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八八章 利益的博弈

第一零八八章 利益的博弈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掌控的意思就是必须要控股,这一点林鸿飞自然明白,但他并不打算答应,哪怕说出这番话的是共和国的副相。

  “国家对钛合金进行掌控,这是必须的,也是国防建设和国家战略安全的需要,对于这一点,我完全表示理解和接受,但为了企业的发展,也为了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我们公司必须有控股权和企业的经营管理权、人事和财务权。”

  闻听得林鸿飞这番话,饶是方副相久居上位,也不由得心中一阵愕然:这小子不但敢和自己讨价还价,竟然还敢反驳自己的话?

  多少年了?多少年,自己没有遇到这么有“个性”的年轻人了?一时间,方副相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好歹也是堂堂共和国的副相,不要说京城的那些大家族子弟,就算小蓉,在自己面前也不是恭敬有加?可这小子,竟然敢对着自己据理力争……嗯,就算他是据理力争好了  。

  连蓉姐都觉得林鸿飞的要求简直不是一般的过分,忍不住的开了口,“控股权、经营管理权、人事和财务权都给了你们公司,一家公司就这么点权利,都给了你们,国家还剩下什么?”

  “国家对公司有监督和监控权,当发现企业有损害国家利益的情况出现的时候,可以采取强制性措施来制止,生产出来的产品,国家也有优先采购权,当然,只要企业经营正常,没有出现损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国家就不得干涉企业的正常经营活动,”哪怕是面对蓉姐和方副相这种让无数人望而生畏两腿战战的超强组合,在该为自己争取的时候。林鸿飞也依旧是寸步不让,“将来真的成立了这家钛合金工厂,这是一家首先为国防建设服务的公司,我很明白,但国家需要的只是最终的产品,并不是这家公司,对吧?我只需要保证能够生产出来优质的产品、有足够的竞争力、并且最终的产品在国家的掌控之中就行了,至于企业在谁的掌控中,我觉得对国家而言就没有那么重要了吧?相反的,我倒是觉得。企业的掌控权在我的手里反倒是能够得到更好的发展。”

  方副相显然是没想到林鸿飞竟然敢反驳自己的话,不由得挑了挑眉毛:这是说给自己听的呢。

  “鸿飞的经营水平,确实是比国企的那些酒囊饭袋强得多了。”蓉姐忽然点头笑道。

  刚刚想要说点什么的方副相,闻听到蓉姐的这句话,立刻就闭上了嘴。他不得不考虑一点,蓉姐的这句话。到底是无意为之呢。还是有意为之?

  但显然,无意为之的可能性基本没有,既然是有意为之,那这里面的含义就值得人深思了。

  而且他也不得不承认小蓉的这番话很对,说国企的那些经营者是“酒囊饭袋”也不算冤枉他们,看看国内的这些国企吧。一个个都是被他们经营成了什么样子?一个个就没有用心做企业的,都将心思用在了巴结领导和钻营上面。

  现在全国数万家国有企业,去年一年的利润只有不到200个亿,寒碜的可怜。在对比在林鸿飞的带领下经营的红红火火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偶尔方副相都有种想要将那些国企领导人塞井里的冲动。

  “只要能够保证最终的产品在国家的控制之中,在生产和经营过程当中保证国家监管权,那倒也不是不可以,”沉思了会儿,方副相终于松了口,“鸿飞同志,71厂在稀有有色金属方面的研究水平不错,你们有没有和71厂合作的想法?”

  不是902厂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71厂?林鸿飞眨了眨眼,一脸迷茫的看向蓉姐,希望蓉姐能给自己解释一下。

  “71厂就是宝吉有色金属加工厂,也叫902厂,当初建厂的时候叫做902工程,厂子代号71号,不管是71厂还是902厂,都是指的宝吉有色金属加工厂,两个工厂其实是一个厂子,”蓉姐对这个倒是门清,给林鸿飞解释道,“是咱们共和国最大的以钛及钛合金为主的专业化稀有金属生产、科研基地,技术力量很强。”

  很强?能够强到什么程度?对于902厂在钛合金方面的实力,林鸿飞有些不以为然:如果很强,怎么从来没听说过902厂在钛合金方面有什么杰出的成就?以现阶段国家对科研的重视程度和投入程度,902厂每年能够拿出50吨钛合金来就算烧高香了吧?

  “原来是这样。”明面上,他当然不会将自己的不以为然表示出来,点点头,表示自己总算明白了这里面乱七八糟的关系。

  既然方副相推荐了902厂,不管902厂的实力到底如何,自己已经拒绝过一次,显然不可能拒绝第二次,没有任何犹豫,他立刻道,“既然大人您推荐902厂,那就说明他们在钛合金的研究上肯定是走在了共和国的最前列的,能够与他们合作,是我们的荣幸,我的意思是,由一个专业的评估902厂的价值,然后整体并入我们公司的钛合金项目当中,根据评估价值给予相应的股份,大人您意下如何?”

  902厂的实力怎么样,方副相其实很,虽然他们号称是国内最大的钛合金稀有金属研究机构,但902厂在71年才开始建厂,从71年到现在,国家的经济情况怎么样谁不?说是国家最困难的阶段并不为过,在这种国情下,能够投入多少钱从事钛合金的研究?

  在这种低投入的情况下,其中又伴随着整个社会的风气又出现了巨大的转变,902厂能够拿出多大的科研成果?如果能够整体并入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在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充沛的财力支持下从事钛合金的研究,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也不得不承认林鸿飞说的没错,国家想要对这家企业进行管控的目的,最终还不就是为了掌控生产出来的钛合金产品?只要控制住了这一点。其他的都是小事,以林鸿飞对企业经营的本领来看,这企业放在林鸿飞的手里,估计比放在国家手里要好得多,况且林鸿飞也说了,根据实际价值给予相应的股份,并不是在白占便宜,既然这样,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想的明白了,方副相自然就没有什么意见。“也好……回头我和首相大人汇报一下,如果不出意外,事情基本能=上就这么定了,国家现在经济紧张,但也会尽量提供一些资金和政策方面的支持。”说到这,方副相笑着站起了身。“时间到了。我得走了,一会还有个会议要参加。”

  方副相身为内阁副相,自然日理万机,对于时间的计算几乎以分钟来安排,有开不完的会议实属正常,能够和自己谈这么久。也实属不易,林鸿飞和蓉姐站起身来恭送方副相。

  “方副相您公务繁忙,就不留您了,”蓉姐客气的道。“改天再听您的教诲。”

  “小蓉你这孩子,还是这么客气。”方副相摇摇头,却是大步走了出去。

  从方副相的内心来讲,其实还是有些遗憾的,如果不是小蓉出现在这里……以方副相的年龄和地位,称呼蓉姐一声“小蓉”也不过分……他有把握将这个钛合金项目掌握在国家手里,但既然小蓉出现在了这里,就无声的代表着一些东西,之前就有消息说小蓉要在这个项目里面占一份子,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还有所怀疑,但现在看来,可能性很大,否则她真没有出现在这里的必要。

  “首长,林鸿飞同志,是不是有些……”走得远了些,一直站在方副相的身后跟个木头人似的的秘书低声道。

  “没关系,”方副相摆摆手,他倒是看得很开,“其实林鸿飞同志说的也不错,我们不用管企业怎么样,我们要的只是最终的钛合金产品,只要最终的产品能够纳入国家的管理,其他的都无所谓……既然林鸿飞同志有把握将咱们国家的钛合金产业发展起来,该给的政策和支持总是要给,嗯,回头记得提醒我,这个事情要和国防科工委的同志沟通一下。”

  “是。”秘书忙应了声,同时在小本上记了下来。

  ……………………

  “方老头总算走了,”方副相一走,蓉姐明显的放松了不少,整个人都变得慵懒了起来,懒懒的将自己融进椅子柔软的靠背里,连声音都变得慵懒起来,“鸿飞,你觉得902厂能够折价多少?”

  “最多2000万,美元,”林鸿飞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直接脱口而出,“这是国家给他们的骨架,还是算上他们的科研力量,不算人力资源,连500万美元都没有。”

  “500万美元?你太瞧得起他们了,”蓉姐冷笑一声,“你知道当初国家上902厂的时候投入了多少钱吗?50万!只有50万!如果真的严格按照相关的评估方式来计算他们的价值,他们902厂现在的价值若是超过500万美元,我把邓字倒过来写!”

  林鸿飞就叹了口气,“我知道啊,可有时候这个帐不是这么算的,我敢打赌,他们这点家底,就敢向咱们要10%的股份。”

  “10%?”蓉姐冷笑了一声,“他们最少也要问你要15%的股份。”

  “没关系,最多10%,多那么0.01%都没有,这是902厂加上国家资金和政策支持的股份比例,”林鸿飞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虽然有人会歪嘴,但如果他们知道蓉姐您的股份只有20%,估计所有歪嘴的人都会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给我20%?”

  尽管知道林鸿飞这次来京城的主要目的就是给自己报价,但此刻听到林鸿飞给自己的这个“报价”,蓉姐还是感到有些意外,她之前给林鸿飞说过,想要自己参一股,那绝对不是百分之十几的股份能够打发的了的,没想到这小子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股份给提高到了20%。

  诧异的看了林鸿飞一眼,“20%,那可就是7000万美元,差不多要6个亿了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你小子竟然舍得?”

  “就冲蓉姐你的名头,都不止6个亿,说起来其实还是我占了蓉姐您的便宜,不过既然我叫你一声蓉姐,当姐姐的让弟弟沾点便宜也是应该的吧?”林鸿飞笑道,手里却是捏了一把汗。

  “好小子,占便宜占到你蓉姐头上来了?”蓉姐显然没有想到林鸿飞竟然会给出这么一个近似无赖的回答,先是一愣,继而轻笑了起来,点点头,“不过你小子说的也是,既然你叫我一声姐,那我就不能让你吃亏,20%就20%吧……对了,现在加起来不才只有30%?你说了你们公司要控股,剩下的那将近20%的股份怎么安排?”

  既然有了20%,多一点还是少一点她也不在乎,让她感兴趣的是林鸿飞这份在自己面前还能够坦然自若的态度,这小子该脸皮厚的时候脸皮绝对够厚,该坚持原则的时候却能够谨守住原则,这一点让她很是欣赏。

  “好大的一块肥肉呢,总要给别人留点机会,”林鸿飞笑了,只是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吃独食的习惯不好,可咱们不吃独食,别人也不能空手套白狼,蓉姐您谁对吧?”

  听到林鸿飞这话,蓉姐一愣,随即指着林鸿飞大笑,“好小子,能耐了啊,敢算计你蓉姐两回!”

  “蓉姐您过奖了,”林鸿飞笑的很腼腆,“其实我就是借着您的名头稍稍解决一点资金问题。”

  蓉姐都投资、国家都支持的项目,那些有门道有门路的什么国投公司啊、京城大少啊之类的自觉自己算得上一份的,还不都得往里面投钱?钱不钱的还是小事,关键的是,能够有机会和蓉姐同成为一家公司的股东,这是多大的荣耀?平日里花钱都买不到的机会,大家岂能不趋之若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