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八二章 这可真是皆大欢喜,对吧?

第一零八二章 这可真是皆大欢喜,对吧?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办法,谁让向克里斯托夫国务卿提供的那辆该死的撞隔离墩上了呢,尽管当时雨天路滑,尽管面对媒体采访的时候,克里斯托夫国务卿也说了,他对很满意,那次的车祸完全是一次意外,之所以决定换车,完全是出于支持本国的汽车工业,但经过媒体的热议之后,现在大家对国务卿阁下车祸一事公认的结论是:谁信克里斯托夫国务卿的话,谁就是大傻瓜!

  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鬼知道戴姆勒公司给了国务卿阁下多少封口费!

  见鬼!见鬼!见鬼!

  一想到这个观点竟然已经成了北美大多数民众对的看法,约瑟夫.雷策就几乎要抓狂!

  但是发怒无助于解决问题,约瑟夫.雷策很明白这一点,既然林鸿飞笃定了主意打死不承认他和这件事有关系,那自己还真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

  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只好换个办法,“好吧,林,我为刚才的冲动向你道歉……我想要问一下,我们戴姆勒想要解决眼下的困难,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就对了嘛!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纠结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有什么意思?林鸿飞对约瑟夫.雷策态度的转变很满意,“我需要一些高精度的数控加工机床和数控加工中心,另外还需要一些实验仪器,嗯,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分别是……”林鸿飞将自己眼馋了很久但却一直没有能够弄到手的设备的名称和型号一溜的报了出来,“我保证。只要戴姆勒公司能够帮我做到这些,这件事一定有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戴姆勒的董事们也会因此而获得我个人的友谊。”

  这话说的当真是霸气无比!

  长久以来,国外某些大公司诱惑国内某些人的做法就是“如果你这么作品,你就会获得我们的友谊。”这句话么?

  这句话简直就如同箴言一般,屡试不爽,也将老外们那高高在上以及fǎngfo施舍叫花子一般丑陋的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可是现在,林鸿飞用同样的方式回敬了约瑟夫.雷策:只要你将我需要的这些在巴统禁运范畴之内的东西想办法给我弄过来,你们戴姆勒公司就可以获得我的友谊。

  除了霸气,再也找不到其他的话来形容了。

  但这霸气无比的话听在约瑟夫.雷策的耳朵里。那可就是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了,获得你林鸿飞的友谊?这话深深的刺痛了约瑟夫.雷策:什么叫做“获得我个人的友谊”?!你以为你丫林鸿飞是谁?!“这不可能!这些机床可全都是在‘巴统’禁运范畴之内的。”

  “我当然知道这些机床是在巴统的禁运范畴之内的,”林鸿飞撇撇嘴,一脸的不屑,“就是因为他们是巴统禁运的东西。所以我才需要你们戴姆勒公司的帮忙,否则我个人自己就能够解决了……当然。如果你们不希望解决你们眼下遇到的难题。就当我没说,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你们一定还会来找我帮忙,下一次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嗯?这家伙还有底牌没出?林鸿飞这话一出口,让约瑟夫.雷策心中顿时一惊。

  林鸿飞的意思已经明显到没法再明显:这家伙就是摆明了要这些在巴统禁运范畴之内的机床和数控加工中心以及他所开口要的所有的东西,戴姆勒公司当然可以不给。只要他们不心疼自己的品牌形象会一直这么损毁下去。

  到现在为止,戴姆勒在这个品牌上已经损失了超过2亿美元,根据公司内部的风险评估部门的评估,如果公司不能够迅速有效的消除这次危机的影响。将极有可能蔓延到mtu公司、商用车甚至是乌尼莫克……整个评估结果相当不乐观,如果不能够迅速有效的解决这次遇到的问题,对于戴姆勒而言,结果极有可能是灾难性的。

  “我们……我们也可以发动危机公关的。”约瑟夫.雷策咬着牙,艰难的道,虽然知道林鸿飞说的是实话,可他真的不甘心就这么向林鸿飞屈服。

  “哦,对了,有件事不知道你们戴姆勒总部知不知道,”林鸿飞忽然fǎngfo自言自语一般的道,“上个月,嗯,没错,就是上个月,我们国内有一位老板买了一辆你们最新的,但是这辆车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在一次正常的行驶中,车子的安全气囊毫无征兆的弹了出来,如果不是开车的是一位àn丰富的老司机,这位老司机迅速采取了正确的对策,同时车上的乘客都系了安全带,也许就是一出十分严重的、谁都不希望看到的车毁人亡的惨剧,雷策先生,你说对不对?”

  “真是上帝保佑。”约瑟夫.雷策不知道林鸿飞想要说什么,他只好说了一句废话:这句废话只是对的。

  “是啊,真是老天爷保佑,这位有钱的老板也是这么想的,在庆幸自己劫后余生之余,他找到了你们在国内的经销商,去找经销商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他只是想要问问,这气囊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弹了出来,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毕竟,能弹出第一次就能弹出第二次,不搞,谁心里都没底,谁知道这第二次什么时候弹出来,谁也不敢保证第二次弹出来的时候自己还有这种好运气,对吧?”

  “没错。”

  尽管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约瑟夫.雷策还是不得不点头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了林鸿飞的话。

  因为他很,气囊无缘无故的弹开可不是一个小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非常致命的安全问题,如果是在急转弯的时候出现了这个故障怎么办?如果是在会车的时候出现了这个故障怎么办?这次这位老板幸运的毫发无损,但谁敢保证不是车毁人亡的事故?

  但他的一颗心却在不停的往下沉,林鸿飞想要说的,绝对不止是上面这些吧?

  他有种预感,林鸿飞接下来要说的话,对戴姆勒公司来说或许是非常致命的。

  果然,林鸿飞接下里的话印证了约瑟夫.雷策的心中的猜测,“但是很遗憾,经销商的态度很傲慢,这家经销商的工作人员一脸傲慢的告诉他,这是正常的,气囊之所以弹开,是因为司机的驾驶不当,和的质量没有任何的关系,就是完美质量的代名词,肯定不会有质量问题,如果出现了问题,一定是你们的司机在驾驶的时候出了问题……”

  “oh,**!”约瑟夫.雷策顿时无比头疼的抱住了脑袋。

  这一刻,如果说这番话的经销商的工作人员在他面前,他一定毫不犹豫的掐死他:那个混蛋以为自己是谁?上帝吗?!竟然敢对客户这么说话。

  “事情还没有完,工作人员告诉他,如果老板想要将弹出来的气囊重新塞回去,需要为此支付……嗯,折合成美元,大约是5000美元的维修费。”

  “**!**!**!”约瑟夫.雷策已经出离愤怒了,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了这样的对待,这位老板将会作出什么样的反应。

  他也不怀疑丝毫林鸿飞林鸿飞在故意说谎话,因为这事情很容易就能够被调查明白,林鸿飞实在是犯不着。

  “这位老板当然不愿意,之前因为气囊的事情已经很不高兴了,现在自然更加的不高兴,与你们的经销商据理力争,但是结果当然是显而易见的,他失败了。哦,雷策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能够做的起轿车经销生意的,绝对都是当地乃至所在的省份很有影响力的人,说不定就是哪位重量级领导的亲属,论背景,这位老板当然比不上这家经销商,所以这位老板只好用拖车拖着他那辆外观完好无损的灰溜溜的滚蛋,经销商们兴奋的庆祝自己少了一桩麻烦……看起来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经销商没有花一分钱的代价就赶走了一个来找自己麻烦的家伙,成功的维护了至高无上的尊严,雷策先生,你说是不是?”

  说着“皆大欢喜”的时候,林鸿飞的脸上全都是嘲讽的笑容。

  “我回去之后,一定立刻将这件事向集团高层汇报,争取尽快拿出一个处理结果来,”约瑟夫.雷策满头大汗的望着林鸿飞,一脸的哀求之色,“林,我们是朋友吧?你一定要帮帮我。”

  林鸿飞却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道,“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我的好朋友:克莱斯勒汽车的总裁李.艾科卡先生,我想,如果艾科卡知道这件事之后,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除了克莱斯勒汽车,相信福特汽车、通用汽车也会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

  ps:兄弟们,四更完成,欠债也完成,深情地呼唤大家手中的月票,月票啊,你在哪里?你就在兄弟们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