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世家 > 第一零五零章 玩大发了

第一零五零章 玩大发了

  一秒记住【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办?

  这成了瞬间摆在林鸿飞面前的最大的难题!

  接受?先不说人家一汽有没有错这一点,就咱们国家的政治传统:你一个小小的副处……好吧,是享受副厅级待遇的小副处……何德何能让一个堂堂的副省部级领导向你弯腰鞠躬道歉?你,何德何能?!

  不接受?那问题就更严重了,有了解之前一汽集团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之间矛盾的人就会阴阳怪气的说了:“哎呀,林鸿飞还真是小心眼啊,耿总都这么有诚意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鞠躬道歉了,你林鸿飞竟然还不接受?你小子牛气什么啊?”,好了,有了一番这么“高”的评价,从此之后林鸿飞就止步于“享受副厅级待遇的副处级干部”这个层次吧,除非有天大的机会,否则林鸿飞甭想再往上爬了……这么高级的领导如此诚心敬意的向你道歉,你丫的竟然还敢拿捏拿捏?我呸!你丫林鸿飞算是个什么东西?

  在场的都是人精,包括一汽集团的那些领导们,在最初的错愕过后,逐渐醒悟过来的他们望着林鸿飞的脸上,全都是幸灾乐祸的笑容:哈哈哈……姓林的你小子挺牛逼啊?现在你再给我牛逼一个看看?

  话说回来,耿总这一记“将军”将的真好,一下子就把这姓林的小子将的死死的动弹不得……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耿少杰的眼底深处更是抹过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小子,跟我玩?你丫还差得远呢……让我瞧瞧你小子有什么本事!

  这个当中的鞠躬道歉当然是耿少杰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如果是其他时候,耿少杰当然不会道歉,否则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搁?但现在就不同了,这个道歉不但丝毫无损自己的领导形象。反而还会狠狠的抽林鸿飞一记耳光。

  跟我玩这个?

  林鸿飞笑了。

  “耿总,你这是干什么?”林鸿飞一脸的惶急,整个人都手忙脚乱,看上去就像是……不,不是像是,而是根本就是,看上去就是因为耿少杰的这个鞠躬而惶恐的无法自己,“您说的什么我怎么不明白?咱们两家公司在商用车领域还有合作呢,大家合作的好好地,你这是哪一出?你这道歉又是从何谈起?”

  顿了顿。他恍然大悟,“您是想要我帮你们一汽重新设计一款车?您直接吩咐就是了嘛,您这……您这……”

  似乎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林鸿飞急的脸都红了,手上的收拾变幻了好几次。这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耿总。您这样。您让其他人怎么想我?我……我也没办法了,我现在就向公司董事会提出辞呈,辞去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总裁兼总经理的职务,以后我们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再也不敢和一汽竞争了。”

  说这话的时候,林鸿飞的语气有些悲愤,有些凄凉。更多的还是无奈。

  原本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个情况的人,听到林鸿飞的这番话,再看到林鸿飞脸上的表情,瞬间“恍然大悟”:明白了。这是一汽自己感觉竞争不过林鸿飞带领的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用这种方式在领导面前给林鸿飞上眼药,逼着林鸿飞不得不辞职啊!

  央企果然就是央企,端的是霸气!

  共和国长子果然就是共和国长子,饭桌上就不允许有其他人来吃饭,只能他自己独霸一张桌子,谁敢在这张桌子上吃饭,惹恼了长子,人家就敢直接掀桌子!

  明白了!终于明白了!

  我说好端端的道什么歉呢,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瞬间“恍然大悟”的群众们望着耿少杰的目光中瞬间充满了鄙夷:原来是竞争不过人家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了,所以就用这么卑鄙的一招,逼着林鸿飞辞职,他好继续捞钱……还共和国长子呢,我呸!

  在刚才耿少杰向林鸿飞鞠躬道歉的时候,省工业厅陪同来的领导脸色很难看:林鸿飞怎么这么不懂事,竟然和一汽搞的关系这么僵?看看,人家都到家门口来兴师问罪了。

  但听到林鸿飞的这番话之后,省工业厅领导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只不过态度直接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如果可能,他恨不得端一盆黑狗血浇到耿少杰的头上:尼玛一汽真他妈不是个东西!

  再看林鸿飞,丫一脸的悲凉,对自己身旁还在目瞪口呆的罗斯托克道,“罗斯托克先生,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兼董事长,在公司没有选出总经理的这段时间里,作为公司的运营总监,请你担负起代总经理的责任来,交接工作我们稍微晚一些再进行。”

  那感觉……就像是濒死的人正在向自己的身边的人交代后事。

  话不怎么好听,但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在现场所有人看来,林鸿飞其实就是在交代后事:林鸿飞被耿少杰逼的不得不以辞职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但他毕竟是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哪怕是辞职,在辞职之前也要对工作进行一些必要的安排和交接的。

  “林,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别人都明白、就只有自己不明白”的感觉让罗斯托克异常痛苦,这种感觉让罗斯托克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他一把揪住林鸿飞,表情无比茫然,“你是公司董事会任命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除非董事会超过三分之二的董事通过罢免你董事长的决定,否则没有人能够动摇你董事长的位子,就算你想要辞掉总经理的职务,也要至少提前三个月向董事会报告,并经董事会批准之后才能够辞职……”

  说到最后,罗斯托克几乎已经咆哮起来了,“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就是共和国的国情,”林鸿飞回应罗斯托克的,只是一张带着无比惨然的笑容的脸,“罗斯托克,我没法说太多,我只能告诉你,我们国家的法律制度还不是那么健全,政府对企业的工作还有很强的指导性……”

  “真他妈的见鬼!”罗斯托克彻底的抓狂了,发泄般的一脚重重的踢在一边的车子上。

  无数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原本挺高兴的一件事儿怎么忽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虽然很多人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从中间传递出来的气氛让大家本能的觉得“冷”,迎风招展的红旗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和讽刺。

  对罗斯托克说完,林鸿飞扭过头来,向耿少杰惨笑一声,“耿总,这样您满意了吧?如果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您说,不管您有什么指示,我们一定坚定不渝的遵照您的指示和命令执行。”

  耿少杰猛地一个激灵。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自己玩砸了,彻底的玩砸了!想要以权压人、以势压人的自己,被林鸿飞这个混蛋华丽丽的杀了一个回马枪,这一次,自己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没错,这件事传到高层之后,高层领导会怎么看?:你们一汽集团和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原本就正在合作当中是吧?既然是在合作,你耿少杰好好地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林鸿飞鞠什么躬、道什么歉?

  鞠躬道歉?呵呵,恐怕不仅仅是鞠躬道歉而已吧?

  尤其是古齐省省委省政府,正是因为有古齐省工业制造有限公司的存在、确切的说是林鸿飞的存在,位于古齐省省会城市舜耕市东部的那个被称之为“汽车城”的开发区才有存在的意义,这个汽车城已经被古齐省省委省政府当成了带动全省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现在可好,你耿少杰一个鞠躬,直接把人家的火车头司机给吓跑了。

  关系到人家的官帽子和未来可能的位子,古齐省省委省政府不跟耿少杰玩命才怪!

  明白了这些,耿少杰傻眼了,这次真的是彻底傻眼了,他完全没想到事情怎么就会变成了这个模样:自己只不过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逼林鸿飞帮一汽设计一款能够让全国人民满意的红旗轿车而已啊,情况怎么就会变成了这个模样?

  他却忘记了,他耿少杰会玩以退为进、懂得收回去再打出去来的拳头打人才疼的道理,难道林鸿飞就不懂的?你耿少杰喜欢把拳头收回去再打出来是吧?好,你用这一招,我也用这一招,我比你收的还狠!

  是的,林鸿飞的这一招当真是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完全就是跟耿少杰学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林鸿飞做的更绝,:耿少杰不过是当中向人鞠躬道歉而已,可林鸿飞竟然是以辞职来表示自己的歉意,这道歉的分量孰轻孰重,哪怕傻子也能看的出来。

  只是林鸿飞的这一招后遗症太大,在伤敌的同时很容易伤到自己:搞不好就变成真辞职了,典型的杀一千自损八的招数。