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七二章 差距

第一零七二章 差距

  林鸿飞听的频频点头,能够实现这么多的功能,明公司的设计师们在设计这个挖掘装载机的时候确实是用心了,但听了好一会,却没有听到关于cāo作方面的介绍,这让林鸿飞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打断正得兴致勃勃的唐勇的话,“大唐,这机器的cāo控怎么样?cāo作起来顺畅不顺畅?各个动作之间的衔接过程流畅不流畅?跟着一起做测试的师傅对cāo作的反应怎么样?”

  “cāo控?”正的兴致勃勃的唐勇骤然被林鸿飞打断了话头,整个人顿时一愣,随即一脸的不以为然,“林总,这东西就是一个工程机械,又不是汽车,讲究什么cāo控,能用好用、能干活就行了吧?”

  倒也不怪唐勇会这么回答,起来,不追求、甚至是无视工程施工设备的cāo控xìng能,这不仅是北郡市工程机械厂的历史传统,甚至已经成了共和国工程机械行业的历史传统,甚至唐勇留学的地方:世界头号强国老美也是这样,谁听过老美的汽车是讲究cāo控的?人家讲究的是舒适。//无弹窗更新快//

  不仅唐勇是这么认为的,显然在场的这些公司的设计师、工程师以及高管们都是这么认为的,虽然限于林鸿飞的身份,他们不好什么,但脸上还是不由得流露出一抹不以为然之sè:林总的要求也太过了吧?根本就没有必要嘛!

  林鸿飞何尝不知道自己提出来的要求高了,但cāo控是一切机械的灵魂,这句话不仅在汽车方面适用,林鸿飞坚定的认为在工程施工机械当中cāo控也同等重要,后世的苹果机为什么已经推出就立刻热销全球?在林鸿飞看来,热销的核心原因就是苹果机那无与伦比的触控cāo作。触控cāo作也是cāo控的一种。

  具体到工程机械上来,你师傅是喜欢一辆用起来cāo控如指臂使的工程机械呢,还是喜欢用一辆别别扭扭、不对劲吧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对劲吧可总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工程机械?肯定是cāo控顺畅的,不要“用习惯了什么样的cāo控都行,人将就一下机器就行了呗。”之类的话,顺畅的cāo控对于提高工作效率也有很大的帮助,这一点林鸿飞从不怀疑,人将就机器终究是讲究了,不一样。

  在工程机械领域,他很欣赏rì本的小松。虽然小松未必见得是质量和xìng能最好的,他对rì本人也没有多少好感,但必须要承认的一点,小松在工程机械的cāo控方面绝对是做的最好、最流畅顺的,在国际市场上。小松的机器就以流畅如水的cāo控xìng能而闻名,其次才是综合使用成本低。林鸿飞当然不敢奢望工程机械公司这边造出来的东西在cāo控方面和小松相比。就像是你不能指望让夏利跟宝马比cāo控,但最少也得有点cāo控可言吧?

  尽管林鸿飞对这个回答并不感到意外,但他想要知道这台挖掘装载机的cāo控xìng能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摇摇头,没有直接回应唐勇的话,而是向他问道。“那位一直跟着测试的师傅来了没有?”

  “来了,就在那边呢……老张,你过来一下。”唐勇应了声,他算是看出来了。林总对这机器的cāo控xìng能真的很重视,虽然他心里很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这玩意儿过于追求cāo控没有什么意思,但既然林总这么严格要求,他也不能什么。

  明面上的道理:对品质jīng益求jīng难道还错了?

  林鸿飞扭头一看,乐了:嘿,这位老张师傅自己还认识。

  “唐总,您叫我?”老张师傅过来了,一脸憨厚的他,面对唐勇这种在美国留过学的公司高管,看上很是有些拘谨,微微弯着腰,恭谨的向唐勇问道。

  “嗯,老张师傅,林总有些事情要问你。”唐勇点点头,随意的道,“林总问什么你就什么。”

  老张点点头,面对林鸿飞这个一将北郡市摩托车制造厂和北郡市工程机械厂带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年轻人,他感觉自己面对的就是一座巍峨的大山,面对林鸿飞的时候越发的拘谨了,小心翼翼的向林鸿飞问道,“林总,您问吧。”

  “老张师傅,你别紧张,”看着拘谨异常的老张师傅,林鸿飞的没有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笑道,“其实就是问你几个小问题,全都是这些工程机械cāo作方面的,您是多年的老师傅了,这个你应该熟悉吧?”

  果然,听到林鸿飞这句话,老张师傅顿时不紧张了,原本微微弓着的腰也直起来一些,脸上洋溢出一丝骄傲的神采,“林总,您问吧,俺老张一定有什么什么。不瞒您,老张我开工程机械也开了30多年了,推土机、压路机、装载机、挖掘机……国内国外、大大小小的工程机械我开过几十种,什么山猫啊、沃尔沃啊、rì立啊、小松啊我全都开过。”

  “嗯,那您确实是老师傅了,”林鸿飞大拇指一竖,真心实意的道,对于别人擅长的地方,林鸿飞从来不吝于赞美,能开过这么多种不同品牌和类型的工程机械,确实值得佩服。

  随即,林鸿飞用一种家常聊天似的语气向老张师傅笑问道,“老张师傅,我记得当初咱们公司进行招聘的时候还是我主持的,把你招进来的原因就是您的工程机械cāo作jīngyàn丰富吧?”

  “林总您这个都还记得呐?”听到林鸿飞这句话,老张师傅的一张脸都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自己是林总亲招进来的人,这一点是他一直最骄傲最自豪的事,但此刻当着林鸿飞却连连摆到,“林总让您笑话了,其实俺也没什么本事,就是开过几辆挖机。”

  “能开过这么多种类和工作用途的工程机械,那也是一种本事,我可是知道的,你在咱们北郡市,论起cāo作工程机械,你是这个!”

  着,林鸿飞大拇指一竖,“听这是在咱们北郡市的工程cāo作领域,您是公认的……好了,老张,您也别谦虚了,我问您,您觉得咱们公司搞的这个多功能挖掘装载机有没有搞头?cāo控xìng能怎么样?”

  “有搞头,肯定有搞头啊!”老张师傅重重的一拍大腿,林鸿飞话的时候平易近人,一点没有集团老总的架子,尤其刚刚林鸿飞的一番话正正的戳中了老张师傅心中的痒痒肉,整个人不但放松了下来,还如同喜欢吹牛的人找到了最佳听众一般,兴奋的道,“这个‘两头忙’就是一个多面,几乎就没有他不能干的活儿,的夸张点儿,只要给它配上合适的工具,让它绣花都不是不行。”

  “哈哈哈……”

  听老张师傅的风趣,人群顿时爆出一阵哄笑!

  当然没有用这玩意儿绣花的道理,但老张师傅的这个法也算是形象的明了这个“两头忙”的多功能xìng,这个评价可是很高很高了,老张师傅的这番话一出口,不但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在笑,一众北郡市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高管们也在笑。

  林鸿飞也跟着笑,但他可没有盲目乐观,老张师傅光这个东西的多功能了,可还没这东西的cāo控xìng能到底如何呢。

  果然,见林总在等着自己的回答,老张迟疑了一下,还是道,“不过要起cāo控xìng来,跟外国人造的还是有点距离,尤其是rì本人造的小松比起来,那cāo作起来可就差的远了,小松的机器使起来才叫顺,心里怎么想这机器就能怎么做,就跟和人心灵相通似的,咱们的机器……”

  他犹豫了一下,才道,“刚刚用肯定有点不适应,不过习惯了也就好了,多将就将就一下机器的脾气就是了,人嘛,总不能跟个铁疙瘩犯倔。”

  老张师傅不知道什么叫“如指臂使”,但他用自己的语言明了北郡市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与rì本小松的差距。

  “真的有这么大的差距?”林鸿飞不笑了,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他知道国内在工程机械的cāo控方面不重视,但没想到老张师傅竟然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堪堪能用!

  这个评价……如果算是批评的话,那可是够严厉的。

  什么叫做堪堪能用呢?打个比方吧,比如家用车,没有空调的奥拓之流的车子对于家用来就是堪堪能用,但如果条件允许,谁不想要买个好车,最起码也得是个神龙富康级别有空调的吧?谁愿意用大夏天里面热的跟蒸笼似的、个头大的人还得猴在里面的小奥拓?

  对于家用车而言,小奥拓就是堪堪能用,那么算起来,北郡市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准备bj01型挖掘装载机就只能算是挖掘装载机领域当中的“奥拓”。

  听到老张师傅的评价,刚刚还笑的格外灿烂的北郡市工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高官们一个个脸sè有些难看,如果不是因为林总在场,没有他们话的份儿,不定已经大骂出口了:什么叫做“堪堪能用”?!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是堪堪能用?!

  老张你不会话就不要乱,不知道林总的要求严吗?

  9­9­9­W­X.C­O­M,sj.9­9­9­w­x.c­o­m,。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