”林鸿飞站起身来,亲自给普里马科夫倒了一杯水,关心的问道。

  从来没享受过老板给亲自倒水待遇的普里马科夫顿时受宠若惊,也不顾水杯滚烫,忙接过来,“谢谢老板的关心,最近的工作很开心……”

  “你开心,我就不怎么开心了,”林鸿飞盯着普里马科夫,缓缓的道,“因为我丢了400万美元,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自己的老板都已经准确的说出了数字,普里马科夫怎么可能还不明白?手顿时就是一抖,滚烫的茶水顿时洒满了一手,烫的普里马科夫的一张脸顿时就皱成了包子,忙一脸惶急的对林鸿飞道,“老板,您听我说……”

  林鸿飞打断了他的话,“老普,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不是因为我舍不得对付你,而是因为我认为你的价值还不止400万美元,但如果今后你还继续这么做……”

  “老板,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等林鸿飞把wēixié的话说出来,普里马科夫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的老板是什么意思,忙指天画地的赌咒发誓,“老板,普里马科夫谢谢您的大方,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普里马科夫不傻,林鸿飞也相信这家伙不傻。能够设计出如此优秀的军用卡车底盘,足以证明了这家伙的本事和智商,这种智商水平,如果还听不明白自己没有说出来的话,那那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做死就不会死,既然你作死,那就活该你死。

  “很好,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林鸿飞点点头,拍了拍普里马科夫的肩膀和颜悦色的道,“老普,好好回去工作吧,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普里马科夫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二十多分钟后,财务部那边打来电话询问,“林总,普里马科夫先生送过来一张320万美元的支票要入账,要怎么处理?”

  “入账吧,就以设备采购返利的名义。”林鸿飞吩咐到,心中很有些感慨:看看普里马科夫同志的表现,谁敢说这些搞科研的都是智商超高情商超低的家伙?

  林鸿飞的心理底线是300万,如果普里马科夫不拿回来300万美元补到账上,自己就真的要和他好好“交流交流”了,可现在,看看,老普同志的反应多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